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成長,孩子才會真正長大》:稱讚自己的孩子「獨一無二」,實在錯得離譜

《父母成長,孩子才會真正長大》:稱讚自己的孩子「獨一無二」,實在錯得離譜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得先搞清楚,是「你在訓練他們,還是他們在訓練你」?請不斷複誦上述這句話,沉思這句話,把它變成T恤標語。因為假如你想要保有生活品質,還能養育出有趣的孩子,就得訓練他們滿足對你有利的需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崔佛・席維斯特(Trevor Silvester)

給父母的八大箴言
箴言1:你在訓練孩子,還是孩子在訓練你?

假如你想要保有生活品質,還能養育出有趣的孩子,那麼就得訓練他們尋求對你有利的需求。

請將這句箴言刺在你的眼皮上,如此當你每晚入眠時,它便能嵌入你的大腦裡。現在,我冒著被家長團體圍攻的風險。然而,一旦你明白孩子年輕的大腦如何處理因果關係,你務必要在他們童年時期簡化養育他們的方式。大腦的因果機制會演變成預測所有事,諸如:「如果我這麼做,會發生什麼事?」在孩子非常非常小的時候,他們便開始試圖了解這個世界是如何運作的(尤其著重在這個世界如何為他們所用)。當嬰兒學會坐、爬、移動自己的身體時,就已開啟了探索生理邊界的旅程:了解自己可以接觸哪些東西、可以爬到多遠;同時也探索社會邊界:了解自己可以做些什麼、不能做些什麼,哪些事能獲得別人認可、哪些事會被他人討厭。

我常在超市見到家長對尖叫的孩子投降,任憑他們予取予求,這往往令我驚訝不已。究竟是誰在訓練誰?你不妨把孩子想像成沒那麼瘋狂的年輕科學家,他們正在進行一個實驗,主題是:「我要如何得到想要的東西?」他們可能會嘗試一系列的行為,而所有的行為都奠基於「怎樣才能讓我得逞」。裝萌、裝可愛有效嗎?直接要求呢?在每個請求的最後加上「拜託」如何?在公共場所尖叫呢?一般來說,孩子的行為彈性比成人更大。大人太在乎別人的看法,因此,任憑孩子在超市冷凍區的地板上又叫又踢,在大人看來並不是一個好選擇。孩子往往因為耗損父母的心力而獲勝。爸爸媽媽「屈服」的理由是僅只一次,下不為例。但從來不只一次!孩子一學就會。如果你沒有清楚讓孩子知道,他們每一次的「實驗」結果,不一定總是帶來正面的回應,予取予求本就不是這世界運作的方式,那麼,你將承受孩子帶來永無止境的磨難。你得先搞清楚,是「你在訓練他們,還是他們在訓練你」?請不斷複誦上述這句話,沉思這句話,把它變成T恤標語。因為假如你想要保有生活品質,還能養育出有趣的孩子,就得訓練他們滿足對你有利的需求。

我曾諮商過一個人,他便擁有毫無限制的童年,結果出現許多問題。首先,這些人即是所謂的「外控者」。對他們而言,這世界本就是要提供他們所求,他們只需要表現出能誘使世界屈就的行為。有些人會以挑釁、具侵略性的方式直接提出要求(諸如恐嚇脅迫、大吼大叫),以此得逞;有些人則是依賴他人的憐憫、裝病或無助,以滿足自己的需求。幾乎每個案例都是不忍卒睹的,假如他們的父母還健在,他們仍選擇持續對父母大聲咆哮,或用甜言蜜語哄騙父母。我認為,在父母的辭典裡,「不」是最重要的詞彙之一。當事情關乎孩子的潛力或追尋夢想時,我們鮮少使用這個字。然而,一旦涉及任何東西的獲得,或是孩子要求你做他們可以自己做的事情時,你得善加運用這個詞彙。重要的是,你要讓孩子明白,有時得輪到別人拿到好東西,有時自己什麼也得不到;人生並不公平,也不平等;有贏家,也會有輸家;「不」就是不,毫無例外。在一個家庭裡,掌權的不該是孩子。

孩子藉由「適應」的過程,根據收到的訊息或對訊息的詮釋,調整自己的信念和行為。當我還小的時候,便收到得「尊重權威」的強烈訊息。大人隨時想見孩子,孩子就得出現,但孩子的聲音從未被聽見;所有的成人都要叫他們叔叔或阿姨,從來不能直呼名諱;大人坐的時候,小孩得站著。我適應尊重權威的結果,導致我加入警方時顯得過度敬畏,我的同事都是昔日我所認為位於權威之首的警察,簡直把我嚇壞了。再想像一下,現在的孩子以全然不同的方式「適應」警察,當他們朝我丟擲東西時,我心中會有多驚訝與困惑了。你必須了解,適應的過程,從我們很小的時候便已開始。

