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的崛起,得力於民進黨崩壞的「政治信任」

韓國瑜的崛起,得力於民進黨崩壞的「政治信任」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嘗試提出高雄市選戰在網路空戰層面的見解,在這個層次裡,與其說泛綠的論述受到全面性的壓制,不如說很多網路言論所彰顯出來的意涵,是社會氛圍的「價值真空」;在第二部分中,我們將檢視韓國瑜在空汙、地方政治、性平教育相關的政策。

文:柯汎禧(中山大學政治所博士生)、楊家華(中山大學社會所碩士生)

支持泛綠的鄉民為什麼大量減少?

最近對高雄市選舉有許多說法,其中一種觀點是,韓國瑜的網軍技巧相當厲害,很多一般的高雄市民都受到打動;反之,民進黨則採取地方的組織戰,放棄空戰。

針對這個觀點,我認為有許多值得反思的地方。首先,至少在日常用語的理解中,「網軍」至少會有兩個意涵,一個是受到特定政黨所奧援的發言者;另一種則是自發性幫特定立場護航的鄉民。而讀者認為網軍是否有說服力,大多所取決的關鍵是——是否有一定數量、品質的自發性護航者。

所以,應該思考的事情是,為什麼泛綠的自發性網軍,在短短幾年內數量大為減少?其次,至少在PTT八卦版、高雄版的脈絡下,我並不認為泛綠陣營的言論在空戰受到全面性的壓制。 

對於第一點,也就是「為什麼泛綠的自發性網軍,在短短幾年內數量大為減少?」我想這原因有非常多,但就簡單分成全國跟高雄兩個層次來討論。

在全國的層次上,PTT或臉書風向之所以日趨保守化,跟2016年之後,民進黨政府幾個政策決斷的走向有著正相關:

1. 對同婚議題的退縮

2016-2017年之交,曾經發生過民進黨立委分裂成兩派的爭端,雖然這個爭端看似以2017年的同性婚姻釋憲案告終,但從今天的角度來看,民進黨政府對同婚的解套方式,似乎是要訴諸正反方社會力量廝殺的結果,以決定同性婚姻法的實質內容。

2. 2017年年底,民進黨政府修惡勞基法,並大幅提高彈性工時

當時,鍾佳濱、林靜儀、邱議瑩等綠委,以及三立、民視、自由等綠媒,皆以網民所無法接受的言論替勞基法護航。

3. 今年年中,民進黨、獨派與柯文哲的合作正式破裂

當然,我沒有要替柯文哲近日的言論護航,我僅只想表達,兩造同盟的破裂,代表著在一方面,民進黨必須透過各種媒體、名嘴近乎是浮誇的宣傳,把自身的支持者從柯文哲的支持者中抽離出來,而這意味了泛綠陣營失去框構柯文哲言論、行動的能力;另一方面,泛綠支持者也與柯文哲支持者發生了斷裂。

這三件事情,意味著民進黨對價值、經濟、支持者社會基礎的全面退守,並直接導致網路政治言論——尤其是部分年輕世代的言論轉向。這最終的結果是,在內政的問題上,當民進黨政府在面對國內真正的保守勢力——例如反年改團體的壓力時,它喪失了自發性護航者的奧援;在同時,民進黨政府唯一僅存的優勢領域只剩下與主權相關的國防與外交。

RTX2229Q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進一步來說,泛綠自發性網軍的減少,與這些族群對民進黨政府政治信念感的降低,可能是一個互為因果的關係。在這裡,可以簡要說明政治信任的定義:

政治支持最終所依靠的關鍵,並不是事實數據的說服,而是民眾對特定政黨的信仰與信念。

換言之,要重新說服這些自認為曾受到民進黨所背叛的族群,說服者必須花上比以往更多的時間成本,而這種狀況,現在就發生在高雄市的選舉。

我們都知道,民進黨致力在高雄推動城市轉型,但工業城市的轉型,並非是在短短幾年內所能完成的事情。這邊有很多細部的環節並非我專業,因此我只能在我所閱讀跟知道的範圍內,簡單勾勒事情發展的邏輯。

