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同團體如何自我形塑為「愛家的弱者」,從中獲得巨大利益?

反同團體如何自我形塑為「愛家的弱者」,從中獲得巨大利益?
Photo Credit: Wang Chia-Ch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下福盟背後的諸多基督教會,將原本集中於少數教會高層的巨大利益,戲劇性地轉變成多數民眾有感、能滾動民眾參與的良善利益;而在此過程中,同志團體也被其描繪成爭取私利的惡毒少數群體,來強化民眾對婚姻平權的反對感受。

文:彭治鏐(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副秘書長)

本文運用Deborah Stone在《政策弔詭:政治決策的藝術》中的觀點,分析發起愛家公投的下一代幸福聯盟(以下簡稱「下福盟」),是如何形塑一般民眾看待婚姻平權的理解框架、如何引導民眾的內心思考與詮釋,讓其背後的反同目標能夠實現,從中獲得巨大利益。

對平等的爭奪

首先,面對同志團體反覆強調婚姻平權的「平等」意義,下福盟不僅發起「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的第10號公投,更發起了「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的第12號公投。常被稱為「專法題」的第12號公投,下福盟反覆詮釋為「另立專法是對少數族群之特殊保護」[1],此說法明顯企圖引導大眾將「專法」視為給同志伴侶「積極性差別待遇」的「正面政策」。刻意挪用日常生活中相當常見的「齊頭式平等只是假平等」此說詞,加以推論並強調:「同性結合跟異性結合的本質上就不同……不同的人事物當然會有不同的處理。所以大家常說『齊頭式平等只是假平等』,本質上就是不同,不同不是歧視。」[2]

不過,如此「因本質不同而給予有優有劣之差別待遇」的說法,其實只要抽換成其他的比較群體來提問,例如:「富人和窮人、漢人和原住民、北部人和南部人等,前述的雙方因為本質不同,所以必須要用不同部法律來結婚?」,就可輕易看出其荒謬之處。

塑造婚姻平權對整體社會傷害的印象

而當下福盟在發起愛家公投時,鮮明使用「民主」此普世價值,強調「民主精神寶貴之處是可以被實踐……支持全體國人以公投的方式,決定台灣人民婚姻家庭的樣貌。」[3]然而在此,公投所代表的直接民主,被簡化等同於「少數服從多數」的符合公平原則之程序,忽略了投票選舉此民主制度,其實還有社會中不同群體所擁有的資源差異、所面對的結構不平等等問題,同志社群很難在多數決的公投程序中,扭轉自身劣勢地位[4]。

對下福盟身後的反同教會群眾來說,倘若通過婚姻平權,將帶給同性伴侶婚姻自由選擇,會導致其宗教與內心的道德傷害。不過,下福盟也深知訴諸基督宗教價值難以獲得大眾支持,故轉向以「愛家」、「為愛發聲」等正面概念來描述發起公投的「善意」;強調婚姻平權會加速現今台灣社會家庭崩解的困境,明指若通過婚姻平權將帶給整體台灣社會與家庭的累積性與結構性傷害[5];並反覆灌輸一般大眾若通過婚姻平權,下一代將被教導「男生可以與男生結婚、女生可以與女生結婚」的價值觀,運用一般大眾對「家中孩子萬一是同志」的恐懼心態,來傳遞婚姻平權會造成整體社會傷害的印象[6]。

陰謀論與恐怖故事的交互運用

而下福盟引導、灌輸一般民眾理解婚姻平權所帶來之「社會問題」的方式,由其製作、傳遞給大眾的文宣、廣告、網路短片[7],可明顯發現其頻繁使用Deborah Stone所言的「衰退故事」與「無能為力和控制故事」,將兩者交織運用,用前者助長民眾的焦慮恐懼,然後再以後者為結尾,呼籲民眾站出來採取行動、一同為了家庭站出來[8]。其次,其敘事中也常輔以「陰謀論」,將婚姻平權法案描述為同運份子的陰謀,一旦通過台灣將會接踵而來發生更多危機與災難;並運用「恐怖故事」,將極端或極少數案例作為故事,詮釋其為整體問題的典型與代表性情況,企圖引發民眾的恐懼與憤怒,召喚民眾付諸行動,一同奪回自身的控制權。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下福盟的政治修辭中,經常可見哲學上所謂的「滑坡謬論」,即描述婚姻平權倘若通過,必會導致可怕、有害、危險的社會事物出現[9]。而「疾病[10]」這種隱喻,也經常可見於下福盟對婚姻平權、或更精準地說是對同志這種人的存在,所運用的論述策略。

最後,下福盟背後所代表的基督教會,其反對同志並非只是擔憂自身信仰與價值觀的損失,更包括在推動反同工作上所能獲得的利益。同志議題在這台灣近代基督教會的發展歷史中,逐漸成為教會集結信眾、爭取資源與金錢、建立自身地位(特別是國語教會) ,或在內部派系爭奪權力與利益(長老教會) 的「標靶」。面對主流社會難以撼動與翻轉的男女平權逐步進展、女性身體與對性行為態度的解放、離婚率的提升,這些代表台灣社會在走向「性解放」的現象,以及「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守約、守貞、守份、守承」的「家庭價值」逐漸崩解的焦慮,轉向充滿社會汙名度、人數少、符合聖經表面文字教義的同志社群。士林靈糧堂、新店行道會在2011年真愛聯盟事件的表現,據聞讓其獲得來自企業家的高額奉獻。而2015年台灣基督教人口更已突破5%、達146萬人以上,包含天主教人口則超過7%,跟2005年相比,增加將近一倍[11]。

也因如此,下福盟背後的諸多基督教會,為了持續擴增自身的利益,在政治修辭上持續將自身描述成「弱者」,求的是「愛家」、「為了下一代」、「為了台灣家庭的穩固」等普世、多數民眾能感同身受的善良利益。將原本集中於少數教會高層的巨大利益,戲劇性地轉變成多數民眾有感、能滾動民眾參與的良善利益;而在此過程中,同志團體也被其描繪成爭取私利的惡毒少數群體,來強化民眾對婚姻平權的反對感受。

延伸閱讀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