《金錢遊戲》:投資人根本沒有想要在市場上賺錢?我才不相信

《金錢遊戲》:投資人根本沒有想要在市場上賺錢?我才不相信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用諾曼.布朗的話說:「資本主義的動力就是把享樂延後到持續延後的未來。」沒錯,很多最內行的玩家從未四處揮霍所賺到的錢,但是如果他們逃避為了拿到第一個白色籌碼不可少的罪惡感與緊張感,那他們就永遠不會體驗到遊戲裡的所有樂趣。

文:亞當・斯密(Adam Smith)

投資人根本沒有想要在市場上賺錢

「非常聰明的人,」我的一位華爾街哲學家朋友說,「知道如何在華爾街謹慎前進,而且他們的績效非常好。而那些買下股票就置之不理的人也許表現不錯,但是真的專注市場的投資人、總是進出市場的投資人,其中有90%並不在意自己是否真的有賺到錢。」

我們要回來討論這些熱切渴望的投資人確實關心的東西,但首先要說的是,這是個所有投資人都不是真的想要賺錢的產業。如果我們相信金錢的本質,至少無意識地相信,那麼這也許是長久以來我們聽過最正面的事了。如果有1萬6000名證券分析師、5萬名經紀商,以及IBM 360電腦的所有程式都忙著尋找正確的一套合理數字,或許我們可以悄悄從側面的角度來看金錢對你的意義是什麼。如果知道這一點,也許就能像詹森先生說的,用客觀的角度回頭看看自己。而且如果能真正培養自我和金錢的認知,我們至少能夠意識到那些影響我們行為的本能。

目前有關大眾心理學與市場關係的閱讀清單可能很短,但是談到人與金錢關係的閱讀清單可就列不完了。諾曼.布朗的《生對死的抗拒》是目前為止最精彩的論述,他為了寫這本書,必須看過懷海德(Alfred North Whitehead)[1]、涂爾幹(Émile Durkheim)[2]、李維史陀(Claude Lévi-Strauss)[3]、馬塞爾.莫斯(Marcel Mauss)[4]、佛洛伊德、馬克思(Marx)、赫斯克維茲(M. J. Herskovits)[5]、勞姆(Laum)[6]、羅斯金(Ruskin)[7]、尼采(Nietzsche)等人的著作。這些學識淵博的學者都認為金錢不只是皮夾裡的紙鈔,金錢有個神祕的特性。古代的市場是神聖的地方,第一代的銀行是廟宇,而發行貨幣的是祭司與祭司兼君王。有位專家說,黃金和白銀透過古老制度保持著穩定的兌換關係,它們的比例是對應占星學中神聖的太陽與月亮的週期比例所決定。(這出自一本叫做〔古代經濟史〕(Wirtschaftsgeschichte des Altertums)的書,如果你想要親自查閱的話。但我沒有親自讀過,只是透過別人轉述。而且無論如何,我們已經透過抑制金價使銀價上漲,破壞了這個古老的制度。有些人認為不論是否受到太陽的影響,黃金都會上漲,但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這些學識淵博的學者共同的觀點是,金錢是沒有用的;也就是說,成為金錢的東西必定是毫無用處的,不論是雅浦島(Yap island)[8]的石製車輪、貝殼、狗的牙齒、諾克斯堡(Fort Knox)[9]儲存的黃金,或是不能吃的東非牛(因為吃掉就等於吃掉自己的資產)。這裡的思路直接與亞當.斯密的想法牴觸。亞當.斯密是第一個假設金錢有用,而且人是理性的人。而市場看不見的手會把鞋匠製作的靴子帶到市場上,換取農夫的甘藍菜,這樣雙方就能更有效率,鞋匠就不用種菜,而農夫就不必製作靴子。亞當.斯密眼中的經濟人是一個理性的人,而且大多數經濟學都假設這個人總是會朝著獲利或生產最大化的方向前進。但是因為我們才剛匆匆看過人類並不總是那麼理性的說法,所以我們必須理解金錢無用論的概念與緣由,會為我們帶來什麼啟發。

讓我們累積金錢這種無用物品的強烈欲望根源,就來自於「強迫工作」。(諾曼.布朗的說法。)

強迫工作把人從屬於事物之下……它把人類的生存動力歸類為貪婪和競爭(侵略與占有欲)⋯⋯對金錢的渴望取代所有人類真正的需求。因此表面上的財富累積,實際上是人性的貧乏,而適當的道德規範就是放棄人性和欲望,也就是禁欲主義。結果是以抽象的經濟人(Homoeconomicus)取代具體而整體的人性,因此失去人性。

