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元年的苦與樂:「雙重否定」搞死人,2020還有多案在排隊

公投元年的苦與樂:「雙重否定」搞死人,2020還有多案在排隊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第一場公投大戰剛剛落幕,這一場全民參與的公投練習,卻有不少需要檢討的地方。比如說,公投主文為什麼都這麼難懂?

2018年的九合一公投綁大選,創下了許多台灣首例。首先,這次是《公投法》下修通過門檻之後,第一次舉行的公民投票,37個公投申請、最後10案同時登場的結果,讓各投票所大排長龍、創下投票排隊時間最久的紀錄,台中甚至有投票所排隊長達4小時。另外更有一邊投票、一邊卻已經開始開票的狀況,除了前所未見,是否影響選情,監察院也已立案調查。

不過,為什麼這次公投會投這麼久?臉書上出現不少埋怨,說許多公投主文使用「雙重否定」的措辭,沒事先研究根本看不懂、甚至混淆,進而投下和自己立場相左的結果。

史上最複雜的公投主文,到底如何產生的?

拿這次最難懂的公投之一、公投第16案為例,公投主文是這樣寫的:

你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

雖然公投提案人打著「以核養綠」的願景,但主文完全沒有提到「綠能」,而只針對一條法律。加上主文使用了「是否同意」「廢除」這樣的雙重否定,不少人在臉書上抱怨讓人混淆,導致誤投。

不過,其實這項公投主文一開始提案的時候並不是這樣寫的。第1版在3月出現的公投提案,寫的是:

  • 您是否同意:為避免「非核家園」政策所導致之空氣污染與生態浩劫,應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一項;以終止非核家園政策,重啟核電機組,進而保障人民享有不缺電、不限電、不斷電與低廉電價的自由?

這樣的主文,明顯提到「終止非核家園政策」、「重啟核電機組」,比較貼近提案方的目的。但中選會審查後指出,這項主文提到的「廢除電業法」和「重啟核電機組」,同時牽連到法律的「複決」(廢除已通過的修法)與「創制」(立法),建議修正。

於是提案方於4月再次更改,成為第2版的:

  • 您是否同意:為避免「非核家園」政策所導致之空氣污染與生態浩劫,應廢除電業法第 95 條第一項;透過解除非核家園時程,確保重啟核電權利,保障人民享有不限電、不斷電、低廉電價與潔淨空氣的人權?

不過中選會在5月的會議中再次質疑,這個公投案前半部要求「廢除《電業法》」,後半部又要「確保重啟核電權利」,不符合《公投法》「公投案以一案一事項為限」的規定,要求將主文後段「重啟核電」等文字刪除。另外,這版的公投主文提到的空氣汙染、生態浩劫、以及重啟核電後不限電等敘述,也被認為不客觀、不中立,為避免誘導民眾,一併要求移除(見會議紀錄)。

同樣的例子,也發生在其他公投案上,像是「愛家公投」的第12案,也在中選會來函後針對主文做了修正:

  • 第1版:「你是否同意在不改變婚姻定義是一男一女結合的前提下,以專法保障同性別之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
  • 最終版:「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

根據中選會鑑定意見書,這一項公投案,同時包含了2個事項(是否同意婚姻定義為一男一女、是否同意以專法保障同性別之二人的永久結合),不符合公投「一案一事項」的原則。

加上限縮「婚姻定義一男一女」抵觸去年大法官第748號釋字(民法婚姻沒有讓同性二人成立永久結合關係,與憲法保障人民婚姻自由意旨有違)已屬違憲、不得公投。

因此提案方才做出更正,保留了後半段的訴求,而前半段已經有游信義領銜提案的第10案,交付公投。

不過,中選會這是過度干涉、還是干涉不夠呢?

瑞士1個公投案要宣導1年半,台灣1個月內10案齊飛

針對這次的公投結果,立委尤美女表示,這次的公投是打破「鳥籠公投」高門檻限制的第一次公投,也是一個試驗。但尤美女也坦承,這次的公投,出現許多問題。

首先,公投舉辦過於倉促,是這次公投的最大敗筆。尤美女指出,有百年公投歷史的瑞士,1年有4次公投,每個公投案從提出到投票需要1年半的時間,透過公開宣傳、辯論,讓每個議題能夠在社會上發酵,民眾在充分了解公投意旨之後,再做出決定。反觀台灣,公投從成案到投票日,只有短短1個多月的時間,雖然每個公投案都舉辦了5次的說明會,但她質疑到底有幾個人看?公投公報厚厚一疊,估計也不會有多少人去看。結果變成人云亦云,大家教你幾號打圈、幾號打叉,完全失去公投的精神。

尤美女說,瑞士的公投還有一個原則,就是每次只有3案,公投已經排到2030年。她認為,這樣的等待,好處是不會讓大家在很夯的議題上爭先恐後的馬上做決定,而是社會經過討論、沉澱之後,逐步有的共識,「不像台灣,讓國會剛吵過的議題,馬上付諸公投,公投過後又丟回國會去吵。」

「人權」可以公投嗎?公投需要先「審議」嗎?

這次公投結果,由於第12案「以民法以外的形式來保障同性二人經營永久生活權益」拿到超過6成的有效同意票,而支持「同性婚姻使用民法」的第14案同時被近7成的有效不同意票否決,台灣同性婚姻進入《民法》夢碎,勢必走向專法一途,網路上也有不少質疑,「人權可以公投嗎?」另外,也傳有「安樂死合法化」、「核四商轉」、「恢復中國史」等公投案蓄勢待發,打算搭著這起公投熱潮,投入2020年的選戰中,不禁讓人懷疑,之後是不是誰都可以提案、什麼都可以拿來公投了?又是誰,應該來做審查?

《公投法》去年三讀修正通過,除了降低門檻、放寬投票人年齡限制之外,也廢除過去被稱為「太上皇」,可以否決、認定公投提案的「公投審議委員會」,當時被認為是行使直接民權的一大勝利。

審議委員會的功用,是會邀請外界的專家學者,針對公投提案內容做審核,不只違憲、違法、不妥,內容語意不清的提案也會被駁回,過去審議委員會就曾駁回了9個公投案,包括了「替核四裝填核燃料棒試運轉」,當時駁回的理由之一,是因為核四已經宣布封存不運轉,審議委員會認為,就不存在的事項做公投,不合於規定。

而審議委員會被廢除之後,權限回歸中選會,但中選會不能做實質審查,只能做形式上的審查,提案若不合規定,也不能將申請的公投案駁回,只能要求提案方補正,這次通過的10個公投案,不少都是經過這樣的補正過程,得以成案。尤美女直言,中選會等於「用最寬的標準,能過的公投案,就讓它通過。」

不過,所謂一回生,二回熟,這次的公投結果,算是給各陣營上了一課,未來更熟悉《公投法》的各方人馬,或許也懂得更精準的提案、以能達到他們的訴求。

尤美女認為,的確這次有很多亂象,凸顯《公投法》不足的地方,是未來國會需要檢視、重新修正的。但她也表示,

「所有的公投的精神,就是直接民主,現在是每個人都說我做主、我最大,但民主不是恣意任性,民主應該是以人權做基礎,怎麼能假借民主之名,去剝奪其他人的權利呢?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都是連結在一起的。有了民主、法治,才會有自由。」

相關報導: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