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傅榆」——自稱是「廣義外省人」,但不只是個紀錄片導演

你所不知道的「傅榆」——自稱是「廣義外省人」,但不只是個紀錄片導演
導演傅榆(右)|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傅榆,不只是一個紀錄片導演,也是她片中的主角之一。她是一個不斷透過紀錄片,去創造對話,尋找答案,尋找自己的人。

17日晚上第55屆金馬獎,以一席得獎感言「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引起紛紛擾擾的最佳紀錄片得主傅榆,一夕爆紅,但在此之前,聽過她、知道她是誰?了解她做過什麼事嗎?

在今年的金馬獎中,傅榆以《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得最佳紀錄片,這部紀錄片是從她28歲開始拍攝,一共製作了7年,片中其實有「三位主角」,一位是在太陽花運動之後廣為人知的運動領袖——陳為廷,另一位是第一屆來台就讀學位的中國學生——蔡博藝,因為她出了一本書描述自己對台灣的看法,而變成了一位暢銷作家。還有一個角色,是她自己本人。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是部什麼樣的紀錄片?

傅榆在刊載於《思想坦克》的談及創作初衷一文中提到,在剛開始拍這部片的時候,她還是一個想要嘗試透過紀錄片,去探索「社會運動」是否有其必要性的人。但拍著拍著,從2012年底的「反媒體壟斷」,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藉由跟拍陳為廷與蔡博藝去理解台灣當時正夯的兩種運動:一種是蔡博藝參與較多,比較有明顯受害者的土地運動;另一種是陳為廷參與較多,比較針對「中國因素」的反媒體壟斷運動,以及後來的太陽花運動。

而在《國藝會線上誌》專訪中,傅榆赤裸裸地談到,「權力」是這部片的母題之一。包括拍攝過程,也包括陳為廷的性騷擾事件,「陳為廷在性騷擾的當下,他把他騷擾的女生當成神,他把自己的慾望投射在那女生身上。而蔡博藝是把自己對民主的慾望,投射在台灣的身上,台灣是她的神。」

而蔡博藝在看完陳為廷的片段後,引用了王爾德的名言:「生活中的所有事情都跟性有關,除了性本身,因為性關於權力。(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意思是說,傅榆在片中談了陳為廷性騷擾這件事,但其實談的是權力,所有的事情都是相關的,只是,把慾望投射在不同的「神」身上而已。

身為身為紀錄片工作者,傅榆也同樣面臨了權力的掙扎,「不是覺得不應該再拍他(陳為廷),而是意識到我所做的一切是在剝削、利用他,身為紀錄片工作者只要拍攝到被攝者任何不堪、任何可能會傷害到他的畫面時,都會陷入一種無止盡的掙扎,尤其當這件事情對你的片子有利。」甚至當陳為廷看片段後,也開玩笑的說,「你看你拍紀錄片的本質跟性騷擾是一樣的。」

諷刺的是,傅榆最後在紀錄片中發現,在他們三個人當中真正比較懂民主的人,反而是蔡博藝,因為只有她真正在思考這件事情,但蔡博藝卻是沒有辦法擁有民主的中國人,「相較於中國,台灣人有著民主的優越感,然而對大多數人而言,民主可能只是一種工具或手段。」

傅榆在片中,將青春與台灣政治互喻,正因為歷經熱血、失落以及運動傷害的過程,才能回過頭去正視自己所犯的錯誤。「如果我們想要繼續一起向前走,可能需要先從意識到自己受傷了開始。」這是傅榆先前在台北電影節頒獎典禮的舞台上,最想說的一句話。

除了是新住民第二代,「傅榆」是什麼樣的人?

身為獨立紀錄片工作者的傅榆,先前也曾拍過多部紀錄片,包括探索青年價值認同的《藍綠對話實驗室》(2012)、紀錄中國學生參與台灣社會運動的《我在台灣,我正青春》(2013)、以及以太陽花學運為背景的《太陽.不遠》(2014),還有這次得到金馬獎的作品《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其實還入圍了最佳剪輯)。

不過,今年5月,她還參與了《時光台灣》的短片拍攝計畫,以國家電影中心所典藏的省政府政令宣導影片、台語片等檔案影像穿插製作而成《不曾消失的台灣省》,其中拍的,是她自己。

2012年她為了拍《藍綠對話實驗室》找來藍綠傾向的年輕人對談政治,因此認識了還在清大念研究所的陳為廷,以及曾任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的林家興。隨後接著拍《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卻一度拍不下去,因為太陽花學運退潮後,陳為廷跟蔡博藝試圖進入體制,結果卻傷痕累累。

2014年底,參選淡江大學學生會長,卻為中國學生身分屢遭刁難的蔡博藝,在11月時黯淡落選。原本投入苗栗立委補選的陳為廷,在接連爆出襲胸醜聞後也退選了。當所有的期待都放在陳為廷身上,又怎麼代表台灣公民社會?這部片好像只剩下「失敗」?於是,傅榆把自己的挫敗也加入片中,成了第三個角色,《我們的青春,在台灣》也不再是陳為廷、蔡博藝的個人社運史。

傅榆的背景跟兩個人又不一樣,她曾說自己是一個「廣義的外省人」,父親是來台唸大學後定居的馬來西亞僑生,媽媽則是9歲就到台灣的印尼華僑,父母對於中華民國、國民黨認同度都極高,傅榆也曾經認為世界都該是如此。

在台灣出生的傅榆是個「新住民第二代」,但她也曾自認「身分比較奇怪,比較尷尬」。於是,《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出現了另一個「續集」,傅榆把自己從小的經歷,包括在學校聽不懂台語、上大學後的心境轉變,都拍成新的自傳紀錄片《不曾消失的台灣省》,幾乎是把她自己的迷惘,都丟到了銀幕上。

傅榆說,翻閱國家電影中心的資料影片時,發現有許多前台灣省省長宋楚瑜的政令宣導影片,其他導演都一笑置之,但她的爸媽曾是宋楚瑜的忠實粉絲,小時候的她也繼承這樣的政治認同,看著這些「宣導影片」,她的心情何其複雜,這也是拍攝《不曾消失的台灣省》的緣起之一。

《不曾消失的台灣省》就是穿插著傅榆與自己生長經驗的對話、「宋省長」的政令宣導,以及當時成功規避管制留下的台語片。對她來說,拍片的過程就是不斷在「補課」,去認識她與她的家庭所未經歷的台灣歷史。

傅榆,不只是一個紀錄片導演,也是她片中的主角之一。她是一個不斷透過紀錄片,去創造對話,尋找答案,尋找自己的人。

正如昨晚的金馬紛擾之後,很多朋友對她說:「如今這些網友的留言,看來對妳的創作初衷是最大的諷刺。原本想對話的,現在卻還是化為上萬則咒罵的留言。」

傅榆卻不是這樣看的。

中國與台灣之間的公民社會存在著大量的誤解與仇恨,這是長期累積下來的事實。我的創作就是想處理這個問題。如今這個場面,不見得是結果,而或許能是另一場對話的開始。

作為導演,我會持續用我的作品說話。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