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中國包圍網」的最大漏洞,可能就是美國自己的盟友

特朗普「中國包圍網」的最大漏洞,可能就是美國自己的盟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圍堵中國的態勢絕對不會變,但是這張網中的孔洞就是有效與否的關鍵。各國都有自己的經濟壓力,若是要放棄中國市場,這對於日本、韓國跟印度都是難題,同樣的對於台灣也是一樣。 

東亞局勢的主旋律無疑是「美國包圍中國」,但是這張包圍網,就如同一個漁夫灑下大網捕魚,但是這張漁網有孔洞,孔洞就是中國周邊的國家,它們跟美國合作的態度,還有自身的實力大小,都會決定美國包圍中國的有效性。

美國也知道這一點,考量到盟國的重要性,當初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美國一改原先壓制兩個戰敗國德日的政策,改為以大量資源重建德國跟日本,來防止蘇俄勢力擴張。我們今天在認知美國包圍中國的局勢也是一樣,要從中國周邊的國家來談,尤其是那些美國的盟國,它們對圍堵的態度積極或消極?

但是現在跟冷戰的局面又截然不同,冷戰的時候,民主共產兩大陣營可以老死不相往來,只保持軍事外交的競爭,但如今的經濟局勢已經錯綜複雜到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面對中國這個大市場,就連美國也不可能輕易說不,更何況周遭的日本、韓國、東協還有台灣。

南海是美國戰略布局中的重中之重

軍事力量是執行外交政策最直接的指標,美軍在包圍中國的對策中,最重要的就是確保南海自由通行,一旦確保南海自由通行,就能否定中國對南海島嶼的主權要求。因此接下來大至美軍的航母打擊群,小至單艘的驅逐艦,肯定會頻繁不斷的造訪南海,但從之前中國052C型驅逐艦「蘭州號」險撞上美軍的「迪凱特號」(USS Decatur)之後,美國也知道南海的遊戲要再繼續玩下去,美國的風險會增加,因此美國轉移到台灣海峽來對中國施壓,將會是美國的下一步。

台灣現在正值11月24日大選前的關鍵期,美軍罕見佈署了至少兩到三個航母打擊群在台灣周邊,目的就是要防止中國影響台灣選舉。美國藉台灣施壓中國的戰術已經越來越明顯。除了已經有風聲,美軍軍艦將停靠高雄港甚至太平島之外,進一步要觀察的指標,就是美軍將會用甚麼樣的等級、軍力跟名目進出台灣海峽,如果只是依照目前只是兩艘驅逐艦的編隊規模,那就表示美國還沒有打算在台灣海峽過度刺激中國,但是選後一旦綠營穩定多數,那美軍進出的頻率就會增加。

台海--美中亞洲關係v2

日韓是美國的第一道防線,卻需要中國市場

日本

再來我們要提一下中國周邊國家的態度,日本跟韓國是重中之重。要先補充一個概念,美國對於重要盟國跟戰略要地是一定會駐軍的,過去美國在日本、韓國、台灣、菲律賓跟越南都有駐軍,隨著越戰慘敗,美軍退出越南,之後選擇跟中國交好遏制蘇聯,又退出台灣。在冷戰結束後,菲律賓的空軍海軍基地也交還,撤出大部分美軍,只剩下韓國跟日本,韓國是因為還有北韓的威脅,日本則是作為駐韓美軍的隨時奧援之外,還是美國在東亞的指揮基地。

不過日本近來跟中國的關係反而趨向和緩,首相安倍晉三剛剛去中國訪問,這跟美國包圍中國的態勢又顯得不同。其實這也是特朗普(Donald Trump,台譯:川普)造成的,因為特朗普上任之後不斷施壓日本,要求日本降低美國的貿易逆差,讓日本必須調降出口預測,這讓強打經濟復甦的安倍晉三壓力很大,畢竟產品就要有出口的市場,日本對美歐的市場已經飽和,如果日本對美出口勢必要下降,那中國這塊13億人口的大市場,日本就一定要切進去卡位。

特朗普對日本的態度其實非常高傲,在處理北韓問題時,幾乎是完全跳過日本,由美國直接跟北韓接觸,頂多讓韓國一起參與,這也讓日本國內相當不滿,因為北韓的飛彈威脅最直接國家,日本首當其衝。另外北韓還曾經綁架過多名日本人,這些人還有部分生死安危不明,這在日本國內也很爭議。

結果日本作為美國東亞最重要的盟國,居然在美朝談判中,從頭到尾被晾在一旁,加上美國還不斷要求日本必須承擔更多駐日美軍的費用,這都讓日本跟美國的關係出現不穩,這些美日之間的問題,都會成為美國包圍中國的漏洞。

