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講什麼講什麼」的金馬獎:從台灣是獨立的,到中國一個都不能少

「愛講什麼講什麼」的金馬獎:從台灣是獨立的,到中國一個都不能少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導演傅榆的一段話:「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引發了「#中国一点都不能少」迅速成為微博上的熱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昨(17)日晚上金馬獎的發言聲量,幾乎蓋過了選前黃金週的各種造勢活動,到底是如何引起爭議的,讓我們來看一看,而最後身兼執行委員會主席的李安在典禮結束後提到,他認為金馬獎影展是開放的,台灣是個愛講什麼就講什麼的地方,同時他也呼籲:「希望就藝術歸藝術,不希望有任何的政治事件或其他東西來干擾。」這一席話,似乎道盡了相關從業人員的無奈。

起因是以《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最佳紀錄片的台灣導演傅榆,在上台致詞時她說:「《我們的青春,在台灣》這部片很多人都以為只是在講政治,但它更多是在談論青春。青春很美好,但青春也是最容易犯錯的時候,尤其是容易把錯誤的期待投射在別人身上,這種錯誤不只是發生在人對人,也可能發生在國家對國家。」

「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

傅榆這段力挺台灣獨立的發言一出,立刻觸動了隔壁鄰居中國的敏感神經,轉播金馬獎的中國媒體立刻停止直播,阻絕所有台獨言論。

Matters創辦人、前端傳媒總編輯張潔平在臉書指出,傅榆發言環節過後,金馬獎在中國直播立刻中斷,全網收禁令,但頒獎現場還在進行(台灣觀眾可能無感)。端傳媒現任總編輯李志德也表示,傅榆那段話也使得中國廣電總局、中宣部及網信辦等特急致電各大網站,稱因出現「台獨」言論,全網即時刪除過濾所有金馬獎相關報導。

而來自中國的影帝涂們(去年以《老獸》抱走影帝)在頒發最佳女主角獎時,一出場就表達了屬於中國人的意見:「你好,大家晚上好,特別榮幸再次來到『中國台灣』金馬做頒獎嘉賓。這次見到很多熟悉面孔,接觸很多新面孔,認識很多新朋友,我感到兩岸一家親」。

之後以《我不是藥神》獲頒最佳男演員的中國演員徐崢則在4分40秒左右的致詞中,在最後的10秒把握機會表示:「因為這裡是專業的殿堂,這裡是電影人的殿堂,所有電影人聚在一起像『家人』一樣, 我相信『中國電影』一定會越來越好。」

最後壓軸大獎,由已故導演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勇奪最佳劇情長片,後期製片高一天在近一分半鐘的感言中,前半段都是感謝幕後工作團隊,但到最後一句,卻意有所指地表示:「我覺得電影是可已超越語言的,它可以讓語言變的『統一』。」

緊接著,參加典禮的文化部長鄭麗君在臉書發出與傅榆導演的合照並指出,台灣是亞洲最自由、民主、多元、熱情的國家。台灣的金馬獎為所有電影工作者打造一個尊重電影藝術及創作自由的國際獎項。

「但請記得:這裡是台灣,不是『中國台灣』。」

今年不少得獎人在台上宣告自己政治立場,像是傅榆喊話台獨,涂們頒獎則將「金馬獎」冠上「中國台灣金馬獎」,讓金馬獎變成政治立場宣示場域。

對此,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主席李安受訪時回應,金馬獎是希望所有的華語影人來這邊,來慶祝優秀的作品,評選過程必然幾家歡樂幾家愁,這麼好的平台,維持下去不容易。李安在頒獎典禮結束後接受媒體聯訪時談到,他表示:「台灣這邊是自由的,我們這邊影展是開放的,台灣愛講什麼就講什麼,我們又不能說你不能講什麼怎麼樣。不管怎麼樣大家都是我們的客人,包括本地的外地的,他只要來金馬獎,我們希望就藝術歸藝術,不希望有任何的政治事件或其他東西來干擾。我覺得藝術是很純粹的,我希望大家能尊重這一點。」

而最後的金馬惜別酒會,導演李安也偕同評審團主席鞏俐於凌晨1點多加入,面對媒體詢問心情或是關於中國藝人似乎被限制出席金馬酒會,都沒回應。

李安在2點多搭車離開S Hotel,離開前他再次受訪,也說沒有實際看到什麼通知或禁令,「我盡量做到主人,盡力了。」被問是否擔心明年的金馬獎,他兩手一攤只說「不曉得,明天再想吧。」

金馬結束之後,隨後在微博,關鍵詞「#中国一点都不能少」迅速成為微博上的熱搜,各家藝人紛紛轉發共青團中央在2016年7月所發的一張標紅的中國地圖,也成了眾明星表態的工具。

《端傳媒》早上在粉絲頁上整理了包括當時正在金馬獎現場的胡歌、彭昱暢、周迅,還有范冰冰、陳坤、迪麗熱巴、陳小春、應采兒、吳謹言、張藝興、鹿晗、楊洋、王俊凱、陳偉霆和王嘉爾等眾多中國藝人皆轉發了這條微博: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紀錄片拍的是太陽花運動的陳為廷和來台陸生蔡博藝,蔡博藝是2011年台灣開放陸生來台的首批學生之一,在台灣積極參與學生運動與社會運動,2014年她曾參選淡江學生會會長引發討論。

今天早上,林飛帆在臉書上回應傅榆那段話指出,「這不過就是一句素樸的話,不過就是真切反映了多少世代在這個島嶼上的人們的夢想,並且用最溫柔的方式表達。」

「北京可以動員群眾,運用各種資源,讓許多不論國籍的演藝工作者活在恐懼裡,自願或被迫地加入表態,甚至隨之起舞加入霸凌一個紀綠片工作者的行列。然而,生活在這個國家裡的人,你仍然有選擇。」

一直以為為了李明哲被失蹤奔走的「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也寫道,「言論自由,不代表一群人可以任意羞辱另外一群人。言論自由也不代表萌萌就可以任意說「同性戀」就是淫亂邪惡,會遭致世界毀滅。然後禁止他們享有基本權利。然後大家不能批評這樣的言論。言論自由,就是今天我感到你的發言讓我不舒服,我就可以直接說出來,不需要被『河蟹』,被『統一』,被『噤聲』。」

「言論自由並不是:當李明哲因為網路言論被抓的時候,你說他活該,誰叫他要踩到中國的政治紅線。並不是:當台灣紀錄片導演說她的『得獎感言』,說她『希望台灣可以被當作一個獨立個體對待』時,你批評他應該『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