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羅馬,今日台灣:我們的民主是否正在崩壞中?

昨日羅馬,今日台灣:我們的民主是否正在崩壞中?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一次放棄溝通,每一次用取暖代替對話,都加厚了我們的同溫層,如果我們失去凝聚共識的能力,公民社會就會形成一個個隔離的「粉紅泡泡」,而在缺乏共識的分裂社會,民主就只是多數暴力。

文:蔡霖東

11月25號一醒來,幾家歡樂幾家愁。有人說這是民意的反撲,也有人說這是台灣民主的崩潰。我想台灣的民主應不致崩潰,但這改變將帶著我們走向何方,沒有人能有確切的答案。

不過,或許歷史能給我們一些提示。

羅馬帝國的「民主」是怎麼亡的?

滄海桑田,羅馬的萬神殿(Pantheon)早已成斷桓殘壁,大競技場裡面早就沒有角鬥士,只有拿自拍棒的觀光客。不過人們仍癡癡望著羅馬的遺產。千年以來,不知多少將軍自比凱撒,多少國家自稱羅馬正統,拿羅馬諷諭時政也早已不是新聞。18世紀的美國獨立時,吉本就寫了「羅馬帝國衰亡史」,用羅馬衰亡對應大英帝國的危機。台灣的外交情勢或許跟羅馬天差地別,但其政治的演變,卻值得我們借鑑。羅馬共分王政、共和、帝國三個時期,其中的共和時期的政治與衰落,正可作為今日台灣民主的對照。

古典地中海世界大概有三種基本政治形態:君主制、寡頭制、與民主制。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人的統治、一小群人的統治、與一大群人的統治。羅馬共和的政治是三種體制的混合:由一年一任的執政官代表的君主制、元老院代表的寡頭制、及人民大會及護民官代表的民主制形成平衡。

羅馬共和政治的主要動態是「平民」與「貴族」的鬥爭。在僭主「傲慢塔克文」被逐出羅馬城王政結束後,平民不但沒有得到更多權力,經濟上的不平等反而不斷加劇。於是在西元前四九四年,一個歷史上最戲劇化的抗議發生。羅馬的平民全數走出羅馬城,聚集於鄰近的山丘,以罷工要求更多的權力。衝突的結果是貴族的讓步,更具代表性的立法機構平民大會被設立、具有否決權的護民官被選出。不過「大撤離」並沒有解決所有紛爭,在之後的數百年,羅馬政壇仍不斷在「群眾派」與「貴族派」的拉扯中度過。

羅馬的哲學中沒有柏拉圖的理想國,而以實際行動為基礎。這也影響了他們的政治,羅馬政治的架構不是推演出的理論,而是由實務中形成的「共和傳統」建立。「共和傳統」雖不一定成文,但被高度尊重,部分甚至被授予宗教的高度。例如為保護民眾利益所設立的「護民官」,其人身安全受到「聖物」的保護,只要傷害他們就相當於褻瀆神明。這使「共和傳統」具有強大的道德約束力。因此,羅馬的政治架構不用政治理論撐腰,卻能依靠人們對「共和傳統」的尊重運作。

「共和傳統」中最重要的就是非暴力的爭端解決方式。在大部分的希臘化王朝,政治衝突的解決方式是內戰、叛亂與暗殺。在這些地方,政治是個玩命的事業。與其相比,羅馬解決衝突的方式是談判與妥協。例如在「大撤離」的例子中,平民並沒有選擇暴亂,貴族也沒有選擇鎮壓,雙方和平的解決了爭端。因此,羅馬的政壇雖不乏密謀背叛,卻鮮少出現刀光劍影,更長期保持著軍隊不可進城的傳統。這樣的非暴力傳統,使群眾與貴族間的衝突始終不致撕裂國家。

1280px-Jean-Léon_Gérôme_-_The_Death_of_C
The Death of Caesar|Photo Credit: Jean-Léon Gérôme Public Domain

不過隨著羅馬共和的不斷擴張,傳統逐漸與現實脫節。西元前122年,羅馬「群眾派」的政客格拉古斯兄弟以民眾對菁英的強烈剝奪感為後盾,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然而他們為了對抗掌控權力的貴族,以破壞憲政慣例的方式推動改革。但「貴族派」以暴力反撲,兩兄弟先後死於刀下,開啟了破壞傳統與暴力政治的先例。暴力的裂痕不斷擴大,最後在西元前27年屋大維掌皇帝實權時崩裂,正式結束了羅馬共和。從格拉古斯兄弟到共和結束,不過百年。爾後政治不再穩定,群眾與貴族的抗爭的武器不再是唇舌而是刀劍;禁衛軍憑著武力不斷干政-甚至曾出現皇位被拍賣的醜事。西羅馬帝國雖到西元476年才正式滅亡,但早在格拉古斯兄弟死去的那刻,羅馬的榮光就已蒙上揮之不去的陰影。

今天的民主,其實和兩千年前的帝國政體相差不遠

回到21世紀,我們今日所說的民主其實也是古典定義下三種制度的混和。我們的民主不是事事公投的直接民主,但被民意選出的政治菁英雖有一定獨斷權力,但也不能無視民意。二戰以來,自由式民主的良好運作讓人們有完美的錯覺。在1992年,日本學者福山甚至在「歷史的終結」一書中宣稱自由式民主就是人類最後的政治制度。但近年國際極右、民粹主義的崛起以及1124的大選都讓我們看到,民主其實有多麼脆弱。

而在九合一選舉後,我們就能看到無數台灣與羅馬的可比之處。

我們面對異議的解決方式正在惡化,逐漸從理性論辯轉為煽動抹黑。對媒體等消息來源的不信任,使得對話的前提——對基本事實的共同認知——消失;「假新聞」、「下去領五百」與各種仇恨言論充斥著網路論壇,平和的討論則逐漸銷聲匿跡。我們看到人們總堅持自己站在正確的一方——不論是保守或進步——而從不思考自己可能是錯的可能。我們不再用論據駁倒言論,只是不斷跳針對方不認同的立場。這些現象都使我們愈來愈無法在社會中凝聚共識。

我們也不能把同溫層的責任丟給社交媒體演算法。同溫層是我們選擇的產物,每一次放棄溝通,每一次用取暖代替對話,都加厚了我們身邊的同溫層。如果我們失去凝聚共識的能力,公民社會就會形成一個個隔離的「粉紅泡泡」。而在缺乏共識的分裂社會,民主就只是多數暴力。羅馬的前例給了我們一個悲觀的預測:衝突總會被解決,無論和平或是暴力。

除了消弭衝突的能力,另一個類似的趨勢是:以民意崛起的非典型政治人物。從國外的川普到台灣的柯韓,這些政治人物以類似格拉古斯兄弟的模式崛起。同樣以對既有架構的不滿為後盾,他們都顯出了改變既有政治慣例的行為模式。我認為,由於當今民主與羅馬共和都是混合制度,並沒有凌駕一切的原則,不是事事都有明確規範,因此兩種政治都高度依賴對不成文的傳統來順暢運作。這使改變——即使立意良好——可能會對民主的運作產生無法預測的破壞。就像格拉古斯護民的主張雖然值得贊同,但他們推動改革的方式對憲政做出的破壞,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像。

fwjmws23d1exfzwz9s4ulnm8bjftdf
Credit: Reuters / TPG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