日本--美中亞洲關係v2

韓國

韓國也同樣面臨兩難,北韓雖然跟美國達成協議展開去核,但是去核的進度遠遠不及美國所要求的程度,北韓一再要求的經濟援助也沒有到位,北韓未來的態度還是很值得觀察。

我們要認知北韓過去對中國的依賴,並不是心甘情願的,是有求於人,不得不然。北韓的經濟絕對還在持續下探,這從日本找到越來越多從北韓飄來的出亡漁船就可以知道,船上堆滿的屍體就證明了北韓人民寧願冒死出逃,也不願意留在北韓,這樣的經濟局勢絕對岌岌可危。

從目前美國的態度來看,看不出美國願意提供大量經濟援助給北韓的跡象,如此一來,韓國肩上的擔子就會更為辛苦,等於蠟燭兩頭燒,一邊要負擔駐韓美軍的費用,如果同時還要準備金援北韓,韓國的經濟也需要有出口的市場。而且北韓一定也會打中國牌,11月初,金正恩就已經大力稱讚習近平,中國對北韓的影響力,勢必會連動到韓國的對外政策,在北韓依然是韓國的安全隱患之前,要求韓國全力配合去封堵中國,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韓國--美中亞洲關係v2

印度

如果美國要圍堵中國,除了所謂的東亞第一島鏈之外,南海可以由澳洲協助,但是對於同樣是中國海上命脈的印度洋,就必須仰仗印度協助圍堵。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10月底也出訪了日本,表面看當然是日印合作圍堵中國的契機,但其實日本跟印度都有各自的需求。

印度同樣也面臨經濟需要刺激成長的問題,尤其距離明(2019)年的大選只剩下半年,總理莫迪的壓力也不小,在經濟層面,目前印度正在談判RCEP,一旦談成,東協十國、日本、韓國、澳洲和紐西蘭進口的貨物,九成可免關稅。中國貨物只有八成可以免稅,但印度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太高,高達630億美金,降低關稅還是會讓中國貨物繼續傾銷到印度,印度必須想辦法開拓其他市場。印度和日本在推進雙方經濟合作方面可以互補。

但在軍事方面,印度要跟美國展開全方面合作還是存在一些變數,這些變數一方面是印度跟巴基斯坦的領土糾紛,巴基斯坦以中國為靠山,大量引進中國武器跟訓練,在印巴領土糾紛當中,中國扮演著藏鏡人的角色。巴基斯坦也同時制衡著印度包圍中國的策略。

另外就是印度過去是不結盟國家的領袖,跟蘇聯保持不錯的關係,所以至今印度還是有大量的俄製武器系統,這種武器上的差異,會讓美印在軍事合作上較為困難,美國真正的盟國肯定從武器系統到基地需求都是以美國為主體思考的,光從這一點就可以知道美國跟印的戰略夥伴關係還不夠穩定。依照目前印度的軍力,想要獨立封鎖印度洋還力有未逮。

日本跟印度肯定是彼此都有各自的利益需求,但是這些需求目標,分別在經濟、軍事跟外交可能根本是互相衝突的。

印度--美中亞洲關係v2

東協

東協(ASEAN),十個國家裡面跟中國關係比較好的是泰國、柬埔寨、寮國、汶萊跟緬甸,印尼、馬來西亞跟新加坡跟中國關係若即若離,經濟上來往很深,但外交軍事上沒有對立,衝突較激烈的是越南跟菲律賓。

越南在美國跟中國的對立中選擇中立,這不難理解,其實只要看一個國家所使用的武器系統是俄國規格多還是美國規格多?跟美國關係好的國家,美國會千方百計地阻止對方去使用俄製武器,除了整合問題之外,最重要的是美國會想要獨吞軍售大餅。

越南最近所買的潛艦跟戰鬥機都是俄製,光是這一點就能知道,越南跟美國的軍事整合還不夠深入,之前雖然有傳出要出借金蘭灣或其他軍事基地,但是沒有看到任何進一步的跡象,中越絕對有歷史仇恨,但是要越南跟自己的北方老大哥徹底撕破臉,在戰略上太不現實。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從上任以來跟特朗普風格就差不多,對中國態度口頭上反覆不定,但是沒有真正的軍事動作,中國也投其所好,給予了不少武器跟經濟援助。其實菲律賓的軍事力量還不夠強大,除非菲律賓全面恢復美國駐軍基地,菲律賓才會恢復成過去反共的島鏈成員。那個時候,中國才真的需要對菲律賓傷腦筋。

東協--美中亞洲關係v2

美國不出錢又要盟友出力考驗盟國經濟實力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戰略矛盾,一方面要求盟國要圍堵中國,同時又要求盟國要加倍付出防衛成本。過去二戰後美國曾經以馬歇爾計畫,挹注大量資源重建歐洲,並且在冷戰期間,建立美國的核保護傘來保護盟國,但是特朗普的行動有一點不一樣,美國的確在重建跟加強自己的軍事力量,但是這些成本卻轉嫁到盟友的身上。

