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遊戲》:在金融機構圈,華爾街操盤手的午宴自成一個世界

《金錢遊戲》:在金融機構圈,華爾街操盤手的午宴自成一個世界
從華爾街望向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百老匯街|Photo Credit: MarshalN20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哪一天,每個參加斯卡斯代爾午宴的賓客都可能負責管理數十億美元的資產。當你手上有這麼多錢可以動用的時候,相信我,你絕對到哪裡都受人歡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亞當・斯密(Adam Smith)

華爾街操盤手的午宴

當所有錢都掌握在少數人手上,無可避免會有人私下以愉快、紓壓的方式將錢挪作他用。有個紳士可說是法人投資圈的德.斯達爾夫人(Madame de Staël)[1],大家稱他為斯卡斯代爾胖子(Scarsdale Fats),真的有這個人。他常舉辦午宴來證明自己的存在,而所有人都會到場。在華爾街,午餐時間還是工作時間,因此斯卡斯代爾舉辦的非正式午宴,後來發展成賓客都得事先準備並勤做筆記的宴會。

不論是哪一天,每個參加斯卡斯代爾午宴的賓客都可能負責管理數十億美元的資產。當你手上有這麼多錢可以動用的時候,相信我,你絕對到哪裡都受人歡迎。你可以免費在華爾街的任何私人餐廳用餐,那裡的鑲板可能來自倫敦破產的商業銀行,銀製品則印有餐廳商標,房子則是雷曼兄弟、伊斯曼狄龍(Eastman Dillon)[2]、勒布.羅德斯(Loeb Rhoades)[3]等銀行所有,甚至在餐廳外的街上掛上自家銀行的旗幟。而在另一間私人餐廳裡,客人觥籌交錯時,服務生放輕腳步,上菜時杯盤也沒發出聲響,還提供前卡斯楚時期出產的雪茄。飯後,在愉悅而充滿男子氣概的哈瓦那煙霧繚繞之中,你可以感覺到耳語間隱約有個紙上帝國,這裡提到1億美元、那裡談到2億美元,這個紙上帝國很完美,如果有任何麻煩,只要隨便對某個地方開炮,痛宰那裡的窮人就好。

既然如此,這些有錢有勢的人為什麼要參加斯卡斯代爾的午宴呢?這裡既沒有法國名廚、自家專屬銀器、鑲板、地毯,也沒有手腳輕巧、穿著完美制服的服務生。這裡只有金屬折疊椅、塑膠桌上一大碗醃菜、紙餐巾。假如這是紐約證券交易所的私人餐廳,則華爾街也不會是我們想像中的華爾街了。如果這股潮流會持續延燒,那羅伯特.雷曼(Robert Lehman)[4]將看著他空蕩蕩的私人餐廳,想著廚師已經把麵粉和入肉汁裡;約翰.勒布則會坐在自己的餐廳裡,像電影《史黛拉恨史》(Stella Dallas)[5]的情景般,心想是不是每個人都搞錯聚餐日期了,而沒想過是否每個人都變窮了。

重點在斯卡斯代爾本人。據我所知,這是一些波士頓的金融機構幫他取的暱稱,而這也顯示波士頓金融機構已經不像過去那樣古板。以往,他們不會與非格爾頓學校(GrotonSchool)[6]出身的人交談,但現在他們倒是會與任何能帶來賺錢機會的人接觸。無論如何,斯卡斯代爾正以如同母親對孩子一般,不停地敦促客人吃著開胃菜,他也狼吞虎嚥地吃下桌上將近三分之一的魔鬼蛋[7](deviled eggs),所以其他想吃的賓客最好動作快一點。他顯然吃太多了。他的合夥人把體重機放在桌前提醒他,以免他吃太多。有個追隨者曾形容他的身材像球形。撞球界的傳奇人物——明尼蘇達胖子(Minnesota Fats)有著吃不胖的瘦長體質,而好萊塢演員雪梨.格林斯特里特(Sydney Greenstreet)如果按照斯卡斯代爾這樣的吃法,肚皮很快就會撐破!斯卡斯代爾只會說,他超過90公斤才舒服。他根本就是矮胖體型。瞧瞧他就知道。

