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擺攤一邊被「當成議員」,連輸兩次的王奕凱負債百萬也要選

一邊擺攤一邊被「當成議員」,連輸兩次的王奕凱負債百萬也要選
Photo Credit:王奕凱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比起其他候選人多從政黨或政府內一路被「培訓」,透過體制內的政治工作累積經驗到參加選戰;穿著圍裙和運動鞋,以到處擺攤賣東西維生的王奕凱其實也曾當過國會助理,但他覺得「不適合」。

即將在1月27日登場的第一波立委補選,許多人的目光都放在台北的士林大同區,除了首位由台北市長柯文哲「白色力量」支持的陳思宇,對上民進黨的何志偉和國民黨的陳炳甫,另外還有2位候選人,分別是無黨籍聯盟、高齡81歲的陳源奇,和已經落敗2次議員但仍不放棄的33歲王奕凱。

王奕凱在2014年反服貿318運動,因公開反對退場開始受注目,在此之前他就常參與社會運動,最早的政治啟蒙是2008年「野草莓運動」,現在看來,野草莓對他的影響並沒有讓他成為政治明星,而是就此踏上一條與眾不同的政治參與之路。

一邊擺攤一邊選舉的「從政之路」

王奕凱說,當年因為被嗆「搞社運的都不懂社會現實」,他在野草莓後不久,大學最後1年選擇退學進入金融業擔任營業員,後來開始在下班後去士林夜市擺攤,一開始和人合攤,後來賣出心得,便辭去白天工作成為攤主。

開始擺攤後的王奕凱一邊開發各種擺攤商品,一邊也有更多時間參與社運,他相信「透過政治途徑才能讓社會變好,因為政治決定了資源如何分配」。318運動後,他在長期擺攤又參與夜市運作而較為熟悉的士林北投區,投入地方議員的選戰。

2014年王奕凱以8551票落選,得票率2.8%(落選者裡第3高票),但2018年王奕凱再次以無黨籍參選,只拿下5716票再度落選,得票率2.04%(落選者當中排第5)。

約訪那天,王奕凱人在迪化街,是他這次參加立委補選的大同區,鑽進小巷,他的攤車寄放在和他一樣「挺台獨」的居民家中,他推著攤車一邊和對方聊起蔡英文日前對九二共識的反擊,很快就把攤位佈置好開始叫賣。

王奕凱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歡迎試吃,好吃的手工牛軋糖!」王奕凱嫻熟招呼經過的客人,他擺攤資歷7年,對找地點、找商品、佈置、招攬客人都能侃侃而談,除了夏天主力賣「夏之幻」冰品,冬天改賣各式不同商品,現在賣的則是「反迫遷牛軋糖」。

王奕凱解釋,這牛軋糖是萬華南機場的眷村戶做的,國防部依法要求「拆屋還地」,找不到工作也沒其他地方可去的中老年住戶,有的只能一邊抗爭,一邊做手工牛軋糖補貼生計,王奕凱陪著他們抗爭,也帶牛軋糖到迪化街、士林夜市和社區活動販售。雖然賣的東西一直變,但擺攤幾乎是他每天的日常生活。

相較於其他候選人大多數是從政黨一路被「培訓」,透過體制內的政治工作累積到參選;穿著圍裙和運動鞋,以擺攤維生的王奕凱顯得特別「奇怪」。雖然他也曾到民進黨籍立委林岱樺辦公室當助理,但王奕凱覺得那不適合自己。

「加入政黨、當助理幕僚,勢必要犧牲一些事,我想大家現在也都知道我不是個容易犧牲妥協的人。」當時民進黨全面執政後,第1次修改《勞基法》時引發極大爭議,他光在臉書上發表不同意見就被「約談」,後來他因此離職,又回到體制外。

去年幫王奕凱輔選的郭歷軒也直言,以王奕凱現在的知名度已不適合當幕僚,「他光個人臉書(追蹤者約為兩萬多,個人粉絲頁也有一萬多人)發表看法就會上新聞,人家看到如果以為是『老闆』的意思會很麻煩」。

