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用照片揭露中國污染、基層問題 攝影師盧廣新疆旅行「被失蹤」

曾用照片揭露中國污染、基層問題 攝影師盧廣新疆旅行「被失蹤」
Photo credit:大杨 @ Flickr CC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10月18日,他才在上海舉辦講座,他表示,將把過去近20年來拍照過程發生的故事和觀察整理成書,由於內容敏感,將無法在中國出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現年57歲的中國籍紀實攝影師盧廣,今天傳出在11月3日前往新疆烏魯木齊旅行時,被公安帶走,至今失聯。盧廣20年來,用照片捕捉無數中國底層生活,以及中國污染狀況,2009年曾獲得有「攝影屆奧斯卡」之稱「尤金・史密斯人道主義攝影獎」。今年10月18日,他才在上海舉辦講座,表示自己將出版一本「內容敏感到無法在中國出版」的書,分享二十多年來攝影的故事。

《自由亞洲電台》昨(26)日報導,現居紐約、持有美國綠卡的中國攝影師盧廣,10月底應朋友邀約飛往新疆烏魯木齊旅行,11月3日晚開始便與外界失聯。

《明報》報導,盧廣在10月23日到11月3日的旅行其間,都有與妻子或友人聯繫,但返回烏魯木齊當晚開始,盧廣再沒有與妻子或友人聯絡,就連原定本月5日參與的四川大涼山扶貧活動,盧廣也沒有出席。

其妻徐小莉其後經朋友查探,以及向盧廣戶籍地浙江永康部門查詢,得知盧廣與邀請他前往新疆的友人均被公安帶走,原因不明。

《中央社》報導,盧廣今年57歲,長年以攝影作品記錄中國底層生活,2009年曾以《中國污染》專題獲得「尤金・史密斯人道主義攝影獎」。

今年10月18日,他才在上海舉辦講座,分享自己多年拍攝環境議題的成果和心得,在講座上,他也表示,自己正在把過去近20年來拍照過程發生的故事和觀察整理成書,由於內容敏感,這將是一本無法在中國出版的書,未來會在哪裡出版還沒規劃。

為了拍到「沒人拍過的東西」,盧廣前往海拔5000公尺的青海

中國《南風窗》雜誌報導,盧廣出身於社會底層,國二就輟學,之後開始打零工做粗活,曾經嘗試過木匠、泥水匠、賣蘋果、挑沙子。1980年,盧廣進入浙江省永康絲廠當纜車工,並自學攝影,幾年後開了一家照像館,很快就累積到不少錢。但1993年,他31歲時,收掉了照相館,拿著長年積蓄,前往北京進修攝影。

1994年夏天,他為了拍攝「別人沒拍過」的題材,隻身前往海拔5000多公尺的青海可可西里,紀錄西部淘金的故事,回到北京後,他的《西部淘金》照片作品轟動一時,到處得獎。也開始了盧廣的紀實攝影生涯。

盧廣最早以《西部淘金》出道時,並不被攝影圈人士接受,除了他從不忌諱說,自己當初是為了成名和獲獎才前往青海,他也曾經「擺拍」(要求被攝者在鏡頭前做出攝影師要求的動作)。另外,他的攝影作品雖然屬於「紀實攝影」,但他過於強烈的情緒和立場,也和新聞攝影中所要求的「新聞中立」格格不入。

拍攝「中國污染」問題,迫使官方重視地下水污染

《南方日報》報導,直到他拍攝了河南愛滋村,開始體認到,「攝影應該會社會底層服務」。之後,他陸續拍攝了京杭大運河、青藏鐵路建設、SARS等主題。2004年開始,盧廣花5年時間,調查拍攝中國廢水污染問題,包括長江污染、珠江污染、淮河污染、松花江和海河的污染等,他的攝影作品也影響了政府的態度,迫使讓當地政府開始重視污染問題。

比如河南的「張於莊村」,是他最早開始拍攝的地區,該村由於地下水遭受附近造紙廠和化工廠污染,村民罹癌率大增。2009年《中國污染》的攝影作品刊登後,政府終於前往村裡調查污染問題,張於莊村委會主任蘇聯合曾告訴他:「以前我們上訪都沒有用,你的照片一獲獎,領導都親自來了。」後來,政府也為全村裝設了自來水管。

在拍攝《中國污染》的過程中,他也多次被抓起來,環保局人員、工廠業者都曾找過他麻煩。他自述有次到黃海沿岸的連雲港化工園區拍照,直擊業者偷埋廢水管,「我根本沒有想到有人衝上來,以前沒被抓住過。這些人想把我相機搶過來,幾十人圍著我,把我壓在地上搶相機。我緊緊抱住相機。」也因此,他練就了一身技能,能在與對方拉扯爭執的幾秒鐘裡,迅速的把相機裡的照片刪除、記憶卡和底片換掉。

盧廣:中央支持環保,是地方官員想升官發財

《中央社》報導,10月18日,在上海的講座,他曾向觀眾強調「你們拍照,要拍對社會有作用的題材」。在他眼中,民眾是污染的受害者,但工廠老闆又何嘗不是?他們聲稱,是受到地方政府用政策吸引,污染見了報後,地方政府又要他們關廠,已經借了的錢,該如何償還?

盧廣告訴《中央社》記者,中國中央政府是支持環保的,問題在於:工廠老闆想要更高的利潤,地方政府官員想升官發財。他把問題找出來發表給媒體,目的就是要讓中央看到才能解決問題,「中國發表不了,我拿到國際發表,中央照樣看得到」。

據他說,自己揭露過的問題,有八成政府後來都有相關的批示文件。

20年的污染議題拍攝下來,中國的環境改善了嗎?他觀察,很多工廠確實越來越好,證明環保要求是可以達到的;但也有些污染只是「化明為暗」,譬如原本近海海面可以看到明顯的污水區域,如今只是把排放管道埋得更深,表面看不出來。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