斯卡斯代爾介紹與會來賓。一位在非常大的銀行負責信託帳戶操作。一位來自第二大銀行。還有兩位來自非常大的基金公司、一名績效基金的年輕操盤手、一名避險基金經理人,以及一位任職統計數據研究公司。光是介紹這些客人,就讓斯卡斯代爾壓力大到變得神經兮兮,以至於他拿奶油配著麵包,囫圇吞棗解決了所有開胃菜。

這些人為什麼會在這裡?都是斯卡斯代爾請來的。他的說法是:「為了保有競爭力,我不得不這麼做。我得到什麼?什麼都沒有。那些在帝傑證券(Donaldson Lufkin)工作、炙手可熱的年輕研究員能撰寫數百頁的報告;貝奇證券能網羅上千位股票銷售員;歷史悠久的大型投資公司則可以掛著老華爾街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WASP)的旗幟。於是我想:誰擁有錢?基金公司。那我做個好人,請他們吃午餐。」吃個醃牛肉或肉丸吧?「這些傢伙無論去到什麼地方,都會有人想推銷東西給他們。我不會。我沒有這種念頭。」

所以, 斯卡斯代爾做的只是打電話。比方說, 他會打給威靈頓(Wellington), 說基斯通(Keystone) 和蓋米克(Chemical)會來午宴;然後他再打給基斯通,說其他兩位會參加;接著他再致電假設是蓋米克好了,很快地,前美國駐盧森堡大使佩爾.梅斯塔(Perle Mesta)答應會來。還有兩件事對於這場宴會的誕生有幫助。一是規則:參與午宴期間每件事都不公開,非正式、不具名、不強迫。你不願說自己買了什麼,這很好,但你不能說你正在賣你其實要買的股票,否則斯卡斯代爾會親自過來威脅你,而你將再也沒有肉丸可吃。

另一件事則是斯卡斯代爾本身,他經營午宴的態度嚴謹務實,好像他就是勞倫斯.斯皮瓦克[8](Lawrence Spivak),汲取真相加上廣告的時間只有30分鐘。

現在換個角度來看。你是一名32歲的投資經理人,年薪2萬5000美元。你的工作是管理2.5億美元,確保其他人的投資組合不會比你更好。你接到兩通午餐邀約的電話,一通來自老牌公司約在私人餐廳,用的是英國國寶級品牌瑋緻活(Wedgwood)高級餐盤;另一通則是斯卡斯代爾的邀請。你已經知道在瑋緻活餐盤私人餐廳裡的與會人士,賣的是什麼股票了。在斯卡斯代爾的午宴上,你可以發現一些同伴在做什麼,也許還有某種猜別人手上的牌的感覺,而且沒有人試著向你推銷。可以確定的是,斯卡斯代爾不會向你推銷。他以什麼都不知道自豪,雖然他的醃牛肉三明治能買到全國最好的研究報告。你所能做的,就是維持友誼。或許你有時可以給他一些訂單、買1000股電話公司的股票,當作午餐的費用,而且還不一定要這樣做。你會選擇跟誰吃飯?

「好了,大家請坐下。」斯卡斯代爾說。他先是問了來自非常大銀行的那個人,情勢會怎麼發展,還有他們正在買些什麼?

