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底下本無新鮮事: 所謂「創新」,比的其實不過兩件事情

天底下本無新鮮事: 所謂「創新」,比的其實不過兩件事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講句不中聽的,沒什麼創意是真正獨一無二不可取代的。所謂嘔心瀝血的計劃與方案,很有可能早就實踐在某個地方。你是不是第一個想到這個點子的其實並不那麼重要,但你如果是首先做出可行的經營模式,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精準定位並掌握消費大眾,那才是值得深入論述之處。

太陽底下本來就無新鮮事,所謂「創新」,其實比的是誰有本事在對的時間地點,率先「規模化」與「商業化」。

前陣子兩則新聞吸引了我的注意:〈台灣人倫敦賣車輪餅,英媒盛讚〉,以及〈高鐵,移動支付,網購及共享經濟四大發明並非中國原創〉。前著也就是典型的台灣之光案例,在海外把小事業經營得有聲有色後紅回家鄉;而後者大抵又是強國滿滿自信過了頭,正好被某些立場特定的媒體逮到機會來砲一下。如同月經文,三不五時就會出現吸引大眾目光,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兩個故事看起來風馬牛不相及,不過從商業的角度,我倒是覺得他們有些共同值得玩味的地方。當然,這邊姑且不針對「當事者國籍」採取任何特定立場。台灣之光很棒,能看到家鄉味在異國發揚光大並且被當地人喜愛,確實於有榮焉,另一方面,無論有沒有被斷章取義或刻意扭曲,「四大發明」確實可以在記錄中找到比中國更早的應用,故某種程度上那些反中媒體的論調也沒錯。但很可惜的,在點閱率取向標題黨的操作手法下,我們多半看到的是濃濃的對「自家人」的吹捧,以及酸溜溜對「別人」的批判,至於深入的來分析一下各自背後商業模式,大環境的交互關係,以及表面之下的其他因果與關聯,似乎這類的文章就比較少,可能,點閱率也比較低。

來聊聊我想對兩個故事的切入點,一如標題,天底下本無新鮮事,這年頭什麼「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喊得響亮,各種新創,青年創業家成功的故事動輒正奮人心。但說實話,在資訊極其快速流動的現代,任何想法都可以被快速複製,甚至是說,任何自以為有新意的想法,搞不好早就存在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正被一群創業者汲汲營營的實踐中。

其實在商業世界裡,去爭論誰是第一個發現/發明某樣東西並無太大的意義(除非牽涉到專利訴訟),過度把焦點放在某種商業行為在異國有多麽的發揚國威,也僅僅只是種搏眼球的噱頭(甚至還帶點置入廣告的意味)。真正有意思的討論,應該著重在到底誰率先大規模商業化,誰又能在競爭激烈的市場裡,找到定位,把營銷策略成功貫徹。

高鐵,移動支付,網購及共享經濟雖說不是中國發明的,但放諸當今世界,中國確實是把這4個概念運用的最為普及,相關的配套技術與服務也做的有一定的水準,實際的消費者經驗,也確實幫生活帶來許多便利。

Models of high speed trains are seen during the China High Speed Railway on Fast Track exhibition in Jakarta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然,我們也不必避諱成功商業模式的背後,肯定也有不少可以進一步批判的地方,例如以行動支付與網購為例,大量的使用者個資可能被政府掌控;共享經濟熱度衰退,大批名為共享、實則極其普通的項目也逐漸被淘汰出市場;又或是高鐵技術輸出夾帶苛刻的貸款與租借條件,在不少開發中國家引起「被殖民」的反感等等,都是可以討論的議題。不過,這些伴隨科技進步與經濟成長所帶來的外部成本,是每一個地區發展過程中都經歷過的相似陣痛,也並不是民主先進國家的政府,就當真完全把「人權」視為不可侵犯的領域。只不過因為中國特殊的政治與體制,加上某些人對中國就是毫無理由的反感,因此當同樣公權力濫用的問題發生在美國或日本,我們好像比較可以容忍,但一旦發生在中國(也確實發生的很頻繁啦),自然傾中派要鋪天蓋地的淡化,反中派則是全體動員去找碴。

