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勝算決策》:成功歸於自己,失敗歸咎運氣的「自利偏差」

《高勝算決策》:成功歸於自己,失敗歸咎運氣的「自利偏差」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利偏差」是一種深入人心的頑固思維模式,我們首先得了解這種模式為何會出現,才能想辦法提升從經驗中學習的能力,並用這些策略讓我們在為結果歸因時更理性。

文:安妮.杜克

「自利偏差」:成功歸於自己,失敗歸咎運氣

如同動機性推理,錯誤歸因並不是隨機的。根據心理學家和行為經濟學家丹.艾瑞利(Dan Ariely)(註1)所言,錯誤歸因是「可預測的不理性」。歸因結果的方式可被預測且有固定模式:將好結果歸功於自己,把壞結果歸咎於運氣,這樣就沒有犯錯。總之,我們沒有好好從經驗中學習。

「自利偏差」(self-serving bias)是描述這種歸因結果模式的術語。心理學家弗里茨.海德(Fritz Heider)率先研究人如何將自身的行為結果歸因於運氣或技巧。他指出,人會像科學家一樣研究自己的結果,但像是個「天真的科學家」,找出事發原因之後,會尋找合理的理由,而這個理由得符合人自己的願望。海德說:「這理由通常會討好我們,從有利的角度看待我們,而且如此歸因之後會增加效力。」

人隨時隨地都在欺騙自己。不妨看看人們在車禍的汽車保險單上如何填寫理由:「我與迎面而來的卡車對撞。」「有個行人撞到了我,然後壓在我的車底下。」「那傢伙當時在路上亂跑。我急轉彎好幾次才撞上他。」「不知從哪冒出一輛車子,撞了我的車之後消失無蹤。」「這名行人隨便亂竄,我的車子就壓過了他。」「我發現快要撞上電線桿,準備急轉彎時便撞上去了。」(註2)

史丹福大學法學教授和社會心理學家羅伯特.麥克康恩(Robert MacCoun)研究過汽車事故的紀錄,發現75%的受害者會指責對方犯錯。在多起車輛事故中,91%的駕駛會指責別人。最令人矚目的是,他發現在只有「單一」車輛的事故中,37%的駕駛依舊會找藉口,將責任歸咎於別人。

我們不能說這是因為某些壞駕駛缺乏自我認識。前面提過的約翰.馮紐曼教授在紐澤西普林斯頓路上令人聞之色變,某次他撞壞了車子,竟如此解釋:「我當時正在開車。右邊的樹木依序以時速60英里(約90七公里)的速度從旁邊閃過。突然間一棵樹出現在我眼前,於是蹦的一聲!」馮紐曼教授也會找藉口?這是真的嗎?

這種可預測的錯誤歸因可能是撲克牌玩家要面對最重要的問題。我在「水晶殿」酒吧親眼目睹「希臘尼克」如此做。當他拿一張7和一張2而輸錢時,會說自己運氣不好;但靠這種牌型贏錢時,則會說自己「突襲」成功。尼克將輸錢歸咎於運氣來卸責,把贏錢歸功於技巧來攬功,這表示他不斷高估用一張7和一張2的獲勝機率。他一直對失敗的未來下注。

並非只有「希臘尼克」這種比林斯小角色才會如此。菲爾.赫爾穆斯(Phil Hellmuth)是世界撲克大賽有史以來最厲害的玩家(拿過14只世界撲克大賽金手鐲,日後還可能奪冠),他也曾陷入這種錯誤歸因而廣受矚目。當菲爾從電視撲克錦標賽被淘汰後,對著體育節目ESPN的鏡頭說道:「要不是手氣背,我誰都能贏。」這句話已成為撲克世界的名言。〔《全押:撲克牌音樂劇》(All In: The Poker Musical)是描述菲爾生平的戲劇,該劇歌曲〈要不是手氣背,我誰都能贏〉(I'd Win Everytime [If It Wasn't for Luck])就是根據前面那句話來創作的〕。當ESPN節目播出訪問影片時,撲克玩家們都倒抽了一口氣。菲爾想說的是:如果打撲克時可以消除運氣因素(猶如下西洋棋),他有高超牌技,參加比賽鐵定無往不利。任何負面結果顯然都是運氣所致,任何正面成果都得歸功於他卓越的牌技。

雖然撲克玩家倒抽一口氣,但菲爾和其他人的差別只有在「電視上大聲說出」這點。多數人通常會語帶保留──特別是面對鏡頭和對著麥克風說話時。話雖如此,我認為每個人都被跟菲爾一樣的想法挾持。

當然我也不例外。打撲克贏錢時會認為自己很行,輸錢時則抱怨手氣不佳。這是一種本能衝動。我已經在自己生活的各種領域體會過這種傾向。別忘了,就算我們知道這是一種幻覺,卻仍然會看到它。

「自利偏差」顯然會立即影響我們從經驗中學習的能力。(註3)如果將多數糟糕的結果歸咎於運氣,就會錯過檢驗決策的機會,無法思考自己能否做得更好。如果把好的事情認為是自己的功勞,就會強化不該強化的決策,進而錯過自我提升的機會。沒錯,某些不好的事情出現,主因確實是運氣不好。某些的事情會發生,的確是由於個人技巧。不過我知道事情不總是如此,產生不良結果,並非百分之百運氣不好;獲得良好結果,並不是百分之百能力絕佳。然而,人就是會從這角度去看待不斷開展的未來。

指責別人要為世上各種壞事情負責,將好事情的發生原因歸功於自己,這種可預見的模式絕不僅限於打撲克或車禍事故。它無處不在。

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曾在2016年初參加愛荷華州共和黨總統初選辯論會。他注意到希拉蕊對利比亞城市班加西(Benghazi)悲慘結局的回應,(註4)便扮演起行為心理學家的角色來攻擊她:「她不想對任何錯誤的事情負責。我告訴各位,如果事情圓滿落幕,她會到處宣揚,將功勞攬在自己身上。」無論這項指責是否正確,克里斯確實掌握了人性:人會將好事歸功於自己,把壞事的責任向外推。諷刺的是,不到幾分鐘之前,克里斯也高度展現了這種自利偏差。主持人當時詢問克里斯,他曾陷入「封橋門」(Bridgegate)醜聞,共和黨是否該提名他參選總統。克里斯如此回答:「當然,因為已有3次不同的調查,證明我什麼都不知道。」並接著說:「我告訴你,當我接任紐澤西州長時,民主黨正在推行自由政策,整個州哀鴻遍野,非常蕭條,飽受高稅率和高管制所苦。到了今年,也就是2015年,紐澤西州的就業增長是過去15年以來最棒的。這都是因為我們推行了保守政策。」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