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意外成為被「韓流」重創的對象

柯文哲意外成為被「韓流」重創的對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民進黨與國民黨對決的氣氛下,柯文哲的支持者大幅流失。 對於這個現象,很多人會歸咎到台灣還是脫不出「藍、綠」對決的窠臼。但我認為問題沒有那麼簡單,柯文哲今天的困境,是他自己錯誤的策略方向所造成的。 

目前對韓國瑜現象的討論,大家都聚焦在韓國瑜動員到的支持者究竟是不是高雄在地人,他跟陳其邁究竟誰能勝出。然而在這波「韓流」中真正受到重創的還有一個人物,那就是競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

當韓國瑜開始帶動國民黨支持者的熱潮後,連帶鼓舞了全台灣所有國民黨候選人的選情。原本沒什麼魅力還頻頻出錯的丁守中也間接受益於韓國瑜,開始承接熱情被動員起來的國民黨支持者。而全台灣的民進黨支持者,同樣也感受到強大的威脅感,可以預期他們也會被激出來支持民進黨的候選人。在民進黨、國民黨支持者各自歸隊的情形下,柯文哲的支持者恐怕會大幅流失。

對於這個現象,很多人會歸咎到台灣還是脫不出「藍、綠」對決的窠臼。但我認為問題沒有那麼簡單,柯文哲今天的困境,是他自己錯誤的策略方向所造成的。

對柯文哲來說,他最大的賣點是「新政治」。而新政治簡單來說,就是比既有的民進黨、國民黨在各個價值上走得更進步,在施政上也更確實、更有效率。關於柯文哲在施政上的表現,我認為他確實有做出成績,替台北市減債也有具體的成效;但在價值選擇的這一塊,柯文哲錯誤的決策讓他在施政上的努力付諸東流。

如果我們把台北市的選民在概念上分成三等份。第一部分是認為柯文哲代表的「新政治」價值高於民進黨跟國民黨兩黨的傳統價值,而這部分的選民算是柯文哲的基本盤。第二部分則是支持民進黨傳統價值的選民,第三部分則是支持國民黨傳統價值的選民。而這兩個部分的選民在這次選戰中分別支持姚文智跟丁守中。

柯文哲如果要勝選,就是要做到鞏固自己的基本盤,再從支持民進黨跟國民黨價值的選民中拉攏價值觀跟自己相近的選民,吸引他們投向自己,盡量爭取過半的選民支持。

柯文哲_凍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如果再細緻一點談,民進黨跟國民黨在內政上相對於柯文哲標榜的「新政治」,都是傾向重經濟發展與社會傳統的「保守」價值(非指政治學上的保守主義),彼此較大的差異還是在面對中國是採取「獨立」跟「統一」這兩個外交路線上的對立。因此柯文哲要拉攏的,就是民進黨跟國民黨中認同進步價值的選民。

這些選民雖然認同進步價值,卻也會在意自己支持候選人在統獨問題上的立場。因此柯文哲縱使可以用進步價值吸引民進黨跟國民黨的支持者,但隨之而來的就是需要在統獨問題上有所表態。

站在過去台北市長選舉的經驗,台北市支持國民黨價值的選民佔有絕大多數。民進黨除了在1994年靠著新黨趙少康、國民黨黃大洲導致泛藍分裂讓陳水扁當選過一屆台北市長之外,歷屆市長選舉民進黨從來沒在台北贏過,就算陳水扁當時施政滿意度高達七成也連任失敗。因此以常識來看,柯文哲想勝選,除了鞏固自己的基本盤,最應該吸引的就是價值觀接近國民黨的選民,也就是支持「統一」的一方。

而從柯文哲的表現來看,他也採取了這個「合理」的策略。從中正紀念堂轉型正義開始,柯文哲作為二二八受難家屬的後代,卻反對民進黨推動的轉型正義政策。而在面對公投盟、反年金改革八百壯士、親中者揮舞五星旗的路權問題上,柯文哲採取的態度都是在討好較貼近「統一」價值的選民。

而在對外政策上,從兩岸一家親到近日被外媒採訪時的發言,面對具有侵略台灣意圖的中國,柯文哲始終採取友好的立場,反而對支持台灣的美方採取懷疑的態度。而面對「獨立」一派要求他表態支持台灣獨立,柯文哲也不止一次的拒絕,甚至譴責獨立派。

甚至是開出職缺給不滿年金改革的軍公教,到最近說出要政府不要追查婦聯會的不當財產,都可以看出柯文哲始終在討好接近「統一」價值觀的選民。

但直到最近的選情,柯文哲陣營與支持者開始操作棄保,希望選民選擇柯文哲,避免讓丁守中當選,就可以看出柯文哲一連串的努力完全是一場空。他希望爭取的「統一」價值選民,在選戰最後關頭紛紛棄他而去回去支持國民黨推出的候選人,搞得他反過來要用棄保來動員價值觀傾向「獨立」的選民支持他。

