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討論如何能達成最大共識?

公共討論如何能達成最大共識?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共討論從來不只是論證,擊倒對方的論證不是唯一的目的與手段。抨擊對方弱軟無力的論點,可以贏取偏好論辯批判者的掌聲,但也會忽略了對方論點背後潛在的深層理由和心理因素,以致雙方更加對立。

公共討論是為了什麼?辯贏對方?明辨真理?當大家都在網絡上與敵對陣營戰得火紅火熱,又有沒有想過,公共討論最主要的目的是收窄分歧,逼近一致的共識。

在這個思想和文化多元的社會,人們一定會有分歧,更可預見這些分歧將會由於生活經驗、信息接收與認知之間的差異不斷擴大而變得更為嚴峻。但在民主社會裡,人民需要共同參與決策與生活。因此,人們如何透過公共討論達成最大的共識,是當今社會裡最逼切的問題之一。

為何對方不可理喻?

公共討論的議題主要可以分成兩部分:一是關於事實的認知,二是關於價值的判斷。有關於事實認知的分歧,我們一般都可以通過提供證據和資訊交流來找出事實的真相,較容易消解分歧。但相對來說,價值判斷則往往難以通過單純的事實證據和資訊交流來消解其中分歧。

以台灣的同志議題為例,我們常常看到兩方陣營的互相論辯,但分歧並無因而消失,反而變得更加巨大,最後只能訴諸於「公投」鬥多數。我並非說公投不好。公投是民主社會裡重要的一環,但在公投之前,我們應該能做得更多。如果公投只是鬥票數,那麼最令人值得深思的是,贏家到底贏了什麼,又輸了什麼。

在台灣的同志議題裡,護家盟是最出名最好戰的反對陣營之一。我常常看到撐同的人都會評撃護家盟的荒謬論點。老實說,我自己也覺得護家盟的許多論點都是錯誤得離譜。但最近我常常詰問自己:為什麼護家盟這麼不可理喻?

對於很多人來說,答案明顯不過,因為他們就是不可理喻,他們的論點就是不堪一撃;但對護家盟來說,我們又是否不可理喻呢?這樣的反問看似讓我傾向相對主義的立場;然而,我無意走進相對主義陣營;「討論/溝通」與「批判」向來是兩回事,前者關注彼此信念趨向一致,後者關注真理。基於前者,我真正想要弄明白的是,那些不可理喻的部分究竟是什麼,為什麼兩者都會認為彼此是不可理喻的?難道雙方真的沒有任何可溝通的共同基礎?

如何收窄分歧?

在任何價值議題上,每個人心中都各有的價值判斷、排序和詮釋。有的人會覺得A有價值,有的人會覺得A沒有價值;有的人會認為價值A優先於價值B,有的人會反過來認為價值B優先於價值A ;有的人都相信A有價值,但大家對A的具體詮釋並不完全相同。這三者正是分歧的源頭。

然而,幸好的是,人們的價值信念系統裡面,都會有一些價值信念是共同擁有的,只是在優先次序和詮釋上不盡相同。因此,如果要收窄分歧,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尋找雙方陣營中各自的價值排序,然後從這些價值排序中找出雙方最優先且重疊的部分,接著從這些部分進行詮釋、理解、推論與論辯。

再以同志議題為例,我們不應該只尋找護家盟最軟弱無力的論點來打,而是找出傾向於護家盟立場的人,他們為何傾向該立場的原因,這些原因一定包含若干的價值觀念,並且與之相反立場的人很可能都具有類似的價值觀念,例如家庭價值和想像、婚姻價值和想像。

因此,兩方主要的分歧是來自於對這些價值信念的具體詮釋和想像的差異,我們需要收窄的是這部分的內容,尋找出這些價值信念的共有基礎,例如家庭生活的美好是怎樣構成,一定需要異性戀的方式維持嗎?

