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擺脫金馬獎的威權遺緒,何不另立「台灣電影獎」?

想擺脫金馬獎的威權遺緒,何不另立「台灣電影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嚴格說起來,傅榆的言論對本格派的獨派來說,是不太及格的說法。但傅榆只不過是把現況講出來,就受到了中國影人的抵制。外人來不只拿走國家級電影獎的諸多獎項,還軟土深掘。因此一堆支持中國影人的輿論也被罵翻,特別是「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這種吃豆腐說法。

2018年金馬獎頒獎典禮,再度爆發了一波統獨爭議,戰火由來賓與得獎者的言論挑起。

先是中國第五代導演張藝謀在致詞時,一句「這麼多年輕導演的作品,代表著中國電影的希望!」挑起台灣與中國的敏感神經。

接著,身分為馬來西亞華裔第二代移民的台灣導演傅榆,以《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得最佳紀錄片獎時的一席發言,引起中國影人的震撼:

這部片很多人都以為只是在講政治,但它更多是在談論青春。青春很美好,但青春也是最容易犯錯的時候,尤其是把錯誤的期待投射在別人身上,這種錯誤不只是可能發生在人對人,也可能發生在國家對國家。我真的很希望我們的國家有一天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台灣人最大的願望。

而上屆金馬影帝、中國演員涂們不甘示弱,在頒女主角獎時隨即說出:「很高興來到『中國台灣』當頒獎嘉賓,我感覺到兩岸一家親。」瞬間引發台灣網民的暴動。

而接著奪得金馬獎影帝的中國演員徐崢,也在領獎時大喊:「這裏是一個專業的殿堂,我相信中國電影一定會越來越好!」更是火上加油。

最後在已故導演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獲得最佳影片時,代領獎項的朋友高一天感謝完幕後工作團隊,最後卻冒出一句:「我覺得電影是可以超越語言的,它可以讓語言變的『統一』。」讓全場氣氛再次凍結。

典禮結束,中國影人除獎項槓龜的導演婁燁外,集體缺席慶功宴。中國演員鞏俐也創下評審團主席拒絕跟媒體解說評審過程的首例,由李安代表致意,再由金馬執行長聞天祥講解評審過程。

風波在典禮後瞬間延燒,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場統獨言論之戰。金馬執委會主席李安面對媒體質問,只好說:「台灣是自由的,影展是開放的,愛講什麼就講什麼,不會阻止大家講什麼,影人都是我們的客人。⋯⋯不希望有任何人來干擾,希望金馬獎是很純粹的,請大家給電影人尊重。」試圖替所有人打圓場。

但當下一堆中國藝人,一致在微博等社群軟體轉發「中國,一點也不能少」的統戰貼圖,為國家宣示效忠的意味濃厚。

這些言論與態度是怎麼造成的?得從金馬獎的源由發展說起。

金馬獎最早是在1957年時,由台灣《徵信新聞社》(為中國時報前身)舉辦的第一屆「台語片電影展覽會」,頒獎模式仿效美國奧斯卡金像獎,其中11項「金馬獎」由專業評審選定。因為國民政府嚴格的電影檢查制度,對台語片明槍暗箭的打壓,台語片維持不過十五年的光景,接著由盛轉衰。這與國民政府注意到電影媒體的宣傳能力有關。

1962年,國民政府為了鼓勵國語電影與優秀電影工作者,由新聞局也舉辦金馬獎。雖然名目上以冷戰背景下的戰地前線金門馬祖作為獎項名稱,目的卻是借用上述1957年盛極一時的金馬獎名稱。而得獎名單,當然完全不選佔總人口八成以上的台灣籍電影工作者,而以操國語(北京話)為準的外省電影工作者為主。

而直到台灣新電影轉型,拍出以台語為主的電影《悲情城市》(1989)之前,金馬獎接納的電影就是國語電影。1997年起,金馬獎定位為全球華語影片競賽,開始接受中國電影報名。2003年之後允許非華語以及華人之外的人種得獎。整整40年,都是以大中國民族主義意識形態在操作這個獎項。

悲情城市劇照
《悲情城市》劇照|Photo Credit:學者國際多媒體

組織上,1962年到1990年金馬獎都是由行政院新聞局主辦,官方主導的性質重。後交由臺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主辦,但仍接受新聞局(現文化部)的公款補助。