如果現在還在冷戰,盟國因為軍事威脅的關係那兩個陣營老死不相往來之下,當然只能乖乖付錢。不過現在的時代,全球資本經濟互相流動依賴,要這些中國周邊國家一面倒的配合美國圍堵實在不夠現實。

要讓圍堵策略進一步落實,這也考驗美國的國際領導力、軍事跟經濟,必須要在財政允許的情況下,更大量的派駐美軍到東亞同時還要金援盟國,不然中國的周邊地區太複雜,不要算入台灣,光是緊鄰國家就有15個以上,從近來阿富汗的動盪就能看出,連美軍高級將領都差點遭到暗殺,美國一旦放鬆區域影響力,隨之而來的動盪難以避免。

東亞部份,美國圍堵中國的態勢絕對不會變,但是這張網中的孔洞就是有效與否的關鍵。各國都有自己的經濟壓力,能否一方面滿足美國國內的經濟需求,降低出口,同時還要增加軍備,去抵制中國,甚至放棄中國市場,這對於日本、韓國跟印度都是難題,同樣的對於台灣也是一樣。

台灣怎麼辦?

台灣馬上要進行縣市長跟直轄市長大選,中美議題也是熱門話題,對於跟美國結盟有一點必須注意,台灣如果想要在戰術上真的要對中國產生有意義的包圍,台灣獨自是無法進行的,美國必須要恢復在台灣的駐軍跟基地,包括建立海軍跟空軍的常駐基地,台灣才能真正有意義的成為包圍的一員。如果美國囿於中國的壓力,無法做到這一點,台灣對中國的包圍其實效果有限,頂多只能自衛而已。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國內政府組織的重要大事之一,就是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簡稱國科會)。這個過去主掌國家科技發展預算及科研方向的部會,為何要在這個時刻重新調整組織體質?以及國科會聚焦科技賦能「創新、包容、永續」議題,有哪些不同於以往科技部的實際作為?我們專訪國科會首任主任委員吳政忠了解背後脈絡,讓民眾更理解國科會的任務,透過科技轉型同時帶動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的嶄新出路。

科技部為何要改制為國科會?關鍵的決策考量之一,就是因為在科技管理過程,國家整體預算的限制,領導人必須找到最值得投資發展的科技方向。也是在此脈絡下,吳政忠提到他在2017、18年時候,他擔任政委與林萬億政委、唐鳳政委,共同邀集多個國內政策智庫、領域專家,並廣泛接觸社會各領域不同世代、拜訪國際專家,採取多軌意見徵集及討論交流機制,共同集思廣益之後,擘劃出「台灣2030願景」藍圖。

這項跨智庫的研究勾勒出台灣未來將面臨的具體挑戰,像是人口高齡化及少子化、資源循環利用、工作樣態劇變、地緣政治…等明確方向。針對相關趨勢,經過多次討論檢視,提出2030「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不過這些議題跟科技有關面向,交給過往的科技部執掌就好,為何需要國科會扮演統籌角色?

吳政忠解釋,在他心中,國家的科技政策,不只是科技本身,而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環環相扣。如果是過去的科技部角色,很難與其他部會落實橫向的有效串接,因此在這個國科會成立的時間點,不僅能有效配置政府的科技預算,同時還要整合其他跨部會成員,讓各自部會原本執行的任務能加以妥善融合,更有效率達成未來2030年的「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

另一方面,吳政忠也提到,當這幾年疫情肆虐全球,口罩國家隊、晶片半導體,讓台灣躍升為舉世矚目對象。我們該如何從立基於ICT產業代工、OEM的基礎,運用新科技輔導台灣蛻變為兼具創新、包容、永續的數位島嶼、智慧國家?透過本次專訪,深入洞察國科會在管理相關科技產業發展,會扮演哪些要角及達成哪些任務。

以科技為體、跨部整合為用,從代工心態蛻變創新思維

過去的成功方程式,可能成為日後成長的阻礙。針對2030年願景的「創新面」,吳政忠提到,過去台灣善於等待歐美品牌開規格,再透過技術、人才實力在代工階段取得立足之地。現在,台灣更應該走出一條自己的創新之路,因為過去OEM模式下的人才培育,造就我們只練習解題,但不會出題目,於是商業競爭只能搶到次要商機。

台灣要創新,就必須有系統化改革,例如過去我們都避免犯錯,這與創新是格格不入的,而政府組織如果只仰賴單一部會,缺乏整合是無法用國家層級進行科技轉型。吳政忠說道,「國科會的成立,就是扮演協商跨部會的關鍵角色,從上游研究、中游法人單位、到下游業界應用,跨產學研一棒接一幫串起來,引領創新之際也能做到科技管理。」