可以理解,新手父母在「必須把事情做好、做對」的心態下,被壓得喘不過氣,難免會在一開始就做一些看來有效的事。雖說事後再修正也無可厚非,但錯誤很容易就此造成。比方說,有你在身旁、甚至在你的懷抱中,嬰兒會睡得比較好,你很容易就會繼續這麼做。但假如你因為嬰孩的喜好而改變你所做的一切,則孩子永遠學不會適應那些對他們來說不那麼理想的事物,結果你建立了一個讓孩子予取予求的環境。這並非長久之計。假如你想讓寶寶學會睡在自己的床上,或許他們一開始會大哭大鬧,但寶寶最終會適應的。

除了適應之外,我也想談談「前後一致」。你說的話是否找不到任何瑕疵,對孩子來說非常重要。言出必行,言而有信。不要給了他們機會又收回,你得堅守自己設立的行為界線。孩子一旦明確知道自己能被接受的行為界線在哪裡,他們會更快樂。若界線不明,隨時跟著你的情緒浮動,則孩子會感到困惑、焦慮。最重要的是,他們會抓到機會「耍賴」,例如「但你昨晚讓我們熬夜,所以現在我們要再睡一下」等等。假如你設立的界線既清楚又明確,則和平終將降臨;假如界線看來漏洞不斷,則孩子會善加利用你的弱點。此外,與你的另一半也要保持同調。分而治之是孩子的目標,因此你們夫妻倆必須團結。在你們應該相互妥協的地方妥協,但在你們面對孩子時,立場要一致且不動如山。

請記住,對一個不到五歲的孩子解釋他們的行為為何出錯,並希望他們藉此改正,純粹只是浪費時間。他們的大腦尚未發育完全,無法對事物進行好與壞、對與錯、喜歡或不喜歡的判斷。

當我聽到一位母親對小女兒茱麗葉說:「妳實在不應該這樣捏妳哥哥,因為這不是一件好事,妳不喜歡同樣的事發生在妳身上,不是嗎?」我不禁莞爾。茱麗葉在等母親的訓誡結束。這些話就是對她的懲罰,而這些所謂的「懲罰」並不如想像中糟。

然而,我認為在孩子還小的時候,盡早與他們談論這些關於道德與倫理的因果關係,是個好主意(諸如:「這樣做並不好……」或「我希望你這麼做,因為……」)。已有研究證實,孩子在家聽到的語彙愈多,在校的表現就會更好(到了三歲,貧困家庭的孩童聽到的語彙,遠比專業人士家庭的孩子少了三千萬字)。孩子就像海綿一樣,吸收各種因果關係和等價關係。因此,讓他們從一開始就有機會好好表現,以吸取教訓。但千萬不要誤以為,針對懲罰解釋、說教,能成功改變孩子的行為,因為解釋和說教對於未發育完全的年幼大腦來說,負荷還太重。你當然要解釋,但請注意,先解釋,再制裁。

我認為,自恃聰明而不需仿傚的人類,有時仍須從動物的世界尋求借鏡。比方說狗,狗媽媽會用兩種方式懲罰幼犬:快速在耳邊輕拍,或是隔離。第一種方式在我們現今文化中已不適用,但第二種方式若運用妥當的話,則是一種強而有力的工具。再看看馬,母馬會極具耐心地將小馬趕出馬群。對於群居動物來說,孤身一人,失去與同伴在一起的安全感,是非常危險的(畢竟,在我們祖先代代相傳下來的記憶裡,外面的世界可是有著可怕的狼群啊)。因此,讓孩子隻身待在房內,沒有玩具或電子遊戲相伴,是非常有效的處罰方式。時間不需要太長,過久可能會變成孩子心理上的「重要情緒事件」。此舉只是要標示出你希望孩子認真看待的因果界線。對於幼兒,我建議隔離五分鐘;而當孩子已有口語能力時,建議施以十到十五分鐘的隔離。在孩子幼年時儘早訓練,日後他們就會自我管理。但若完全不訓練,置之不理,你將有好幾年的時間被孩子壓得喘不過氣。

【實用祕訣】冥想箴言1

欣賞很容易變成期望。請思考給予和接受之間的平衡:

  • 你灌輸給孩子哪些正面的信念和行為?
  • 你無意間訓練孩子養成哪些負面的信念和行為?
  • 你如何修正你的訓練方式,以改變上述信念和行為?
  • 請以這種方式重新看待你的家人:孩子對你有哪些期望,是他們已訓練你成功達成的?
  • 這些期望是否健康?假如不是的話,你要如何改變?
箴言2:孩子尚未定型,還沒成為即將成為的樣子

