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小時斯里蘭卡冒險(上):這個國家的一切,都是中國蓋的

12小時斯里蘭卡冒險(上):這個國家的一切,都是中國蓋的
Photo Credit: 劉晃銘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仔細一看,工地上每座鷹架都寫著滿滿的簡體中文,「安全第一」成為最醒目的標語。路上更有許多中國面孔,說是整個斯里蘭卡都被中國佔滿,其實一點也不誇張。

2012,也就是距今六年多前,我首度造訪斯里蘭卡,對這個國家留下了極好的印象。

無論是在火車上教我如何用手抓飯然後配咖喱的大叔、在充滿大片茶園的山區城市——Nuwara Eliya邀請我到他家作客,還拼命教我伊斯蘭禮儀的泰米爾大哥、或是在南部城市加勒(Galle)遇到後,留下聯絡方式,還不定期保持聯絡的朋友,在我心中都是很好的回憶。

但今(2018)年,在我抱著愉快心情,再度抵達斯里蘭卡後,短短在可倫坡轉機的12小時中,卻使我感受到非常大的衝擊。

可倫坡,是斯里蘭卡最大城市,雖然因為部分國家機關移轉至科特(全名稱為Sri Jayawardenepura Kotte,但我想沒幾個人背得起來),而失去首都身分。但在世界的眼裡,這座城市就是斯里蘭卡的首都。因為鄰近海港,加上信仰佛教的背景,整個市容看起來與高雄有那幾分神似。

六年多前的斯里蘭卡,總統還是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拉賈帕克薩於2005年當選總統,最為人稱道的政績是,他在任內解決了困擾斯里蘭卡多時的內戰(也就是僧伽羅人與北方泰米爾人之間的戰爭),還大量引入中國資金,大力開發斯國南部,使斯國迎來高度經濟成長。

拉賈帕克薩在他的故鄉——南部省漢班托塔(Hambantota),蓋了一座國際機場及海港,希望繁榮自己的家鄉,只是這樣的計畫並不實際,除了漢班托塔機場(正式名稱即為馬特拉・拉賈帕克薩國際機場)成為超大的蚊子機場外,海港更是乏人問津,最後還因爲龐大的債務壓力,只好出租給中國99年。

而斯里蘭卡近來的發展,也成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下,「債務陷阱」的極佳例證。

拉賈帕克薩擔任總統時,國內經濟雖然獲得極大發展,但他強力打壓異己的行為,引發國際人權團體嚴重關切。六年半前,我首度抵達可倫坡時,處處可見拉賈帕克薩跟國際「嗆聲」的標語,例如「我們斯里蘭卡人強烈抗拒國際干預」、「打倒國際人權組織」等,令人嘖嘖稱奇。

大權在握的拉賈帕克薩,很快應證了「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化」這句話,他的政府貪腐傳言不斷。於是曾在他手下擔任衛生部長的席瑞塞那(Maithripala Sirisena)聯合了在野黨領袖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為什麼斯里蘭卡人的名字都這麼難念),在2015年的總統大選中挑戰成功。拉賈帕克薩被迫下台,結束了他10年的統治。

但拉賈帕克薩下台後,斯里蘭卡並沒有因此一帆風順。雖然中國來的資本愈來愈多,斯里蘭卡經濟卻沒有跟著上來。

近年來,拉賈帕克薩在漢班托塔推動的計畫成為笑話,原本強迫斯里蘭卡航空開設的「政策航班」不敵嚴重虧損,最後不得不取消所有飛行計畫;漢班托塔港更沒幾艘船,最後只得租借給中國99年,成為中國在印度洋上可能的「珍珠戰略」一環。

而訂下的這個99年租約,不禁讓人想到當年英國強迫中國出租九龍界限街以北的新界99年。想不到過了一百多年後,風水輪流轉,現在換上中國,從這個英國前殖民地手中租借港口99年,世界歷史的有趣,就在這裡。

