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電影本身,談金馬獎得獎名單背後的巧思

回歸電影本身,談金馬獎得獎名單背後的巧思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也可能是金馬獎無法避而談之,甚至源遠流長的根本,但回到評獎名單內,政治所能影響的程度,遠不超越藝術散發的純粹。

文:Pony(本名馬曼容,1995 年生,熱愛香港的台北人,著有PONY WORLD粉專與部落格。曾任金馬影展第三屆亞洲電影觀察團,喜愛看電影、聽音樂、觀賞綜藝節目,希望能以文字記錄一切自我觀察,文章散見於放映週報、娛樂重擊、釀電影等平台)

第55屆金馬獎於上周六晚落下帷幕,然而一年一度的華語電影盛會,卻披上政治表述的外衣,「獨立」和「統一」這兩個詞彙,成為當晚典禮最受矚目的焦點。當張藝謀頒授最佳新導演以「中國電影」囊括;榮獲最佳紀錄片的《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導演傅榆希望傳遞影片內容,以對話表達台灣被正式聆聽的個體。隨而,頒獎人涂們的「中國台灣金馬獎、兩岸一家親」一說,最佳男主角徐崢和最佳影片《大象席地而坐》的「語言統一」,讓典禮後的政治關係都變得格外緊張,許多人亦藉由社群媒體紛紛表態自己立場,深怕失去背後政權魔爪的芳心。

回過頭來看,這幾句說話無不有被放大抓字眼之嫌,不管是自我意識,又或下達指令。言論自由,是台灣自始珍惜的空間,也因為在這裡,大家才能發表自己的想法意見。縱使藝術離不開政治的影響,生活處處皆是政治,但希望不僅限於兩岸三地,以電影為出發,齊聚為華語電影奮鬥工作者的金馬獎。從它創立之初的政治性,1996年才解禁地域限制,首次將中國電影納入參賽範圍。經過55年的長流,制度不停改進權衡,成為藝術價值極高、華語電影圈具指標性的獎項。如今,卻因當晚事件,再次讓金馬獎成為兩岸政治的言論攻防地。

政治,或許勢必是金馬獎會預見的風險,但它卻不是必然影響獎項授予的初衷。可惜的是,在政治紛擾的同時,眾人似乎忘記這份金馬獎名單背後,由鞏俐領軍的評審團,如何秉持「公正、公平、不受外界干擾」的原則,甚至「從心出發」,開出如此一屆的金馬獎名單。聊金馬不談政治,或許是個懦弱的選擇,但本篇文章希望還是能回歸電影本身,一探此次評審團在評獎上側重的細心與邏輯。

金馬55_謝盈萱_徐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老師表示,主席鞏俐所帶領的評審團,創下史上最快結束的評審會議,從早上9點杜絕外界的閉門會議,僅經過近6小時討論,即得出本屆獲獎名單。聞天祥提及,評選順序延續李安自第50屆擔任金馬獎主席,從「最佳劇情片」開始具效率的討論方法。今屆在評獎過程中,也以影片性質(最佳劇情片、最佳劇情短片、最佳動畫長片、最佳紀錄片等)的大宗獎項首先進行投票。

影片獎項的優先底定,能巧妙引起後續獎項上的變化。同樣以新導演作品榮獲最佳劇情片,第50屆陳哲藝的《爸媽不在家》順理成章贏得最佳新導演,但來到第53屆由張大磊的《八月》摘下最佳影片殊榮,主席許鞍華卻將新導演這名額,鼓勵另一新導演黃進的《一念無明》。回過頭看,今年由新銳導演胡波《大象席地而坐》,是首部也是遺作,胡波透過自己對於世界的感悟與觀察,融入四位主人公面對無力翻轉的遭遇,刻劃出一個充滿絕望、喪氣的氛圍。不提及胡波如何在電影時長做出的掙扎,後而結束自己生命,但電影所傳遞的鬱悶頹然,恰好也藉由時長的流淌,準確帶給觀眾那隻未見的大象,呼應背後隱藏的惴惴不安。

故事上看似簡單,卻能組織且刻劃人物內心的細膩。比起初初只有短篇小說的架構,胡波進行擴編修改,從第一人稱來到四個人物各自發生的經歷,最後匯聚而成一個向殘酷現實咆嘯、龐大未知的詩意形體。作家出生、文筆見長的胡波,讓文字影像化,卻仍不失價值初衷的敏銳才氣,也讓他終獲最佳改編劇本的肯定。當晚,由胡波母親代為領獎,身後銀幕放著胡波照片,場面更令人格外感動。

大象席地而坐_金馬55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儘管前有最佳影片和改編劇本的肯定,但評審團的「公正」,也體現理解各獎項所需具備的功能性。新導演部分,並不全然是一個「分獎」的選擇,胡波亦以一、兩票之差,惜敗《我不是藥神》的文牧野。文牧野在影片中審思正義和道德的界線,也在商業製作下,不失對藝術人文的追求,不懼遊走於審查底線,更透析中國醫療的敗壞風氣。通俗戲劇的平衡拿捏,及初出茅廬於影視環境的工匠操作,不僅讓文牧野獲得最佳新導演,同時他與胡波這兩位新導演的作品,也皆獲得劇本獎項的肯定。

演員獎項上,即使鞏俐在評審團記者會上說道自己不喜於刻意的演技,但如何演出到讓人感受是「渾然天成」的融入角色,是本屆評審團在評選上倚重的考量。徐崢於《我不是藥神》中跳脫自身喜劇的框架,在具寫實的社會題材,演活一位掙扎在道德天平上,既風趣又顧全大體的賣藥商人;謝盈萱在《誰先愛上他的》以動容且接近崩潰邊緣的詮釋,演活一位介於小王和逝去老公的媽媽和妻子。鞏俐亦盛讚謝盈萱的表現,不再留有表演的鑿痕,而是通過充滿說服力的演技進入角色,成為角色本身。而《翠絲》的袁富華和《幸福城市》的丁寧,都在評審第一輪的一致通過下,足見兩人在戲中精湛的演繹。

最佳導演在初初入圍名單已顯露中國導演世代交替的端倪,最終第五代導演張藝謀以《影》,首獲金馬提名即得獎。評審肯定其在電影藝術上令人驚嘆的劇作,以擅長美術的大師印記,構建出只存在於黑與白的水墨世界。兵器的張狂來回,古箏撥出的聲聲音符,張藝謀對各環節的執行掌控力,清晰表露於影片之中,更改編自《三國.荊州》,從替身故事的一人兩角,挖掘出人性貪婪,也反省權力慾望的反噬與吞滅。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