給你的孩子一些空間,讓他們自行處理正在經歷的問題,或從中成長。

假如失敗了,讓他們自己學會站起來。

因為,如果你立即伸出援手,則很可能導致他們到三十歲仍凡事期待你幫忙。

我發現,現代母親似乎承受令人難以置信的壓力,就好像回到一九五○年代,當時媽媽們自我評量的標準是,能否精通家中幾乎不可能管理的一切。我在臉書動態上常看到很多疲於奔命、博取眼球同情的足球媽媽,在孩子上游泳課時,於游泳池畔打卡,接著還得趕赴天體物理學的家教課。每個人無不盡心盡力,務求達到完美父母的理想形象,而孩子無疑是他們在這個角色中成功的象徵。對孩子而言,壓力不比父母來得少,難怪這類孩子沒有真正的童年時光。在此我想要給家長的建議是:請冷靜。

無論你做什麼,無論你多認真想要成為完美父母,你的孩子終會以不完美回報你。他們在成長的路上,定會伴隨著或多或少的問題,以及些許學習上的限制。這些問題有些來自與你的互動。對孩子而言,早期來說,你就像是他們的神,因此你的每字每句都影響重大。有時候你只是說了無心的話,有時則是孩子誤解了你的意思。

我常接到父母的求助電話,問我能不能幫他們解決孩子的問題,例如怕黑、不肯吃蔬菜。

假如孩子真為了這些恐懼所苦,我肯定會幫忙,但我也知道這些是學習成為內控者必須面對的挑戰。假如讓孩子誤以為每當問題出現,就會有電玩主角「崔佛大叔」(Uncle Trevor)揮舞魔仗,問題隨即消失不見,則孩子長大後,將只會一昧等待他人幫忙解決自己的人生挑戰。除了「是你在訓練他們,還是他們在訓練你」之外,請重複閱讀以下文字,甚至刺在你的眼皮上(就刺在上一句底下):「他們尚未成為即將成為的樣子。」這句太重要,我要再寫一次。他們尚未成為即將成為的樣子。我的孩子已經三十多歲,但我仍每天複誦這一句。我們一直在改變,一直在成為即將成為的樣子,尤其年幼時更是如此。你如何確定你對孩子的擔心(例如經歷怕黑的階段),不會成為他們成年時定義自己性格的依據呢?給你的孩子一些空間,讓他們自行處理正在經歷的問題,或從中成長。假如失敗了,讓他們自己學會站起來。讓他們知道,你隨時在身邊。因為,如果你立即伸出援手,則很可能導致他們到三十歲仍凡事期待你幫忙。

最近我有幸在斯里蘭卡的池畔日光浴躺椅上看到一群猴子。當時我看到一隻幼猴想從泳池喝水,結果不小心與猴群走失,哭著找媽媽。牠哀嚎幾次後,猴媽媽回應了,但不是立即跑到幼猴身旁,而是移動到牠視力範圍內,大約離牠六公尺之遙。這看似深思熟慮之舉,蘊含明顯的訊息:我在這裡,但你得靠自己。小猴子急急忙忙跑了過來,母猴給了牠擁抱,做為牠採取行動的獎勵。

還記得多年以前,我曾在花園裡拒絕「幫助」年輕的姪女。她應該只有八歲。她用小鏟子挖洞,而鼻梁上的太陽眼鏡不斷滑落。最後她被惹惱了,決定拿下眼鏡。接著她看著我,打算把眼鏡遞過來。「我不要拿。」我說。她想了一會兒,環顧四周,然後再把眼鏡戴上!外控者。如果我在養育子女方面做得更好的話,我會說:「你可以用它們來做什麼?」引導她找到自己的解決方案。為了證實「他們尚未成為即將成為的人」這句話,我們最近與這位姪女共進午餐。現在的她是二十出頭的大學生,表現優秀且充滿活力,在酒吧打零工,自己付學費。我們聽說她最近在地窖裡搬運一桶葡萄酒時,不小心讓肩膀脫臼了。我們沒聽說的是她對這件事的反應。「我不想要太過小題大作,所以我靠著牆,自己把肩膀接回去了。」當年戴著太陽眼鏡的小女孩,已離她很遠了。我們都尚未成為即將成為的樣子。

