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廢料真的能包起來放你家?低階和高階核廢料有什麼不同?

核廢料真的能包起來放你家?低階和高階核廢料有什麼不同?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期以來,讓民眾難以信任核廢料處理的原因,一直是政府與電力公司不透明的資訊揭露與權力關係——如同一開始送核廢料到蘭嶼堆置,欺騙蘭嶼族人,以及刻意粉飾太平的公關說詞,又如同擁核人士「將核廢料包起來就沒問題」的說法,都是更添加不信任的來源。

文:蔡卉荀(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洪申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

最近核廢料的處理,在台灣社會又掀起討論。擁核人士頻頻在媒體上說,核廢料只要「將核廢料包起來就好了」?他們又說,核廢料處理在科學上已沒有問題,現之所以難處理,都是反核團體煽動的「政治問題」。真的是這樣嗎?

大圖--「萬年核廢時光布條」圍繞北門,比喻百萬年輻射的「暗黑古蹟」核廢料,已超越
Photo Credit: 蔡馥宇攝
「萬年核廢時光布條」圍繞北門,比喻百萬年輻射的「暗黑古蹟」核廢料,已超越人類社會上任一古蹟,如何處置這核廢料,需要台灣2300萬人共同承擔責任。

核廢料到底是什麼?

核廢料分為高階核廢料和低階核廢料。

高階核廢料是指核電廠中使用過但已無發電效益的核子燃料棒,具有高輻射和高熱量,必須先在用過燃料池中降溫,再經過乾式中期貯存,最後隔離上數十萬年(如下圖),才能使輻射量降至安全背景值。需要提醒的是,乾式中期貯存只能作數十年,數十萬年的輻射危害,只是極為短暫的暫時處理,還需要能隔離數十萬年的最終處置。

不過,目前還沒有一個國家成功運轉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因此核廢料成為各國難以解決的燙手山芋。如果如擁核人士說的「包起來」就好了,那麼,請問有哪些東西可以拿來「包」數十萬年,而且保證都不會毀損、變質,保證數十萬年之間,高階核廢料輿幅射都不會有洩漏?

台灣的高階核廢料目前都還放在核一、核二、核三廠的廢燃料池中,但核一廠的廢燃料池早已爆滿,核二廠也將在2021年左右爆滿,迫使核一、核二於運轉年限到期前,就必須提早停止發電。

20160601-002
Photo Credit: 地球公民基金會製圖

低階核廢料是指受到輻射污染過的物質,包括(1)多數來自核電廠的衣物、工具、廢液、殘渣等;(2)少量來自醫療院所、農工學研的放射性廢棄物與使用過的輻射源;(3)核電廠停役後,各項拆除下來的放射性污染設施。低階核廢料也具有輻射性,需隔離靜置上百年。目前台灣也尚未找到低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全都暫存在核電廠、核研所及蘭嶼。需補充的是,將低階核廢料遷出蘭嶼雖已是藍綠政府及民間團體的共識,但因遷移的落腳地一樣是個難題,因此,遷出計劃已延遲許久。

  • 台灣高階核廢料貯存現況|資料來源:原能會(統計至2018年9月底止)
用過燃料池 設計容量(束) 已貯存量(束) 剩餘空間(束)
核一廠 一號機 3083 3074 9
二號機 3083 3076 7
核二廠 一號機 4838 4548 290
二號機 4398 4388 10
核三廠 一號機 2160 1516 644
二號機 2160 1468 692
滑動1
資料來源:原能會

聽說高階核廢料可以送國外再處理、還可以再利用,所以不是問題?

「高階核廢再處理」不是一項新的技術,九零年代有一些國家嘗試過,但絕大多數國家已不採用,因為再處理無法真正解決核廢問題,而且過於昂貴,成為各國難以承受的負擔。另外,沒有一個國家允許存放他國核廢料,就算花錢送到國外再處理,最後還是要運回台灣。

高階核廢再處理不是什麼靈丹妙藥,絕大多數嘗試過的國家都因過於昂貴,又無法真正解決核廢問題而放棄再處理了。

高階廢燃料棒的境外再處理不是新的技術,這個技術最主要的目的,不是為了讓核廢料消失,而是從用過燃料棒中取出鈽跟鈾後讓燃料循環使用,但取出後還是會剩許多放射性成分更複雜的萃取殘餘物,也還是高階核廢料,半衰期依舊長達一萬年,一樣要送回自己國家作最終處置,這是倡議的擁核人士不想說清楚的地方。同時,國際上許多核物質專家更擔心再處理會導致核武擴散的風險。

依據再處理技術的主要擁有者法國的法律,《放射性廢料與物質永續管理相關計劃法》第八條規定外國廢料禁止存放,所有他國生產的核廢都必須返回原國,意即,如果台灣的廢燃料棒選擇境外再處理,在花了數千億後,半衰期長達一萬年的高階萃取殘餘物還是要送回台灣,一樣無處尋找要存放數十萬年的最終處置廠址,所以高階核廢問題並沒解決。

過去經濟部與台電屢屢放出與北韓、中國接洽的訊息,但實情上是國際間從未有將高階核廢料送到國外永久貯存的前例。這是過於一廂情願是不切實際的,從1970年代至今,沒有國家願意接收其他國家的核廢料,台灣還是趕緊設法建立核廢料處置機制會比較實際。

DSC09762(這張定稿)
Photo Credit: 陳子瑜攝影

核廢料處理在科學上已沒有問題,現在所以難處理,都是被特定團體煽動的「政治問題」?

這種將科學與政治簡單二分切割的認知與扭曲,暗指科學才能解決問題,政治都是不理性的干擾,其實才是讓核廢料處理困難加倍的原因。

核廢料處理當然有科學技術該扮演角色之處,但不論選擇以哪個技術作法,技術的執行都不會在另一個次元時空,都還是需要挑選某一地方來作為廠址,由這個地方來承擔未來的各種風險。那麼,按照民主的概念與原則,當然需要在各類相關科學初步的篩選與分析後,交由該地方的居民或行政轄區下的公民,來決定是否願意接受。這是核廢料處理必經的「政治過程」,才能讓處理的科學技術得到執行的授權。

然而,長期以來,讓民眾難以信任核廢料處理的原因,一直是政府與電力公司不透明的資訊揭露與權力關係——如同一開始送核廢料到蘭嶼堆置,欺騙蘭嶼族人,以及刻意粉飾太平的公關說詞,又如同擁核人士「將核廢料包起來就沒問題」的說法,都是更添加不信任的來源。

事實上,核廢料的處理與選擇本來就有極為複雜的倫理爭議。試問,一般人的生命只有數十年,要如何決定某處能否放置高階核廢料數十萬年?如果某一處居民同意了,但該處五十年後的後代居民反對,或是發生了不願再承受的風險問題,那該怎麼辦?可以要求關閉廠址或遷移嗎?這真的是非常非常困難啊!

從上述問題可知,刻意忽視科學技術本身的倫理爭議,只想將所有不願面對的問題講成是「政治干擾」,這才是讓核廢難題難上加難的原因。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