大銀行的人開始談到國民生產總值、生產力,以及其他煙幕彈般的遁詞,斯卡斯代爾打斷他的話。

「上週你手上有7億美元現金,現在還有嗎?」

「我們花了5000萬美元。」來自大銀行的男士承認,「我們在低點買了一些公用事業股票,在上周股價上漲前。」

「當然會在上漲前買進啊。」斯卡斯代爾說,「還有其他的嗎?」

「空頭市場還沒結束,」來自大銀行的男士說,「你們這些還沒到40歲的小伙子們,你們沒見過真正的空頭市場。你們不知道那是什麼。」

「你還買了哪些股票?別這樣,快說嘛!」斯卡斯代爾說。

「沒別的了。」來自大銀行的男士說,但沒有人把身體向前靠過來聽,因為在場大多數客人都不到40歲,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空頭市場。他們才剛看到市值跌了1000億美元的慘況,而且手上持有最好的資產全都消失,如果這還不算是真正的空頭市場,那他們不知道什麼才是。也許下一次空頭市場是中國人擁有洲際彈道飛彈的時候吧。

「好吧。」斯卡斯代爾胖子說,「給那邊那位男士一些肉丸子。」他交代女服務生。斯卡斯代爾胖子會在賓客結束發言時出其不意地補上肉丸子,設法在那位來自大銀行的男士回到座位時奉上兩顆肉丸,表達感謝。然後斯卡斯代爾又在麵包上塗了奶油,轉身面向一位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

「星期二有個叫查理(Charley X)的人在這裡吃午餐,」他提到另一名競爭對手基金的經理人,「他說這個市場就像是1957、1958年的行情。他說他在股市低點時買了股票。」

「他今年在每個低點都買股票,」這位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說,「而且每一個低點都比上一個還低。我很訝異他居然還有籌碼。」

「這個市場會怎麼走?」斯卡斯代爾問。

「我們都已經看到低點了。」那個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說。每個人幾乎同時發出驚呼聲,大家都很訝異他的坦白。道瓊指數反彈後又跌到744點,這傢伙承認自己犯了錯,但他還是堅定相信自己的看法。

「你最近喜歡哪3檔股票?」斯卡斯代爾問。

「我們一點一點地買進幾家航空公司的股票。」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說。

「航空公司現在狀況很糟;我們正在賣出航空公司的股票。看看罷工協議,看看因此誤點的航班吧。當然你還是可以買啦。」桌子另一頭持反對意見的基金經理說。

「所以你還是賣掉航空公司的股票吧!」第一位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說。賓客們的討論愈來愈熱烈,證明這場午宴相當成功。「我們認為成長股會上漲30%至40%,真正的成長股股價會翻倍,其他股票則會跌到消失在市場上。」

「什麼成長股?什麼成長股?」斯卡斯代爾問。斯卡斯代爾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成長股,不過他是很棒的主辦人,這時已經快吃光盤子裡所有的麵包。

「我在低點附近買了一些寶麗來,大約是125美元。」那個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說。此時又是一陣驚呼聲。其他9個腦袋像是裝有計算尺的經理人不斷盤算:即便他說是在125美元買進,也有可能是在135美元買進。假如他買在135美元,而且只要公司盈餘持續在增加,他就不會反手賣出。在135美元的時候一定要緊抱著寶麗來,啊……

「寶麗來明年的盈餘會有多少?」斯卡斯代爾問,「4美元? 4.5美元? 5美元?」

「有什麼差別嗎?」基金男說。

「說得好,」斯卡斯代爾說,「還有什麼呢?還有買其他股票嗎?還有什麼?」

「嗯,」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說,「我在低點買了一些快捷半導體。我也許是在96美元買了一些。」

「快捷半導體的股價不可能低到96美元!」第二個在銀行工作的人喊道,「低點是97美元。」

「別搗亂!」斯卡斯代爾大喊。

「也許是98美元,」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說,「我記得在98美元時買了很多。」