金馬獎從創立宗旨到轉型後的定位,全都是以中華民國的意識形態在操作,到現在仍是如此。

隨著政黨輪替,台灣主體意識興起,每年都有對金馬獎的批判。金馬獎的存在其實就是威權體制的遺留。台灣現在的主流是「以土地為認同,容納多元文化、多元種族」的路線,中華文化與華語,不過是台灣文化的一小部分。但金馬獎卻是以中華為概念,用舊有中華民國的意識形態國家機器,將「台灣視為中華的一部分」在處理。

獎項的頒發自然如此,而頒獎典禮的呈現,又多以中華文化為準,將台灣文化與台灣電影工作者視為點綴之用,自然每年都激起許多台灣民眾的不滿,有人甚至認為金馬獎就是中(華民)國的統戰電影獎,與台灣無關,每年也都有改革的聲音響起。

即便民進黨兩次執政,為了拉攏泛藍選票,與不得罪文化既得利益者的考量,也放著金馬獎維持現狀。金馬執委會號稱為民間社團法人的機構,但去看他們過去七屆的主席,從李行到今年的李安,身分全都是外省人,他們個人經手的作品除王童外,都緊繞著中華文化,都非以台灣意識為主。這並不符合本土認同的台灣人期待。

而2018年之前,得到金馬獎的台籍人士,多半是60年代以來嚴重傾斜於蔣政權扶植的中影公司所養成,意識形態多有所偏狹。有點年紀的能得獎的電影工作者,因為產業的人際關係與資源因素,領獎時也不提敏感的國家認同話題。

但隨著二十一世紀到來,許多新生代的台灣電影工作者,開始勇於在台上宣傳各式的政治主張,但也都以社運議題為主。直到一個處理政治主題紀錄片的傅榆,才得以在台上喊出令國際注目的「台灣認同」講稿。結果在近20年中國電影壟斷金馬獎的狀態下,領獎或頒獎的中國影人當場給予反制,就構成近日的金馬風暴。

金馬典禮之後的電影人與輿論反應,意味著什麼?

中國影人的立場或委屈暫時不討論。許多擁護金馬獎的台籍電影工作者不斷高談「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台灣不要自偏一隅,格局要放大」,許多被黨國意識形態洗腦的民眾,也紛紛力挺中國影人,疼惜李安,並譴責傅榆的言論。在過去,這一套或許還吃得開,但在本土意識和民智已開的現在,已經行不通了。


猜你喜歡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時代演變,個人化服務漸受各方企業重視,本文以數位CRM系統所衍生之各項服務為例,說明PChome如何將「MarTech」運用在個人化服務中,以及其所扮演的各種關鍵性角色。

隨著iOS14的社群隱私權政策改變,以往透過數位廣告帶來的流量紅利已隨之消退,追蹤用戶使用習慣與興趣所帶來的轉換率更是逐漸降低,加上疫情影響,線上消費數量暴增,消費者比以往更重視個人化服務,因此「再」數位化浪潮襲來,「MarTech」(科技行銷)儼然已成為品牌數位轉型的重要工具,如何利用數位CRM(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系統洞察消費者需求、立定行銷策略正是品牌所要面臨的一大挑戰。

以人為出發點:CRM成為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

過去大眾傳播式的集體宣傳在現在市場中已經逐漸無法滿足消費者需求,消費者越來越注重個人化的體驗。個人化體驗首先要獲得個人化的喜好,因此眾多品牌開始利用數位廣告、商務對話的方式獲取用戶的購物慾望清單,以及點數經濟刺激舊客回購,透過追蹤會員在網站上瀏覽、產生購買行為的行動軌跡,再搭配大數據分析,針對不同族群設計推播內容再加以溝通,以此提升服務品質並深度經營顧客關係。而數位CRM系統則扮演著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不僅能協助整合會員數據,更善加運用客戶標籤,傳遞精準的資訊,與消費者互動,提升「獲客」與「活客」的能力,建立忠誠度立足數位市場。

