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於外、只求於內」,是老天給內向小孩最棒的禮物

「不求於外、只求於內」,是老天給內向小孩最棒的禮物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天給內向孩子最棒的禮物之一,便是「不求於外、只求於內」的滿足和快樂,當孩子已經在過程裡得到自己想要的,旁觀者就要學習放下「為他感到不平」的情緒,更必須進一步學習體會孩子向內探索的價值觀,這份與生俱來、自給自足的幸福感,正是內向孩子穩定自在的來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羅怡君

沒有不公平,而是想做得更好

許多感受敏銳、體貼他人的內向者,自我改變的動力往往來自於「利他動機」。事情總有一體兩面,特別是尚未完全建立自信、正在摸索成長的內向孩子,他們特別容易受他人影響,把錯誤都歸咎到自己身上。

還記得有次學校分組演話劇,每個小組討論角色分工時剛好妹妹請假,沒想到她就因此成為主角;雖然之前也有上台經驗,但有選擇的時候,她絕對不會違反本性自願上台。放學後,她神色緊張的對我說:「媽媽,明天我要上台當主角,同學說分角色時我不在所以就是我,然後我還要畫道具。我覺得好不公平喔,他們沒有一個人想演,還說如果因為我不演就棄權,因此而罰寫課文的話,我要替大家罰寫,因為都是我害的。」她停下腳步望著我:「媽媽,妳覺得真的是我害的嗎?我覺得怪怪的可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怒火中燒的我,心中升起一連串問號:這是什麼團體分工?為什麼一定要答應這種條件?你們憑什麼決定一切啊?難道不能說不嗎?然而我更清楚,自己深層的恐懼和憤怒是:我的小孩為什麼願意忍受這種委屈?明明覺得不公平卻要承擔這麼多?她會不會以後就這樣一直被人欺負?……看著因為感受到我的憤怒而不敢再多說話的她,我明白現在最需要克制的,就是把自己的恐懼再加到孩子的身上。

激動的回應
無法解決眼前的難題

吃完晚飯,妹妹拿出畫筆做道具,我當她的小助理幫忙剪剪貼貼,畫畫和手作稍稍平息我們各自的情緒,話題才又回到這件事。「既然妳是主角,為什麼還要畫道具啊?」我隨口找話聊。「畫道具是我自願的,因為我很想做這件事,大家討論之後決定用色鉛筆。」、「可是舞台道具尺寸比較大,用色鉛筆畫很慢耶,這樣今晚怎麼來得及完成?為什麼要規定用什麼畫啊?」我又急又氣拉高分貝,心想著這個孩子為什麼這麼容易被別人牽著鼻子走呢?

我的反應嚇了她一大跳,妹妹連忙安撫我:「媽媽妳不要生氣,其實我已經背好台詞了,也喜歡慢慢畫道具,只是真的不想上台,而且我不喜歡他們硬要我接受的態度,還說都是我害的。」、「那妳當下為什麼不表示妳的想法呢?」、「他們講話好快好大聲,我一說他們又很兇地回一大堆,我不知道要怎麼辦,妳不要生氣嘛。」

「妳覺得我在生妳的氣?」妹妹點點頭。她為難地轉述討論內容,我腦袋裡浮現大家左一言右一語「夾攻」說服她的畫面,這場面當然不好應付,就連大人也難以承受這種團體壓力。冷靜想了一下後,我跟妹妹說:「媽媽不是生妳的氣,是對事情生氣,不過若用我的方法說不定還會跟人家打起來,這樣好像也沒有比較厲害。」

妹妹噗哧一笑,但強忍在眼眶裡的淚水也一起流了下來。

抓到關鍵點
練習勇敢表達自己的心聲

明天表演可不能開天窗,既然成為主角已是事實,只剩下道具可以努力了。

「妹妹,關於畫畫妳一向很有想法,妳也覺得用色鉛筆畫是最好的方法嗎?」、「當然不是啊,色鉛筆顏色比彩色筆淡,台下的觀眾容易看不清楚。」、「那怎麼辦?妳覺得同學當時有沒有想到這點?」妹妹掙扎了一下,竟然同意推翻小組結論,換上彩色筆。至於要畫多久,那是做母親的心疼她,對她而言一點都不重要,對一個在意群體表現、他人觀感的孩子來說,多做一點並不是不公平,只要能夠讓小組取得最好成績就好。從這個角度順著孩子的思考,放下「為自己想」可能引發的衝突感,「利他」動機浮現,冷靜、勇敢就呼之欲出了。

後來整個晚上花最多時間討論的就是「如何向同學說明彩色筆比色鉛筆好」,看著孩子一遍又一遍地練習說法、睡前還在擔心同學反應的確令人心疼,另一方面卻又慶幸能在此時陪著她累積人生經驗。好奇隔天結果嗎?小組成員當然一點都不在意用什麼筆畫,甚至還稱讚她畫得好,想要收藏。

至於公平不公平,這就是下次要練習的進階題了!

