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3254票很可惜,但丁丁該思考跑掉的3萬多票去了哪裡?

差3254票很可惜,但丁丁該思考跑掉的3萬多票去了哪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范可欽數學」,台北市長選舉結果丁守中和柯文哲拉成平盤並不意外,但在那3254票的差距之外,國民黨和4年前相比其實少了三萬多票,而這些票都到哪裡去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的台北市選舉很有趣,五位候選人扣掉一個老網紅和一個後勢看漲的新銳歌手,一位覺得自己肯定會贏,一位覺得輸了也沒關係,還有一位覺得自己一定不會第三名。

上面說的三位照順序分別是丁守中、柯文哲,和姚文智。

你可以笑他們的思維,其實最早的時候看到丁守中佛係打法對比柯文哲網路上的氣勢,我也十分不以為然,直到范可欽用一段數學公式讓我頓悟:過去三次選舉台北市平均投票人口145萬,2014年連勝文讓台北市的國民黨支持度探底到60萬,145減60等於85,而民進黨在最慘的紅衫軍時期,台北市都能拿下52萬票,即使砍掉一半,只要姚文智拿25萬票以上,丁守中就能當選。

投票日隔日的凌晨兩點,中選會說台北市有141萬人投票,姚文智比范可欽所估的少拿5000票,丁守中(非常耐人尋味的)得到和上回連勝文同樣比例的選民支持(都是40.82%)而柯文哲多贏他3254票。

若聚焦在3254這個數字,你可以說如果同屬泛藍背景、也是台大政治出身的李錫錕沒有分票,那6172票就可以讓丁守中當選;你也可以說是最後時刻的棄保操作,台北市1563個投開票所一間多三個投柯的改投姚,丁守中就能當選;或者或者,如果沒有10張公投票,老榮民們不用排三個小時投票,今天吵著要驗票選舉無效的,可能就是柯文哲的支持者。

對,對,這些都對,但我覺得丁守中應該思考的是,2014年連勝文拿了60萬9000票,對比他今天拿到的57萬7000票,那跑掉的3萬2000票,究竟是誰?為的是什麼理由?

再怎麼忽悠不表態,台北市長也不能向「真平權」說不

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丁守中與愛家公投貼得太近。

「愛家」力量大,選後每個人都看得。例如要限定民法婚姻一男一女的公投第10案全台有765萬位支持者,單是台北就有81萬8000票(這也表示有些票投柯文哲或姚文智的選民也在此投了同意,但此現象值得另案討論),丁在這場「只要形成藍綠對決就能勝選」的選戰裡,靠向傳統價值代表的立場無可厚非,甚至可說是聰明,一面對比姚文智支持平權的立場,一面讓柯文哲表態也不是不表態也不是,從結果來看,確實也鞏固了傳統台北市國民黨的基本盤。

但回過頭來,估且不論台北市是全台灣第14案修民法公投支持度唯一超過2成的地方,全台灣——也是全亞洲——第一場同志遊行也是在馬英九擔任市長任內的台北市舉辦,歷任市長從行政支持到親自證婚,即便選後可以反悔,在位時用裝的也要裝出來支持平權,畢竟對照連勝文的迂,有些台北人(其中不少甚至是傳統的泛藍支持者)可能更受不了這種不屬於「天龍價值」的保守立場。

擷取
Photo Credit: 連勝文

然而丁守中到了選戰最後期,卻反將愛家公投當作競選主軸,甚至在廣告上化作10到12案的代言人,導致包括古又文等充滿天龍精神的人物發文譴責,一來一往之間相差的絕對不只3000票,最冤枉的是,在國民黨的台北市長初選期間,黨內同志攻擊丁守中一大箭靶,就是他曾在立院爭取同性伴侶和跨性別者權益,從初選高票獲勝的結果來看,這樣的「錯」對國民黨員而言,也是相對無感的。

對比中南部,台北人覺得自己不老也不窮

相較於著力同婚,丁守中在選戰後期(特別是韓國瑜風潮帶起後)的一大失策(或者說是失敗,畢竟那時全台灣報的都是韓國瑜),就是沒能成功帶起台北市民對於現下市政的不滿。

我說的不是老人年金這種見仁見智的項目,而是花錢將部分公車改幹線但整體班次減少、垃圾桶一個一個消失、市中心夾娃娃機店變多這種只要住在台北市都會有感的「改變成真」。畢竟對照中南部的縣市,相對「年輕又不窮」的台北市,選民們確實少了——或至少沒有被挑起——這種施政不佳的感受。

對照民進黨守下的桃園市、新竹市、基隆市等地,今天全台多處翻藍天的原因並不是台灣選民突然熱愛國民黨或支持九二共識,而是對從中央到地方執政的實際不滿,而對照林佳龍在台中的施政,要多找出3255位不在乎平不平權統不統獨,只覺得柯文哲把台北搞得很爛的選民,真的沒有那麼困難,相較四年前短少的4萬位選民,有多少就是因為「投不投都差不多」而決定在家看Netflix。

只要拿到這些人十分之一的票,今天的結果也會完全不一樣。

柯文哲排隊投票
Photo Credit:中央社

正向一點展望,這次台北市長選舉至少可以讓我們發現,即使藍綠對決操作到了極致,還是會有不少選民投下(他們認為的)非藍非綠選擇——只要那個人看起來能贏。

正如以核養綠用「綠」包裝,愛家公投用保障權益當旗號,在幾個國民黨大贏的直轄市,候選人都靠假裝「很不國民黨」來最大化支持者。當然這也是丁守中的非戰之罪,因為有個用蔣經國精神加班還支持婦聯會的柯文哲在一旁嗡嗡嗡,若是走得太中間,一不小心自己的基本盤就會失守,然而靠向光譜兩側的結果,就是流失那些逐漸壯大(雖然暫時還是陷在藍綠選擇題)的中間選民。

3254票是個很微小的差距,驗票的話是一個投開票所兩張多一點,倘若真的告成中選會重新選舉,在反對者對柯文哲的疑慮尚未解決之前,不見得又會產生另一次的棄保,最終票數說不定也不會相差太多。然而再怎麼樣,選舉都是一時的,即使這個一時可以長達24年,但混戰過後若讓天龍人最自豪的平權包容變成相互對立——不論是真實存在或猜疑而生的——那該是多可惜的事情。

無論最後是誰當市長,巨蛋拆不拆公宅蓋不蓋都其次,最首要的,應該是主動面對並且修護這個難能的價值。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