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南返鄉青年眼中,「又老又窮」是現實還是迷思?

在台南返鄉青年眼中,「又老又窮」是現實還是迷思?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TJ T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南需要的是在地經濟的營造與日常生活實踐,具體來說,就是青年就業與薪資福利的保障與鞏固,真的要讓青年人留下來,唯有健全的產業結構才能在地築巢。

文:蘇子翔(1988年生,家族世居古都台南、清大社會所碩士。《台南文化》讀書會成員。 2017年成立古竜塾,致力於家族史、台南在地古典文化的挖掘與革新,進行策展、舉辦講座,以及導覽見學)

台南人,大概是全台灣地方認同最深的人種之一。

觀光客進到城內時,老店家總是會討論對方出身。每當談論到「自己人」的時候,就會將打從娘胎以來的台南記憶細數交陪,這種認同的強度簡直到霸道、溺愛的程度。美食名單深不見底,一談論食物年輕氣盛者不惜械鬥、兵戎相見;巷仔內的老台南對外來食物則嗤之以鼻、心內呵呵笑。當然,讓外地人傻眼吃手手的交通,台南人總是能在混亂裡找道動態平衡。

在這次的選舉裡,「又老又窮」的風波可說是席捲了諸多中南部縣市。

從人口結構來看,台南市的青壯年人口,如果區間以15-34歲計算,共483,166人,佔總體人口25%,與全國平均26%相差不多(全國15-34區間,6,146,671人,台灣總人口23,580,833人)。即便擴大到15-39區間,人口646,226人,佔總體34%,也與全國平均相同(全國15-39區間,人口8167353人,佔全國人口34%)。[1][2]

這樣的數據意味著什麼?也就是說,台南市的「青壯人口」在全國平均來講「並不老」,甚至跟平均幾乎一樣。然而,南部薪資結構與勞動條件的崩壞,已經是普遍的「常識」。事實上,單就人口的年齡分佈與薪資結構來斷言一個城市的發展,我們會得到很浮面的觀察。

府城改變的過程中,當然也產生了陰暗的角落

近年來,台南市政府以「文化首都」自居。不過就一個「旅北」多年的「返鄉青年」來說,對台南10多年來的鉅變,感到十分的「礙虐」(gāi-gio̍h,尷尬不自在)。在這裡特別說明,囿於筆者生活經驗所限,主要論述範圍為原台南市區的變化。

自2000至2010年,從筆者在台南讀書到唸大學期間,我們可以很清楚看到台南市區,特別是「府城地區」有很大的轉變。也大概是從這個時間點,開始逐漸有系統、脈絡的認識家鄉與土地。首先是文化園區結合府城「坊」的概念進行都市規劃改造,而不只是松菸誠品複製貼上的文創園區。

此外,如同高雄愛河過去身受污染惡臭之苦,貫穿台南幾百年來社會經濟的「台南運河」也開始整治,從高中「扒龍船」到現在演變成國際龍舟賽。學校和公園的圍牆逐步拆除,三角窗開始延伸社區的好望角計畫,不僅市容的透視變好、校園也成為市民親近的所在。民間的文化力量也相當蓬勃,古都基金會的「老屋欣力」是近10年以來「古都新生」的原動力。此外,台南市文化資產協會、台南市文化協會等,也對於推動古都文化的保存與再生不遺餘力。

1990年代以來海安路地下街的弊案,成為都市的「霸閣」(bug的音譯,障礙的意思)。也在這時,因為「藝術介入」與「社區營造」的海安路藝術造街,使得「中區」與「西區」的藩籬漸除,演變成現今的「中西區」。此外,中央級的文化建設台灣文學館、台灣歷史博物館籌備處和國家公園等也陸續誕生。當然,最大的改變就是2010的台南縣市合併。

然而,隨者時間的推移,大量對於台南浮誇介紹、溢美之詞的氾濫報導變得讓遊子陌生萬分。舊市區裡充滿蟲蛀腐蝕、蔓延擴散的停車場和棟棟突破天際線的高樓,實在很難說服遊客這裡是「台灣的京都」。都市轉型的陣痛,南方的高雄有台南也有。這兩年,確實許多基層店家難以支撐、黃金地段店面因為租金上漲而招租不斷,餐旅業外地、大資本的進入,也使得許多小資本的民宿業者難以維持。

IMG_6874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TJ Ting
除了建立破碎的觀光區,更應該思考「區域的連結」

觀光重要,但不能是唯一。誠如寶可夢創造數億商機,但是「抓寶經濟學」不會是萬靈丹。根基於歷史人文、社會經濟脈絡的都市想像,例如古都基金會所提出「府城區」的概念,有脈絡性的整體性思考,而不是破碎零散街區的此消彼長、外地大資本的蔓延盤據。或許可以進一步思考的是,區域之間的聯繫與整合,讓古都的紋理鑲嵌在現在都市的發展進程裡。

至於青年人如何留在古都「在地創生」?留在台南收入相對穩定的,不外乎傳統的「師字輩」,老師、律師、醫師,或者是公務員和南科工程師。確實,同輩裡「旅北」求學、呷頭路的南部同窗返鄉的人數不多。藝文、媒體相關從業者,大多也往北走,但不正是因為這樣,才需要經營在地南方嗎?

台南需要的是在地經濟的營造與日常生活實踐,具體來說,就是青年就業與薪資福利的保障與鞏固,真的要讓青年人留下來,唯有健全的產業結構才能在地築巢。

如果對自生長、生活,所認同的土地有愛,沒有期待、失落與批判,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何有脈絡、整體性視野的方法,來面對地方都市發展的結構性困境,才是我們審視政治人物言談與作為的判準。

參考資料
  1. 台南市民政局統計
  2. 行政院主計處2018年10月的統計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