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的世界地圖》:公共空間總是受到異性戀宰制,性少數族群如何突圍?

《性的世界地圖》:公共空間總是受到異性戀宰制,性少數族群如何突圍?
Photo by Tiago Mazza Chiaravalloti/NurPhoto/Via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都市之所以成為性少數族群的避風港,主要是因為他們在城市中努力開拓各種可能性。雖然大都市就像一個鼓勵表達與鞏固各種同志認同的「實驗室」,卻不表示同志族群從此能無憂無慮,他們仍然必須不斷向「其他人」爭取使用空間的機會。

文:娜汀・卡坦(Nadine Cattan)、史蒂芬・樂華(Stéphane Leroy)

現身與突破規範

公共空間的面貌深深受到社會規範的影響。不論走到哪裡,男同志和女同志都必須運用一些策略才能順利使用公共空間,因為這些空間即便沒有全面敵視他們,也試圖讓大眾看不見他們。藉由同志遊行(Gay Pride)這樣的戶外遊行,雖然只是短時間內借用公共空間,卻能讓同志族群走出陰暗的櫃子、伸張自己的權利。同性戀者在遊行中展現自我,有時也以挑釁方式展示身體,藉此挑戰與質疑異性戀的規範。畢竟在大都市中,公共空間也總是受到異性戀規範所框限。

  • 異性戀的宰制

在世界上每一個城鎮裡,公共空間都有開放的一面,也有壓迫的一面:如果我們能掌握使用的方式與規則,它就是開放的,但公共空間也充滿規範與禁令,對於不屬於強勢族群的人而言,它更是壓迫的來源。並非所有人都能以平等的條件使用公共空間。性別的階級差異太過僵固,以致於人們見怪不怪,任由女性處於弱勢,此一現象在發展中國家的城市特別明顯,不過在歐美國家中低階層民眾聚居的郊區也可觀察到。這是第一層宰制,而性別認同的階層差異則是第二層,它迫使同性戀者在大部份時間和大部份地點只能做隱形人。當然,每個國家與文化的情況有所不同,例如法國人推崇凡事全民一體適用,使差異的存在無法得到必要的肯定,弱勢族群享用空間的權利亦遭到壓抑。同性戀者必須持續和「其他人」保持安全距離,不時調整自己的言行以免真相被發現。為了使用都市空間,同性戀者會依據地點以及同伴,變換不同的策略。

就歐美城市而言,男同志通常只有在同志已入主的街區才敢拋開遮掩。一旦脫離這層保護繭,往往只能選擇淡化自己的性別認同,以免「挑戰」異性戀主流。例如同性戀情侶在公共場所或半公開場所牽手還是可能招來麻煩。換句話說,每個大都市的自由度並不一致。例如在非洲和亞洲的大城市就不能公開展現自己的同性傾向(日本除外)。至此我們就能明白,在可以自由現身的國度裡,同性戀能短暫但象徵性地佔領公共空間為何如此必要。

性的世界地圖-PDF完稿-83
Photo Credit: 無境文化提供
  • 佔領公共空間,尋求能見度

同志遊行/同志驕傲日(Gay Pride)起源於紐約,目的是紀念當年一間同志酒吧「石牆酒吧」(Stonewall)的客人站出來抵抗警察的歷史。現在在任何一個可以合法舉辦同志遊行的城市裡,這項活動意味著男同志和女同志可以佔領街道,雖然時間不長。同志參與遊行的目的一方面是肯定自己的不同,另一方面也為了實踐自己在公共場所現身的權利。所以遊行不僅代表合法地提出社會正義的訴求(包括有權結婚、撫養子女、要求處罰恐同行為等),也代表要求實現空間正義。為了提出政治訴求,他們經常必須走上街頭,短暫佔領公共空間。遊行人數愈多,他們的聲音就越有可能被聽見。巴黎的同志遊行全名為「LGBT驕傲大遊行」(Marche de fiertés LGBT),每年六月底舉行,參加者多達數十萬。巴西聖保羅的同志遊行則有好幾百萬人參與。這種舉辦在大型城市、如同集體出櫃一般的大遊行,自然比在外省城鎮舉辦的要容易參與。在遊行中,同性戀者向世人展現自己男同志或女同志的身份,他們透過各種展演方式(尤其是身體)反抗城市中的異性戀思維,以及依據這種思維所建立且不斷內化在人們腦中的規範。

1970年6月28日,2000名男同志走上紐約第六大道,喊著口號“Come out!”(出櫃!)。第一場同志遊行就此誕生。

性的世界地圖-PDF完稿-82
Photo Credit: 無境文化提供
  • 身體就是抵抗的據點

致力於打擊愛滋病的運動團體「Act Up」(AIDS Coalition to Unleash Power)示範了如何用身體來抵抗外界加諸的羞恥感、罪惡感與壓迫。他們設計了一種叫「擬死示威」(die-in)的儀式,讓大家靜靜躺在地上,既象徵著死去的愛滋病受害者,也代表對他們的致意。在公共空間中,人的身體都被預設為異性戀的身體,功能則依據性別而定義,不可變動。在同志遊行的節慶氣氛中,男同志和女同志平時只能封閉在私領域的身體終於可以示人。這種展示可能會踰越規範,如同遊行中偶爾會看到有人全裸(通常都是男性)。除了暴露狂的情形以外(巴西里約嘉年華其實也會招致這類批評),這些突破規範的行為極具展示意味與政治意涵。

公共空間的搭訕與性行為

由於同性性行為遭到禁止,同性戀也不被承認,同性戀者向來只能依照社會規範生活與使用公共空間。由此產生的行為模式中,最特殊也最常出現在都市裡的就是在公共場所搭訕、調情而不透露身份。對男同志而言,歐美國家的大都會就像一個大型的搭訕場,還有許多提供情色娛樂的專門場所,隨著時代轉換面貌。至於後進國家的情形如何,相關資訊極度貧乏,但同志指南上的建議是保持謹慎。女同志依循的行為規範另有不同,稍後的章節中再詳加討論。

  • 「第二節車廂也不錯!」

幾年前巴黎地鐵公司注意到,地鐵的第一節和最後一節車廂經常是最擁擠的,因為這兩個車廂一般來說最接近月台出口的位置,所以站方發明了一個標語「第二節車廂也不錯!」結果,雖然第一節車廂的乘客沒有減少,第二節車廂卻變成男同志邂逅的地方!這件事顯示同志能夠將任何一種空間佔為己有,並改變它原本的用途,特別是改成搭訕交友之用。其實較小的城市或鄉村地區也有男同志可碰面交友的場所,但大城市還是男人追逐男人最適合的狩獵地。這些男人有的認為自己是男同志,有的不這麼想。總而言之,透過性愛放鬆自己是許多男人生活中十分重要的一部份。從更大的角度來看,兩性關係內在的不對稱(即男性優勢)不存在男同志的關係中,所以彼此的身體也比較開放。女同性戀者沒有在公共空間中發展出專門提供交友搭訕的地點,原因一方面是害怕受到攻擊,而且男性與女性身體接觸的方式也不同。

性的世界地圖-PDF完稿-84
Photo Credit: 無境文化提供
  • 依循理性的快感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