「快捷已經要崩潰了。」在避險基金工作的人說。有了避險基金,你就可以放空。「快捷的庫存已經無法控制了,只是華爾街還不知道而已,其實快捷第四季的表現將不如預期。」

「我不在乎。」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說。

「明年的業績可能會讓人非常失望。」在避險基金工作的人說。

「我不在乎。」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重複說道。

現在午宴的討論更熱絡了。或許避險基金在放空快捷,而另一個基金看多,百老街[9](Broad Street)上彷彿正發生槍戰;也有可能避險基金並沒有放空快捷(他從沒有這樣說過),或許他只是虛張聲勢,好讓人以為他在放空快捷。在電影《羅斯柴爾德家族》(The Rothschilds)中,羅斯柴爾德家族(Rothschilds)[10]透過信鴿得知滑鐵盧戰役時,並沒有急著一股腦地買進英國公債。他們先衝進場賣出股票,然後趁著大眾恐慌之際,再買進。

「還有呢?還有呢?」斯卡斯代爾大喊。

「市場行情正在走高。」在基金公司工作的人說,「我不曉得會持續多久,我可能會改變看法。也許是明年春天。但從目前來看是看漲的。」

「很好!」斯卡斯代爾說,「給這位男士一些肉丸!給他一點沙拉!麵包到底都跑去哪兒了?」斯卡斯代爾對著服務生大喊。

午宴結束,斯卡斯代爾回到桌前。有兩位賓客沒吃起司蛋糕,盤子裡的食物已經被一掃而光,剩下一點碎屑,空盤子現在放在斯卡斯代爾的桌上。斯卡斯代爾正在講電話,與其他法人的經理人聯絡,相信一定會有訂單及其他有利可圖的機會。他的筆記本放在一旁,好隨時做紀錄。

「有個叫賴瑞(Larry X)的人今天在這裡吃午餐,他認為我們已經看到低點,而他正買進一些航空股。有個叫喬(JoeY)的人也在這裡,他覺得大盤會下跌,不打算進場買進。哈利覺得喬的資本支出100億美元太低了。哈利偏好的航空公司有……」

在另一張桌子上,斯卡斯代爾的祕書正在為晚宴邀請的參議員名單排序。已經有傳言說斯卡斯代爾要介紹富達公司接班人尼迪.詹森(Neddy Johnson)給參議員,他會說:「這位男士掌管20億美元。」參議員會說:「那又怎樣?我們半小時內就會花光。」不愧是參議員啊!接下來的事你們都不陌生:斯卡斯代爾的餐廳會出現桌布,醃菜碗會消失,銀器上有註記SF的豹頭標誌,每個人又變得很沉悶,然後我們都得想辦法到其他地方覓食。

自成一格的世界

在避險基金放空快捷,而基金公司則反向買進的午宴之後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醃菜碗還在,而斯卡斯代爾也還沒有註記SF標誌的豹頭銀器,或是像布朗兄弟哈里曼銀行(Brown Brothers Harriman & Co.)飄揚在華爾街上的自家旗幟。當參議員前來午宴時,會以牛排三明治取代醃牛肉三明治,有時候也會鋪上桌巾,這是真的,就連總統候選人都來過。假以時日,整個「業務」規模將升級至與羅伯特.雷曼自家餐廳相當的水準,來這裡用餐的人沒有年輕人。然後某個聰明、出身耶魯的年輕後進會準備塑膠桌、醃牛肉三明治,聯絡6名基金經理人,但到時斯卡斯代爾可能取代勞倫斯.斯皮瓦克或邁克.華萊士[11](Mike Wallace)的地位了。也或者他會因午宴客人留下的鉅額佣金變得非常富有,對於午宴也變得興趣缺缺了。由於證券交易所某些規則改變,佣金已愈來愈不足以支付午餐費用。但與此同時,在金融機構圈中,斯卡斯代爾的午宴已自成一個世界。