弄到今天這步田地,當柯文哲回頭看自己過去一連串的價值選擇,不知道有沒有醒悟過來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選前最後一個星期天,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中)18日在北門廣場舉行「光榮城市」園遊會及晚會,柯文哲登台籲請選民支持連任,延續台北建設願景。
Photo Credit:中央社

問題就出在,台北市歷來確實是支持「統一」價值的選民較多。但重點不是總量上誰多誰少的問題,而是那些支持「獨立」跟「統一」價值的選民,哪邊有比較多的人認同進步價值。因為只有認同進步價值的人,才會把柯文哲視為可能的選項。

而從2014年的選戰,到今天柯文哲支持者操作以抵制丁守中當選為目標的棄保來看,支持「獨立」的選民才是較有可能認同進步價值,進而支持柯文哲的群體。相較於柯文哲百般討好,關鍵時刻卻棄他而去的統一派;獨立派歷次受到柯文哲的打擊,在關鍵時刻卻還是有不少人想著:

要不要為了柯文哲具有的進步一面含淚支持他?

為什麼之前獨立派要數次逼柯文哲,甚至到公車上去堵他?這種心理其實是所謂的「嫌貨才是買貨人」因為獨立派把柯文哲視為選項之一,才會希望他在統獨議題上表態,讓自己可以放心支持他。如果一開始就不想支持柯文哲,根本不需要逼他表態,直接往死裡打就好了。

而我今天會寫這篇文章,也是因為身邊很多欣賞柯文哲進步一面的朋友,不停遊說我讓柯文哲上台比讓丁守中上台好,希望我能含淚投柯。但我思來想去,能讓我投柯文哲的底線還是一樣:

請柯文哲表態支持台灣獨立,就算做不到,至少譴責中國對台灣的侵略野心。

或許有人會問,為什麼你不肯為了其他進步價值忍一忍,暫時放下對獨立價值的堅持?但我正是因為重視其他進步價值,所以在獨立問題上堅決不肯後退一步。

RTX13546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今天台灣能爭取進步價值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非社會主流的弱勢群體在台灣能夠生存?因為台灣是個民主社會,是保障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保障了少數群體的生存空間。

如果今天台灣被中國統一,我們不要講東土耳其(新疆)遭遇的大規模監禁鎮壓;單講中國今年因為官方一紙公告,就全面查禁不合乎官方意識形態的漫畫(這些漫畫包括台灣人習以為常的《JOJO冒險野郎》、《進擊的巨人》),甚至波及台灣的動漫買家。

連漫畫這種大眾娛樂都能說禁就禁,中國要搞死台灣的少數群體還不簡單。更不要說現在中國逐步推行的「社會信用評分」只要上線,未來直接把社會主流以外的人用評分打落社會底層就好了,根本不需要官方動手就能自動全部收拾掉。

只要台灣被中國統一,台灣內部數十年累積的進步成果,一夜之間就能全部化為烏有。正因為我在意這些成果,所以不可能接受讓中國有半分統一台灣的可能性。而許多獨派之所以會成為獨派,也是因為深知中國統治台灣對進步價值的可怕傷害,才會堅決反對與中國統一。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柯文哲的價值選擇是一場錯誤。因為支持統一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中國在各方面對進步價值的箝制,但他們卻還是認為可以統一,其實就間接反映了這些人根本不在乎進步價值,甚至本身就是希望擊潰進步價值的傳統人士。

今天柯文哲想吸引這些人投向自己,從TA選擇來看一開始就是徹底的錯誤。柯文哲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寫這篇文章就是希望柯文哲能最後一次抓住讓獨派選擇的機會。

選戰還剩最後幾天,獨派對你的疑慮也就是一個:你究竟會不會抵抗中國入侵台灣的野心。只要你願意表態,還是有很多支持進步價值的獨派可以被你爭取。但要是你還是堅持爭取支持統一的選民,那我們支持獨立的人也沒辦法,只能祝福你,希望我的推測錯誤,那些支持統一的選民也支持你的進步價值。但要是他們跑去投丁守中,我也沒辦法,只能說個人造業個人擔。

至於很多人關心的棄保問題,我的想法是這樣。前面提到過去民進黨唯一一次選上台北市長,便是陳水扁藉著泛藍分裂而當選。當丁守中與柯文哲都急於爭取支持統一的選民,支持獨立的選民將選票集中在同一人身上,未必不能重現當年的局面。這是一個可能性很低的情況,但並非不可能。

當然,選擇首都市長究竟應該看他的統獨立場還是施政績效,這是個人的價值選擇,柯文哲究竟有沒有把市政做好,貫徹他標榜的進步價值,也是見仁見智。但重點在於這次的選戰局勢下,三個候選人其實都還是有機會勝出。因此比起棄誰保誰,我還是建議大家回歸本心,覺得誰最符合你心中的價值就支持他,投你所愛就好。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