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平凡到偉大的48個怪人:與佛洛伊德相反,他認為性高潮是世界和平的能量

從平凡到偉大的48個怪人:與佛洛伊德相反,他認為性高潮是世界和平的能量
Photo Credit:  The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威廉.賴希致力探索性高潮的真實本質,以及同時治療身心的激進精神分析法。他始終相信,我們需要來一場性革命。他去世10年後,六○年代反文化口號「做愛不作戰」(make love, not war),以簡單5個字,為他的理念下了總結。

文:大衛.布萊威(David Bramwell)、喬.基林(Jo Keeling)

性高潮是世界和平的能量

1985年, 英國創作歌手凱特. 布希(Kate Bush) 發行了單曲《爆雲》(Cloudbusting)。這首歌以強勁的弦樂,和一句難以理解的歌詞開場:「我仍然夢想著奧剛農場。」音樂錄影帶也很怪——飾演異端科學家的唐納德.蘇德蘭(Donald Sutherland)和飾演他兒子的凱特(Kate),把一部巨大的種雲用機器拖上山頂。在山頂上,蘇德蘭來回調整滑輪和槓桿,男孩凱特從蘇德蘭的口袋裡掏出東西。一瞬間,看得出那是名為《夢之書》(A Book of Dreams)的平裝書。蘇德蘭被一名嚴肅的權威人士帶走後,留下男孩凱特操作「爆雲機」,並帶來降雨。

許多人應該不懂布希第一句歌詞的意思、《夢之書》的存在,或蘇德蘭被「黑衣人」帶走的原因。但對知道內情的人來說,凱特.布希顯然是賴希派人士(Reichian)。

威廉.賴希(Wilhelm Reich)出生於19世紀末的奧地利。學醫的他,在精神分析學的地位迅速竄升,成為佛洛伊德的愛徒——只是好景不常。對於佛洛伊德來說,性慾是一頭脫韁猛獸,需要轉移到「更健康」的目標。賴希的觀點正好相反,他認為三○年代歐洲法西斯主義興起,就是性壓抑昇華成為仇恨和戰爭的結果。

對於賴希來說,陽痿、性生活不快樂,或無法達到性高潮,是生病的徵兆,需要治療。他要的不過是性革命,藉由全身性高潮,以解放政治及武裝無產階級懷抱的緊張,以及侵略性威權主義。

從二○年代開始,賴希以激進觀點行遍歐洲和俄羅斯,因此惹來麻煩和羞辱。他在城市附近開辦行動診所,發保險套,提供私密空間,讓青少年得以探索性行為。他主張同性戀和墮胎合法化,降低已婚女性的財務依賴度,也認為小孩應共同扶養,他們才能逃脫父母的排外恐懼症。

賴希的精神分析法也一樣極端。因為知道病人有時會說謊,或者只說他們覺得他想聽的話,所以他拒絕採取「談話療法」,對他來說,治療不僅限於言語。他認為肉體感知創傷後,在體內會以肌肉緊繃的方式儲存創傷,他稱之為「人格結構」。這個想法打破了精神分析的鐵則(絕不觸碰病人),從而發展出情緒釋放的物理操縱技術。

257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出版

賴希認為,如果衝突未能解決,肌肉緊繃會殘留在體內。因為肌肉附著在肌腱上,肌腱又連著骨骼,所以衝突未解決所引發的緊張模式,會影響孩子成長中的骨骼系統。因此,不僅如同佛洛伊德和榮格的觀點,個人的心理歷程會存在於腦海中,也同時會存在體內。儘管現在大家普遍認為,按摩和瑜伽能主動釋放「受困情緒」,賴希的方法雖然更全面,現代精神分析卻尚未徹底探索(註:「癌症和法西斯主義密不可分。法西斯主義代表的就是發了狂的性障礙人士。納粹黨徽象徵的就是性器交融而環抱一起的兩副身軀。一切都源自對愛的渴望」,杜桑.馬凱偉傑〔Dušan Makavejev〕,電影《有機體的祕密》〔WR: Mysteries of the Organism〕)。

因為他曾寫過諸如《性高潮的功能》(The Function of the Orgasm)和《法西斯的群體心理學》(The Mass Psychology of Fascism)之類的書籍,也難怪他成為德國納粹的攻擊目標。 他在1930年搬到柏林,3年後因受迫害而逃離,前往丹麥。到了丹麥,他提倡墮胎和青少年性行為的觀點,同樣引起爭議。接著,他從丹麥逃到瑞典,再逃到挪威,最後從挪威逃到美國。不論賴希走到哪裡,他的想法都遭到眾人嘲笑,著作也遭禁售,甚至常常被燒毀。如果歐洲還無法接受他的激進主義,他希望美國可以。

賴希肩負為人類帶來和平與愛的重責大任,但他也並非完美無缺。眾人皆知他脾氣暴躁又自大,對同性戀看法矛盾,而且也像榮格和佛洛伊德一樣,與病人有染。和他共事的人,常抱怨他堅持己見、不肯變通,髮型也很醜。

如何測量奧剛能量?

賴希到了美國後,努力尋找高潮能量的實證——他創出「奧剛」(Orgone)一詞來稱呼。對於他來說,性高潮帶來的愉悅程度(從欣喜若狂到無感)是衡量個人奧剛能量的標準,也反映在他們的活力上。活力和動力十足的人(比如巴克敏斯特.富勒,見第四章),應該充滿了高潮素。

1942年,賴希創立了奧剛研究所,當時他相信自己已掌握了奧剛的實證,並且當個人強烈釋放情感時,可透過電壓計測量奧剛能量。對於賴希來說,奧剛能量是宇宙能量,是宇宙得以誕生的狂歡之能。雖然他不是頭一位相信宇宙能量充斥天地的人(瑜伽師稱之為般納,中國人稱之為氣,現代科學管它叫暗物質),但是賴希是第一位主張這種能量可以測量和目視到(顯然是藍色)的人。

為了刺激個人奧剛能量,賴希發明了「奧剛能量儲蓄儀」(Orgone Energy Accumulator)(註:伍迪.艾倫在他的科幻電影《傻瓜大鬧科學城》〔Sleeper〕中,將這部奧剛能量儲蓄儀,諷刺為性慾高潮誘導器)。這個裝置外形看起來像個人三溫暖,是個直立式長方盒子,由一層層的木材與金屬製成。它可以放大使用者的「奧剛能量」,而不像溫室裡的熱能。這項裝置的功能,據說包括促進免疫系統及破壞癌細胞,到「性能力破表」。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