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選情的「高雄因素」,結果是超越藍綠或回歸藍綠?

台北選情的「高雄因素」,結果是超越藍綠或回歸藍綠?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設柯文哲「超越藍綠」的主張成為可能,多少意味著台北政治發展的現況已經「超前」其他城市——台北市正處於你我皆知的2018年,而其他城市仍處於2008或2010年——因為各城市擁有步調不同的「政治時間軸」,相互的影響和拉鋸就產生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又升

如果一個國家的走向會被鄰國影響,好比台灣政治與社會發展的「中國因素」,那麼任何城市的動態也會受到其他城市波及。當前台北市長的選情,特別是柯文哲及其團隊的聲勢,正受到高雄市長選情的拉扯,藍綠對立的格局可能出現回防的態勢,這就是台北選情的「高雄因素」。

任何一個(被迫)長期浸潤在台灣選舉文化的民眾都會發現,台北市的選舉氣氛和其他縣市大不相同。柯文哲及其團隊的存在與表現,就算不能說真正跨越了國民兩黨,「超越藍綠」的主張(或口號)至少已經站上市長選舉的層級供人檢驗,這是其他縣市未見的。

假設這個主張不只在選擇上是可能的,更在歷史上是進步的,這就多少意味著台北政治發展的現況已經「超前」(注意:這裡的「後」與「前」並無優劣之分,僅有先來後到之別)其他城市。我們不妨這麼說:台北市正處於你我皆知的2018年,而其他城市(例如高雄)仍處於2008或2010年,畢竟藍綠選情在後者相當緊繃,台灣的各個城市有著步調不同的「政治時間軸」。

雖然可歸類至藍和綠的選民仍多,但在台北選民的記憶中,這種緊繃的二元對立恐怕是8年前或10年前的事。可是這幾天,透過媒體的傳播,從前熟悉的感動與激情被撩撥起來了。對台北的鐵桿藍綠來說,那是個多麼親痛仇快的時光!如果我們無法回到那個「二選一」的過去,是否可以把高雄的現在置入台北?

注意一個時間點的變化:在11月10日高雄市公辦政見辯論會(和台北市長候選人電視辯論會)以及11月19日由三立舉辦的電視辯論會之後,柯文哲的關注度已經大幅降低,其中因素有很多。除了吳萼洋的歌聲與飲品搶走版面,姚文智口條清晰,該哽咽哽咽、該憤怒憤怒,反觀柯文哲除了選前兩週無法提出不同於幾個月前的行動與論述,而姚文智(和盧秀燕)卻能紛紛秀出辭去立委的彩蛋,最重要的,當然還有陳其邁和韓國瑜辯論的高度可看性與話題性——首先,是「空氣耳機」的瞎扯與義正嚴詞的反駁;其次,是拳拳到肉的提問與「空氣答題」的對比。

我們可以感受到,南北台灣的選戰正如其天候般一熱一冷;同時,也一則明快一則複雜,一則相對滯後一則相對超前。不只如此,這種「不平衡」的態勢還會相互作用。

事實上,正因為看不懂也打不贏台北市的選戰,國民黨與民進黨才將大筆資源投放到高雄市;正因為姚文智和丁守中在台北市「互打」的頻率低於「打柯」,國民兩黨的廝殺才能在高雄市大火快炒出一道道麻辣料理,令人嘴巴發燙。某方面來說,台北市藍綠對立的不激烈,造就了高雄市藍綠對立的異常激烈。

然而,把視野拉回全台灣,再放回國民黨統治50年而(兩次)政黨輪替至今不到20年的歷史脈絡,藍綠對立仍屬多數和常態,而「超越藍綠」絕對是少數和異例。如果這個主張真是可遇(或可欲)的,將會因為只在單一城市萌芽、最終在媒體傳播的包抄下夭折、枯萎,以至於不可求。

現在,高雄市選情凝結了最激烈的藍綠對立,國民兩黨不只在這裡彼此為敵,更共同在藍綠對立的格局下以台北市為敵;反過來看,也可以直截了當地說:柯文哲目前的最大敵人已經不是姚文智和丁守中,而是高雄市選情。因為那裡的選情可以動員台北市藍綠選民的記憶,在選前一周讓原本流向柯文哲的選票,回流至國民兩黨。

姚文智, 選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倘若有一天,藍綠對立的死硬格局真的被超越了,那麼柯文哲「改變台灣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就可以被追溯為一個新格局的開端。只不過,任何的開端在歷史現場往往就是砲灰,因此這場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必須先後有非常「多場」——更重要的是,必須在「多個」縣市和層級同時發生,否則將被孤立。

柯文哲及其團隊應該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並且跨縣市主動和不同層級的候選人合作。可惜,目前看來效果不彰,更不用說這種合作從未往中南部拓展,因為以當前台灣的政治形勢而言,這幾乎不可能。

無論如何,這次台北市的選情在「高雄因素」的影響下變數極大,一切只能等11月24日之後才能有更明確的答案。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只要城市之間出現「政治時間軸」不同步調的情況,就不能單獨考量個別城市,而是必須在比較多個城市之後連結它們,思考它們的不平衡互動。政治時間超前的台北市作為一塊「飛地」,在選前幾天必然承受相當多衝擊,結果如何更是值得關注。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