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與環境保護,真新聞?假新聞?

氣候變遷與環境保護,真新聞?假新聞?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耶魯大學近期進行的一項民調數據顯示,有82%的民主黨員相信氣候變遷正在發生,但僅有50%的共和黨員相信此一為真。但當我們面對到這些訊息時,真的就倚靠著我們支持的政黨代替我們判斷嗎?

文:吳兆原(律師,美國維吉尼亞大學法學碩士)

科技日新月異,臉書、LINE等社群網站及通訊軟體早已成為民眾日常生活必需品。人手一機的時代,各式各樣的文字、圖片及影片等資訊可以很輕易地透過上開網站及軟體廣泛且迅速地散布,大量資訊湧入言論市場,到底傳遞者為何?目的是什麼?資訊究竟是真是假?對民眾及社會造成的影響又為何?要去探究確有其困難度。普羅大眾或者主動選擇符合其政治、宗教信念的觀點,或者被動地接受訊息。究竟何者為真、何者為假,早已讓人看得眼花撩亂,近來由於台灣政府考慮管制假新聞,避免其在社會中流竄,造成人心惶惶與社會動盪,假新聞的議題也瞬間成為國內熱門話題。

事實上,關於真新聞與假新聞的議題也正在美國被廣為討論,氣候變遷與環境保護資訊的真假便是焦點之一,尤其是身為氣候變遷質疑論者的川普(Donald Trump)入主白宮之後更是如此,據美國媒體統計自2011年起,川普已在推特(Twitter)上發表115次以上質疑氣候變遷的言論。雖然川普在競選美國總統期間及當選後發表類似言論次數有顯著減少,但仍不改其質疑的態度。

綜觀其內容,多數的文章或是因寒冷的氣候讓其懷疑氣候變遷的存在,或為抨擊歐巴馬(Barack Obama)將氣候變遷的因應列為優先事項。後者也反映了川普政府與歐巴馬政府對於環境保護政策與態度的不同。川普上任後,單以2017年為例,他就撤銷或改變16項歐巴馬時期重要的環境保護政策,並採取寬鬆的規範標準。川普政府不僅於2017年6月退出對抗氣候變遷的《巴黎協定》(The Paris Agreement),關於美國國內因應氣候變遷的空氣污染防制部分,歐巴馬時期最重要的潔淨電力計畫(Clean Power Plan)、聯邦對移動汙染源採取更嚴格排放標準,及持續給予加州規制汽機車排放標準的豁免(Wavier)(註)便成為川普政府的箭靶,逐一嘗試推翻。

另外,川普不僅任命的前後任環保署長皆致力於反轉過去嚴格的環境保護政策,他所要提名任命的美國太空總署署長布里德斯汀(Jim Bridenstine)更是一位氣候變遷否定論者(後來已公開表示改變自己對於氣候變遷的認知)。試問,當一個政府提出了關於氣候變遷的論點,究竟是真是假?這些資訊能否相信?我們似乎遇到了麻煩,因為假新聞也許就來自於政府。

有趣的是,有論者將此導向政黨的認同,認為民眾對於氣候變遷的認知往往取決於其所支持的政黨,當該政黨告知其支持群眾信賴氣候變遷存在,這些民眾便會傾向相信,反之則否。耶魯大學近期進行的一項民調數據顯示,有82%的民主黨員相信氣候變遷正在發生,但僅有50%的共和黨員相信此一為真。但當我們面對到這些訊息時,真的就倚靠著我們支持的政黨代替我們判斷嗎?

RTR1MFOA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哈佛教授奧利斯克斯(Naomi Oreskes)就氣候變遷真新聞與假新聞提出了一個不錯的判斷方式,然而這一切似乎得從她的故事談起而更具說服力。奧利斯克斯教授為了研究氣候變遷而蒐集超過900篇以上相關論文,她發現超過75%的文章結論均導向氣候變遷是一個進行式並且是因為人類行為造成,所以多數的科學家事實上都相信氣候變遷是真的,氣候變遷質疑論者認為氣候變遷尚屬爭議一事其實是一種謬誤。

然而,當她公開此一研究成果,她便開始招來反氣候變遷科學家的攻擊。為了瞭解這些攻擊的來源,奧利斯克斯教授展開調查並且發現,這些反氣候變遷科學家背後都有著利益團體及工業組織的支持,他們為了保障自身利益因而編織了謊言「氣候變遷是假的」進入社會。這一連串的過程火紅到出書並被翻拍成電影《販賣懷疑的人》(Merchants of Doubt)。

所以,我們該如何判斷到底這些被釋放於社會當中關於氣候變遷的訊息真假,奧利斯克斯教授便在一場TED演說中提供一個方式去辨別:相信科學家,因為她認為科學家有一套精密的計算方式可以告訴你答案,這些答案是具有邏輯性的。這一方式也在2018年全球氣候行動峰會(Global Climate Action Summit)中,來賓哈里遜福特(Harrison Ford)——長期支持對抗氣候變遷的好萊塢影星演說中被提及。事實上,不相信科學家關於氣候變遷的論點所造成的災難,好萊塢電影早已屢見不鮮,《明天過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便是其中之最。

憲法保障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台美皆然。因此,透過行政機關裁罰或司法機關追訴散布資訊者,可能會有打壓言論自由的疑慮,進而造成寒蟬效應(Chilling Effect)。然而,此一論點並非代表假新聞不應受管制,抑或者我們必須透過更多的言論(More speech)來治癒假新聞可能帶來的弊害。

但是,回歸根本,我們首先應該做的仍是判別該資訊或新聞之真偽,參考奧利斯克斯教授的觀點與經驗,此時便須謹慎審視科學家提出的論點及數據(仍須檢視的原因便在於避免類似由利益團體或工業組織支持反氣候變遷科學家提出的謊言),如同上了法院講求證據一般,分析其真偽。縱有其困難度,仍不該只是處於被動地位去接收資訊。氣候變遷的議題在台灣看似陌生,然而我國能源政策是否應剔除核能?深澳電廠是否興建?第三天然氣接受站是否影響藻礁?事實上此些環境保護議題正在台灣持續熱燒,各種資訊不斷湧現,就照奧利斯克斯教授和哈里遜福特給我們的建議去分析,而非讓這些真正攸關生態環境及能源供給的議題埋沒於選戰假新聞口水當中。


註:此為美國潔淨空氣法(Clean Air Act)第209條所為之特殊安排。由於早期加州空氣污染嚴重,於潔淨空氣法立法之初,國會便選定加州為一「實驗室」,得透過法定豁免程序,對於汽機車排放標準無須採取統一之聯邦標準,而得自行視州內情形採取更嚴格的立法。其他各州得選擇採取聯邦或加州之汽機車排放標準。此一立法模式導致美國汽車工業須因應兩種不同排放標準而生產相應的車款,大幅增加汽車產業的負擔。正因為如此,川普政府有意取消加州的豁免而將全國納入統一標準,此舉將有助於降低汽車生產成本,但也引起極大爭議,不僅加州揚言對環保署提告,其他各州亦有紛紛聲明支持加州之標準。

本文經黑潮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