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思考變得可見》:跳脫看似只有對與錯的「拔河」思考術

《讓思考變得可見》:跳脫看似只有對與錯的「拔河」思考術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拔河」歷程專門用來協助學生了解對立雙方在各種難題、爭議及問題上的複雜拉力。這鼓勵學生不要一開始就選邊站,而應該仔細思考是哪些拉力及理由在支持兩方。藉由探討雙方論點,讓學生體會真實困境無可避免的深層複雜性,並讓學生跳脫看似只有對與錯的表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榮・理查特、馬克・邱奇、凱琳・莫莉森

拔河

在桌子中間放一條線當作拔河繩。選一個可以從許多觀點或立場思辨的難題:

  • 找出兩個對立的立場,標示在拔河繩兩端。
  • 盡量找出許多「拉力」或理由,把你「拉向某端」,也就是盡可能找到各種支持雙方的理由。把這些理由分別寫在便利貼上。
  • 判定拉力強度,最有力的貼在繩子的最末端,較弱的則貼在靠近中間的位置。
  • 找出過程中出現的「如果……」問題,寫在便利貼上,然後也貼在拔河繩上。

當我們想到做決策這項挑戰時,腦中就浮現拔河遊戲這個比喻。好比有一組因素、理由或影響,將繩子拉向其中一邊,另一組則把繩子拉向另一邊。不過拔河時,並非所有拉力都一樣大。繩子尾端的定錨點通常最有力,越靠近中央則越弱,最可能被拉過界。「拔河」歷程便是用這樣的比喻來探索各種議題及想法。

目的

針對議題採取某個立場,並提出有力的論據,這是相當重要的技能。然而,在還沒有深入了解議題的複雜面之前,太快選擇並急於捍衛立場,通常會讓思考變得狹隘,也過度簡化問題。「拔河」歷程專門用來協助學生了解對立雙方在各種難題、爭議及問題上的複雜拉力。這鼓勵學生不要一開始就選邊站,而應該仔細思考是哪些拉力及理由在支持兩方。藉由探討雙方論點,讓學生體會真實困境無可避免的深層複雜性,並讓學生跳脫看似只有對與錯的表象。

挑選適當教材

「拔河」最適合用在有兩個明顯相反的立場或解決方法的難題、爭議及問題(注意:本歷程也可以調整為兩個以上的拉力,不過一開始最好從兩種立場開始)。這些難題可能來自學校課程、時事或日常事件。例如:保護區人口成長帶來的影響、政府稅收與提供福利之間的拉扯、決定哪些事物應加以限制而哪些又應保持現狀、小說角色面臨的選擇、學生的道德困境等。要記住,形成並探討各種想法才是深入了解某個複雜難題的關鍵,不要像辯論一樣快速選擇偏好的立場。

步驟

1. 準備。找出並選定一個讓全班同學探討的難題。可以從目前的課程內容尋找,或融入新教材,像是閱讀或看影片。此外,老師也可以請學生自己找出問題或難題,例如詢問學生:「這裡有什麼問題?」或「這個問題的重點是什麼?」決定好要探討的難題後,在白板或海報上畫一條線代表拔河繩。請學生想想,在這個難題中,對立雙方的觀點或立場分別是什麼,把學生的回答標示在這條線的兩端。

2. 找出「拉力」。問學生:「在難題的這一端,有哪些『拉力』或支持這個立場的理由?」請學生先不要管自己同不同意這些理由,盡可能找出各種拉力。可以讓學生各自作業,也可以請同學跟小組分享,或全班一起討論。請學生把想到的理由/拉力分別記在便利貼上,這樣接下來安排位置時會比較方便。然後,請同學針對另一端重複同樣的步驟,盡可能提出各種理由來支持(注意:兩邊不一定要分開進行,但一開始先這麼做,對某些學生來講可能會比較容易)。

3. 貼上「拉力」。把學生分成小組,或全班一起討論各個拉力應該貼在什麼位置。雖然達成共識很重要,但這裡的重點應該放在安排位置的原因、理由,以及拉力的相對重要性。

4. 問「如果?」「假如?」這類問題。學生在討論如何安排拉力位置時,可能會出現一些疑問。例如,學生可能會說:「那要看這麼做合不合法。」這些「要看」的爭論可以轉變成問題,寫在不同顏色的便利貼上,然後也貼到線上。完成之後,往後退一步,補上更多「如果⋯⋯?」問題。這些問題應該包含需要進一步探索的問題、現象或考量。

5. 分享想法。如果這個歷程以小組進行,花點時間看看各組的拔河繩。問學生對這個難題有哪些新的想法是一開始沒注意到的。學生還是抱持同樣的看法嗎?如果不是,想法有什麼改變,或增加了哪些新的想法?他們會怎麼跟別人介紹這個複雜的議題?

