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小時斯里蘭卡冒險(下):我不再眷戀這座充滿佛陀的城市

12小時斯里蘭卡冒險(下):我不再眷戀這座充滿佛陀的城市
Photo Credit: 劉晃銘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同被強權操弄的小島國,斯里蘭卡人對國際局勢,似乎有著比台灣人更敏感的國際政治天線。

12小時斯里蘭卡冒險(上):這個國家的一切,都是中國蓋的

斯里蘭卡與印度,人種與宗教都不同,斯里蘭卡多數是僧伽羅人,信仰佛教;而南印的泰米爾人,則為斯國最主要的少數民族,信仰印度教或伊斯蘭教。兩種族過去曾長年爭鬥,「泰米爾之虎」採用的鬥爭路線,更讓錫蘭這座小島,充滿緊張氣氛。

但在2004年的南亞海嘯後,兩族紛紛投入救災,國族觀念逐漸建立,國家慢慢走向一統。

但對我們來說,要用肉眼分辨長得非常相似的僧伽羅族及泰米爾族,卻不是那麼容易。就連司機大哥也說,當地人不開口,他們也不見得分得出來。

只是斯里蘭卡有趣之處,就在於每個典型的南亞臉孔,在佛寺內,卻都誠摯的望著與泰國一樣風格的佛像,拿著香、持著蠟燭,用著當地語言、搗著頭,唸著依稀聽起來如同「南無阿彌陀佛」的經文。

瞬間,場景如同回到了泰國或柬埔寨,只是所有人,都是南亞面孔。這樣的反差,十分有趣,也是斯里蘭卡令人留連忘返的原因之一。

逛完佛寺,我抱著反省的心情,回到可倫坡市區,繼續漫無目的地在這座城市閒逛著。

此時,又有一位老先生,跑來跟我搭訕。

他說他家鄉在可倫坡南邊100公里處,剛好來可倫坡工作,他很喜歡跟外國人聊天,沒有要賣我東西,佛教徒最重視業力(Karma),想要跟我好好介紹斯里蘭卡,種下善緣。然後,他又跟我說,他女兒非常喜歡郵票,希望我回去之後能夠寄張明信片給他,上面有郵票,滿足他女兒的集郵心願。

出於剛剛內心的虧欠,加上老先生講得合情合理,所以我就跟著他一起散步閒聊。走了10分鐘後,他說他要帶我看看「旁邊」的印度教寺廟,接著居然就隨便攔了一台嘟嘟車,趕著要我上車,自己也坐了上來。

想不到,車子開了十分鐘後,來到的又是早上的那座印度教寺廟。

當下,我當然不忍心跟老先生說我來過了,還要裝得很認真,在欣賞著這座廟宇。

只是,事情果然又不是我這笨蛋想得這麼單純。

參觀完印度廟後,他說要帶我去看一個博物館,於是就又跟我上了剛剛那台嘟嘟車。想不到抵達的地方,是一個很奇怪的工藝品店,當下我腦海中只有「受夠了」三個字,偏偏那間超級大的工藝品店裡,沒有任何客人,卻有將近30位左右的店員。

這時的心情,跟早上在珠寶店時一模一樣,就是生氣卻又帶著恐懼,只想快速逃離。一出門,我跟老先生說,我想要走路回可倫坡車站,就不搭車了。此時老先生跟司機讓我退到了牆角,一直說還有別的地方要去。我一直說不用,最後他拗不過我,就說:那你先把車費付一付。

問了司機多少錢?結果,剛剛這樣兩段,不到20分鐘的車程,他開的錢,比我早上的兩小時還要貴,更是我前往Kelaniya佛寺來回價格的兩倍(Kelaniya單程就要一個小時)。

我立刻表示太貴了,但老先生只說:「Trust me, I am Buddhist」當下,生氣、恐懼立刻轉為厭惡,我只好再度隨手丟了他說的錢,頭也不回的離開。

老先生還在後面喊著,不要忘了郵票啊!

此時,我對這座城市不再有眷戀,只想提早離開去機場。

來到了巴士站,我一時找不到機場巴士的站牌,便隨便找個穿制服的人詢問,沒想到,他居然回答我,今天禮拜天沒有機場巴士,我幫你叫計程車……(我剛剛才在路上看到機場巴士啊!)

睽違了六年半再度造訪這座島國,過去的良好印象,就在這十幾個小時內,煙消雲散。對斯里蘭卡的回憶,就只剩下大大的蓮花塔,充滿簡體中文的工地,以及與我記憶不同,不再那麼善良友好的人民。

46043978_2043856545635044_60752453792243
Photo Credit: 劉晃銘提供

就在我離開可倫坡後沒幾天,斯里蘭卡總統西里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宣布開除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並且任命前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擔任新任總理。過去一段日子以來,隨著斯里蘭卡陷入債務危機,西里塞納總統與維克勒馬辛哈對於是否引入印度勢力,立場非常不一。想不到暫時擔任普通議員,在鄉間韜光養晦,目標在競選下任總統的拉賈帕克薩,竟然這麼快,就以這種形式重返政壇頂峰。

只是維克勒馬辛哈總理似乎很不服氣,對外宣稱總統沒有權力解除他的職務,他仍是合法總理,並取得多數議員支持。但西里塞納與拉賈帕克薩這對老部屬也不干示弱,直接改組內閣,而這場政爭,也使得斯里蘭卡陷入政治危機,部分地區出現騷亂,甚至流血衝突。

終於,西里塞納總統在11月9日宣布解散國會,預計於2019年1月舉行改選,未來局勢如何發展難以預料。只是根據長期住在斯里蘭卡的台灣朋友分析,拉賈帕克薩仍具極大優勢,受到除了北部及可倫坡地區外,絕大多數百姓的支持,希望拉賈帕克薩可以帶領領斯里蘭卡回到經濟高速成長的年代。

這場政爭中,中國與印度扮演著關鍵角色,雖然無論是中國還是印度都否認他們介入政爭。

台灣與斯里蘭卡,說遠,很遠。但說近,卻又有著不少相似之處。一樣位於大陸東側,並與大陸擁有相似文化與面孔;一樣掌握關鍵地理位置,更同樣受到遠方強國的操縱。印度之於斯里蘭卡,如同中國之於台灣;而中國之於斯里蘭卡,似乎也如同美國之於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