我的論點是,幫你的孩子解決問題,無異於剝奪他們重要的生活技能;正如同避免讓他們遭遇令人心碎的失敗,會使得他們對於成年生活毫無準備。這也是為何我非常反對現在學校流行的體育運動,他們不允許競爭,希望讓每個人都贏。假如你讓孩子遠離失敗,以及給他們「世界就是這樣」的幻覺,那麼出了校門後的生活對他們來說將會是巨大的衝擊。讓孩子相信自己是整個宇宙的中心(甚至是整個家庭的中心),同樣會帶來反效果。現今有太多孩子認為,整個世界有義務要養活他們,我把責任歸咎於「我的孩子簡直就是奇蹟」邪教。自戀(具破壞性的自負)在最近幾代人之中已大大增加。《Me世代》(Generation Me)作者珍.圖溫吉(Jean Twenge)曾如此描述該現象:「最常見的模式是過度放縱的養育(諸如過度誇獎、崇拜孩子、放任,以及幾乎毫無紀律)會導致日後生活上的自戀。」

稱讚自己的孩子獨一無二、無與倫比,而孩子的每一筆塗鴉簡直是莎士比亞再世,這樣的做法實在錯得離譜。難怪可憐的學生們期望畢業後出人頭地、前程似錦,整個世界會感激他們的到來;然而現實是,他們會被同一個世界重賞嘴巴,要求他們證明自己的價值。請參閱前述關於擁抱失敗的內容,教導孩子改以這種心態思考。

關於孩子,我父母的家規是「孩子應該要被看到,但不被聽到」。我不同意這一點。在我家,我的孩子有權出聲,但不平等。在我的小家庭裡,我們不會圍繞著孩子的需求打轉。有時候他們錯過一些機會,因為與我們的行程有衝突,或是孩子之間的需求出現先來後到的問題;有時候則是我們把孩子放在首位,犧牲自己的需求。這是一系列的妥協,我們也會讓孩子明白每一回妥協的原因。他們並非總是同意妥協讓步,也不見得每次都能明白我們的觀點,但至少學會在滿足自己的需求時,考慮到別人的立場。今日鮮少見到有家庭做到這一點。我認為是時候稍微平衡一下孩子與父母之間的需求天秤,並恢復父母在家庭的首要地位。

【實用祕訣】冥想箴言2

  • 關於我的孩子,有哪些事是我所擔心的?
  • 等他們成年後,這些憂慮仍是問題嗎?
  • 現在,你要如何將這些憂慮轉化成他們的學習機會?
  • 你可以就此為他們打造哪些強項?如何打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父母成長,孩子才會真正長大!:一起練習愛與被愛的親子關係》,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崔佛・席維斯特(Trevor Silvester)
譯者:許玉意

我們總以為孩子生下來,父母就立刻變得無所不能,足以面對任何挑戰。
但其實無論在生命的任何階段,都沒有人真的準備好了,不管是孩子還是父母,我們的一生都需要學習。

有別於市面上專注於兒童發展的教養書,
心理諮商師崔佛・席維斯特在書中提出讓父母和孩子共同成長的方法。
當父母面對未知的一切,茫然無措時,這本書理性的提醒彷彿一盞明燈,
帶著父母一次次與自己對話,撥雲見日,逐步往前行,經過一關關的修煉,功力日漸加強,
不僅自己安然度過所有關卡,也有能力與智慧帶領孩子走向未知的人生。

本書特色

教養的力量來自父母與孩子一起成長

教養不只專屬孩子,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父母應該同步成長。
唯有一起茁壯,才能建立親密和諧的親子關係,培養出堅毅、自主、快樂、具有安全感的孩子。

為人父母是一生的課題,並非「時間到了就該結婚生子」如此簡單,
一旦生了孩子,終其一生都要為了孩子而憂慮,既然我們會依照不同的成長階段教孩子,
那麼,我們自己是否也該隨著不同的人生階段有所成長?
尤其是在這個變化快速的時代,故步自封的父母,不僅會跟孩子愈行愈遠,
也無法教出有能力適應未來的孩子。

席維斯特在書中強調,每個人都有兩種本能:成長與保護,
「保護」的本能讓我們免於受傷,但我們的大腦運作受到孩提時代的影響很深,
童年創傷常會造成各種人格問題。
過多的刺激則會造成保護欲過於強烈,間接減緩「成長」的速度。

因此,他提倡我們都應練習發揮「成長」的本能,
除了提升個人成長,更藉此協助孩子的人格養成,避免父母過度保護孩子。
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成為「內控者」,
唯有訓練自己成為「內控者」,才能夠逆轉心境,
釐清結果與原因,提升行動力,將失敗轉化為成長,與自己和解。
重點是,每一回「失敗」都是一次學習的經驗,不僅化為父母成長的動力,
也讓父母累積人生智慧,懂得如何逐漸形塑孩子的人格。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