JOHN8828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分享,國科會的主要任務就是做跨部會、上下游整合的工作。

要讓政策、計畫、再到管考,形成一個完善的Closed Loop(閉環),吳政忠以低軌衛星產業為例,他說,「幾年前聽聞SpaceX部署星鏈計畫,我們的太空中心從沒做過通訊衛星,我問如從零發展台灣自身低軌衛星要多久?答案是一、二十年!」

弔詭的是,這些衛星使用的關鍵零組件及晶片,就是由台灣生產。換言之,台灣擁有研發先進晶片的技術,更要從應用端創新找市場藍海。當時吳政忠擔任統合要角,集結太空中心、經濟部、工研院等單位,並且邀請民間企業加入,讓公私的資源整合得以敏捷組隊、快速試錯。

當時的遠見與行動,造就我們的「低軌衛星國家隊」成功打進國際供應鏈,更有望在2025年至2026年實現發射2顆自製的低軌通訊衛星。

走進尋常找問題、想答案,包容式普惠科技向大眾外溢

要想題目,政府組織可以從哪些地方找問題?吳政忠表示,「部會必須要跟地方、跟民眾多接觸,不要躲在辦公室裡面找題目;題目在哪裡?題目就在我們日常的生活,尤其價值最高的産品是越靠近身體,要知道人的需求在哪裡,『食醫住行育樂』處處是題目。」

吳政忠口中的食「醫」住行,「精準健康產業」正可以呼應2030願景的「包容」面向。讓醫療結合ICT科技優勢形成台灣未來百年大業。這兩大產業匯集的精準健康,不僅符合好題目的需求,讓普惠科技逐漸外溢到一般群眾甚至弱勢群體,減少城鄉醫療資源落差,用科技促成社會包容目標。

精準健康除了橫跨預防、治療診斷、照護等,同時基因、生理病徵大數據,這些資料運用怎麼合法合規,就不只涉及醫療院所、資通訊業者的責任,政府更需要擔負起守門人的職責。吳政忠不諱言,「幾十萬、百萬健康個資,如何避免資安竊取、妥善運用,這是國安問題,必須從管制角度完善規範。」

JOHN877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由政務委員兼任,可提升跨部門溝通效率。

至於該怎麼做?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是由行政院的政務委員兼任,這項制度的設計,讓政委有權協調各部門,商請各部會首長乃至行政體系官員,更有效率進行跨部會討論複雜議題。

以精準健康為例,相關利益關係者涉及民眾、醫院、醫材商、資通訊廠商、以及主管機關衛福部。針對想推展的創新應用,可透過「沙盒」模式驗證,以「並聯」多方協作商討模式,打破過去單點「串聯」溝通,進一步針對法規缺漏之處快速補強,又不拖累應用落地進度。

民眾有感的永續科技,培養跨界視野的科學人才

至於科技政策如何讓民眾有感,同時又實現永續目標?吳政忠坦言,科技效益要讓大眾從日常生活體察到,難度非常高,目前國科會的著力點有兩大方向。其一是基於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建構民生公共物聯網,打造中央與地方縣市交流平台,針對水、空、地、災議題,找出可行的科技解決方案。

吳政忠提到,以前嘉南一帶需要人力查看灌溉水道和閘門,這類職務被稱為「掌水工」,隨著農業鄉鎮掌水工高齡化,以及環境變遷造成氣候的不穩定,政府協助導入智慧流量監測、電動水閘門科技,幫助掌水工熟悉科技使用,減輕勞務工作的負擔,增進工作的效率,同時也能有效運用水資源達到環境永續。

國科會推動科技永續的第二個面向,則透過各種科普推廣計畫,吸引更多新世代人才投入科研。吳政忠指出,2019年開始舉辦Kiss Science—科學開門,青春不悶活動,把103個科研場域向外開放,並舉辦多達360場活動,鼓勵莘莘學子用趣味方式愛上科技、研讀科學。

大合影_(1)
Photo Credit:國科會
國科會Kiss Science活動。

不過吳政忠認為,「所謂科學,不應只侷限理工也包含人文社會,讀人文社會也要懂科技」。學者出身的他,過去主要研究領域擅長於應用力學,搭上近期台灣地震不斷,瞬間化身教書的吳教授,展現他豐富的跨領域學養,親切談著地震波當中縱波(P波)、橫波(S波)的差異,他提到,科學在生活中的用處,就是當了解其中的原理,就能在災害發生當下比別人多一份淡定。

當科技定義的邊界越來越模糊,科技不止是國科會的科技,科技應該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共同介接。未來國科會在創新、包容、永續還有哪些新施政?讓我們拭目以待。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