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已成政治明星的標配,難怪「蜂蜜檸檬」更討人喜歡

民粹已成政治明星的標配,難怪「蜂蜜檸檬」更討人喜歡
Photo Credit: 柯文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民進黨、柯文哲到近期的韓國瑜,選民逐漸開始對民粹掛帥型的政治人物感到麻痺,也難怪在這樣的氛圍下,反而是「蜂蜜檸檬」那樣的候選人,更討選民喜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偉佳(時事評論者)

自2008發生全球金融海嘯後,世界各國的經濟無一不受到衝擊,經濟景氣的衰退導致人們對固有之政治人物無法解決問題一事感到相當不滿,往往陷入一種「寄望於新上任的政治人物→政治人物無法回應人民的需求→人民從期待變成失望→進而憤怒→用選票讓政治人物下台→再寄望於新上台的政治人物→前述過程重複發生」的惡性循環。

政治問題,或說政治上的不滿,扣除政黨選舉、意識形態之外的因素,常因經濟問題導致政治問題,此時只要有一個人宣稱他能夠解決所有問題,就可能登上政府首長的位子。於是,美國在2016年出現了川普;而民進黨藉著太陽花學運,透過一系列的政治操作、網路攻訐,將大眾對於國民黨執政現況的不滿推向極致,徹底導向民粹,在2014年「創造」出一位活躍於政壇的台灣民粹代表柯文哲,2016年的周子瑜事件再度成為民粹的最佳助燃劑,一擊打垮了國民黨。2018年,則橫空出世了呼聲極高的韓國瑜,某部分他代表翻轉力量,但選舉結果猶未可知,也不知韓真上位後,究竟會成為翻轉高雄的實業家抑或是民粹政客,也待觀察。

其中的差異是什麼呢?大搞民粹的政治人物,他心中沒有核心價值或是中心理念,只有政治利益,民粹從平民主義一詞,變成將大眾於從眾效應之下,喪失思考能力的負面意義,由此來檢視對比柯文哲2014年選前和近期的行為可見一斑。2014年,當時是被稱為「白綠合流」的時間點,柯文哲參加台獨活動,有照片為證,柯同幾位台獨人士一同舉著「我是台灣人,我支持台灣獨立」的招牌;時間轉到2018年,在幾乎確定白綠分手之時,就拋出了「兩岸一家親」,企圖迷惑淺藍選民;到了今年逼近投票日的十幾天內,柯又轉向跟時代力量的候選人一起掃街,顯然柯腦中想的是「抓不到大綠,那就抓更接近民粹政黨的小綠」,好來互相合作,拉攏彼此的支持群。

姑且不論柯文哲跟時代力量聯手的選舉算計之事,在關乎國家走向的關鍵立場上,一位本該明確表態的政治人物只想在不同時間點左右逢源,刻意搖擺不定,再再顯示柯文哲就是典型的民粹政治人物,反而群眾總在網路上留言柯P做得多好、政績很多、再給他四年完成想完成的事情等等讚頌之語,就是民粹的可怕之處。

透過某些手段,走向民粹之路,訴諸大眾的結果,隨之而來的是被煽動的群眾擁護特定政治人物,平時不斷講求理性、言論自由且必須客觀中立,卻又在特定政治人物的造勢場合受其個人魅力影響,激動落淚,此時該名政治人物便如同救世主一般,成為大眾的救贖,事後則在網路發表讚頌該人的言論,這是相當矛盾的。

若把近來的「拜神」行為聚焦於源頭的柯文哲現象,在用他的行為詮釋對照民粹一詞,可見到排外性,自身的公開言論、政治行為等三個面向:一是他代表著進步,選他才能讓台北市成為「光榮城市」;二是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代表著不進步;三是支持他的選民,是人民中的人民,支持他便代表支持進步價值,賦予虛無的成就光榮感。

但,「進步」的意涵究竟是甚麼,柯文哲提出的光榮城市究竟是甚麼,他從未說清楚——或是根本不可能說清楚,用抽象的名詞作為口號號召人民支持他,本身就是民粹,正因抽象而不具體,才更加不可信,因為那種抽象性隨時可以成為他甩掉責任的藉口。

許多選民都開始厭倦那樣的民粹掛帥政治人物,也難怪在這樣的氛圍下,反而是「蜂蜜檸檬」那樣的候選人,更討台北市的選民喜歡。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陳偉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