公共討論從來不只是論證

這種收窄分歧的方式不但牽涉理性的判斷,還涉及想像力與情感的元素。譬如,即使一個人理性上可以接納同性戀家庭的生活方式和異性戀家庭大致無異,但也可能無法想像該生活方式的具體面貌,例如其幸福美滿的樣子。這部分往往需要敘述而非論證,藉以給予同理心和情感共聯。

所以,公共討論從來不只是論證,擊倒對方的論證不是唯一的目的與手段。抨擊對方弱軟無力的論點可以贏取那些偏好論辯批判的人的掌聲,但也會忽略了那些對立論點背後可能具有的深層理由和心理因素,以致雙方更加對立、不可理解(理喻),以及活在各自的世界。

political_debate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哲學深析陰謀論〉一文中,我曾引用研究指出,不斷重複那些客觀上強而有力的證據,不但無法改變陰謀論者的立場,反道有可能強化他們的敵意及既有信念。考慮到陰謀論的特殊性質(即任何反對陰謀論的論據都可以被詮譯成陰謀的一部分),這研究結果當然不能直接應用到其他議題上。然而,它似乎至少強烈暗示或作為初步證據,公共討論裡要改變人們的立場,並不能僅訴諸於壓倒性的論據。

當雙方分歧越大、彼此越難以理解對方的說法,這顯示雙方都滲透著各自的強頑信念,這些信念在價值排序中佔據優先的位置,並且在生活和社群之中不斷加強和牢固化。要拆解這種分歧並不容易,想像一下我們在人生中那些最頑強的信念是如何改變的,以及這些因素是否能同樣影響其他人的信念系統的改變,這將有益於為我們尋找答案。

想成為怎樣的人?

我們可以從上述中學習到什麼,皆影響緊接下來不斷持續的公共討論。有些人可能選擇跟著民主制度最實際的遊戲規則,純粹博弈爭取最大多數支持;有些人可能純粹享受擊倒敵對陣營論點帶來的快感和掌聲,偏好於批判與論辯;有些人可能不偏好於論辯批判的方式,並以日常生活、社群生活和敘述故事所形塑出來的價值信念來判斷與行動。

我們怎樣去說服別人,個人又怎樣去行動,最終還是涉及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怎樣的「公共人」。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書生百用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王陽翎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關注世界各地發生的緊急特況:有經歷多重災禍、面臨人道危機的阿富汗,也關注因新冠疫情而陷入困難的臺灣弱勢家庭,帶大家共同了解兒童脆弱性與救援行動的必要性。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五集,以實體活動形式於7月26日下午在台北文創大樓舉行。本集內容帶領觀眾一窺國內外「緊急特況」的現在進行式,搶救面臨天災、內戰、乾旱、飢荒、意外等的家庭與兒童。無論是在阿富汗、還是孕育你我生長的臺灣,世界展望會都以實際行動協助兒童的生命再次豐盛,也邀請各界攜手同行,伸手救援所有需要協助的人們。

「許多兒童都在苦苦掙扎求生存,他們也在失去機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會長 阿孫莎.查理絲

戰爭、氣候、地震引爆人道危機,阿富汗救援行動刻不容緩

今年6月22日,阿富汗經歷當地20年來最嚴重的強震,高達規模6.1的震度造成無數民宅倒塌、上千人死亡,許多民眾因此流離失所。過去《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也曾提到,阿富汗本已存在武裝衝突與乾旱成災所造成的人道危機,如今這般大規模的震災更是讓國內民生情況雪上加霜。根據日經亞洲估計,阿富汗約有全國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二人正在挨餓,飢餓人口數字高達2280萬。

S__97173567
Photo Credit:美聯社
2022年6月22日,阿富汗東部邊境地區在一夜之間遭規模6.1強震侵襲。

除了飢餓,阿富汗2021年8月政權轉移後,隨後的經濟崩潰造成50萬個工作機會消失,也衍生更多危機,不只將近一半的阿富汗人缺乏糧食、健康設施、安全飲用水等基礎生活物資,也失去受教育的權利與工作機會,而政府當局對女性的諸多限制,更使無數女孩落入失學或童婚的危機。這不但重創阿富汗的經濟,更影響到數萬家庭生計,許多兒童也失去擁抱希望與夢想的機會。

在阿富汗的事工現場,疫情、通膨、政權更迭、武裝衝突……種種原因都讓脆弱家庭的情況更加危急,日漸艱難的生活讓越來越多過度消瘦、營養不良的孩童被送到救護機構。聯合國統計報告也指出,今年有超過100萬名阿富汗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幾乎是2018年的兩倍,甚至因為營養不良或健康設施的缺乏,在2022年一月造成13700名嬰兒夭折、27名孕婦死亡。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讓阿富汗的人道危機逐漸失控,迫切需要你我的援助。

