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語言不是你的娛樂,消防局模仿政見發表會的手語「太搶戲」惹議

我的語言不是你的娛樂,消防局模仿政見發表會的手語「太搶戲」惹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手語有完整的文法和結構,用戲謔的方式、不正確的手語來表達,如同聽到外國人模仿台灣人的口音,「說幾個怪音調,卻說這是台灣人說話的方式,會覺得有趣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九合一選舉下週就要舉行,近期也舉辦多場電視辯論會或政見發表會。政見發表會中手語翻譯員屢被討論,也常被形容為「搶戲」、「好笑」。民間團體昨(16)日聯合發表聲明,希望民眾了解,手語是聾人正式語言,不要嘲笑、醜化。

台灣手語翻譯協會、中華民國聾人協會以及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發表聲明指出,新北市消防局日前模仿政見發表會形式,推出一支政令宣導短片,以誇張且不正確動作詮釋手譯員,在網路引發熱議。

聲明指出,政見發表會有手譯員同步傳遞訊息,目的是保障聽障者與聾人知的權利,也是經過長期爭取而來;若隨便比劃手語、讓手語看起來很好笑,對需要透過手語才能接受外界訊息的人來說,是很不尊重的事,形同嘲笑他們使用的語言。

聲明指出,手語文化是視覺語言,表情就如同說話的語調,有完整的文法和結構,每個手語都有它的意義所在,用戲謔的方式、不正確的手語來表達,如同聽到外國人模仿台灣人的口音,「說幾個怪音調,卻說這是台灣人說話的方式,會覺得有趣嗎?」聲明呼籲,大眾應該以正確的觀念及同理心,去理解聾人朋友們的感受。

另外,聲明也提到,手語翻譯員是一門專業,想成為手語翻譯員,除了要接受超過600小時的課程,還得取得國家技術士證照後,服務期間還要不定時接受督導評鑑。而在政見發表會這種即時手語翻譯場合,更考驗手語翻譯員的臨場反應。

此外,聲明也提到,社會大眾常會以「老師」來尊稱學有專精的人,一般人為了與聽障者或聾人溝通,可能去學習手語,那個教導手語的人可以稱為「手語老師」。但翻譯是一個專門的職業,基於對這類職種的尊重及專業的自我要求,手語翻譯員仍希望被正確稱呼,希望未來有手譯員的場合,都能在字幕上呈現「手語翻譯員」,而非「手語老師」。

(中央社)聾人協會新北市手語翻譯督導蕭匡宇受訪時表示,很多民眾不了解手語,看到手譯員的表情、動作就會有「真搶戲」、「好好笑」等形容;但就跟一般人說話會用抑揚頓挫表達情感一樣,手語除了靠手勢,也靠明顯的表情、手勢強弱來表達說話者的語意和情緒。

手語語言學上除「手形、位置、動作及方位」4要素外,「表情」也是手語溝通的重要一環,一個好的手語翻譯,會以鮮明的表情來強調語氣。手譯員就像是「人工智慧翻譯機」,不帶有個人的色彩,而是完整呈現主講者的信念。當講者情緒激動,手譯員會跟著義憤填膺;講者平鋪直述,手譯員也跟著平淡表現。

為了讓聾人清楚辨識手語,手語框的比例、背板顏色、畫面呈現甚至手譯員的穿著打扮都有許多眉角要注意。

身心障礙聯盟專員汪育儒受訪時說,手跟臉是手譯員最重要的「工具」,必須要讓聽障者與聾人能清楚看見,他們多穿黑色及深藍色服裝,也不會擦指甲油、戴珠寶首飾,以免干擾手形辨識,也會讓手語觀看者眼睛疲憊,影響資訊吸收。

汪育儒說,手語框比例若太小,障礙者根本看不清楚手勢,但因多數民眾對手語不了解,電視轉播時的手語框不是太小、就是被跑馬燈等其他資訊覆蓋,造成解讀困難。

蕭匡宇表示,雖然這次新北市消防局的影片做了錯誤的示範,但他們很有誠心想更,未來將合作推出宣導影片正確的手語版本,讓聾人朋友也能一起欣賞有創意的宣導影片,也希望藉這次引發的討論讓更多人認識手語。

新聞來源:別再說手語翻譯員搶戲 表情動作激動有原因[影](中央社)

核稿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