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綁大選造就「邊投票邊開票」亂象,中選會明顯瀆職

公投綁大選造就「邊投票邊開票」亂象,中選會明顯瀆職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北市平均每投開票所833人,台北市平均每投開票所905人,中間差距並不太大,但新北市的開票速度卻十分快速順利,反而台北市搞到凌晨2點半才開票完畢,這中間僅是效率差異,還是真有問題,不該以一句「輸不起」而簡單帶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偉佳(時事評論者)

本次縣市長選舉,外加綁了數個公投案,讓全台各地的投開票所都有混亂的情況發生。最駭人聽聞的,是中央選舉委員會(簡稱中選會)明明知道投票現場大排長龍,卻仍讓各票所在投完票立即開始開票作業,衍生出後續一連串選舉不公的質疑,落入他人「奧步」的口實。

對老人和青年皆不友善的投票動線,究竟是誰想出來的?

這次公投綁大選,讓各地投票所都出現投票塞車的情況,有些投開票所甚至發生蓋票處分配不均的問題,使排隊等待投票的人潮無法迅速消化,且公投蓋章處跟縣市長蓋章處在同一空間,擁擠不堪更減緩投票的速度,故排隊1小時以上至3小時皆有所聽聞。這部分代表中選會規劃整個投票空間、路線、預想投票人潮時,僅是草草的模擬帶過,並未做過完善的沙盤推演,而投票當天卻出現人潮爆滿情況,也無即時應變措施。

不僅如此,投票所的空間規劃跟動線劣質設計,從體力較不好的老人家到請兩小時「投票假」的青壯年,皆相當不友善,筆者在投票現場看見不少體力或時間不堪負荷的選民,因不耐久站、等待,索性棄投離開,可能直接影響選情膠著區的選舉結果。

此外,上述所說的劣質設計,更造成了「邊投票邊開票」的選舉亂象。

明知棄保操作可能,仍不事先預防「投票時開票」

雖然許多縣市的投票所問題重重、新聞不斷,但最誇張的應屬於台北市。柯文哲這次最大的票倉士林區投票投到晚上七點半,當時中選會已開票開至15%左右,甚至有同一處投開票所一間在排隊一間在唱票的狀況發生,換言之,還在投票的人可能在看開票的同時,依據自己的政治傾向,姚文智的票跑到柯文哲那裡去,柯文哲的票跑到姚文智那裡去——這就是棄保。

有人會說歐美國家的規定也是「讓排隊者投到完」,但即使像是美國2016大選內華達州發生正式投票時間結束後,還有人排了3小時才投完票的狀況,希拉蕊對川普的二選一對決也沒有如上述的操作空間;而英國因為使用內閣制,即便在晚上10點投票結束後各大媒體即發布出口民調,也難以影響尚未投票的選民意向,更遑論選舉結果。

然而在總是把「棄保」掛在嘴上的台灣,中選會直到隔天的記者會,仍然堅持準時開票,認為「先投完票的所先開合情合理」,這樣重視開票時間的「依法行政」直接導致這場選舉變成一場不公平的選舉,讓各種非公開的操作有機會發生,更讓開票結果差距極小的候選人得到無法服氣的理由。

從公投到開票,中選會的作法侵蝕人民對選舉公平性、透明性之信心,更給眾人做了最壞示範,諷刺的是,從事件發生以來,中選會的正副主委似乎沒有悔過負責之意,主委僅辭職負責了事,彷彿「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行政疏失」。

陳英鈐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同樣等到凌晨,贏家和輸家的感覺卻不同

新北市用2446個開票所處理了203萬張市長有效票(平均每投開票所833人),台北市則是用1563個開票所分攤約141萬張市長有效票(平均每投開票所905人),中間差距並不太大,但新北市的開票速度卻十分快速順利,反而台北市搞到凌晨2點半才開票完畢,這中間究竟是效率問題,還是真有舞弊?若是因為選務人員不足,為何中選會又說人力夠了?最大的問題是,中選會被問及如何處理邊投票邊開票的問題時「已讀不回」,顯是嚴重瀆職。

有趣的是,和電視機前面選民一樣等到凌晨兩點的柯文哲卻表示:「選舉過程沒有聽到違法或不正常的地方。」確實丁守中是因為些微之差落敗而提出驗票和選舉無效之訴,但只因為今天的3254票是落在另外一方,一整日「怪怪的」選舉異相就通通變成正常,似乎和指控者口中「因為怕不小心贏了而不先提選舉無效」的心態如出一轍,再對應部分充滿嘲諷、揶揄的「柯粉」反應,實在看不出那代表的進步價值所謂何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陳偉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