財富是一種無用的物質,可以壓縮和儲存。佛洛伊德週三晚間心理學會(Wednesday Evening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10]會員桑多爾.費倫奇(Sandor Ferenczi)[11]發表了一篇文章〈對金錢產生興趣的本體論〉(On the Ontogenesis of the Interest in Money),帶領我們更深入討論這點。他把金錢看做是身體的排泄物,「只不過是無臭脫水的廢物在發亮而已。」這裡講的大概是黃金。(在出言嘲笑之前請記住,我們正絞盡腦汁地探索非理性層面。亞里斯多德也說過,賺錢是一種不自然的墮落。)金錢一直有種神祕的色彩,對馬丁路德來說,金錢則是世俗且邪惡的,出自於魔鬼撒旦之手。

為什麼要累積這種沒有用處的東西?因為創造剩餘財富的剩餘勞動力,是來自受到壓制或無法宣洩的性欲(又是佛洛伊德的論點)。諾曼.布朗將佛洛伊德的論點更推進一步:「整個複雜的金錢體系都根植於罪惡的心態。」而且黃金無庸置疑是最具代表的象徵。金錢是「濃縮的財富;濃縮的財富是濃縮的罪惡,而罪惡本質上就不是純淨的。」因此聖誕節贈送禮物,只是為了對一年來累積的所有罪惡進行部分救贖。這裡的罪惡並不是特別指某件事情,它是人格結構的一部分。回到佛洛伊德的說法:「一個人必須⋯⋯永遠不要讓自己被誤導,用被壓抑的心靈創造力來解釋現實世界的標準;這可能會低估幻想在症狀形成中的重要性,因為那些根本不是現實⋯⋯人們一定會在身處的國家使用當地普遍流行的貨幣,以我們的例子來說,這叫做神經質貨幣(neurotic currency)。」諾曼.布朗補充說:「所有貨幣都是神經質貨幣。」

現在看來,這裡所說的金錢與現行流通的紙幣,像是價值大約7000億美元的普通股、價值6000億美元左右的債券等,兩者的價值有很大的差別,我們都知道現行的紙幣並不是沒有用處,它可以用來建立新的工廠、支付薪水、生產器械等等。但是諾曼.布朗試著將利息(也就是資本報酬)放入他的討論體系,甚至說道:「這種物質成為人們趨之若鶩的神,或像父親那樣想望的對象,於是金錢開始增長⋯⋯因此,在文明經濟中的金錢開始擁有古代經濟中從未有過的心理價值。」成為自己的父親,這真的是天真的願望。這都促使諾曼.布朗把對城市的討論與所有累積的財富連結起來,而且認為城市象徵人類追求不朽、擊敗死亡的企圖。(無法接受死亡是諾曼.布朗的論述基礎。)

這些論述似乎都很奇特,特別是冷靜下來之後來看更是如此,但是我覺得它很有啟發性。我的介紹有點簡要,或許這樣對它並不公平。也許我們的整個遊戲是在這個濃縮、毫無用處,而且罪惡的金錢領域之外,因為如果它是個遊戲,那麼它就是「運動、歡樂的聚會、有趣的事,以及比賽」,而且可能是體現在「生存」那面,而不是「死亡」那面。(諾曼.布朗確實讓我感覺,度過一個下午的唯一方法就是喝啤酒與釣魚,這樣就可以逃避被指責做著強迫性、充滿罪惡感的工作。但是我私底下認為,當我在釣魚的時候,他可能正在努力寫另一本書。)沒錯,你必須工作夠久才能獲得足夠多的錢來為這場遊戲買些籌碼,但是你用來參與遊戲的錢並不是工作,或是你讓它看起來像是工作?

我認為,諾曼.布朗缺少的不只是對遊戲的概念,還有對於紙幣的概念,也就是我們在基礎經濟學都會學到的乘數(multiplier)。假定所有強迫性工作都會對應到一份強迫性收入,我們拚命工作一小時,可以得到遊戲裡的一個白色籌碼。但是如果我們3個人組成一個小公司,發行股票(紙幣),賺得5萬美元,而且說服市場相信這張紙幣(股票)價值20倍的盈餘[12],那麼市場就會給我們不只5萬美元,而是100萬美元。這真是毫不費力就得到的財富,我們正生活在能做到這件事的其中一個國家。

這樣一想,聯準會一直在創造金錢,它只是揮動買賣紙幣的魔杖,哇,之前沒出現過的錢就誕生了。這被稱為管制貨幣供給,但是它的作用跟印製嶄新的紙鈔完全一樣,而且聯準會甚至不必從其他地方拿錢過來投入金融體系,他們自己就能創造金錢。也許,聯準會的成員也會有罪惡感。

所以從邏輯上來看,也許所有不是為了賺錢而來到市場的投資人,就能夠擺脫賺錢帶來的罪惡感與焦慮感,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進場不是為了賺錢。真的是這樣嗎?我才不相信。如果他們真的能擺脫罪惡感與焦慮感,那根本不應該在遊戲裡現身才對。肯定有些東西使他們著迷。