如此背景下,睽違六年多後,我再度踏上可倫坡土地,雖然沒再見到拉賈帕克薩滿街的「玉照」,感受最深、很意外的,卻是在一棟棟尚在建設中的大樓上,看到了滿滿的「簡體中文」字。

除此之外,市區還多了一根形狀特別,挑高350公尺,比東京鐵塔(333公尺)或艾菲爾鐵塔(300公尺)都還高的「蓮花塔」(Lotus Tower)。

不要意外,這座蓮花塔當然也是中國興建,整個塔的建築風格充滿獨特的「中華美學」。可倫坡各個角落,都能看到他的身影。蓮花塔的頂層聽說有一座可以360度旋轉的餐廳,完工後將成為可倫坡有錢人聚會的場所。

在舊城區抓著我,硬要當嚮導的嘟嘟車司機說,蓮花塔將會在現任總統生日時開幕,我問他,之後打不打算上去360度的旋轉餐廳?他只冷笑了一下說:這是我們這種人能想的嗎?

45898395_2043856735635025_21100520931873
市區隨處可見的蓮花塔|Photo Credit: 劉晃銘提供

我這次在可倫坡短暫的過境,原本只打算在市區走走,去吃朋友推薦的螃蟹餐廳「ministry of crab」,但一路上,不停有人搶著要當嚮導,加上太陽愈來愈大,我便隨意便挑了一位相貌忠良的大哥,上了他的嘟嘟車。

一開始他也很認真的替我講解,除了帶我到市區最古老的印度教寺廟「Temple of Sri Kailawasanathan Swami Devasthanam Kovil」(主要供奉象神甘尼許與濕婆)外,還讓我就近觀察「蓮花塔」、另一座中國援建的巨大且現代化的「歌劇院」,以及正在建設中的「port city」。

司機大哥的註解是:「我們斯里蘭卡的一切都是中國蓋的。」

的確,仔細一看,工地上每座鷹架都寫著滿滿的簡體中文,「安全第一」成為最醒目的標語。路上更有許多中國面孔,說是整個斯里蘭卡都被中國佔滿,其實一點也不誇張。我一個東方面孔走在可倫坡街頭,絲毫沒被當成旅人,頂多只是拼命要我搭他們的嘟嘟車而已。

這位大哥頭一個小時,非常盡職地導覽,還幫我問了很多當地可愛的小妹妹,可不可以讓我跟他們拍照。他還跟我說,他女兒現在22歲,在髮廊當設計師,沒有男朋友,有沒有興趣認識?然後立刻就拿出手機,秀出女兒照片。

在參觀印度教寺廟時,他很真誠地向著象神甘尼許祈禱。我問他,你不是佛教徒嗎?怎麼也這麼認真拜印度教的神。這時他回答我,只要誠心,世界上所有神都是相通的,我剛剛是在祈求你母親與你的平安健康。大哥說完這段話,令我整個感動。佛教徒果然就是這麼善良,與某些排他性極強的宗教信仰,完全不同。

但,事情似乎不是那麼簡單。

參拜完印度教寺廟後,司機大哥說我們接著可以去海邊看看鐵路。當下我感覺很興奮,六年多前我從南邊的加勒搭乘火車回可倫坡時,沿途有一大段鐵道,就設在海岸線旁,只要把手伸出窗外,就能感受濺起的浪花。我立刻說好,又上了嘟嘟車,到了可倫坡南側的鐵路,風景果然令人心曠神怡。此時,司機大哥說,我們進去旁邊的房子看一下我朋友,他家有很好的茶。

出門在外,跟著導遊買買紀念品,從來就不是件奇怪的事,何況我本來也就打算買點知名的「錫蘭紅茶」,所以就跟著進去了司機大哥推薦的茶藝店。

那家茶藝店老闆很熱情的介紹了紅茶可以分為OP、BOP、BOPF以及FOP等各種不同等級,以及各種不同等級適合來泡什麼茶(例如有的適合直接喝,有的適合拿來泡奶茶)。

