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給付心理諮商及治療,英國已做了10年,台灣也能嗎?

健保給付心理諮商及治療,英國已做了10年,台灣也能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健保目前並未大規模全面的給付心理治療或諮商。台灣健保是否能借鏡英國的經驗,更廣泛而全面的提供心理諮商服務給所有民眾,讓民眾不再因為自費太貴而看不起心理師、或是必須中斷治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身為一個心理治療師,常遇上台灣的朋友私下來詢問我,去哪裡找心理諮商或心理治療的資源?許多人不知道從哪裡找起、哪間心理諮商所較適合,甚至是擔心身為LGBTQ族群需要找對自己友善無偏見的心理師。更常遇上的是,許多人看精神科的經驗是,談話時間較短,只是開藥拿藥,心裡真正想表達的事卻很多。但是聽到我告訴他們心理諮商通常要每週一次會談持續一段期間,想想每次會談得付新台幣1500到4000元左右的諮商費用,長期下來所費不貲,心裡雖然嚮往得到這樣的專業支持,卻對費用十分卻步。

美國許多私人保險公司給付心理治療及諮商費用,台灣沒有這樣的機制。那麼全民健保呢?如果憂鬱、焦慮的問題如此普遍,有沒有可能,有一天全民健保能夠給付一定期間的心理諮商療程?

此處筆者想要借鏡2014年至2018年,自身在倫敦的心理諮商與治療實習與正職工作經驗,來談談英國國家健保給付之下的心理諮商與治療服務,希望能夠提供台灣的社會大眾作為思考未來本地心理健康福利與照護的參考。

英國國家健保體系(NHS, National Health Scheme)自2008年開始成立「改善心理療法取得管道」計畫 (IAPT, Improving Access to Psychological Therapies) ,有系統地推動以國民健保給付、轉介心理治療與諮商,提供給全國成年人以及所有繳交了英國國家健保費用、拘留於英國的外國成年人。發展至今每年服務超過90萬人次(英國總人口約為6600萬)。

事實上,英國會推動這樣的服務原因其來有自,同時也是出於經濟考量。根據官方調查,英國四人中有一人正經歷某種精神或心理健康問題,而每十個孩童或青少年中有一人需要心理健康服務的支持。精神及心理健康的問題佔英國所有疾病問題的23%,是造成失能或障礙的主因。經濟上因為精神或心理健康未得到支援的支出超過1000億英鎊,每年因此而產生的病假日傯數高達7000萬。

正是因為如此,今年初英國首相梅伊認命了英國內閣有史以來首位「孤獨大臣」。根據考克斯孤獨基金會在2017年12月提出的報告,超過900萬位英國民眾表示,他們常常或總是感到孤獨。而孤獨,正是創造憂鬱、焦慮、及各種其他身心疾病的主要元素。

也因此,自2008年IAPT計畫啟動以來,把主要重心放在提供針對憂鬱與焦慮的心理諮商或治療。早在2013年,筆者親身至倫敦市南區藍伯斯(Lambeth)地區的心理諮商所受訓時,中心主管便告訴我們,該區隨時有1000人在等待名單上,想要接受IAPT提供的心理諮商服務,等待期可能長達一年之久。

這個供不應求的情況,隨著後來幾年國家健保各地區委員會委託更多心理諮商所、或者家庭醫師(GP, General Practitioner)診所提供心理諮商服務後,稍有改善。等待期縮短到以月計,但需求仍然非常大。

筆者實際在倫敦從事心理治療訓練、臨床實習、以及正職工作的五年期間,分別在四個位於倫敦市內西肯辛頓、富恩、杭斯洛、倫敦金融城及哈克尼(West Kensington, Fulham, Hounslow, The City and Hackney) 的心理諮商與治療單位服務。而這四個單位,全部都是取得地區健保委員會的預算,提供民眾由國家健保給付、免額外付費的心理諮商或治療服務。個案來源來自民眾自己聯繫心理諮商單位登記,或是由家庭醫師診所轉介。視每個單位取得的健保服務合約、服務的個案性質等,各單位可能提供每週一次,共計為時六週、八週、十二週、十六週甚至二十週的療程,完全由健保給付。在療程結束後,如果再次有需求,也可等待一定期間(如半年至一年後)再次要求接受心理治療或諮商。

NHS心理及精神健康服務流程

至於提供心理治療或諮商服務的專業人士,則是由心理諮商單位雇用,背景及專業資格也相當多元。除了與台灣訓練相近、資格類同的臨床心理師(Clinical Psychologist) 及諮商心理師 (Counselling Psychologist) [註],尚有心理治療師(Psychotherapist)、諮商師(Counsellor) 等經各種多元訓練認證管道臨床培訓的專業人士。

不諱言的是,IAPT制度並非完美。尤其脫歐前後,英國國家健保的預算出現破口,醫療及醫護人員工作品質也受到影響。而精神與心理健康的預算雖然在社會大眾、心理健康專業團體的大聲疾呼下略有調整,但實際落實到基層服務時,各心理諮商單位的預算仍持續受到縮減。在脫歐議題不斷懸而未決的情況下,未來健保預算會如何編列、心理健康預算能否維持,仍有許多變數。可惜的是,脫歐公投前後,筆者實際在臨床工作現場的觀察是,由於脫歐帶來眾多社會經濟議題,造成人心動盪、甚或某些社會較弱勢民眾更難取得社會福利的支援,憂鬱、焦慮、以及其他情緒、精神疾患的支持需求只是有增無減。

台灣以聞名世界醫療品質及近乎世界第一方便普及的全民健保而驕傲,但健保目前並未大規模全面的給付心理治療或諮商。未來我們是否能借鏡英國的經驗,更廣泛而全面的提供心理諮商服務給所有民眾,讓民眾不再因為自費太貴而看不起心理師、或是必須中斷治療?可以確定的是,自2001年心理師法通過後,目前國內其實已培養眾多優質的心理諮商及治療專業人才。如果能從提供健保給付的心理諮商及治療服務照護,能夠如何有效的提供國民更全面的精神心理照護支持,減少經濟損失來出發及思考,或許相關的政策制定專家可以更全面的重新審視健保預算及財務編列,來評估台灣是否也有可能讓人人都能得到這項服務。

註:台灣心理師為碩士以上學歷經臨床實習、應國家考試通過。英國則要求博士以上學歷,並於政府的健康與照護專業委員會(HCPC)經遞案考核後登記註冊。

更多心理健康訊息請參考:心東西|心理成長網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侯薏 』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