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想用詩人「聶魯達」命名國際機場,卻被Me Too支持者抗議「別崇拜強暴犯」

智利想用詩人「聶魯達」命名國際機場,卻被Me Too支持者抗議「別崇拜強暴犯」
Photo credit: Desconocido derivative @ Wikipedia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聶魯達曾在回憶錄中自述,他曾在外派斯里蘭卡時,強暴一名女僕。這件事也促使人們重新評估聶魯達的文學價值,一名女性主義者表示,「是時候停止崇拜聶魯達了,他的藝術成就,並不能赦免他強暴的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智利眾議院在5日初步通過「聖地亞哥機場」的改名法案,要將機場改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智利詩人聶魯達(‎Pablo Neruda)命名,稱作「巴勃羅・聶魯達機場」。但近期「MeToo」風潮,讓聶魯達在1929年的強暴事蹟再度被翻出來討論。反對機場改名的女性主義者表示,「現在正是女性才剛開始鼓起勇氣譴責那些強暴犯的時候,沒有明確的理由重新命名機場」。

智利國會打算將智利最大的機場改名為「巴勃羅・聶魯達機場」

《聖地牙哥時報》報導,智利眾議院文化委員會在5日批准,將智利最大的機場「聖地亞哥-普達韋爾機場」改名為「巴勃羅・聶魯達機場」。

智利中間偏左的政黨「爭取民主黨」議員卡洛琳納・馬讚(Carolina Marzán)表示,「我們相信這對我們的文化記憶有益,因為聶魯達不僅國內知名,更是國際間重要的人物。」議員表示,「儘管眾議院已經有類似的議案遭到拒絕,但現在是時候把政治分歧放在一邊,並強調這位贏得諾貝爾文學獎、讓所有智利人都感到自豪的詩人」。

「我們希望當外國人和遊客造訪智利時,首先看到的是詩人巴勃羅・聶魯達的名字。」他補充道。該法案未來將在眾議院下院進行投票表決。

但在此之前,已經有一批女性主義者反對這個法案。

聶魯達曾強暴女性,40年前出版的回憶錄,碰到「#MeToo」開始被討論

《衛報》報導由於聶魯達曾在回憶錄中,坦承自己1929年外派斯里蘭卡時,強暴了當地一名女僕。聶魯達在回憶錄裡描述,這名女僕拒絕聶魯達的要求,但他「用力抓住她的手腕」,將女僕拉到他的臥室,「這次經歷就像一個男人面對一座雕像,她睜大眼鏡,完全沒有反應。」他也在回憶錄中說,「她鄙視我是對的。」

一名學生運動者薇佳・桑切斯(Vergara Sánchez)在今年一場抗議性騷擾的活動中曾公開反對機場改名,「政府沒有明確的理由重新命名機場,而且正是在女性才剛開使勇於譴責那些強暴犯的時候。」

桑切斯說,雖然這本回憶錄40多年前就出版了,但這段描述一直到近年來才成為討論的焦點。「我們現在才揭開聶魯達的神秘面紗,因為我們最近才開始質疑強姦文化。」

但作者兼女性主義者伊莎貝爾・阿連德(Isabel Allende)認為,聶魯達的作品仍然具有價值。「就像智利的許多年輕女性主義者一樣,我對聶魯達生活和個性的某方面感到厭惡,但是,我們不能無視他的創作。」「聶魯達是一個有缺陷的人,但他的作品仍然是傑作。」

以愛情詩著稱,曾被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詩人」

智利詩人聶魯達本名內夫塔利・里卡多・雷耶斯・巴索阿爾托(Neftali Ricardo Reyes Basoalto),他13歲就在報刊上發表文章,19歲出版了第一部詩集《晚霞》,20歲發表了成名作《二十首情詩和一隻絕望的歌》,奠定了他在世界詩壇的地位。

他雖然也創作以土地為主題的作品,但主要仍以愛情詩著稱,除了20歲的《二十首情詩和一隻絕望的歌》,他在48歲和55歲也分別出版《船長的詩》、《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1971年,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哥倫比亞文學家、《百年孤寂》作者馬奎斯曾讚譽聶魯達是「20世紀最偉大的拉丁美洲詩人」。

此外,聶魯達也是位政治活動家,在西班牙內戰後幫助數千名共和黨難民逃往智利,並在薩爾瓦多・阿葉德(Salvador Allende)左翼政府執政期間成為駐法國大使,但在智利獨裁者奧古斯托・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推翻左翼的總統阿葉德,政變成功後沒幾天,聶魯達也過世,許多傳言認為聶魯達是遭皮諾契特政權謀害。

目前,對於性騷擾、性侵害的討論也促使人們重新評估聶魯達的文學價值,桑切斯說,「是時候停止崇拜聶魯達了,他的藝術成就,並不能赦免他強暴的罪。」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