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記憶中的味道:台北車站印尼街的族裔地景

移工記憶中的味道:台北車站印尼街的族裔地景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尼街藏身於台北車站東三門附近,是一條匯聚了印尼風餐廳、日用品店、美容院和書攤的50公尺小巷,因為地勢下凹形成與外界隔絕的異國小社會。比起其他地區,印尼街更能吸引移工的原因在於多了店家的中介。此處的老闆因為來台灣較久的關係,逐漸成為年輕移工的指引及撫慰。

文:林柏翰、陳玥彤、沈俊成|編輯:吳宜芷

「異國街」匯集了許多在外打拼的學生與移工的故事和回憶。當我們離開原鄉,難免會想念千里之遙的故鄉。人們在國外需要先適應陌生的環境,這時異國街就會是一個首選,無論是和朋友聚會,或者是受到挫折時想要陪伴,在這個空間裡,慢慢會產生人與地的依附,進而形成某些人群專有的「地方感」,即便這是外人看來不值一提的。

在台灣的一些角落,便隱藏了許多條異國街,可是我們通常選擇性地忽略,或者是只把他們視為異國商店街,而不會刻意留步。但我們對於異國街的不了解,其實源自於對外國移工的不了解。人們對異國街的依附,不只是建立在有家鄉的食物或熟悉的街道景觀,更是人際網絡中的一環,這裡對移工而言,除了是心理上的紓解和凝聚情感的場域,還有身分上的標誌及認同。

穿梭印尼街的古今

印尼街是移工記憶中的味道,是他們在台灣的歸屬。這裡,匯集了許多人在異鄕打拼的故事。

印尼街早期坐落於台北車站二樓,到了2005年,因為當時金華百貨欠繳租金被強制停業,台北車站重新與微風百貨簽約,北車二樓才變成現在微風美食廣場。[1]原本的印尼街則遷到離台北車站不遠處的北平西路、天成飯店的後方。


印尼街地圖(黃圈部分)|Photo Credit: 作者(底圖取自google map)

印尼街藏身於人來人往的台北車站東三門附近,是一條匯聚了印尼風餐廳、日用品店、美容院和書攤的50公尺小巷,因為地勢下凹形成與外界隔絕的異國小社會,所以較不容易被人們發現,即便在無意中走入也會因為異國的語言及面孔,而產生隔離的現象。筆者第一次去印尼街,看到街上全是不熟悉的臉孔,聞到食物中散發出香料和香草的味道,聽見人們使用外國語言交談著,隔離和防備感更是強烈。我們一直看守好我們的背包,刻意和人們保持距離,避免和他們對到眼,也不敢走完整條街。

我們後來訪談了一些移工,發現他們並非刻板印象中的情況,才逐漸鬆懈心裡的那道防線。

為什麼成為移工?

來台灣工作的印尼移工大部分來自人口稠密的爪哇島,因為當地的高失業率迫使許多人離開原本環境,才能為家庭提供較多的收入。而這些遠走他鄉的移工,很多都是踏著前人的經驗,藉著家鄉前輩在海外工作成功的例子,進而吸引更多人到海外工作,形成骨牌效應。

由於台灣的法令限制等因素,大部分的移工幾年後便會回到故鄉,他們會帶回很多在台灣才買得到的物品或雇主送的禮物,以及將在海外所賺的錢翻新房子或為家人買輛摩托車等,過上比原本舒適的生活。而同鄉的其他人看到這樣的情況,也會對在海外工作抱著更大的期望。而在台灣的移工所得大約是印尼高中畢業生的三倍,對他們來說是可行的翻身方式之一。

對台歸屬感的建立:他鄉如何成故鄉?

在印尼街建立的地方感某部分來自對台灣的歸屬感,影響移工在台建立歸屬感的原因有很多:人際網絡、雇主態度、社會風氣、情感交流、時間長短等。我們訪問的小吃店老闆娘已經在台灣生活了25年,剛嫁來的時候因為經濟不佳且當時社會風氣較無法接受外籍配偶,老闆娘因此說道:

「我二十多年前來的時候,他們(台灣)老一輩的不能接受我們外籍新娘。」

「感覺很苦又不能回去,回去感覺臉丟光光,也是命運就註定的感覺,啊就走下去就對了!」

當我們問老闆娘喜不喜歡台灣,她笑笑地說:

「現在是喜歡,以前的時候我哭了兩年,現在是慢慢自己會賺錢,啊然後小孩他們長大了這樣子;現在比較開放,好像你們年輕人也可以接受我們,所以就會愛上台灣。」

當我們詢問小吃店的老闆娘會不會將台灣視為第二個家時,我們獲得愈預期之外的答案:

「會呀,變成第一個家了,我爸媽都沒了,在印尼沒有家了。」

居住在台灣25年的時間以及至親的離去,讓老闆娘已經將台灣視為她的故鄉、她的第一個家。

歸屬感的形塑會受到不同面向的因素影響,對於老闆娘而言,經濟因素與社會風氣的保守,成為她建立歸屬感初期的阻礙。然而,因為時間、因為家人都在目前她所居住的這塊土地上,對於台灣不再只有認同,更覺得自己是這個社會甚至這個國家中的一份子,他鄉已成了故鄉。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

異國第二個家

「近年來以東南亞移工休憩活動為基礎的消費空間,逐漸浮出台灣城市各處地表,呈現新一波的族裔地景塑造,誘發了空間政治與族裔認同形構的複雜過程。各處出現的東南亞族裔地景,⋯⋯其特點都是在交通要津形成了以休閒消費為主的商業『公共空間』。」──王志弘[2]

族裔地景大致具備以下條件:第一,與原鄉的景觀相似,異國族群易與原鄉產生連結,較易把情感投射於此,形成經常性的聚集;第二,位於交通的節點上,人們容易形成群聚,且因為顯著的地標記憶,傳播更為便利;第三,具有休閒消費的功能,能去異國街只有少數幾天的放假日,所以娛樂休閒是這個街上所必備,在這裡可以卸下平日的勞累,也能透過與同鄉人的休閒活動,進而在陌生的環境找到喘息之地。

印尼移工會將印尼街視為族裔地景,除了文化背景的因素,也有情感的歸屬與投入。久而久之,移工藉由經常性的聚集,培養了「地方的愛」。在我們訪談的四位男性中,有人便說道:

「每個禮拜都會放假一次,放假時一定會來印尼街。來印尼街是為了跟其他朋友見面。(Tiap minggu, kalau ada liburan selalu kesini. Kesini biasanya untuk ketemu sama teman teman.)」

印尼街的店家和功能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