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印度支那(一):越南和寮柬兩國的概略關係及發展狀況

重返印度支那(一):越南和寮柬兩國的概略關係及發展狀況
Photo Credit: wikip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冷戰時代的越南是印度支那最強的國家,其基礎是建立在印度支那脫離法國獨立後那段時期。胡志明初期掌權時建立的國家盟友,包括寮國、柬埔寨,而若以人口、經濟發展面相及軍隊來看,越南都是三國之中最具優勢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阮氏清金(高雄師範大學、高雄大學、長榮大學、成功大學越南文講師,專長為越南語、越南文化、越寮柬關係研究)

印度支那,越南文名稱是「Liên bang Đông Dương」,如果硬要翻譯就是「東洋聯邦,法國統治」(寮語:ຝຣັ່ງແຫຼັມອິນດູຈີນ;高棉語សហភាពឥណ្ឌូចិន),現常被用來作為越寮柬三國區域的簡稱,而越南則是這區域中發展程度最高、且從18世紀以來就最強盛的國家。

冷戰時代的越南是印度支那最強的國家,其基礎是建立在印度支那脫離法國獨立後那段時期。胡志明初期掌權時建立的國家盟友,包括寮國、柬埔寨,而若以人口、經濟發展面相及軍隊來看,越南都是三國之中最具優勢的。越南和寮國也簽訂友好條約,讓越南得以協助寮國的軍隊、黨務及公務員,而柬埔寨在推翻紅色高棉以後的十多年,越南更成為柬埔寨繼蘇聯以外的最大施援國家,印度支那共產黨和越南獨立同盟(皆包含寮國和柬埔寨)在政治軍事都聽從越南指揮。

隨著冷戰結束,越南革新開放以後,為發展國內經濟,開始注重和美國及歐盟等國家的接觸,並加強所謂的多平衡大國外交,相比冷戰時代,越南對寮國、柬埔寨的力道已大不如前。越南除了自柬埔寨撤軍,也減少在寮國的兵額,而與寮國關係的定位,在阮文靈任總書記時代,就只剩傳統友誼的延續,和之前強調兩國兩黨以及胡志明和凱山・豐威漢(前寮國人民革命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的深厚友誼,顯然相差甚多。

當時的寮國也已失去蘇聯這個保護傘,而當越南又無法再完全給予其庇護時,寮國親華派的崛起,便造就中國共產黨的國營企業和資金開始鋪天蓋地進入寮國。而柬埔寨則在越南撤軍後,為經濟考量,即便原先在大國之間維持平衡關係,爾後則完全接受中國共產黨國營企業的投資和援款。越南在柬埔寨的影響力已相對減弱,而洪森(柬埔寨首相兼柬埔寨人民黨領袖)從原本一位由越南扶植上位的魁儡,到變成中國共產黨金源豢養的政客,而親越南的韓桑林只剩國會議長和親王的職位及頭銜,故可知越南的影響力在柬埔寨也已逐漸低落。

越南是2000年後又將注意力放回印度支那,因為越南發現,中國共產黨從動員國企到私有企業都已大舉滲透寮、柬兩國,然而柬埔寨和寮國是越南通往泰國乃至於全東協的經濟生命線,尤其寮國和泰國語言相通不說,泰國對印度支那的傳統政治關係也不存在競爭問題,因此對身處印度支那東邊邊陲的越南而言,寮國無疑就成為最重要的戰略要地,加上寮國如果成為親越南的國家,也多少可遏制地緣上共產黨對柬埔寨的操控,畢竟柬埔寨還有反越南的政治和歷史脈絡。

2008年,越南召開首次越寮柬三角區峰會,這是以越南為主導,寮柬兩國參與的經濟合作和安全防務等領域的組織,往後每一年都會定期在東協組織的架構下進行,並發展三邊青年交流,旅遊交流和攜手打擊毒品人口犯罪等,而越寮柬三角區的最大區域外援助國,是遠在北方的日本。日本和越南期望將越寮柬三國統合成一個人口高達一億兩千多萬、成長力蓬勃,且又同時能承受得起初期產業和高技術產業供應鏈的經濟體。

AP_1011160125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010年的檔案照,左到右分別為前越南總理阮晉勇、柬埔寨首相洪森、前寮國總理波松・布帕萬

日本希望創造出另外一個世界工廠和新興勞動市場,而越南則成為印度支那不可或缺的一員,尤其越南本身承擔了部分印度那的建設,例如連結越寮、越柬及寮柬的公路、橋梁和水資源管理,而越南總理阮春福在出席2016年第9屆於金邊越寮柬三角區會時,則一口氣帶了越南的工業、農業、水利、電信、投資經濟和交通運輸等領域的部長訪問柬埔寨,並同時跟寮柬兩國簽署擴大合作的條約,表示越南正逐漸加強其自身施加於寮柬兩國的影響力。

本文為論述越南和寮柬兩國的概略關係及發展狀況,下篇則將論述中國共產黨如何透過網軍和人民幣操控柬埔寨,以及越南如何防禦其傳統領域遭受侵犯的過程。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