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遊戲》:在金融機構圈,華爾街操盤手的午宴自成一個世界

《金錢遊戲》:在金融機構圈,華爾街操盤手的午宴自成一個世界
從華爾街望向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百老匯街|Photo Credit: MarshalN20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哪一天,每個參加斯卡斯代爾午宴的賓客都可能負責管理數十億美元的資產。當你手上有這麼多錢可以動用的時候,相信我,你絕對到哪裡都受人歡迎。

文:亞當・斯密(Adam Smith)

華爾街操盤手的午宴

當所有錢都掌握在少數人手上,無可避免會有人私下以愉快、紓壓的方式將錢挪作他用。有個紳士可說是法人投資圈的德.斯達爾夫人(Madame de Staël)[1],大家稱他為斯卡斯代爾胖子(Scarsdale Fats),真的有這個人。他常舉辦午宴來證明自己的存在,而所有人都會到場。在華爾街,午餐時間還是工作時間,因此斯卡斯代爾舉辦的非正式午宴,後來發展成賓客都得事先準備並勤做筆記的宴會。

不論是哪一天,每個參加斯卡斯代爾午宴的賓客都可能負責管理數十億美元的資產。當你手上有這麼多錢可以動用的時候,相信我,你絕對到哪裡都受人歡迎。你可以免費在華爾街的任何私人餐廳用餐,那裡的鑲板可能來自倫敦破產的商業銀行,銀製品則印有餐廳商標,房子則是雷曼兄弟、伊斯曼狄龍(Eastman Dillon)[2]、勒布.羅德斯(Loeb Rhoades)[3]等銀行所有,甚至在餐廳外的街上掛上自家銀行的旗幟。而在另一間私人餐廳裡,客人觥籌交錯時,服務生放輕腳步,上菜時杯盤也沒發出聲響,還提供前卡斯楚時期出產的雪茄。飯後,在愉悅而充滿男子氣概的哈瓦那煙霧繚繞之中,你可以感覺到耳語間隱約有個紙上帝國,這裡提到1億美元、那裡談到2億美元,這個紙上帝國很完美,如果有任何麻煩,只要隨便對某個地方開炮,痛宰那裡的窮人就好。

既然如此,這些有錢有勢的人為什麼要參加斯卡斯代爾的午宴呢?這裡既沒有法國名廚、自家專屬銀器、鑲板、地毯,也沒有手腳輕巧、穿著完美制服的服務生。這裡只有金屬折疊椅、塑膠桌上一大碗醃菜、紙餐巾。假如這是紐約證券交易所的私人餐廳,則華爾街也不會是我們想像中的華爾街了。如果這股潮流會持續延燒,那羅伯特.雷曼(Robert Lehman)[4]將看著他空蕩蕩的私人餐廳,想著廚師已經把麵粉和入肉汁裡;約翰.勒布則會坐在自己的餐廳裡,像電影《史黛拉恨史》(Stella Dallas)[5]的情景般,心想是不是每個人都搞錯聚餐日期了,而沒想過是否每個人都變窮了。

重點在斯卡斯代爾本人。據我所知,這是一些波士頓的金融機構幫他取的暱稱,而這也顯示波士頓金融機構已經不像過去那樣古板。以往,他們不會與非格爾頓學校(GrotonSchool)[6]出身的人交談,但現在他們倒是會與任何能帶來賺錢機會的人接觸。無論如何,斯卡斯代爾正以如同母親對孩子一般,不停地敦促客人吃著開胃菜,他也狼吞虎嚥地吃下桌上將近三分之一的魔鬼蛋[7](deviled eggs),所以其他想吃的賓客最好動作快一點。他顯然吃太多了。他的合夥人把體重機放在桌前提醒他,以免他吃太多。有個追隨者曾形容他的身材像球形。撞球界的傳奇人物——明尼蘇達胖子(Minnesota Fats)有著吃不胖的瘦長體質,而好萊塢演員雪梨.格林斯特里特(Sydney Greenstreet)如果按照斯卡斯代爾這樣的吃法,肚皮很快就會撐破!斯卡斯代爾只會說,他超過90公斤才舒服。他根本就是矮胖體型。瞧瞧他就知道。

斯卡斯代爾介紹與會來賓。一位在非常大的銀行負責信託帳戶操作。一位來自第二大銀行。還有兩位來自非常大的基金公司、一名績效基金的年輕操盤手、一名避險基金經理人,以及一位任職統計數據研究公司。光是介紹這些客人,就讓斯卡斯代爾壓力大到變得神經兮兮,以至於他拿奶油配著麵包,囫圇吞棗解決了所有開胃菜。

這些人為什麼會在這裡?都是斯卡斯代爾請來的。他的說法是:「為了保有競爭力,我不得不這麼做。我得到什麼?什麼都沒有。那些在帝傑證券(Donaldson Lufkin)工作、炙手可熱的年輕研究員能撰寫數百頁的報告;貝奇證券能網羅上千位股票銷售員;歷史悠久的大型投資公司則可以掛著老華爾街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WASP)的旗幟。於是我想:誰擁有錢?基金公司。那我做個好人,請他們吃午餐。」吃個醃牛肉或肉丸吧?「這些傢伙無論去到什麼地方,都會有人想推銷東西給他們。我不會。我沒有這種念頭。」

所以, 斯卡斯代爾做的只是打電話。比方說, 他會打給威靈頓(Wellington), 說基斯通(Keystone) 和蓋米克(Chemical)會來午宴;然後他再打給基斯通,說其他兩位會參加;接著他再致電假設是蓋米克好了,很快地,前美國駐盧森堡大使佩爾.梅斯塔(Perle Mesta)答應會來。還有兩件事對於這場宴會的誕生有幫助。一是規則:參與午宴期間每件事都不公開,非正式、不具名、不強迫。你不願說自己買了什麼,這很好,但你不能說你正在賣你其實要買的股票,否則斯卡斯代爾會親自過來威脅你,而你將再也沒有肉丸可吃。

另一件事則是斯卡斯代爾本身,他經營午宴的態度嚴謹務實,好像他就是勞倫斯.斯皮瓦克[8](Lawrence Spivak),汲取真相加上廣告的時間只有30分鐘。

現在換個角度來看。你是一名32歲的投資經理人,年薪2萬5000美元。你的工作是管理2.5億美元,確保其他人的投資組合不會比你更好。你接到兩通午餐邀約的電話,一通來自老牌公司約在私人餐廳,用的是英國國寶級品牌瑋緻活(Wedgwood)高級餐盤;另一通則是斯卡斯代爾的邀請。你已經知道在瑋緻活餐盤私人餐廳裡的與會人士,賣的是什麼股票了。在斯卡斯代爾的午宴上,你可以發現一些同伴在做什麼,也許還有某種猜別人手上的牌的感覺,而且沒有人試著向你推銷。可以確定的是,斯卡斯代爾不會向你推銷。他以什麼都不知道自豪,雖然他的醃牛肉三明治能買到全國最好的研究報告。你所能做的,就是維持友誼。或許你有時可以給他一些訂單、買1000股電話公司的股票,當作午餐的費用,而且還不一定要這樣做。你會選擇跟誰吃飯?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