建立會員分級制度 打造精準個人化服務

數位CRM是打造顧客回流最佳的工具,不過要讓用戶長期買單,客製化的溝通模式與打造會員分級制度才能有效提升用戶黏著度。例如誠品以書店起家,目前也朝向複合式商場邁進,旗下事業版圖橫跨書店、文具店、電影院、旅館,甚至連生鮮超商、酒窖都有經營,也開始新增許多小規模的社區店;在電商方面,除了自有的誠品線上網站,也在其他電商開設主題館增加接觸點。誠品正在打造自己的生態圈,並努力運用數位足跡進行CRM策略應用,如將會員分卡分級,並給予高等級的會員不一樣的特級制度,但同時也為有特定偏好的會員設立不同的制度,像是針對購書會員推出「讀書人徽章」分級制度,有藝文活動也會優先讓高等級的讀書人先報名。

而PChome旗下的時尚選貨電商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以簽到集點、兑禮、限時任務等誘因與用戶深度互動,創造每日簽到率81%的佳績。透過這樣的忠誠度計畫,企業更能區別用戶的使用頻率與黏著度,進而建立會員分級制度並精準溝通資訊。另外零售品牌全聯也攜手Appier運用AI技術整合線上線下的會員資料,並利用貼標技術辨別消費者輪廓,分析出會員曾搜尋、瀏覽的軌跡來量身打造客製化的專屬推薦商品。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_Chatbot
photo credit:gosky官網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深化會員互動。

消費型態轉變 透過生態圈落實CRM掌握會員輪廓

生態圈和全通路是許多零售商和電商目前都在深度經營的策略,為的都是收集更多的數據創造更個人化的體驗。例如誠品的會員制度不只是針對所有會員,還因應會員的消費習慣推出不同的方式和獎勵,讓消費者感到差異化,進而提升品牌黏著度。

電商品牌PChome 24h購物過去利用到貨服務以及不囉唆的退貨機制,作為培養客戶忠誠度的關鍵。他們也藉由完整化金流系統,建立了自己的P幣生態圈,透過完整的通路和支付系統了解消費者的消費習慣,現在藉由數位CRM操作觀察到,對比2019-2020年到今年台灣疫情爆發後,全站消費活躍用戶從本來的25-54歲年齡層,擴增到18-24歲以及65歲以上,另外是熟齡女性用戶比起2019上半年有20%以上的成長,顯示出受疫情影響,整體消費型態的改變更是橫跨各世代族群。

懂得根據數據策略布局才是關鍵心法

針對消費需求的變化,PChome 24h購物進一步將四大主題會場結合時事及需求規劃選品,不論是居家上班上課所需的3C產品、或是照顧到想要培養居家儀式感之族群的電玩、書店、健身等品項,還有提前佈局宅家防疫被悶壞的心,規劃一系列夏季穿搭、防曬彩妝、露營用品等夏季出遊必備產品。

運用數位CRM進行策略行銷,有利於品牌活絡舊客以及帶動業績成長,如PChome 24h購物在22周年慶「狂樂收貨節」利用大數據撈出會員最感興趣的人氣品牌及集品類,進行每日換檔,抑或是看準低接觸外送商機,與foodpanda攜手推出在APP、網站購物消費滿$1即可獲得foodpanda新客5折券,串聯兩大平台資源,建立更大的用戶資料庫,為後疫時代帶來嶄新的商業模式。

PChome_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場。

除了推品策略,CRM也能有新玩法,PChome 24h購物22周年慶還推出「拉長音折扣賽」,串聯自有平台資源並結合IG濾鏡功能,在社群上與粉絲大玩挑戰任務,完成任務後透過IG Chatbot的行銷技術發送相對應的優惠折扣,而這樣透過開發互動濾鏡的遊戲方式不僅優化用戶的社群體驗,更透過CRM系統將用戶分級,依據達成任務的級距發送獎勵,成功觸動年輕族群,導入站內達成轉換。

PChome_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換折扣。

Martech是許多企業、品牌在面對數位轉型時重要的行銷利器,其中CRM系統更是品牌與時俱進、端出更好的消費者服務所倚賴的重要工具,打造會員生態圈不僅能夠檢視會員服務的優劣並加以優化,建立會員忠誠度、使顧客不斷回購,更替平台帶入新契機的一大機會點。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資訊」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