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槍擊也不是什麼世界末日啦」——當邪惡成為「日常」

「校園槍擊也不是什麼世界末日啦」——當邪惡成為「日常」
Photo Credit: Jonathan Bachma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早期的全球暖化、華爾街的1%,到近來的歧視、槍擊、勞權,多少當時的義憤填膺和衝勁魄力,但隨著相關事件一再發生,在我們的眼中漸漸成為「日常」,但都忽略了這些日常,其實都不是「正常」的。

你還記得#BlackLivesMatter這個倡議嗎?

在美國,警察對非裔美國人(或所謂黑人)總是槍下不留情,根據統計2015有995個非裔在美遭警擊殺,2016年有963位,2017年有987位,2018年至今也已經接近900位,其中也有許多非必要或是誤殺的案例,例如2017年4月,一名德州員警對車輛開槍時擊斃一位手無寸鐵的15歲非裔男性,又或是在2018年3月,沙加緬度警方接獲通報後對一位非裔青年開了20槍,後來發現他只是在祖父母家的後院而已。

看到這裡你有什麼感覺?想更深的了解這個議題?想知道遠在世界另一頭的我們可以做些什麼?#BlackLivesMatter就是2012年一位社區巡守員擊殺無辜非裔青年後,眾美國人在這種情緒下成立的行動組織,然而5年後的今天,一如史達林所說「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人是統計數字」,雖然近4年有將近4000個生命可能只因刻板印象而無辜斷送,但人們對相關議題的關心程度,卻是一年比一年薄弱。

例如前幾天,在芝加哥有位合法持槍、名為Jemel Roberson的26歲非裔安全人員,成功制止一場可能的餐廳槍擊案後將嫌犯壓制在地,卻被隨後趕來的警察誤認為犯人而槍擊身亡,他中彈的時候,甚至還戴著寫有「安全人員」的帽子,原本該成為美國英雄的他,因為「見到黑人就開槍」的白人警察想法,化為槍下亡魂。

奇怪的是,這個光想就覺得鼻酸的事件,國外媒體報導力度和過往類似的事件相比卻低了不少,在台灣,大多數的媒體更是以即時新聞簡單帶過,好像這樣的議題就如午後雷陣雨一樣,習慣成自然,不足為奇。

這讓我想到這一季南方公園(South Park)的第一集,也是我覺得近年最精彩的一集。

故事的一開始,南方公園國小上課到一半傳出了槍響,但老師繼續上課,學生繼續覺得無聊,廣播傳出「各位同學今天又槍擊囉,如果大家方便請移動到大禮堂一下」的播報,全鎮的家長也無動於衷——除了屎蛋(Stan)的媽媽,她生氣的看著電視,更不可置信為何全鎮都覺得校園槍擊是件司空見慣的事情。

Why are you all acting like this is normal? What is wrong with you people!?
(為什麼你們都一副這很正常一樣?你們這些人到底有什麼問題!?)

問題是,全鎮唯一關心槍擊案的屎蛋媽,卻被所有鎮民當成了瘋子。為此屎蛋爸認為(並且四處宣傳)屎蛋媽正在更年期(標準的南方公園情節),所以看到什麼事情都大驚小怪,甚至還為她齊聚了全鎮居民,在學校的大禮堂表演了一場歌舞秀,想要緩解她的情緒,讓她用眾人的愛度過更年期。

當然,屎蛋媽一點都不領情,還大罵了全鎮的人,跟他們解釋自己生氣的理由,就是為了想要讓大家重視校園槍擊的嚴重性(以及她不是更年期),因為大家好像都覺得,這種在理應是學生最安全地方發生殺戮的事,已經不是什麼大事了。

「我要你們繼續覺得校園槍擊很不可思議!我希望你們都因為槍擊事件而難過!」屎蛋媽說。
「你想要我們都很難過?」一位鎮民問。
「如果你真想讓我們難過的話,恭喜你,你成功了。」另一位鎮民說。
「大家走吧,我們離開這個充滿負能量的地方。」

那些原先圍繞屎蛋媽載歌載舞的鎮民,一個一個散去。

在故事的最後,經過「深刻檢討」的屎蛋媽決定向屎蛋爸道歉,「承認」自己近來的行為太過情緒化,就在這個時候,學校打來了一通電話,又是一起校園槍擊案,而且這次中彈的學生,就是他們的小孩屎蛋。

「那……我們應該趕快趕去現場嗎?」屎蛋爸試探的問。
「哀,其實這也不是什麼世界末日啦。」屎蛋媽回答。

故事結束。

我們是不是也像是這個樣子?從早期的全球暖化、華爾街的1%,到近來的歧視、槍擊、勞權,多少當時的義憤填膺和衝勁魄力,但隨著相關事件一再發生,在我們的眼中漸漸成為「日常」,漸漸忘記了憤怒的理由。但好多人都忽略了,我們今天的日常並不是正常,一件錯誤的事情經常發生,並不會讓它成為對的事情。

這就是為何我們要不斷的提醒自己和周遭的人,讓大家繼續憤怒,繼續關心,即便這不會讓生活變得更好過,但卻是避免那些錯誤的事,真正成為我們生活一部分的唯一辦法。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