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心聲:樂見台灣民主逐漸成熟、重視政黨輪替

香港人心聲:樂見台灣民主逐漸成熟、重視政黨輪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認為能夠促成政黨輪替的民主政治,而且落地生根,才談得上走進成熟,因此樂見台灣這次選舉的變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由11月初美國選舉,到上周末的台灣選舉,和昨天的九西補選,這個11月好像是選舉旺季。這次讓我們談談台灣選舉。

這次台灣九合一選舉,用8個字來形容,就是「鐘擺效應,政黨輪替」。藍營由高雄的韓國瑜帶起的「韓風」由南至北席捲全台,結果差不多是把2014年時的選舉結果翻轉,輪到民進黨輸剩6個縣市、蔡英文請辭黨主席。當然,更多人會說這不是藍營在過去兩年做得有多好,只是綠營實在做得太差,全台灣現時的最大黨變成了「討厭民進黨」,便得出這樣的結果。

體現人民選擇 非「生死一戰」

這次選舉史無前例地有10項公投議案同時進行,令大家需要用上更多時間投票,結果很多票站大排長龍,甚至出現有地方開始點票但還有人未投票的怪現象。其實,台灣在2004年開始有公投法,但以往規定頗為嚴格。只是去年年底公投法修例後,公投有效門檻下調,變相令公投通過機會增加,令各式各樣的公投案在這次紛紛出爐。

可是,到底應該如何處理那些公投結果,對台灣社會來說其實還是一個未知數。法例有規定政府和立法院要在一定時限內回應公投結果,但因未有先例,回應方法的細節只能再看着辦。而公投的效力和代議政制之間的關係,特別是權力之間如何互相制衡,都是十分複雜的民主議題,即使是成熟的民主國家亦未完全能對此有定案,大家都是摸着石頭過河。台灣或者要從是次公投選舉後,好好思考探索拿捏當中的分寸。

至於當日的其他選舉,特別是6都市長候選人的選舉結果,雖然已經塵埃落定,但選舉結果如何,是否真的好像選前有些人常常說的那樣,是生死一戰呢?例如選前總有人說,讓韓國瑜選上,就是放棄了台灣的民主。可是,真正的民主,其實是需要把選舉文化落實在社會裏,變成日常生活的平常事,而不是生死大事。習慣了政黨輪替,只要是公平、公正、公開的選舉,結果都是人民的選擇。一次選舉結果不合自己心意沒問題,反正幾年後又可以選過。當社會習慣了這樣的日子,就不會每次都把選舉當成是生死存亡的一戰了。

事實上,選舉正是要把歷史上那些往往動輒死幾十萬人的政治鬥爭,改為只需用投票決定誰執政,用數人頭代替打破頭。

而且,台灣的民主制度與其他地區(如美國)比起來,只算是後起之秀。只是由於台灣的民主進程成熟得頗快,易令大家有錯覺,以為他們的民主政體運作已久,可用成熟民主政體的標準來衡量。其實台灣只是在90年代才開始民主化,第一次總統直選是在1996年,亦即距今只有22年的時間(那年出生的人,剛好這一兩年才從大學畢業!)。

藍綠陣營均進步 起伏中成長

現在的藍綠對峙,嚴格定義的話只是這10多年來的格局,就算是廣義地看也只有二、三十年的歷史。從這樣的時程來看,台灣基本上屬於全球第三波民主進程中的新興民主地區,對很多民主選舉的實務都是新手。以歷史格局往往需要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斷定好壞的角度來看,現在台灣的民主還是處於初生階段,有些起伏亦不為過。但從90年代至今,台灣雖然經歷了不少重大的社會運動(如紅衫運的天下圍攻,到太陽花學運),但民主政制基本上還是運作順暢,而且愈做愈好的。

不論喜歡與否,兩岸關係必然是台灣政治最難處理的部分,往往也是選舉之焦點議題。這次選舉,綠營批評藍營投共、藍營的網上支持者都是大陸派來的網軍;藍營則批評綠營一味只會搞對抗,傷害人民幸福和經濟(說起來,這些批評在香港也熟口熟面)。兩大陣營當然也各自有很多問題,可是,細看歷史,他們都在這二、三十年來有所進步。國民黨能夠由獨裁政體轉型做選舉政黨,算是世界少有的成功例子;民進黨由以往的草莾式反對派到今天二度執政,亦是進步了不少。

作為新興民主地區,台灣或其政黨當然還有很多要改善的地方,但如果說台灣的民主只屬民進黨或國民黨,認為投哪個黨才是投給民主,這在現在的台灣來說,都不恰當。要讓台灣進步,就要讓民主(包括政黨輪替)落地生根。台灣對比起很多新興民主地區(如泰國)一直都做得更好,這次似乎又再平穩地邁進了一步。至於香港這個曾是兩岸三地最自由的地區,似乎則已被台灣愈拋愈遠,不知何時才可以追回來了。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陳成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