運用與變化

這個歷程能有效推動組員的熱絡討論,尤其在安排「拉力」位置時,效果特別好。老師經常發現,這個歷程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不必完整使用,就能引導學生針對難題提出論證。例如,老師只需要問:「有哪些拉力能把我們拉向支持延長上課時間這一邊?」學生就會開始討論。當然,並不是所有難題或爭議都只有兩個面向。事實上,也有多條繩子綁在一起的三方或四方拉鋸戰。一個議題若有兩個以上的拉力,也可以用這個歷程來探討。在這個歷程中,老師有時會先花一些時間尋找並設定議題。這是最重要的一點,因為我們定義問題的方式會影響我們如何解決問題。例如,麻薩諸塞州有一所中學的學生在社會課上讀到一篇新聞報導當地政府取消免費提供遊民餐點的事件。這項服務的供餐地點就在街邊,因此食物的備料及保存都沒有達到衛生標準。讀完這篇報導後,學生發現的議題包括衛生安全、政府對慈善機構的規範、服務供應者是否違法的道德兩難、更改供餐地點的可能性等等。接著各組同學針對設定的議題進行拔河。

墨爾本三一文法學校在地球週舉辦了保育討論會。有位一年級學生提出汽車污染的問題,另一個學生則提議,想要改善環境,可以全面禁止開車。老師非但沒有忽略這個想法,反而決定讓學生用「拔河」來探討。每個學生都提出一個「拉力」並寫在紙上。然後老師在地上畫一條線,讓學生依據自己的拉力強度選擇要站的位置。接著老師從中心點開始,請不同立場的學生依序分享自己的「拉力」。

評估

「拔河」歷程有好幾個地方可以評估:學生怎麼看待或定義這個問題?學生是否能掌握難題的複雜本質?學生如何設定對立的立場?學生是否能在難題的兩端來回論證,提出「沒錯,但另一方面⋯⋯」這類陳述?這些依據都能讓我們了解學生探索複雜議題的方式。

學生整理「拉力」時,注意他們是否能提出對雙方立場都很重要的證據。他們能否跳脫自己的立場,考量另一方的觀點?仔細觀察學生對拉力位置的討論,我們能從學生提出的理由及推論看出什麼?學生是否能為自己的拉力提出合理的論據及相關疑問?學生提出的「如果⋯⋯」質疑所透露的哪些關鍵可以幫助我們更了解選擇的難題?歷程結束時,學生是否能清楚表達自己對主題有哪些進一步的理解?

訣竅

確認選擇的難題是否能激發多元的想法,讓學生願意投入。此外,使用的教材也必須有一定的層次,才能讓學生提出不同的論點。如果學生無法對這個難題產生共鳴、投入其中,就很難好好思考。同時,避免學生太快做出判斷,這樣才能讓學生從對立的觀點檢視難題,並提出各方證據。老師可能會急於要學生表達自己的主張或立場,但等到大家都能以論據來闡述、檢視不同觀點,並形成問題幫助自己深入探索,那時再來分享會比較好。「拔河」歷程結束後,可以用「我以前認為⋯⋯,現在我認為⋯⋯」歷程幫助大家回到原本的立場。

在這個歷程使用便利貼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方便調整位置。我們可以將理由類似的拉力擺在一起,這樣就能清楚看出理由的類別或主題。這道步驟也可以在互動式電子白板上進行,之後再印出來討論。舉例來說,你可以先記下全班同學的回應,然後請學生找出需要調整位置的「拉力」,最後再討論為什麼。

