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菁英總統「不接地氣」,法國超過28萬人響應「黃背心」,抗議馬克宏政府

都市菁英總統「不接地氣」,法國超過28萬人響應「黃背心」,抗議馬克宏政府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鄉村用車人的反彈,是對當前政治的「相對剝奪感」。而馬克宏的「巴黎菁英形象」也讓他在衝突中顯得更「不接地氣」。

法國時間17日發生全國性的「黃背心」大抗議,超過28萬名法國用路人,為了抗議油價上漲,堵塞法國超過2000處交通路口,抗議行動甚至造成1名婦人死亡。這次抗議的導火線雖然是油價上漲,但也反映出民眾對於馬克宏政府的長期的不滿。

法國全國性大抗議,超過28萬名用路人合力堵塞交通

法國時間17日清晨開始,發生全國性大抗議,超過28萬名法國用路人,為了抗議汽油價格再度上漲,開車堵塞法國各地的交通路口。抗議人士統一穿上顯眼的螢光黃色背心,因此被稱為「黃背心」。

《中央社》報導,法國內政部長斯塔納(Christophe Castaner)接受《RTL廣播電台》訪問時表示,17日,法國全國約有28萬8000名民眾分別聚集法國2034處抗議地點,其中約有3500人徹夜示威。

卡斯塔納說:「昨晚動盪不安⋯⋯發生攻擊、打架及持刀傷人事件。『黃背心』抗議人士間也發生爭執。」卡斯塔納18日表示,抗議事件已導致400多人受傷,是17日最後統計數字的兩倍,其中14人傷勢嚴重。光18日,受傷人數就達到409人,包括警察、憲兵及消防人員共28人。而警方共訊問282名抗議人士,其中73人是在夜間接受警方詢問,157人被拘留。

《轉角國際》報導,由於部份示威者情緒激動,包圍、拍打、甚至攻擊往來「沒響應行動」的車輛,進而引發多起死傷事件——像是南法的尼斯,就有被惹毛的駕駛,逕行衝撞抗爭者;而西南部的薩瓦省,也有一名媽媽開車載小孩要看醫生,結果卻在路上被包圍而來示威者「嚇到」,意外將煞車踩成油門而暴衝,當場輾死了一名女性「黃背心」。

油價只是「最後一根稻草」,鄉村地區對馬克宏政府積怨已久

《中央社》報導,這次抗議導火線是近期交通部打算調漲燃料稅。《法國新聞電台》(Franceinfo)報導,歐洲聯盟(EU)的汽油價格平均每公升1.4歐元(約新台幣49元),柴油每公升1.38歐元,而法國每公升汽油1.54歐元,柴油每公升1.51歐元,法國在歐洲本來就屬於油價偏高的國家,但近期,法國交通部更打算調漲汽油稅每公升0.04歐元、柴油稅0.07歐元,引發用路人強烈不滿。

《轉角國際》報導,這次的黃背心抗爭,一開始只是由一群卡車司機發起,但「活不下去」的號召,很快地就在都市郊區、農村之間發酵——這些地方也缺少公共運輸,而極為仰賴自用車移動。

法國政府表示,今年以來的民生油價飆升,最主要的原因仍是「國際油價走高」,但憤怒的用車人卻認為這只是法國政府「搶錢的藉口」,他們認為,政府以各種「環保」、「綠能」、「反空污」為名,要加徵燃料稅——對用車人來說,政府的種種舉動,忽略地方生活型態與產業結構的「傲慢歧視」。

《金融時報》分析,法國鄉村用車人的反彈、甚至對於國家環保政策的抗議,並不一定是對「綠色政策的不屑」,而更是對當前政治的「相對剝奪感」。

《中央社》報導,例如,政府取消「富人稅」(ISF)、瓦斯及電力能源漲價、提高社會保險分攤稅(CSG)、退休金縮水等,在在都讓法國大眾感到不平。《法廣》報導,而馬克宏的「巴黎菁英形象」也讓他在衝突中顯得更「不接地氣」。

《轉角國際》報導,面對強大的社會壓力,法國總統馬克宏也於17日晚間,透過電視「下詔罪己」。「沒能在法國民眾與他們的領袖間搭橋溝通,是我的過失。」馬克宏表示,「大家的憤怒,我聽到了⋯⋯我相信讓每一個人有權表達不滿,是法國社會的基本權利與價值。」抗爭前馬克宏也早緊急宣布應急紅利,開放了每個月20歐元的鄉村油價退稅(需證明是為了工作,且地方無替代公共運輸方案)。

《中央社》報導,但根據17日公布的民調結果,馬克宏的人氣再次下滑。根據伊佛普研究所(Ifop)本月9日至17日間對近2000人所進行的民調,只有25%的受訪者滿意馬克宏的施政成果,低於10月的29%。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