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律觀點與政治現實,分析「東奧正名公投」可能的影響

從法律觀點與政治現實,分析「東奧正名公投」可能的影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有鑑於該議案近日炒得沸沸揚揚,國際奧會三度來函,加上金馬獎又惹政治爭議,引起國人對於政治意識自我認同的熱度,針對正反方的論述分析,希望能就法律的觀點可以提供不同層面的思考方向。 

文:謝佶櫳(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學生、關心運動員權益的法律研究者)

九合一選舉在即,象徵的是台灣的民主之路又邁進另一個旅程,而此次選舉又同時進行10項公投議案,其中由前奧運國手紀政女士提倡的「東奧正名公投」由於涉及兩岸政治敏感問題,而引起國際關注。

筆者有鑑於該議案近日炒得沸沸揚揚,國際奧會三度來函,加上金馬獎又惹政治爭議,引起國人對於政治意識自我認同的熱度,針對正反方的論述分析,希望能就法律的觀點可以提供不同層面的思考方向。

「台灣」於國際上「國家」的法律地位

國家組成的四大要素為人民、領土、政府及主權,這是我國於現代基本國民教育的公民課程中,均會談及的基本知識,也是以法律觀點而言,不爭的論點;回顧台灣於歷史上國家地位的觀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時空背景下,世界各國逐漸意識到戰爭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各方均欲積極尋求創立一個新的世界性組織,而最初完整的構想是由我國與當時其他安理會的五大常任理事國及其他多數簽署國(46國)共同批准《聯合國憲章》,聯合國也正式宣告成立。

由此可見,我國的法律地位在國際上是被承認的,儘管「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間的地位日益壯大,我國非得因國際政治情勢的緣故,經《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喪失於聯合國的代表權,也並非意味著我國就不屬於一個國家。而我國的運動選手於退出聯合國之後,權益也常因政治因素逐漸受到擺盪。

台灣運動員參加國際奧運賽事的正當性基礎

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國家之前,我國即以附具中華民國意涵的名義參與國際上奧運的相關賽事,但在我國退出聯合國之後,即使得我國必須藉由「不同名義」參與奧運賽事。

然而,基於運動「公平公正競爭」之精神,我國理論上應有參與國際奧運的資格,也因此,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藉由《洛桑協議》針對我國「奧運會籍」問題進行協商,以利我國得於以「申請」我國的奧林匹克委員會成立的條件下,共識以「中華台北」為名參與國際奧會的奧運比賽,並簽訂了《國際奧會與中華台北奧會協議書》,協議主要內容為:

  1. 我國國家奧會名稱定為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並經國際奧會核定。
  2. CTOC提送會旗與會徽如附樣式,並經國際奧會核定在案。
  3. 國際奧會依據奧林匹克憲章確認CTOC享有參加未來奧林匹克運動會,以及國際奧會贊助的各項活動的權利,並與每一個承認的國家奧林匹克委員會享有同等地位、相同的完整權利。
  4. 國際奧會將協助CTOC「申請」及(或)「重新取得」國際奧會所轄各國際運動總會會籍。

上述協議內容均根據《奧林匹克憲章》所訂定,並有明文規定:

  • 奧林匹克憲章所列主管奧林匹克活動規定之各項條款、附則、指示及其他法規以及經第82屆國際奧會年會通過之修正案。
  • 《奧林匹克憲章》第24條規定:「國家奧會於奧林匹克運動會使用之旗幟及會徽應送國際奧會執行委員會核准。」
  • 《奧林匹克憲章》第30條第1項規定:「僅國際奧會承認的國家奧會得報名運動員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前,國家奧會應成立委員會並『申請』國際奧會承認。」
  • 《奧林匹克憲章》第3條規定: 「奧林匹克運動會每4年舉行1次,邀集各國奧林匹克選手齊聚一堂,秉持公正平等原則參與競賽。 國際奧會應確保奧林匹克運動會具有廣大觀賞人口。不得以種族、宗教或政治因素歧視任何國家或個人。」

由此可知,我國在《洛桑協議》簽訂之後,得以參與國際奧運的正當性基礎是基於《奧林匹克憲章》的明文規定,而國際奧會於我國並據此同意以「中華台北奧林匹克委員會」為名,參加「未來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以及其他國際奧會所贊助與承認的各種活動,正如每一個「國家」奧會所享有的同等地位及同樣的權利。

