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每個候選人「都很爛」,為什麼我還要去投票?

好像每個候選人「都很爛」,為什麼我還要去投票?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無論給不給代議士你的分配權(也就是投不投票),最後總會有個代議士來幫你分配,既然你都會被「代表」,何不花點力氣多瞭解他們「代表」你做什麼呢?

文:Ara Yang

如果你想鼓勵他人出門投票,或許可以先問問自己一個問題:「到底什麼是『政治』?」因為你可能會在鼓勵別人去投票時,被問到這個問題。

不願出門投票的人多數有個常見的理由——「政治關我屁事」,而常常在鼓勵投票者有嘴講到無涎後,只換來對方一個「所以呢」的表情。其實,政治不是什麼複雜或玄幻的東西,根源就只是「分配」這兩個字。

為什麼要分配?因為資源有限!

我們先把整個地球縮小成一個房間,房間裡有你跟你的室友。早上同時起床,只有一間廁所,你跟你的室友有個默契,誰先進去?進去多久?有時候你的室友在某一週每天必須提早一點到公司準備會議,你們可能在討論後改變默契,這週都讓他先使用廁所。

每個月繳水電費時,原本是兩人平分,但因為這個月你到國外出差20天,所以你想重新討論一下這個月的水電費分攤方式;你們還養了一隻貓一隻狗,會討論清貓砂和帶狗散步的安排,因為你的室友有每周出外跑步4、5天的習慣,所以帶狗出門的機會多一些,你也就決定多清幾天貓砂。

這些「使用」的分配、「利益」的分配、「責任」的分配,全部都是政治。說得更準確一點,政治,就是「分配時所遵循的遊戲規則」。

在房間裡,只有你跟室友兩人,或許可以靠「默契」解決很多分配上的問題,但在地球這個大房間裡,你有很多很多很多室友,即使把範圍縮小到一個國家、一個縣市、一個鄉里,你還是有很多很多室友,不可能靠「默契」來維持運作,所以大家需要一個「規則」。

那麼這個「規則」是怎麼來的呢?可以大家一起討論,也可以由一個人來決定,這個「由誰來決定規則」的過程,對國家來說,就叫「政體」。

但即使是「民主政體」,還是沒辦法在決定規則時讓大家都表達意見。

不說國家,就連你家鄉里舉辦活動要採購什麼抽獎禮品都要每個里民一起開會的話,這個鄉里很快就會變成「只能決定」而「無法執行」的空談之地,因為大家幾乎把時間花在一起決定所有規則上,誰來執行呢?

因此之故,人們為了兼顧「決定規則」和「賺錢吃飯」兩件大事,便把自己一部分可以決定規則的權力交到代理人的手上,由自己信任的代理人來幫自己決定資源分配時的遊戲規則。這些人就是所謂的「代議士」,就是你我一票票投出來的地方代表、議員和立委。

這些人,在你我給予的權力下,幫你我決定從地方到國家許多大小分配規則的監督、制定和修改。但有趣的是,若人們買了某間公司的股票,會時時關心這間公司的表現是否如自己預期,稍有漲跌心情就跟著上上下下,但很多賦予代議士權力的人們,對代議士的表現卻不太關心。也就是說,台灣有不少只顧著投資卻不問績效的佛心投資人,著實讓人感恩讚嘆。

立法院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TJ Ting

不管投不投票,最後都會有個代議士「代表你」

到了這裡,或許有人會問,「所有由代議士決定的分配規則都跟我有關嗎?」

來,讓我們回到上面房間與室友的譬喻,所有人共享著這個房間裡所有的資源,當這些資源進行使用上的、利益上的、責任上的分配時,如何能跟每一個人無關?所以,「政治乃眾人之事」不是誇飾,是陳述事實。

或許又有人會說,「我不結婚不生小孩,育幼相關的資源分配跟我無關吧?」

這是個好問題。首先,問這個問題的人或許不在意原本由所有「室友」共享的資源被如何分配,但,真的能不在意原本可以用在與自己「有關」項目上的資源被分配在一個與自己「無關」的項目上嗎?你室友自己生了個孩子,你還要幫忙分攤尿布奶粉錢,真的會悶不吭聲嗎?

如果覺得幫人家養孩子沒道理,那麼就可以進到下一問題:「幫人家養孩子真的沒道理嗎?」對一個國家來說,孩子象徵著未來維持社會運作的勞動力,更是支撐各種社會保險的基石,若想持續生活在一個穩定運作、老有所依的社會中,幫人家養孩子就變得很有道理。

從這個點往外擴散,任何看似與你我「無關」的分配,都會以不同的方式與你我產生關聯,在這個前提之下,如何能不關心你我選出的代議士幫你我決定出什麼樣的分配規則呢?更重要的是,在民主政體中,你無論給不給代議士你的分配權(也就是投不投票),最後總會有個代議士來幫你分配,既然你都會被「代表」,何不花點力氣多瞭解他們「代表」你做什麼呢?

投票的意義,絕對不只是選出「比較不爛」的人

這時或許又有人會舉手:「我覺得我可以選擇的對象都很爛,所以我不想選。」

嗯…是個常見的放大絕的題目,我們來嘗試證明一下:

  1. 他們真的「都」很爛嗎?怎麼比較出來的?
  2. 他們的爛是「聽說」的?還是你透過數據、書面、影片等資料觀察來的?
  3. 再確認一次,他們真的「都」很爛嗎?

通常好好比較完後會發現,「都很爛」這個說法是個假命題,因為至少會有相對較爛的跟相對較不爛的對象。這時應該又會有人舉手:「所以投票就只能選一個比較不爛的嗎?」唉,人生已經這麼多狗屁倒灶的事,想事情的時候不妨想得開心點?選舉至少可以努力讓相對較爛的人乖乖回家,過去多數極權政體要做到「讓爛的人乖乖回家」這件事,通常是要流人血出人命的。

而這也提醒了有投票權的你我,如果發現覺得「好」的對象,也要多多支持,或許這個對象不一定獲得最後的「勝利」,但至少得票數能反映出有多少人對其理念、價值觀的認同,讓「好」的對象不會孤單寂寞覺得冷,未來有機會充電再戰,把相對較爛的人換下來。

2018瑞典大選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說了這麼多,只是想表達,在這個「房間」裡,任何的「分配」沒有人能置身事外,如同俗話說的,「你不管政治,但政治會管你」,趁這次大選,開始好好瞭解手上投下去的一票的重量,瞭解好好監督才能守護自己給出的權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