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高投票率卻修出更多爭議:現行《公投法》12項待解問題

為提高投票率卻修出更多爭議:現行《公投法》12項待解問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公投是《公投法》施行以來提案數最多、投票人數最多、提案通過數最多的一屆,但也問題重重。而在開始討論公投問題前,我們必須先來了解去年《公投法》修正的方向。

2018年公投是《公投法》施行以來提案數最多、投票人數最多、提案通過數最多的一屆,但也由於這是修法後的第一次公投,仍有許多需要更詳盡規範的問題,就讓我們來看看吧!

《公投法》修正原因:提高公投投票率

在開始討論公投問題前,我們必須先來了解去年《公投法》修正的方向。

其實在《公投法》修正前,我們已經經歷過六次的公投。但當時除了提案門檻過高,還必須經過公投審議委員會的實質審查,提案成功也必須經過「雙二一」的高同意門檻,因此被戲稱為是「鳥籠公投」。當時為了要面對公投提案通過的高難度,有人想出了以不通過達成通過目的提案文字技術;反對方則祭出了透過「不領票」讓投票率不過的方式阻擋公投。

因此,為了要能展現更多的民意,並使人民更能親近使用《公投法》、更踴躍參與公投,我國在2017年底修正了《公投法》的內容,大幅下修了公投成案、通過的門檻。同時,立法者拔掉了被稱作「太上皇」的公投審議委員會,公投提案原則不再經過審查,使政府不再具有控制人民提案內容的權限,也進一步提高人民提案的意願。

但也因為採取提高投票率的修正方向,使得現行《公投法》反而出現了一些問題,有待未來修法解決:

這次的公投有哪些問題?

本次公投從提案階段到最終的投票階段,存在著許多的爭議,立法者勢必得在下次的《公投法》修法時想辦法處理,以下依照時間順序來和大家聊聊這些問題:

爭議一、中選會是否可以審查「提案是否違憲」?

首先,目前《公投法》刪除提案審查規定後,主關機關中選會已經不能再針對公投提案進行「實質」審查,但如果提案通過後結果勢必違反憲法的話,中選會是否能進行審查呢?

有人認為:中選會應該要對議案進行違憲審查,否則會導致花大錢辦公投結果根本無效的狀況,勞民又傷財;但也有人認為:《公投法》既然規定不能審查,那除非是一看就知道是違憲的特例以外,原則上不能進行審查。

本次出現爭議的是愛家三公投是否違反釋字第748號解釋的問題,而中選會的立場似乎採取後者,但從公告文字來看似乎又有針對提案進行審查的傾象,而引來各方的批評。因此未來該如何處理類似的問題,立法者必須審慎思考。

爭議二、少數族群權益是否可以公投決定?

再來,是針對是否可以以公投的方式決定少數族群權利義務的問題,也就是:「基本人權可不可以公投?」的問題。

目前《公投法》第1條第2項雖然規定了原住民族權益相關事項不能進行公投的規範,可見立法者立法當時有想到這樣的問題。但其餘少數族群相關規範確實並未規定,因而出現法律的漏洞,也可能造成多數人決定少數人權益的詭異狀況。因此究竟應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問題,立法者也必須審慎思考。

爭議三、公投提案間的相互矛盾

本次公投提案階段,婚姻平權方為反制愛家公投,而提出與愛家公投立場完全相反的平權公投提案。但中選會針對這種可能出現結果互相矛盾狀況的提案,並沒有作出實質的處理、《公投法》也沒有相關規範。雖然本次並未出現公投結果互相矛盾的狀況,但未來修法時勢必得處理這樣的問題。

爭議四、公投的「死人連署」

本次公投出現連署人於公投可連署前便已經死亡的「死人連署」狀況,出現死人連署的案件也都有通過公投的成案門檻。而不實連署會使提案的公信力受損,因此未來是否需要再進行限制,立法者應該再多加斟酌。

爭議五、公投綁大選的時間限制

由於台灣選舉文化特殊,如果沒有綁定大選通常不太有人參與公民投票,也因此各方人馬都希望能再公投綁大選的時間限制內交件。但究竟這個「最終交件時間」究竟是什麼時候呢?在《公投法》裡面並未明文,因此出現了大家各說各話的狀況,中選會的時間也一延再延,也成為未來修法必須要注意的問題。

爭議六、公投第二階段連署的「補件」

我們在《以核養綠公投在吵些什麼?》一文中,曾經針對可不可以「交件後審查前補件」的爭議做了詳細介紹,大家可以再複習一下。但目前《公投法》確實並沒有相關規定,因此未來修法勢必也必須重視這個問題。

爭議七、公投宣傳資金是否需要限制

公投、選舉是否要限制宣傳資金上限一直都有爭議。日本選舉制度下,候選人的宣傳單大小、張數、版型等都有嚴格的限制,且必須要貼上國家發給的相關認證資訊。這樣的制度模式是為了避免資源較多的團體投注相對大量的資金於宣傳,造成資訊傳遞落差的狀況,本次愛家公投團體與婚姻平權團體間的資金落差即是這樣的例子。

但這樣的規定容易引起侵害言論自由的質疑,是否有限制必要仍須立法者評估。

爭議八、公投辯論的實行方式需要再研討

本次公投議案辯論究竟有沒有落實也是個問題。

舉例來說,辯論會前的反方代表抽籤,就出現正方人士自行組成反方辦事處參與反方代表抽籤的狀況。此外,東奧證明公投案竟沒有任何反方代表參與辯論,但中華奧會卻在公投前以新聞稿等方式持續發布反對意見。這樣的狀況是否有助於辯論會的進行、及正反雙方意見的交流,需要立法者再深思。

爭議九、公投公報的提出與修正

公投公報的提出、行政機關的意見是否可以修正,我們在《【中選會違法?】幸福盟呼籲:中選會應停止違法公投公告》一文中有做過介紹。由於相關的法規在《公投法》中界定較為模糊,未來修法時也必須要思考如何明確化公報內容的修改、提出時點等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