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法合資的「英國版核四」,看擁核派不願面對的真相

從中法合資的「英國版核四」,看擁核派不願面對的真相
Credit: Reuters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國家審計處的報告指出,英國新建核電廠計畫並非是為了解決國家能源困境,而是建立在不明而且和公共政策立場的理由之中,而那個理由的一大部分,是對「用軍事能力掌握全球地位」的浪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Phil Johnstone(英國薩塞克斯大學科技研究部門研究員)、Andy Stirling(英國薩塞克斯大學科技研究部門教授),兩位為《2018世界核能產業現況報告》共同作者。
翻譯:魏揚
審校:趙家緯

英國所謂的「核能復興」再一次地處在危機之中。

在長達數年——且英國人民在未來也必須持續買單——的昂貴計畫之後,11月時,Toshiba宣布將撤出Moorside核電廠的投資。同時,蘇格蘭(不追求核電,且減碳速度遠高過英國的其他地方)10月時,僅靠著風力就達到了98%的最終電力需求。當在其他因再生能源蓬勃發展,讓「原子夢」顯得日益過時之際,英國政府對核能的狂熱則與日俱增。

英國擁有世界上最具野心的核電發展計畫,這個規劃最初建立在在2025年前穩定大量的供電的保證。當時的計畫據稱,靠著核能提供日常用電需求,比再生能源更為便宜且不需要任何補貼,而這計劃中的第一座新建核電廠希克利角C (Hinkley C)最初預計會在2017年的聖誕節運轉。然而時過境遷,工程不斷發生延宕,英國在2025年之前預計不會有任何新建核電廠建造完成或是營運,這些早年的核電廠開發案對控制氣候變遷或能源安全也沒有任何貢獻。

在此同時,快速發展的再生能源反而促成上述目標的顯著貢獻,今日新建核電廠的成本以增至原本的3倍,而政府本身的統計數據,則顯示開發太陽光電風力發電會比新建核電廠還要便宜。

不斷延宕的核電廠計劃不但成為錢坑,還壓縮了綠能的發展

上述英國核電的整體規劃,與當前全球電力系統急速轉型相悖,全世界對於非水力再生能源的投資超越了化石燃料與核能的加總。與此同時,全球的核能產業都處在衰退之中。然而,即使面對這些逐漸浮現的事實,英國政府依然持續堅持興建Hinkley C電廠,讓英國消費者被迫為計畫給付數十萬英鎊補助給核能產業。負責審查公共支出的單位,國家審計處(National Audit Office)描述此計畫為「高成本且極具風險」。面對在財務上日益險峻的核電廠計畫,也有人提出用額外的巨額政府投資直接援助的辦法。

值得令人注意的是,英國政府核能狂熱的代價,是降低對公眾偏好度較高再生能源的支持。儘管再生能源快速發展,成本也急速下降,英國政府對再生能源的支持,逐漸縮減的幅度難以言表。對於太陽光電與能源效率的支持被刪減,而最便宜的低碳電力來源——陸域風電——也被延滯。自從政策改變後,英國對於再生能源的投資減少了一半,使得能源安全與氣候目標處於危機之中,這個局勢也令許多國際觀察者感到困惑

英國能源政策對核能的執著與日俱增的令人感到詭異,也逐漸遭到質疑,甚至部分過往支持者的倒戈。金融時報建議英國應重新檢視核能這個選項;英國基礎建設委員會主席表示,對於核能的「感受上的需求(perceived needs)」將無法再被正當化。核電支持者所不斷強調的所謂「基載電力」的需求,被英國國家電力供應公司(National Grid)描述為「過時」。

RTSK7S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開發英國平民核電廠的力量,是抱持「軍事考量」的菁英階級

再生能源表現超越核能殆無疑慮,關鍵在於:為何英國的能源政策如此明目張膽的不理性。

這個答案的線索,就在國家審計處針對2017年新建核電廠的報告。內文指出,英國新建核電廠計畫的正當性並非建立在國家所謂的「能源三重困局(energy trilemma)」(即可負擔度、碳排放以及安全性)之上,而是建立在「未量化」且不明的理由之中。看起來,這些支持核電的隱密「戰略性」理由領域,和公共政策的立場十分不同。那是在哪個領域呢?晚近的研究提供了洞見:看起來,英國對於核電的癡情至少在某個部分上是一種軍事上的浪漫。若是說得更細一點,如果沒有一個大型國內核能計畫,將會越來越難以維持英國建造與維運核能潛艇所需的能力與技術成本。英國民用核能計畫,看起來是由一群希望透過核武器來維持「全球地位」的菁英所驅動。

這些英國核能情結背後的特定軍事動機,乃是首先由我們2015年的研究提出,在當時被顯赫的核能倡議者駁斥為「陰謀論」,後來則在由國防部資深官員呈現給議會公共事務委員會(Parliamentary Public Accounts Committee)的證據中得到證實,這位官員承認了2017年時民間核能與潛艇產業之間的緊密關聯。與此同時,美國的許多高階報導都證實,假使國內的核能走向過時,即使是美國的核能防禦能力,也將會遭遇困境。就如同核能在全球尺度上逐漸衰退,引人注目的是,在少數持續對核能發展投入高額資源的國家,大多數都是既存——或渴望成為——核武器國家。由於全球再生能源建設速度提高,成本也大幅下降,大多數國家都認為核電是個過時的選項

AP_1204191424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因此,英國案例中的核能發展執著,實是對全球「民主」意涵上,更為廣泛的全球性挑戰。即使是核能倡議者都不甘願地承認,英國重振核能的想法是在密室之中(behind-closed-doors)產生,顯而易見的強烈軍事動機也確實存在,但試圖在媒體中擴大討論這個辯論的努力卻失敗了。

英國此前所發生的情況,不僅彰顯了那些核能倡議者過去所不斷預測與承諾的虛假性,同時也針對英國在這個政策領域上的透明度與可問責性提出了重要的疑慮。這些不斷否認「核電過時論」的勢力投入,反映出不斷成長壯大的民主威脅。

延伸閱讀

本文經台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台大風險中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