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懂同志的感受,請聽聽我的「蒙古排華」經驗

如果你不懂同志的感受,請聽聽我的「蒙古排華」經驗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但光是身為性少數,因為整個社會對他們充滿不容辯解的惡意和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砸到頭上,就讓他們必須對每個人掩藏自己的身份:愈看不出來他們真實的身份,他們就愈安全。

蠻少台灣人有被種族歧視的經驗,我剛好有。

講到被種族歧視,我不是說在拉丁美洲,走在路上被喊chinitita(中國妞)那種程度的歧視,我講的是需要對所有人隱藏自己的民族和身份,以免遭受攻擊的那種程度。

2012年,日本提出釣魚台國有化政策,日本政府正式以金錢收購釣魚台列嶼後,中國興起一波排日熱潮。日本企業在華被砸爛、連路上車主是中國人的豐田汽車都被澆油火燒。我的日本朋友講到臉色都變了,短時間內不敢踏進中國,也會極力避免出差中國。我只對這位歐吉桑說:我在蒙古每天過的都是這種日子。

不誇張,我在蒙古國工作的半年期間,每個人都告誡我千萬不要單獨行動、不要被發現是華人。因為在蒙古假扮韓國人的關係,我的英語程度都突飛猛進了呢。由於會講日文的蒙古人不少見,冒稱日本人是過不了關的,我只好假裝是韓國人。但我不會韓語,只好假稱自己是韓裔美籍,從小在美國長大,只會英語不懂韓語。於是必須要把英語鍛鍊到毫無亞洲腔調,而且語法、用字皆道地流利,以保小命。

蒙古排華是歷史近因加上政治操作的結果。蒙古史觀裡,近代中國從滿清開始占蒙古為領土,國民政府又殖民蒙古,對蒙古菁英加以屠戮,是近代仇敵。蒙古人與當代中國人的民間交流經驗也不太好,除了中國人口販子拐買蒙古女性的案例層出不窮之外,奸商坑騙蒙古牧民的事件也是屢見不鮮。加上蒙古的現代化完完全全是俄國一手拉拔起,在俄共與中共翻臉後,鄰國總共只有俄國與中國兩個的蒙古,被迫選擇盟友。蒙古毫不猶豫地選了俄國,即使它從來不在獨立國家國協之內,卻一直是共產國際最最忠實的盟友。明明中國才是蒙古最大的貿易夥伴,蒙古輸入65%以上的民生物資都來自中國,但蒙古不只沒有選擇中國作為盟友,還選擇它作為敵人。

每個國家為了內部團結,都會選擇至少一個外在敵人。美國冷戰時期選擇了俄國,現在選擇中國。中國自二戰後就堅貞不移地選擇日本。蒙古前狼後虎,但對透過俄國的支持才從中國獨立出來的蒙古共產黨政權而言,中國更加邪惡。於是政治髒水一律潑向南邊的中國,連同興盛的民族主義一起,把中國人都當成敵人一樣對待。即使蒙古對中國的貿易依存度超過GDP的一半,但蒙古這個外資撐起的礦業大國,中國企業進駐不到百家。因為中國企業除了會被砸,還會被政府找茬。三天一勞檢、五天一安檢,任什麼企業都營不了生。

我身材纖小,生得一張南方漢族和平埔族混合的臉孔,對寬肩、厚背、寬顴骨、長眼睛、窄鼻、窄口的蒙古人而言,就是個南方人。對他們而言,南方人就是中國人,我絕對沒有分辯自己是台灣人的機會。因為拳頭不長眼,當然也不會長耳朵。我只能避免外出,或與蒙古同事同行。一次,大白天裡,自己一個人去吃午飯。街上一個紅臉、穿傳統服裝的中年男人迎面看見我的臉,就想拉住我要揍。若不是我跑得快,恐怕要出事。很快我就半走半逃地離開蒙古了。

備受人身安全威脅的我,沒有做錯任何事。光是身為一個華人,在蒙古社會裡,就讓我必須對每個人掩藏自己的身份,愈看不出來自己本來的身份,我就愈安全。我同時還學會了不少掩蓋自己身份的方法,例如偽裝成其他國籍的人,以及和蒙古女性穿類似的衣物,甚至穿耳洞、戴耳環。但整個社會對我充滿不容辯解的敵意和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砸到頭上。

AP_18256360179236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如果沒有任何民族自尊需要用貶低其他的民族來捏造就好了。只想無傷無害地在一個社會安身立命,在毫無道理的偏見之下,對一個平凡的個體實在太難。工作上我可以努力達成業績,表現得比蒙古同事更出色,甚至我也開始學習蒙古語。但一個人要對抗整個社會太難,因為社會裡非理性的敵意太多。

同性戀者和跨性別者也一樣,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光是身為性少數,在一個社會裡,就讓他們必須對每個人掩藏自己的身份,愈看不出來他們真實的身份,他們就愈安全。他們同時還學會了不少掩藏自己身份的方法,例如穿得符合自己生理性別的社會期待,甚至和不合適的對象結婚,走進自己和對方都不樂意的囚籠。只是因為整個社會對他們充滿不容辯解的惡意和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砸到頭上。

如果沒有任何價值觀需要用貶低其他人的價值來捏造就好了。只想無傷無害地在一個社會安身立命,在毫無道理的偏見之下,對一個平凡的個體實在太難。工作上他們可以努力達成業績,表現得比順性別同事更出色,甚至在家庭經營上百倍用心。但一個人要對抗整個社會太難,他們需要整個社會有更多的善意。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