雖然很多人嘴民進黨政府在高雄執政長達20年,但民進黨在高雄市的執政,確實會碰到許多資源分配的結構性問題。包含,在政治上:

  1. 府會不同調:市議會直到2014年才由泛綠過半數。
  2. 中央地方的不同調:預算分配的權力,由中央政府統籌。

同時,也牽涉資源分配的問題:

  1. 城市、產業轉型的初步,必須有良善的硬體建設,包含交通路網、甚至是看不見的地下汙水處理設施。而依照高雄市政府的統治資料,高雄市政府的舉債大多花在地下汙水處理管線。
  2. 縣市合併之後,高雄市的面積甚至較新北市為大,因此,原縣區的硬體建設或許也相對停滯。

這幾個原因簡單歸納起來,最終所造成的結果,是高雄市的城市轉型還停留在基礎硬體的建設上,產業轉型還沒有全面地實質的開展,而這或許也是一般高雄市民最有感的現象。在這裡,城市、產業轉型的結構性困境,與上述在全國層次所提到的政治信任感接上了線。

憑筆者印象所及,在2014年的地方選舉過程中,至少PTT、或者我在現實生活裡所接觸的高雄市民,大多並沒有認真檢視陳菊或楊秋興的政策;但在2018年,高雄市民卻以較為嚴苛的標準審視陳其邁的政策;而對韓國瑜的政策採取寬鬆的標準。

換言之,在眾多的選民皆「無法相信」民進黨能在短期內解決產業問題的前提下,相較於韓國瑜的未經審慎研究的政策宣稱,陳其邁及其團隊必須拿出大量的事實證據以及時間成本,才能重建政治信任的門檻,並賦予選民理由、信念去投票。

正是這一點,導致了現在網路輿論的現象。但至少在PTT八卦版、高雄版的脈絡下,筆者並不認為泛綠陣營的言論在空戰受到全面性的壓制。撇除本來就難以說服死忠選民,與其說泛綠言論受到全面性的壓制,不如說很多網路言論所彰顯出來的意涵是「價值的真空」。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Photo credit: 中央社(高雄市都發局提供)

簡言之,網民大概能夠理解韓國瑜的論述空泛,陳其邁的政策看起來好像較為可行,但因為先前種種政治事件所導致的不信任,許多選民無法真誠的說服自己,必須找到一個非得投陳其邁的理由。

據此,在價值真空的前提上,我並不覺得網路戰的層次上,泛綠陣營的社會輿論有如此悲觀,若從政策或者選民的角度,稍微擴大這個現象背後的意義,筆者認為,或許這標誌了眾多選民更需要的是城市、產業轉型的具體時程跟方向感,重建市民的政治信任,而不僅僅是政策如何執行的細節。

從「空汙、黑金、性平」檢視韓國瑜

代議制選舉從來都不是要追求至善,而僅僅只是要避免至惡,無論是在空汙、地方政治、性平教育的層次上,韓國瑜皆站在清廉政治與進步價值的對立面。因此,韓國瑜的主張就是高雄市民所應避免的政治至惡。進一步來說:

  1. 韓國瑜宣稱自己「反空汙」,但在高雄市長達半世紀以下來的產業結構下,空汙問題和產業轉型的結構性問題高度相關,但韓國瑜並沒有提出具體可行的產業轉型政策。因此,可以明確地說,韓國瑜所宣稱的「反空汙」僅僅只是政治口號。
  2. 韓國瑜主張恢復議員工程款,這樣的主張不僅逃避監督,更意圖綁樁地方派系。應該不難想像,黑道的復辟將讓高雄地方政治倒退20年。
  3. 韓國瑜反對婚姻平權,遲早干預性平教育的內容。
  • 從空汙檢視韓國瑜

高雄的空汙問題,和高雄的產業結構有著密切的關係。台灣大半個世紀以來,高雄一直擔綱重工業城市的角色,至今,重工業仍貢獻高雄諸多產值。根據高雄市經發局的統計,2016年高雄市的服務業產值為55.74%,工業產值為43.67%;但同時,2016年高雄市的PM2.5,有32%的來源是基於工業汙染物的排放。