相關書摘 ▶《金錢遊戲》:投資人根本沒有想要在市場上賺錢?我才不相信

註釋

[1] 18世紀法國女浪漫主義小說家、政治家,母親常舉辦沙龍,從小浸淫在資產階級知識分子聚集的氛圍裡。

[2] 1914年成立的美國房地產投資銀行。

[3] 1931年成立的華爾街證券公司。

[4] 雷曼兄弟創辦人。

[5] 1937年上映的電影,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與最佳女配角。

[6] 格爾頓學校是麻州非常著名的高中,產生很多政治人物,包括兩位美國總統。

[7] 西方派對上常見的前菜。Deviled指的是調味料中的辣粉。

[8] 美國出版家暨記者,他是討論公共議題的電視節目《與媒體面對面》(Meet the Press)的製作人兼主持人。

[9] 紐約曼哈頓金融區的一條街道。百老街的南端是南街,北端是華爾街。

[10] 創建自家銀行業,為19世紀最富有的家族,同時也是世界近代史上最富有的家族,掌控全球經濟200年。

[11] 美國記者暨媒體知名人士,曾擔任CBS電視新聞節目《60分鐘》主持人,採訪過多位重要新聞人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金錢遊戲:巴菲特最早公開推薦,透析投資市場本質的永恆經典》,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亞當・斯密(Adam Smith)
譯者:蘇鵬元

如果股市是場零和遊戲,如何洞悉市場的全貌並大獲全勝?
本書用華爾街的諸多故事,呈現投資世界的點點滴滴,
從剖析投資市場的競賽本質,到投資心理的自我探索,
帶領你透析市場與投資的真相,獲得超越投資規則的過人智慧!

躲在經濟學之父的神祕化名背後

本書作者亞當・斯密,並非眾人耳熟能詳的經濟學之父兼《國富論》作者,而是著名財經作家暨電視節目主持人——喬治・古德曼(George Goodman),為了揭露華爾街的各種內幕而化名出書。在他出書之際,乃是投資界家喻戶曉的知名人物,主持的節目《亞當・斯密的金錢世界》(Adam Smiths Money World)不僅屢獲艾美獎,更是股神巴菲特初次的電視節目首秀!

一本《金錢遊戲》,牽起了作者、葛拉漢與巴菲特

價值投資之父葛拉漢讀了這本《金錢遊戲》後,親自寫信給作者古德曼,並邀請古德曼為其經典著作《智慧型股票投資人》第四版進行修訂,他表示:「我只願意把這本書的修訂工作交給兩個人來做,一個是你,一個是華倫・巴菲特。」

當時的巴菲特身家僅2500多萬美元,所屬的投資合夥公司也默默無聞,與今日享譽全球的股神地位不可同日而語,但當時的他已相當推崇《金錢遊戲》,並在致股東信當中親自推薦;古德曼也看出了巴菲特投資績效的巨大潛力,並在下一本百萬暢銷書《超級金錢》中大力推薦。兩位大師自此相互讚揚、惺惺相惜。

《金錢遊戲》的內容架構

本書以華爾街的訪談與故事,串起投資世界的點點滴滴。

全書共分成五個部分:第一部分概述投資觀念與市場本質;第二部分談技術分析;第三部分談投資市場裡專業經理人的故事;第四部分談的是金融危機;最後一部分則整理結論,談如何靠著投資成為有錢人。

作者探訪眾多投資大師、基金經理、心理學家、經濟學家,刻劃股市裡所有要角的理性與非理性行為,帶領我們深入變幻莫測的市場叢林,釐清個人與金錢的關係,進而揭露投資市場的本質,並提出許多至今依然深刻的論點:

  • 80%的投資人並不是真的想要賺錢,參與金錢遊戲的目的是「遊戲」而非「金錢」
  • 只要有一組股票投資組合,你就能描繪出選擇這組標的的人
  • 如果你知道股票並不知道你擁有它,在這場遊戲裡你已經領先
  • 找到最聰明的人,足以讓你忘卻許多其他的規則

「現在備受推崇者,未來卻可能注定失敗」;但本書卻跨越了時間的藩籬,存在超過半世紀卻依然備受推崇,是想了解經典投資哲學者必讀之作。

getImage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