實例介紹

密西根州特拉弗斯城的塔格蘿爾說:「『讓思考變得可見』這個概念從一開始就很吸引我,我真的很想知道學生心裡到底在想什麼。」而「拔河」歷程能滿足她的期待,讓學生從不同觀點看待議題,非常契合她的中學語言藝術課程。塔格蘿爾發現,學生閱讀時經常太快做出結論。一旦如此,學生便很難進一步推論。塔格蘿爾希望學生的思考能更靈活,也能不斷增加、擴展新想法,並加以應用。她也希望學生能就正在閱讀的議題分析出深層的複雜面。

塔格蘿爾說:「拔河歷程之所以吸引我,是因為這個歷程似乎能幫助學生完整思考,而且不會要求他們捍衛特定立場。這讓學生感到放心,他們可以隨時改變、修正看法,並對可能相互衝突的觀點抱持開放的態度。」

當塔格蘿爾的八年級學生開始閱讀露薏絲.勞瑞的《記憶傳承人》時,她認為這是運用「拔河」歷程的最佳時機。小說中,12歲的喬納思生活在未來,他原本以為自己住在烏托邦般的理想社會,後來卻逐漸發現不是如此。這個社會追求以「一致性」來達到完美,去除差異性以及複雜的情緒。塔格蘿爾在這部小說中找到一個能夠吸引中學生的難題:人類對永恆的幸福、理想及烏托邦社會的迷戀。

學生差不多讀完這本書時,塔格蘿爾在白板上畫出一條水平線,告訴學生,他們將進行一場拔河比賽。她從先前和學生討論過的議題中挑出「哪些事物有助於實現理想世界?」這個問題,並寫在白板的拔河線上。塔格蘿爾提醒學生,這本小說能讓大家思考這個複雜問題的其中一面。她在線的一端寫下「如果我們都一樣⋯⋯」接著她表示一定也有人持相反意見,於是在線的另一端寫上「如果我們都不一樣⋯⋯」塔格蘿爾告訴學生這不是要大家選邊站,而是要各組同學針對這個複雜的問題,為雙方提出可能的支持理由或「拉力」,並一一寫在便利貼上。當學生為兩種立場提出好幾個支持的理由後,塔格蘿爾請學生依據理由的強度安排便利貼的位置,她說:「就像真正的拔河比賽一樣,主力隊員都會放在後位。請各組同學按照理由的強度,為這場拔河排出最佳陣容。」

學生討論各個理由的放置位置時,塔格蘿爾就在旁邊聽著。她很驚訝這麼做竟然也讓自己更了解學生對小說主題的思考(圖6.2)。塔格蘿爾說:「我真的沒想到能了解學生的生活。他們跟朋友討論書中內容及自己的想法時,我清楚看到這些孩子相信、害怕及擔心的事情。例如,當學生討論到作者把『一致性』當成理想狀態時,他們提出的支持理由是,這樣就沒有人會被嘲笑或霸凌。學生自然就將自己的生活帶到課堂上。」塔格蘿爾也對學生在辯論時的良好表現感到意外。有些人很快就轉變自己的立場,也有些人在聽完同學的分享後改變了原先的看法。塔格蘿爾說:「這個歷程讓學生清楚表達自己對複雜概念的思考和邏輯,同時也對不同的想法保持開放態度。我真的很滿意這樣的成果。」

圖6_2
圖6.2:八年級學生針對「建立理想社會」進行的拔河|Photo Credit: 大家出版

塔格蘿爾繼續在不同的情況下運用「拔河」歷程。她說:「這個歷程對語言藝術課相當有幫助。舉例來說,我們正在讀的歷史小說提到了奴隸的概念,剛好跟八年級學生的社會課相關。我以『拔河』歷程作為架構,討論當時年輕人可能面臨的抉擇:從軍參戰,或留下來保護家人。我也請學生站在奴隸的立場思考『哪些因素會讓我留下來繼續被別人占有,哪些會讓我跟海麗特.塔布曼(譯註)一起加入地下鐵路逃走?』我這樣做不是要學生找出正確答案,而是要讓學生有機會注意並了解不同個體或團體是因什麼理由而有不同觀點。」

