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都拉斯移民大隊高調「北漂」有何意圖?

宏都拉斯移民大隊高調「北漂」有何意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宏都拉斯民眾組織「移民大隊」於10月13日自北部城市汕埠出發,「移民大隊」聲稱「北漂」係為追求更美好的未來,但是以高調敲鑼打鼓的方式,豈能達成進入美國的目的,他們意圖為何?

文:楊建平(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致理科技大學院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研究員)

我中美洲邦交國宏都拉斯約160名民眾組織「移民大隊」(Caravana de migrantes),於10月13日自北部城市汕埠(San Pedro Sula)高調出發,沿途有電視台隨行報導,隨著訊息擴散,跟隨北上的人數上升到1000人,經過瓜地馬拉時陸續有瓜地馬拉及薩爾瓦多人民加入行列,一週後達到 4000人。「移民大隊」10月19日抵達瓜地馬拉、墨西哥邊界;11月13日首批超過300名搭巴士抵達美墨邊境的墨西哥城市蒂華納(Tijuana)。「移民大隊」聲稱「北漂」係因貧窮暴力而不得以被迫離開家鄉,以追求美好的未來。

移民政策成美國期中選舉主要議題之一

拉丁裔在美國的人口約6000萬,占美國人口之17.79%(2016),已超越黑人成為美國第一大少數族裔,稱為「棕色力量」(Brown Power)。在傳統政治傾向中,拉丁裔選民較支持民主黨;2012年大選,71%拉丁裔支持歐巴馬(Barack Obama);2016年大選,希拉蕊(Hillary Clinton)赢得66%拉丁裔選票,遠高於主張嚴厲移民政策、稱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帶來毒品、犯罪,又是強姦犯」共和黨川普(Donald Trump)的28%。此次11月6日期中選舉,據選後民意調查顯示,民主黨獲得拉丁裔68%選票,共和黨則為30%。

川普就職後除耗費鉅資在美墨邊境修建圍牆外,今(2018)年1月10日在白宮與參議員討論移民法案時,川普更用「屎坑」(shithole countries)形容非洲、中美洲國家,表示不願意接受來自海地、薩爾瓦多及非洲等國移民,此言一出引發各界強烈批評。

另外,海地、蘇丹、薩爾瓦多、尼加拉瓜等10國約32萬人,曾因國內發生地震、颶風及內戰等天災人禍而獲得美國政府核發人道性質的「暫時保護身份」(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TPS),川普決定嚴格執行「暫時」的原意,終止薩爾瓦多等國人民藉「暫時保護身份」而「長期」在美國居留情形,約25萬因2001年兩次大地震移居美國獲得TPS身分的薩爾瓦多人,以及約5萬宏都拉斯人民受到影響。

AP_1830057838872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移民大隊」來自世界最危險的城市:宏都拉斯汕埠

汕埠是宏都拉斯僅次於首都德古錫加巴(Tegucigalpa)的第二大城市及經濟中心,為宏國加工出口區主要所在地,成衣廠近兩百家,工商業發達。汕埠地區總產值占宏國全國國民生產毛額六成及國家財政收入五成以上,鄰近中美洲第一大商港及宏國最現代化之國際機場,人口約80萬;我政府設有「駐汕埠總領事館」。

汕埠黑幫組織猖獗,長期以來幫派火拼導致重大傷亡案件已不是新聞,在2011至2014年間,汕埠曾連續四年名列世界最危險(暴力)城市評比第一名。此一不名譽世界紀錄在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ández)總統2014年就職後,以擴編軍方憲兵加入整頓治安後,成效已逐漸顯現。2015年汕埠排名降至世界第二,2016年降至世界第三名,2017年更大幅降至第26名;每10萬人被謀殺人數也由2011年之159人、2016年之112人,大幅降至2017年之51.18人。惟此是否僅係短暫現象,尚有待觀察。

「移民大隊」敲鑼打鼓之高調行動,引起媒體大幅報導,受訪的宏都拉斯民眾表示之所以會參加此次「移民大隊」行動,係因汕埠治安敗壞、生命遭受黑幫威脅,且找不到工作,因貧窮暴力而不得以被迫離開家鄉。宏都拉斯政府好不容易才將汕埠擺脫「世界最危險城市」惡名之努力,瞬間化為烏有,國際形象受到重創。

「移民大隊」宏都拉斯召集人佛恩特斯(Bartolo Fuentes)為宏國前總統賽拉亞(Manuel Zelaya)領導之左派自由重建黨 ((Libertad y Refundación,LIBRE)成員。宏都拉斯國民黨(Partido Nacional)籍總統葉南德茲稱此活動為反政府政治動員,係由委內瑞拉提供資金,呼籲民眾不要加入。由於10月19日抵達瓜地馬拉、墨西哥邊界時,「移民大隊」人數暴增至5000人,引起國際媒體報導及美國的強烈關注,瓜地馬拉及宏都拉斯政府均調派車輛,提供中途欲返鄉的民眾搭乘。

中美洲「北三角」在美超過百萬移民,僑匯為國家重要經濟支撐

中美洲在美國移民最多的國家為瓜地馬拉、薩爾瓦多及宏都拉斯三國,亦即所謂的中美洲「北三角」(Triángulo Norte)國家。「北三角」國家在美國僑民均超過100萬人,其中有眾多非法移民;2017年美國政府共計遣返「北三角」非法居留人士:瓜地馬拉3萬3570人、宏都拉斯2萬2381人、薩爾瓦1萬8838人。以薩爾瓦多為例,在1970及1980年代,約有250萬薩爾瓦多人民因內戰而逃離家園,據2013年之估算,薩爾瓦多在美國僑民人數達195萬人,超越古巴成為美國第三大拉丁裔族群(僅次於墨西哥及波多黎各),而薩爾瓦多國內人口僅約600萬人。

中美洲國家旅居國外僑民匯款回故鄉老家,為國家重要經濟支撐,特別是中美洲「北三角」國家。以薩爾瓦多為例,2017年僑匯收入超過50億美元,較2016年成長9.7%,其中46億8000美元來自美國,占97.2%,為同期薩國全國淨收入的15.8%。中美洲五國除哥斯大黎加外,僑匯占國內生產毛額比例均超過10%,宏都拉斯及薩爾瓦多更接近20%。

中美洲五國僑匯金額統計表(2015-2017)
Photo Credit:楊建平提供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