緊急特況不只影響當下,更可能成為一生的遺憾

圖片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無論天災還是人禍,只要孩子受到疫情、天災、武裝衝突或氣候變遷等的影響而急需救援,就是世界展望會致力搶救的「緊急特況」。緊急特況之所以緊急,不只是災難本身帶來的苦難令人不忍,更因為兒童尚未發展健全的身心往往難以承受。我們可以量化因飢餓、天災、戰爭而受災的兒童人數,但貧困受迫造成孩子心靈世界崩塌的傷害,是永遠無法被度量與彌補的。

根據兒童發展研究協會(Society for Research in Child Development)的調查,單是因為洪水、颶風、乾旱、熱浪等自然災害而受苦的兒童,每年就高達1.75億,聯合國難民署近期統計也指出,全球因戰亂、天災流離失所人口,已達歷史新高的1億人。我們應該都同意,無論外在環境變化多麼劇烈,每個孩子都有免於恐懼、安穩成長的權利,或許生活安穩的我們很難體會統計數字之下代表的苦難,但它提醒我們更應該主動了解、伸出援手。

孩子現況_水資源不足_我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水資源不足,孩子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孩子現況_營養不良_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營養不良,需要緊急治療。

面對阿富汗多種因素構成的緊急特況,世界展望會除了發揮深耕阿富汗20多年的事工影響力,與聯合國糧食署合作從事緊急物資救援,也設立長期陪伴機構「街童中心」,為孩子們保留一片純真天地,可以盡情遊戲、學習,獲得心理及情緒上的支持。儘管離開後仍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但街童中心讓他們至少還能擁抱希望與夢想。

街童關護中心_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街童關護中心裡,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960x540px-LINEPay_TOP-banner-阿富汗兒童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撐起孩子的未來:搶救疫情之下陷入生活危機的弱勢家庭

除了阿富汗,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造成國際原物料及糧食供應的緊縮,經濟、社會的劇烈衝擊是全球性的。回首觀察臺灣幾年間通貨膨脹的變化,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臺灣近三個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通膨率)已經超過3%,也讓弱勢家庭收入銳減、甚至發生斷炊的危機,這不只是多年來最糟糕的狀況,國內尋求家庭急難救助的需求也相較過去增加五倍之多,有約3200戶台灣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特況家庭面臨物資、經濟等面向的迫切需求。

像是在台灣東部部落小鎮的小謙一家人,從父親阿宏五年前經歷職災,失去工作搬回部落後,就成為了世界展望會關心的特況家庭。當時為了「把孩子們帶大」的這個目標,爸爸阿宏依靠僅存的一隻手,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搭建雞舍,依靠賣雞蛋、為觀光農場等店家代養雛雞的生意支撐著一家七口的生計來源。不過新冠疫情期間,因應部落自主防疫減少人流,代養雛雞的訂單銳減,再加上到外地送貨的染疫風險,讓小謙家一度陷入經濟困境。

面對這些因職災、疫情而生活困頓的弱勢家庭,世界展望會在第一時間張開雙臂提供扶助,撐起這些特況需求,不但安排社工員週期性的訪視給予關懷,評估特況家庭需求以提供相對應的物資扶助,例如白米、助學金等;也協助安排課後照顧、營養補充等社會資源連結,並協助阿宏修建雞舍、增進養殖技術。小謙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這讓阿宏找到迎向未來的希望,在某一次拜訪時,阿宏笑著對社工說:「全家人一起平安生活,又有展望會和許多人關心我們,就是福氣。」

讓孩子再次盼望明天,擁抱夢想

如今,全球已經漸漸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變動之中蘊藏的是重新開始的機會,無論是後疫情的新生活模式、還是世界經濟格局變化,人們都在找尋更加美好的明天。相較於衝突不斷的阿富汗或其他國家,社會相對穩定的我們更是幸運,許多國內的特況家庭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全家人攜手相伴一步步落實對美好未來的想像。無論是千里之外還是臺灣這塊土地上的孩子,都應當擁有成長、盼望未來,以及發展自己夢想的機會,這是世界展望會致力事工服務的初衷,也是希望透過特況救援獻給世界的祈禱與祝福。

立即伸出援手,搶救面臨人道危機的兒童!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圖片_1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