王奕凱也說,如果在體制內,做到可以被黨推出來參選得花不少時間,以民進黨為例,還得是某些派系的「子弟兵」,國會辦公室都有資深幕僚「排隊很久了」,不容易輪到資歷較淺又還沒有明確派系的年輕人。他自認對議題的掌握、輿情觀察分析和處理法案的經驗能力都算成熟,與其進入黨內「慢慢蹲」,助理薪水也比他擺攤一個月平均3到5萬收入少,自己籌措資源參選更單純。

2014年後第三勢力陸續成立的政黨,理論上,對王奕凱來說應該會比既有大政黨更能一拍即合才是,他也不諱言2018年曾到時代力量、社民黨談過合作可能,更早也曾加入當年還尚未成立政黨的台派組織「基進側翼」,不過時代力量和社民黨當時都以已有人選為由拒絕了他。

和王奕凱一樣堅持走「台獨」路線的基進黨,王認為雖然理念相同,但對於台獨的想法和策略差太多,「基進不打算擴大支持群眾,而是讓原本支持台獨的人變『鋼板台獨』,且強調民族主義色彩,例如一定要講台語。」他覺得台獨應該更貼近一般社會大眾,後來也沒和基進黨合作,選擇單打獨鬥。

因為「做服務」被「當成議員」,為何依然選不上?

以無黨籍身份參選,王奕凱除了無法分到基本的「政黨認同票」外,資源也非常少。郭歷軒指出,王奕凱2014年第一次參選時競選辦公室連電風扇都沒有,只花幾十萬打完選戰,2018年雖然募款成果較好,但選完還是負債上百萬,包括借款72萬,用家裡房子貸款100萬,現在是靠每個月的擺攤收入慢慢還款。

郭歷軒說,王奕凱從2014年後,就常協助地方民眾處理各種問題,做到還有選民以為他是現任議員要連任,然而王奕凱充其量只算「熱心地方人士」,沒有議員的職權去要資料或監督市政府,就是不停打電話、開記者會,選舉前1年成立服務處,還有選民來問「王議員這幾年有什麼政績?上次陳情的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讓他啼笑皆非。

然而王奕凱的「選民服務」卻不一定對選戰有助益,郭歷軒說,王奕凱「空戰」還不錯,價值理念也很清楚,例如公開支持婚姻平權、東奧正名等公投案,倡議保護地方文化資產、反對山坡地開發、支持大量興建社會住宅和廣設非營利幼兒園等。

但地方選戰需要的「地面組織戰」和「綁樁」就比較弱,郭歷軒以「有樁沒有腳」形容,指王在地方4、5年人認識的人也不少,卻沒像其他候選人更積極地去要求這些「樁」幫忙拉票。例如傳統政治人物都會找地方友好團體成立「後援會」,但王和地方組織關係較淡,而受過他幫助的人雖然知道他是個熱心青年,但沒有在像婚喪喜慶等場合做人際關係的維持或強調「做服務」的成果,到選舉時票還是容易跑掉;再加上王也不對地方首長的選舉表態、不參加聯盟,這些做了可以明顯增加選票的事情「他都不做」。

「有輸過、沒怕過」他為何一選再選?

談起這次的立委補選,王奕凱卻意外樂觀地笑著說,「只要能拿下5到6%的關鍵選票就算贏了。」他從登記參選到現在,除了擺攤和在臉書上開直播「幾乎什麼也沒做」,但民調就有4%。

王奕凱說,每次選舉的策略都不同。2014年第一次參選,同選區幾乎沒其他第三勢力的候選人,他暫停擺攤全力衝刺選舉,到處跑攤參加活動讓選民記得他。2018年他密集在街頭政見宣講,然而面對價值主張和他類似的其他年輕候選人,例如時代力量的黃郁芬(1萬3213票當選,得票率4.71%)、社民黨的劉仕傑(3446票,得票率1.23%),基進黨的王映心(2411票,得票率0.86%)等人瓜分年輕選民的票,他的得票數比4年前少了近3000票,面對這次挫敗,王奕凱說「至少我知道,這次投給我的5716人是支持我的基本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