塔格蘿爾回顧這個思考歷程的使用過程,她說:「對我而言,『拔河』不只是幫助我引導學生分析小說的工具,還能應用在課程的其他層面,甚至橫跨不同學科領域。這個歷程不只是一套流程或步驟,更是思維模式,也就是思考的過程。這遠遠超越課堂活動的概念,真正要求學生進行觀點取替與推論。」塔格蘿爾的學生現在已經很熟悉這個思考歷程,她也發現,學生似乎更懂得傾聽,也能更自在、更有自信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塔格蘿爾說:「透過這個歷程,我也比較習慣這種思考方式。我們討論的某些議題對這個年紀的學生來說實在太龐大、太複雜,甚至太困難,像是奴隸問題、戰爭等等。但我發現這個歷程非常有助於學生了解這些艱難的情境。」

譯註:海麗特.塔布曼(Harriet Tubman),19世紀美國廢奴主義者,曾領導「地下鐵路」組織,協助奴隸逃亡,幫助數以百計的奴隸奔向自由。

相關書摘 ▶《讓思考變得可見》:創造「機會平等時間」的粉筆談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讓思考變得可見》,大家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榮・理查特、馬克・邱奇、凱琳・莫莉森
譯者:伍晴文

思考,不再只是湊巧出現
而是可以指出來、注意到,並不斷擴散出去

「教育的目的在於培養思考的能力」,全球所有國家的教育部恐怕都會同意這一點。世上所有老師也都希望課堂不再只是自己的獨角戲,不用再挖空心思,只為吸引學生注意。但如何做到,卻仍是教室中的頭號難題。

首先,思考是什麼?這個問題恐怕就會難倒絕大多數人。我們一味的要求學生思考,卻從未退一步想,自己具體上是想要學生做什麼心智活動。如果我們想讓思考在課堂中顯現出來,要做的第一件事,應該是先看到思考有哪些形式、面向,以及過程。

哈佛大學教育學院是世界頂尖的教育研究中心,旗下「零點計畫」(Project Zero)一項歷時五年的「智慧創新」研究,正是本書的前身。這個研究致力於找出哪些思考類型是我們在建立理解時最不可少的,最後得出六大思考類型,再根據這些思考類型,發展出21種思考歷程,也就是引導學生思考的教學活動,讓老師可以融入日常課堂,看見學生的思考與不思考。這項計畫與美國、歐洲、澳洲上千位學校老師合作,成果放上網路後獲得驚人迴響,不斷有老師反饋自己的使用心得, 而本書,正融入了以上的理論研究、實行過程、使用反饋。為了協助老師克服實際教學無可避免會面臨的挑戰及抵抗心理,除了大量應用的實例,甚至一一列出老師在實行時的成功訣竅,以及對失敗的檢討。

不過,若希望某個歷程能真正發揮效用,推動學生成為懂得思考及學習的人,「試一次好了」「試試看再說」的心態是不夠的。要建立教室中的思考文化、培養學生的思考傾向,老師要先成為學習者。運動員、藝術家的學習,都是先從模仿開始,教室中的學生也是,他們會模仿老師的學習,也模仿老師的不怕犯錯。先示範何謂學習,再透過用字譴詞卸下學生只敢、只想說出「正確答案」的戒心(光是以「是什麼讓你這麼說」來取代「你為什麼讓這麼說」就有可觀的效果)。還有極其重要的一點:使用適當的教材。不適當的教材,會讓學生心生「老師到底想問什麼」的沮喪或不耐。而以上一切,你都可以在這本書中找到實際建議。

本書的重點在於幫助老師做回最擅長的事:教學。老師不是策展人、不是活動規劃師,不應該耗費時間設計各種討好學生的遊戲,只為了讓學生不無聊。培養出真正懂得思考與學習的下一代絕非一蹴可幾,但也不是遙不可及,只是需要拿到對的工具。

《讓思考變得可見》一書在全球教育界頗具影響力,而本書的價值在「獨立思考」越趨重要的未來會更加彰顯。

本書融合理論、使用指引、實行範例及影片,而這一切讓這本書不只對教師有意義,創意工作者、團隊領導人,及任何需要在工作中思考的人,也都可以獲益無窮。

getImage-4
Photo Credit: 大家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