回到主題,「最先發明」與「最先商業化」其實是兩回事。印象中曾讀過一本書以愛迪生的例子舉例,我們都很直觀地認為愛迪生「發明」了電燈,但其實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愛迪生最先把電燈商業化然後盈利。早在他點亮第一顆燈泡的前幾年,就已經有科學家成功點亮了英國上議院的大廳(雖然只持續了幾秒),只是當時所用的耗材成本很高,通電效能很差,且可應用的領域尚未被努力發掘。反倒是愛迪生克服了上述幾點,並且用企業經營的方式率先大規模生產製造,以及在市場上大力推廣,最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也將這所謂的「發明」,改善更多人的生活。

同樣的邏輯其實也可以套用在高鐵,移動支付,網購及共享經濟等方面,這些都是需要經過不斷測試,不斷累積數據,不斷優化的項目,中國有他非常獨特且龐大的內需市場,作為發展這些技術,有其得天獨厚的環境,以及基於經濟規模可大幅壓低的成本。

作為一個普通的旅客,我會顧慮我的個資、言論自由與人身安全,但在絕大多商務洽公,觀光旅遊,探親訪友的日常情境裡,我可能更在意便捷的支付方式,快速的城際或跨境交通,方便的購物體驗,以及更省錢與新穎的服務。以筆者常駐的東南亞來看,中國正在把高鐵、移動支付、網購及共享經濟大舉推向這塊市場。有沒有顧慮?當然有,不少人也會擔心之後是不是敏感議題會被監聽,但同時,當「昆明到曼谷高鐵只要6小時」,「曼谷到新加坡高鐵只要5小時」,「北東協全境可手機支付」等項目完全落實之際,那會是何等的方便。

至於「倫敦賣車輪餅」的故事,也有部分相似的邏輯套路。主角肯定不是第一個在倫敦嘗試賣車輪餅的青年。筆者當年在英國念書時,舉凡你想得到的台灣小吃,多少都有團隊在試圖商業化,試著做出點成績來成就「台灣之光」的名號與吸引媒體的追捧。印象所及,早年有3個台灣女生以刈包闖出了一片天,這陣子也有車輪餅榮登英媒,不過一如所有創業者的故事一樣,成功的少,失敗者眾。那些試圖賣英式柯仔煎,歐式滷肉飯的團隊,很多也都默默地退出市場,認賠離開。

任何的點子其實都不新,但想做到商業化就需要點本事;而要達到商業化而後做出成果,要嘛你有龐大的資本可以幫你迅速佔據主要市場與通路(例如中國在東南亞的佈局),要不就得懂得掌握好時機,會操作社群與媒體,再加上一點點的運氣,同樣也有機會一炮而紅,快速累積流量與培養消費者認知。

製作車輪餅是什麼很困難的創業項目嗎?可能不然;在街頭販賣台灣小吃是多麽厲害的國民外交嗎?或許也不是。但整件事有意思的地方就在於他能把一件簡單平凡的小事,在複雜的商業世界中做到可運行的盈利模式與可操作的系統化,進而在輿論操作、市場營銷等方面精準定位,並快速獲得一定程度的知名度。這通常是由天時地利人和的相互協作,加上當事人自己的努力以及能夠妥善運用資源,這樣的模式絕對有參考價值,但不一定能夠複製。

同樣,「四大發明」也必須要有某種先天的優勢,與後天人為的推頗助瀾,方能造就成功的商業模式。光是「發明/發現」其實並不足以造福廣大使用者;你得要有規模化,標準化與企業化的能力,才能真正將項目落實發展。曾有人評論道,高鐵、移動支付、網購及共享經濟這些當代非常重要的概念,並非中國原創。不過,能夠「大規模商業化」且有本事把成熟的技術向外輸出,這本身就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他的難度與所需面臨的挑戰,與原創相較,難分秋色。

也因此,我們在看待與分析一些現狀時,其實可以更多著墨在現象與大環境的關聯,以及現象本身有意思的地方。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講句不中聽的,沒什麼創意是真正獨一無二不可取代的。所謂嘔心瀝血的計劃與方案,很有可能早就實踐在某個地方。你是不是第一個想到這個點子的其實並不那麼重要,但你如果是首先做出可行的經營模式,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精準定位並掌握消費大眾,那才是值得深入論述之處。至於什麼台灣之光啊,講中國壞話之類的,放在標題吸引流量即可,但若通篇內容都圍繞在一味的稱頌或批評謾罵,到底,並無太大意義。

本文經Jack Huang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