在老闆熱情介紹,以及拼命讓我試喝下,我買了幾罐錫蘭紅茶,以示友好,後來還在老闆強力推銷下,買了一盒聽說斯里蘭卡很有名的肉桂粉(雖然我很喜歡肉桂,只是我不知道肉桂粉要拿來幹嘛)。

46222730_2043856355635063_70879576034388
Photo Credit: 劉晃銘提供

出了茶店,大哥沒說什麼就又往某棟樓開去,我問他再來要去哪,司機說:這裡有很多你媽媽會喜歡的東西喔。

原來,是珠寶店。

我說我不想進去,但司機這時卻堅持說,這些寶石是我們斯里蘭卡的驕傲,就算不買也該看。就這樣,我被半推半就地,送進去了珠寶店。

在珠寶店裡,我看沒一分鐘就想離開,但當我要走出門時,卻發現門被鎖上了。店老闆一直要我再看,不要出去,司機也在旁邊念:作為佛教徒,要隨時想著媽媽,因此要買禮物送給媽媽,這裡的珠寶就是最好的禮物。

此時,在略帶生氣以及害怕的情緒下,我還是站在門邊,要求老闆立刻開門讓我出去。還好,老闆看我態度強硬,終於開了門,只是此時,我愉悅的心情被一掃而空。

司機大哥立刻又跟沒事一樣,說:再來我們去遠一點,有一個在郊外,叫做Kelaniya的佛寺,那座佛寺是釋迦摩尼曾經弘法過的地方。

只是此時,我與司機間的互信關係已經產生問題,我問他,如果走這些行程,是否可以在下午兩點結束,然後我就給你四小時的錢?沒想到此時,他居然說Kelaniya很遠,他又很認真講解,所以希望我給他一個比原本說好的價格,多了近兩倍的數字。

信賴關係到此蕩然無存,剛好那時距離我上車時間大約是兩小時,我立刻給了說好的兩小時的錢,然後頭也不回,連再見都沒說的就走了。

只是,釋迦摩尼曾經弘法過的佛寺,對我而言,還是有很大吸引力。這次我在路上隨便攔了一台車,直接跟他說一個我覺得合理的價格,司機說OK,然後就上車。

這次的司機是個年輕人,但由於剛剛不好的回憶,所以我絲毫沒打算跟他聊天。一開始這位年輕的小哥,不停地在講電話,我也樂得輕鬆,但他講完電話後,還是試圖開始跟我搭話。他說,說他幾個月前才去印尼,參加亞帕運,因為他是斯里蘭卡的亞帕運排球選手。

仔細一看,他的腳的確裝著義肢。

即使是能夠參加亞帕運的選手,在沒有比賽時,回到國內,也是只能開嘟嘟車維持家計,想來覺得有點難過。但轉個念頭想想,我們台灣參加帕運的選手待遇,是否又真的有比較好嗎?

接著,小哥話鋒一轉,說:我兒子兩歲,現在發高燒住院,所以我才一直打電話。充滿警戒的旅人,我不再具有同情心,當下只是隨便關心一下,再來就是擔心,他是否又要用這個理由,繼續跟我要錢呢?於是接下來的路程,陷入了沉默,因為我完全不想搭話。

到了Kelaniya佛寺,司機小哥沒跟我多要錢,帥氣的說了聲謝謝,就頭也不回掉頭走了。

當下我覺得超級慚愧,小哥也許只是試圖要跟我分享他參加亞帕運的榮耀,還有他孩子發高燒的困擾。純粹只是認真的想跟我當朋友,我態度卻這麼冷淡,作為資深旅人,這樣的態度實在很不OK。

這樣的互動,讓我帶著非常慚愧的心情,開始參觀起這座斯里蘭卡最古老的佛寺。

12小時斯里蘭卡冒險(下):我不再眷戀這座充滿佛陀的城市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