想要,比被看見更重要

在學校生活裡,老師經常要求學生進行分組以進行各種活動或比賽,上一篇討論的是團隊「分工」,這篇就來談談另一種團隊「分功」。

某個學期剛好有機會和學校老師合作,帶領孩子和她的同學進行一項課外活動,這個活動需要大量討論、腦力激盪、取得共識並實踐團隊的想法,一整個學期不斷磨練「分工」的技巧,原本吵吵鬧鬧的團隊漸漸培養出默契。這個跨班級組成的團隊中,其中有兩名孩子的個性外放,一位和妹妹氣質相近,同屬內向小孩;一位大概介於兩種個性之間,比較中庸。

學期結束活動即將進入尾聲,老師想挑出幾張照片,搭配孩子的心得感想編輯成果,於是運用一堂課,讓大家共同欣賞活動時的側拍照片,挑選照片的同時也一起回顧整個歷程。活動紀錄原本就會因為各種因素,無法每一張都呈現每個孩子的正面角度,加上成員時有請假,不見得每張均會全員入鏡。大夥兒一起看照片時,其中一位同學忍不住開口:「老師,為什麼都是某某某的照片?他的照片好多喔。」另一位外向孩子接著發難:「老師,這張我的臉不清楚耶。」、「老師,這張我不好看,千萬不要挑這張喔!」外向孩子們紛紛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其他孩子則保持沉默,為了讓他們也有機會說話,我問了一下大家該怎麼挑照片?

其中一位內向孩子說:「有好幾張照片人比較少耶,要不要挑大家都在的?」、「這張沒有某某某耶,咦?那天他沒來還是沒照到?」我家妹妹更誇張:「挑這張好了,只有我的背影,沒有照到我的臉!」孩子的天性完全展露無遺:外向者希望被別人看見、內向者則希望不要注意到他;外向者注重個體表現、內向者更在意團體和諧。兩方意見非常容易達到交集,照片挑選當然順利完成、皆大歡喜。

心裡的踏實滿足
更勝於外顯的「被看見」

回家路上我好奇問妹妹為什麼她只挑背影照,她回答:「我覺得這樣很好啊,反正報告上就有寫我的名字,我真的有參加就好了,其他好像沒有關係吧!」那麼大人有沒有關係呢?家長會怎麼看呢?如果照片裡自己孩子的角色不多,但實際上付出不少,我們會不會替孩子覺得不值、不甘心別人搶鋒頭、占了孩子便宜呢?

老天給內向孩子最棒的禮物之一,便是「不求於外、只求於內」的滿足和快樂,當孩子已經在過程裡得到自己想要的,旁觀者就要學習放下「為他感到不平」的情緒,更必須進一步學習體會孩子向內探索的價值觀,這份與生俱來、自給自足的幸福感,正是內向孩子穩定自在的來源。

若我們一再提醒孩子不要吃悶虧、一再要求孩子積極爭取各種地位與角色,內向孩子原有的價值觀就會一夕摧毀,完全否定他們的感受和想法,要勉強自己才能得到外在肯定,也不會真心感到快樂,因為他們已經失去看待事物的標準與原則,必須仰賴他人給的肯定才有立足點,這樣真的比較不吃虧嗎?

內向孩子比較敏感,對事情的黑白曲直一切看在眼裡,若非發自內心的不在意,他們也無法勉強自己毫無感受。在人情世故、進退拿捏的分寸上,內向孩子的技巧與哲思,反而更能做到人人關照、面面俱到喔!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愛,我的內向小孩:若我們為內向孩子擔憂煩惱,那是因為我們不懂如何去愛》,親子天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怡君

若我們為內向孩子擔憂煩惱
那是因為我們不懂如何去愛

寫這本書的動機,一開始是想替內向孩子發聲。這個世界總是充滿喧嘩的聲音,求表現、講速度的社會裡,不斷要求他們符合別人的期待標準,無法做自己發揮天賦的內向孩子,不是被誤解沒有能力,就是被忽略視而不見。——羅怡君

我們對內向小孩的擔心、焦急,敏感他們都感受得到。因為大人不願意接受內向孩子的現有樣貌,而讓他們開始懷疑自我,產生許多無形壓力,最終甚至可能會迷失了自己。《愛,我的內向小孩》這本書,正是想避免這些事情發生,提醒我們,別去否定內向者真實的樣貌。——溫美玉

是否,曾在孩子或自己身上,找到這些對號入座的行為特質?

  1. 與其跟一大群人在一起,更喜歡跟少數人相處或獨處。
  2. 與其參加朋友的活動,更喜歡看書,或做自己感興趣的事。
  3. 與其麻煩或干擾別人,更寧願自己默默將事情做好。
  4. 有時精力充沛、健談,有時卻精疲力竭不說一句話,性格出現反差。

在鼓勵表達的社會價值下,父母們總是擔心內向小孩很難在快速變化與競爭激烈的社會中生存。其實,內向者的沉穩、謹慎、細膩、專注等特質,都是成功人士的必備條件。

獻給家有內向人的家庭——

  • 台灣首本鼓勵、肯定內向小孩專書。
  • 為內向者發聲,讓內向小孩安心做自己。
  • 用等待和同理,醞釀內向者特有的「靜」爭力。

13道內向特質檢核項目X18篇成長故事真誠分享X6組教養顧問溫柔理解X18本閱讀資源交心陪伴,教你看懂內向孩子,或者那個曾經被誤解的自己。

getImage
Photo Credit: 親子天下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