我們明顯看到,工業依然是高雄的重點產業,使得高雄人被迫要在空汙跟生計之間作出抉擇。所以要面對高雄的空汙問題,必須連同「產業如何轉型」的結構性問題一起思考,如此才能找到恰當的解方。也就是說,要改變空汙現況,產業轉型是至要的關鍵。

但綜觀韓國瑜的說法,無論是「愛情摩天輪」「太平島挖石油」,都並非是本於高雄脈絡的產業政策,也嚴重背離常識。除了鐵桿深藍外,連淺藍跟意圖教訓民進黨執政不利者,也都承認這些政策是多麼的空洞且毫無可行性。韓國瑜並沒有企圖從產業轉型的角度,徹底解決空汙問題。換言之,韓國瑜僅只是在不切實際的情境中,對空汙呼喊空洞、不負責任的口號。

RTX2ID9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 從黑金檢視韓國瑜

公共工程的建設,是民眾最有感的政策。大到輕軌、流行音樂中心,小至柏油路、監視器、公園溜滑梯等。因此,公共工程可以說是最基礎、最細微,且連結到民眾日常的政治事務。

過去,高雄市議會存在著「工程建議款」的制度,起初是希望由比較理解地方需求的議員,向市府建議要做哪些公共建設。然而,這樣方便議員做市政建議的制度,卻漸漸淪為選舉綁樁、派系分贓、收取回扣的手段,這最終導致了公共工程逐漸和民眾的日常脫節,甚至難以受到市民的監督。

但韓國瑜卻明確地表達「恢復工程建議款」的主張,並宣稱要由許崑源-這位地方色彩濃厚的市議員重新擔任市議會議長。一旦「小型工程款」的陋習恢復,我們除了再次把高雄市8000萬的公帑丟進無底深淵,更讓在地的兒童少年-必須吃不營養的營養午餐、騎車的上班族要忍受不平的柏油路、想要休閒的市民-必須吞忍設計不佳的公共空間;同時,一旦恢復「小型工程款」的陋習,它將更直接地導致過往黑金、派系政治的復辟。

AP_1730133934963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 從性平教育檢視韓國瑜

11月24號的投票,除了是地方性的選舉,更有議題層面的公投,而韓國瑜偕同市議員參選人,已明確地表達反對性平教育的立場。雖然「反性平教育」的公投是全國性的議題,投票結果所針對的是中央政府的〈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課綱〉,但假若高雄市政府未來由韓國瑜所入主,必然會實質影響未來高雄市政府教育局-對性平教育的立場。

據〈國民教育法〉的第8條之2項,雖然地方政府無法從制度化的層面,直接干預性平教育的教學內容,但〈國民教育法〉對中央、地方政府的權力劃分,容有相當程度的模糊空間。這意味著,如果「反對性平教育的市政府」試圖動搖高雄地區的性平教育內容,市政府一定具備這樣的政治能力。換言之,市政府對反性平教育的政治宣稱,並無法受到既有中央、地方的制度架構所限制。

一言以蔽之,市政府教育局能夠藉由公文「建議」各國中、小的教科書版本與授課內容,加之,在部分保守家長團體的施壓下,我們難以想像哪間學校不會屈服於部分家長團體與市政府的意志。亦即,即便市政府無法更改性平課綱,但「反對性平教育的市政府」依然能藉由各種技術性的手段,迫使教學單位選用特定版本的性平教材;或者是讓第一線的教師,迫於地方政府與部分家長的壓力,而略過特定的教學內容。

可以料想的情境是,假若韓國瑜的市政府上任,那麼,高雄市的教師,除了要負擔保守團體的施壓,更要面臨市政府的壓力,最終可能在第一線的教學現場受到各個擊破,而被迫放棄自身的教學立場。

結論

政治的發展總是進三步退兩步,許多人大可批評民進黨的執政不盡人意,但它遠非黑金政治與保守意識型態的結合;它也遠非空汙、黑金、反性平的三合一敵人。因此,筆者難以相信選民對韓國瑜的支持,能夠讓自己在不自我毀滅的前提下制衡民進黨。選舉的結果還尚未可知,但高雄的發展處在歷史的轉捩點,而高雄市民現在就處在危機的當下。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