根據《洛桑協議》及《奧林匹克憲章》,所有有關我國參與國際上的運動賽事等行政作業,必須都由我國奧委會擔任唯一窗口,同時根據協議內容得以使我國參賽,這是一個規則,不會因為政治因素受到影響的規則。所以,中國即使霸道,就算不認同我國的主權及國家型態,欲以政治因素施壓,也不可能不遵守協議訂出來的規則。

Taiwan's flag-bearer Sung Ching-Yang leads his country's contingent during the athletes' parade at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2014 Sochi Winter Olympic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從「東奧正名公投」喚起的台灣公民意識

在大選之際,紀政女士提倡「東奧正名公投」,究竟在盤算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應該換另一個層次去思考,這個公投議案所帶來的衝擊,以及同意與否的精神價值如何。

承認我國國家主權,應是我國人民於現今民主法治下應具備的公民意識,而我國民主化的過程經過歷史漫長的努力,才得以達到目前民主化國家的態樣。「公民投票」藉由人民參與政治,關心相關議題的發展,由直接民主強化代議民主的不足,實現「主權在民」的精神。公民意識的養成,象徵的是我國人民對一件民主的議題,討論深淺的程度,只有加深人民對我國民主的參與,我國才能更邁向真正的「民主」社會。

因為「東奧正名公投」的討論,逐漸喚起國人對於一件民主議題的關心,不管每個人的選擇是什麼,筆者都樂見國人對於此議案的投入,象徵的是一種對台灣的熱愛。

在國際上,台灣常受到政治因素打壓,中國也不斷地用各種方式對台灣進行「政治洗禮」,但根據「東京奧運正名公投」一事,筆者認為要提出此議題的精神價值,目前應該傾向於要讓國際間知道,台灣人民對於「國家自我認同」所散發出來的公民意識的成熟度。

在國際的壓力下成長的台灣

因為紀政女士所提倡的「東奧正名公投」,使我國失去「東亞青奧」的主辦權資格,但這也許也是中國所帶給台灣的一個警訊:「台灣如果不乖乖聽話,中國可以試圖讓台灣失去台灣在乎的一切」。

我們都知道台灣跟中國的兩岸關係在國際間備受矚目,無論經過多少次的政黨輪替,均沒有得到最適的解套,而運動員得以發揮的舞台就這樣被政治牽連著?選手甘心嗎?如果不甘心又應該怎麼做?既然我國早已經是一個國家的型態?為什麼還非得透過正名公投的方式去證明自己的定位呢?

這些問題,目前是沒有解答的,但身為運動員應該要了解的是,訓練是一個非常辛苦的過程,再多麼困難都要有骨氣地去向大家證明自己,不要畏懼任何事,因為我們生長的是在國際壓力下成長的台灣,運動早已難以與政治脫節了,所以在此際,我們或許更應該實事求是,並同時向中國證明,台灣人民的決心。

RTX6D8H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國際奧會對於「東奧正名公投」的警訊

根據各媒體新聞報導及中華奧會公開國際奧會來函的信件內容,我們可以得到的資訊是,針對「東京奧運正名公投」一案,國際奧會有以下主張:

  1. 不允許核准台灣變更代表團名稱。
  2. 重申是否更改代表團名稱的管轄權,為國際奧會所有。
  3. 尊重我國言論自由,表明不會干預公投程序。
  4. 根據《奧林匹克憲章》第27條第9點:
除違反奧林匹克憲章給予相關處置和懲處之外,如國家奧會的活動遭該國憲法、法律或其他規定,或任何政府及其他機構的行為所影響或阻礙,國際奧會執行委員會於聽取該國家奧會意見後,得做任何適當決定以保護國家奧會的奧林匹克活動,包括中止或撤回對該國家奧會的承認。

由此可知,國際奧會所要強調的是,雖然尊重我國的民主法治精神,但「東京奧運正名公投」若被認為是以政治或其他方式干預奧會的獨立性而違反《奧林匹克憲章》第27條第9點,中華奧會會籍將面臨被中止或取消承認危機。但是根據上述《奧林匹克憲章》第27條第9點的規定,我們應該回過頭來看我國的法律是怎麼規定的。

我國對於「中華奧會」及「公投結果」相關的法律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