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韓選前民調困境:一定要等海水退了,才知道誰沒穿褲子?

台韓選前民調困境:一定要等海水退了,才知道誰沒穿褲子?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6年韓國對保守派的不滿開始宣洩,但民調都未呈現出來。有趣的是,在當時媒體預測新世界黨仍將在國會維持過半的情況下,新世界黨自己導入手機號碼施測的最後民調,已顯示自己很可能丟失江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虔豪(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台灣地方選舉進入最終倒數,歷經這幾年韓國政局動盪,三年下來,接連觀察過國會總統和地方選舉,現在輪到家鄉也要選舉了,但回頭過來看台灣,有幾點實在讓人頗不習慣。

首先是民調的落差,在2014年地方選舉中,許多家民調顯示出民進黨候選人仍處於一定程度落後的行政區,實際上開出來的票數,卻差距極大。四年後的現在,「假民調」的批評不脛而走,不少台灣同業都說待24日當天開票結果出爐,就能知道「海水退後,誰沒穿褲子。」

但觀察上回選舉,以及本次選前與正式選舉過程,我們只能看到包括台灣各家報紙、電視台與網媒,只要任何民調出來,就是一窩蜂跟進報導,卻鮮少見到有媒體去檢討過去和現在,為何各家民調落差如此之大,還有民調又和實際開票結果相去甚遠,問題出在哪。

是台灣選民本來就太難捉摸預測,還是樣本數或技術上有問題,或是有大家沒注意之處,提供了有心人士的操縱空間?

媒體只懂引用民調,卻不去檢討與追問民調公司,最後變成民調公司成為選舉期間賺錢獲益的最大贏家,提供的數據,信賴度卻相當低。但輿論與媒體只會在選後幾天,抱怨台灣民調不準,抱怨完後,下回選舉,同樣問題仍在出現。

民調的問題,其實也能和韓國相比較。近來韓國的經驗,一般地方首長和總統選舉,各家民調仍有相當準確度,除了2010年的首爾市長選舉預測失常外,其實很少出現台灣有的機構效應或完全失常的慘況。

但在2012年的國會選舉,在李明博與親信接連爆發貪腐醜聞的情況下,多家民調皆預測,在野的進步派民主統合黨(今執政黨共同民主黨前身),將拿下國會過半席次,最後開票結果,保守派執政黨大國黨(今最大在野黨自由韓國黨前身),仍維持過半,持續主導國會。

而2016年國會選舉,又上演驚人逆轉。在當時在野的進步派分裂下,當時民調預測,從大國黨改名的新世界黨,仍將坐擁國會過半席次,但開票結果出來,新世界黨不僅喪失國會最大黨的地位,席次還被在野陣營超過。

為此,韓國最有影響力的民調機構:實時施測公司(Realmeter)代表李澤秀,甚至公開在臉書上向大眾道歉道:「我要代表民調業界致上歉意,現在若只單就有線電話,已經越來越難調查選情了。」

至當時為止,韓國的民調機構,都是以撥打有線電話號碼來施測與統計,但事實上,作為網路通訊大國的韓國,有線電話的使用率僅剩50%,經常使用手機、剛好又是進步派最大票源的年輕族群,難以被詢問到。

這導致2012年,在青年世代普遍對政治冷感而不願投票,還有2016年,對保守派的不滿開始宣洩而出並決定透過投票行為來反映時,民調都未呈現出來。有趣的是,在當時媒體預測新世界黨仍將在國會維持過半的情況下,新世界黨自己導入手機號碼施測的最後民調,已顯示自己很可能丟失江山。

但若要以手機號碼當作施測對象,牽涉到個人隱私,只能採取由電信業者將手機號碼轉換為只有一回效用的「安心號碼」(又稱為「假想號碼」)的方式進行,以防止個人資訊外洩。

但至2016年為止,「安心號碼」規定只能提供給政黨在黨內初選時使用,電信公司無法將手機號碼或安心號碼,交給民調機構,當作在全國或地方型選舉的調查對象。

歷經2016年國會選舉調查失真後,實時施測公司的李澤秀代表,在道歉文公開要求政府通過,將安心號碼擴大適用於各項選舉,隨後,韓國中央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出《公職選舉法》修正意見,最後獲得通過。

因此,從2017年總統大選競選時開始,手機安心號碼正式被納為選舉時的民調對象,雖然會因此增加更多經費負擔,但在今年地方選舉上,韓國有超過70%的民調,以無線電話與手機電話並行調查的方式實施,這次各家調查,幾乎與結果吻合。

但對於選區被劃分更密集的國會大選,導入手機調查後的民調,是否就能改善之前預報失真的問題,還要看2年後的結果才能見分曉。

而在台灣,目前依據學術界計算,「純手機族」約佔總投票人口的近三成,若使用人口持續增加,往後台灣也勢必要討論將手機號碼納入調查對象。

面對民調,政治人物通常都回應「僅供參考」或「平常心看待」,但除選舉上,各陣營會參照民調、選民也可能依民調「跟風」來決定要投給誰,包括各項公共事務的輿論意向初探與規畫決策,民調都扮演極重要角色。若不去探討與改善民調頻繁失常,許多政治事務將會與現實脫鉤甚至被轉往經操作後的風向。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