我認為遲早會達到一個平衡,所以我們沒有遇到像凱因斯引用愛麗絲(Alice)說的情況:「明天有果醬,那今天永遠不會有果醬。」[13]或是用諾曼.布朗的話說:「資本主義的動力就是把享樂延後到持續延後的未來。」沒錯,很多最內行的玩家從未四處揮霍所賺到的錢,但是如果他們逃避為了拿到第一個白色籌碼不可少的罪惡感與緊張感,那他們就永遠不會體驗到遊戲裡的所有樂趣。

相關書摘 ▶《金錢遊戲》:在金融機構圈,華爾街操盤手的午宴自成一個世界

註釋

[1] 英國數學家、哲學家。

[2] 法國猶太裔社會學家、人類學家,與馬克思、韋伯並稱為古典社會學理論的三大奠基者。

[3] 法國人類學家,被譽為現代人類學之父。

[4] 法國社會學家。

[5] 美國人類學家,以研究非洲裔美國人聞名。

[6] 德國經濟史學家。

[7] 英國藝術評論家、製圖師、水彩畫家、社會思想家及慈善家。

[8] 太平洋西部加羅林群島中的一個島,也是太平洋國家密克羅尼西亞聯邦最西的一個州。

[9] 美國陸軍的一個基地,位於肯塔基州,是存放美國國庫黃金的所在地。

[10] 維也納精神分析學會(Vienna Psychoanalytical Society)的前身,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精神分析學會,1902年在佛洛伊德的公寓創始,後來演變成國際組織。

[11] 匈牙利精神分析學家,是精神分析學派的先驅之一。

[12] 意思是指,這檔股票的本益比是20倍。

[13] 這是在《愛麗絲夢遊仙境》續集《鏡中奇緣》裡的一個故事,愛麗絲到白皇后那裡打工,工資是美味的果醬,但是得到果醬的條件是:明天有果醬、昨天有果醬,但是今天沒有果醬(e rule is, jam tomorrow and jam yesterday – but never jam today.),意思是永遠不會有果醬。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金錢遊戲:巴菲特最早公開推薦,透析投資市場本質的永恆經典》,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亞當・斯密(Adam Smith)
譯者:蘇鵬元

如果股市是場零和遊戲,如何洞悉市場的全貌並大獲全勝?
本書用華爾街的諸多故事,呈現投資世界的點點滴滴,
從剖析投資市場的競賽本質,到投資心理的自我探索,
帶領你透析市場與投資的真相,獲得超越投資規則的過人智慧!

躲在經濟學之父的神祕化名背後

本書作者亞當・斯密,並非眾人耳熟能詳的經濟學之父兼《國富論》作者,而是著名財經作家暨電視節目主持人——喬治・古德曼(George Goodman),為了揭露華爾街的各種內幕而化名出書。在他出書之際,乃是投資界家喻戶曉的知名人物,主持的節目《亞當・斯密的金錢世界》(Adam Smiths Money World)不僅屢獲艾美獎,更是股神巴菲特初次的電視節目首秀!

一本《金錢遊戲》,牽起了作者、葛拉漢與巴菲特

價值投資之父葛拉漢讀了這本《金錢遊戲》後,親自寫信給作者古德曼,並邀請古德曼為其經典著作《智慧型股票投資人》第四版進行修訂,他表示:「我只願意把這本書的修訂工作交給兩個人來做,一個是你,一個是華倫・巴菲特。」

當時的巴菲特身家僅2500多萬美元,所屬的投資合夥公司也默默無聞,與今日享譽全球的股神地位不可同日而語,但當時的他已相當推崇《金錢遊戲》,並在致股東信當中親自推薦;古德曼也看出了巴菲特投資績效的巨大潛力,並在下一本百萬暢銷書《超級金錢》中大力推薦。兩位大師自此相互讚揚、惺惺相惜。

《金錢遊戲》的內容架構

本書以華爾街的訪談與故事,串起投資世界的點點滴滴。

全書共分成五個部分:第一部分概述投資觀念與市場本質;第二部分談技術分析;第三部分談投資市場裡專業經理人的故事;第四部分談的是金融危機;最後一部分則整理結論,談如何靠著投資成為有錢人。

作者探訪眾多投資大師、基金經理、心理學家、經濟學家,刻劃股市裡所有要角的理性與非理性行為,帶領我們深入變幻莫測的市場叢林,釐清個人與金錢的關係,進而揭露投資市場的本質,並提出許多至今依然深刻的論點:

  • 80%的投資人並不是真的想要賺錢,參與金錢遊戲的目的是「遊戲」而非「金錢」
  • 只要有一組股票投資組合,你就能描繪出選擇這組標的的人
  • 如果你知道股票並不知道你擁有它,在這場遊戲裡你已經領先
  • 找到最聰明的人,足以讓你忘卻許多其他的規則

「現在備受推崇者,未來卻可能注定失敗」;但本書卻跨越了時間的藩籬,存在超過半世紀卻依然備受推崇,是想了解經典投資哲學者必讀之作。

getImage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