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伴侶提起「童年情感忽視」不是拒絕,而是讓彼此更靠近的邀請

向伴侶提起「童年情感忽視」不是拒絕,而是讓彼此更靠近的邀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現在可能覺得自己責任重大,而且要和伴侶討論一個就情感而言那麼富於挑戰性的問題,比如說「童年情感忽視」,一定覺得非常惶恐,所以我會盡可能為你指出方向並且提供支持。讓我們一步一腳印地處理這件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鍾妮斯.韋伯博士(Dr. Jonice Webb)

如何和伴侶談論童年情感忽視

「當你對伴侶提起『童年情感忽視』,這不是一種拒絕。相反地,這是一個邀請,邀請你們朝著彼此再靠近一點。」

馬歇爾和梅兒

當馬歇爾第一次領悟到他在婚姻裡並不幸福,問題才剛要開始。當他變得越來越不快樂,他開始瞭解到自己必須多下點工夫,想辦法和梅兒討論這個議題。

他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不過他覺得自己撞上一堵巨大的牆,而他得越過這道牆,才能進入梅兒的世界。

幾個星期、幾個月、幾年過去,馬歇爾在兩種感受之間不停擺盪:有時候他覺得自己在婚姻裡頭極度不快樂,有時候又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畢竟,他的婚姻中還是有很多美好的事:他深愛著自己的妻子,而且非常享受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光——家庭假期、週六下午的單車小旅行、或是孩子們入睡後的寧靜夜晚,這些都相當令人滿足。

對孩子來說,梅兒是個脾氣好又有愛心的母親,而且還是一個成功的律師。馬歇爾經常在想,自己怎能再要求更多。每次他想要和妻子談談自己的不快樂,都會讓他覺得自己很糟糕,甚至開始懷疑自己。他會用梅兒的優點來提醒自己,並且下定決心只看這些優點,別理會緊緊糾纏著他的那種虛無縹緲的不滿足感⋯⋯

奧莉薇和奧斯卡

結婚多年後,奧莉薇和奧斯卡的生活突然發生了一件讓他們措手不及的事情——醫生告訴奧斯卡他罹患了腎臟癌。當他一步步進行各種嚇人的檢查和診斷時,他知道奧莉薇一直陪在他身邊。話雖如此,奇怪的是,他同時又覺得奧莉薇不在他身邊。他發現自己不得不在每次看診後打電話給他的姊姊布莉特,向她報告自己看診的狀況、醫生說的話,以及接下來的醫療程序。不知為何,和布莉特講講話會讓他覺得好過一點,但是和奧莉薇講話卻沒有什麼幫助。

奧斯卡不明白為什麼和布莉特說說話會讓他覺得比較好過。對他來說,奧莉薇所做的一切都沒有問題:她一再要他放寬心,說他一定會沒事,一切都會好好的。不過布莉特就不一樣了,當他告訴她自己的診斷結果時,布莉特哭了。在他們的對話當中,布莉特和他分享了自己的感覺,並且以一種實際的方式和他討論醫生的建議,陪他仔細考慮各種可能性,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她會留意奧斯卡說話的語調,問他對於各種事情的進展有什麼樣的感覺。手術過後,當奧斯卡知道體內的癌細胞已經清除乾淨、而且不需化療的時候,他首先想到的是要和布莉特——而不是他的妻子——報告這個好消息。

在癌症風波過去之後幾個月,奧斯卡對於自己的感覺還是相當不解(因為這樣的感覺一點道理也沒有)。他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但他覺得在自己最需要奧莉薇的時候,奧莉薇卻讓他失望了。對於自己擁有這樣的感覺,他感到有些慚愧,因為奧莉薇在這一嚴酷的考驗中全程陪著他。

「到底怎麼了?到底哪裡出了問題?我怎麼會對愛我的奧莉薇有這種感覺?」他常常這麼想。這樣的罪惡感和困惑阻礙了他,所以又過了一段時間,奧斯卡才要求奧莉薇跟他一起去進行婚姻諮商。


發現自己的伴侶遭受「童年情感忽視」是非常特殊的體驗。你覺得你和對方的關係出了問題,但是又難以相信自己的感受。你知道這段關係中少了點什麼,卻無法確定那究竟是什麼。你可能愛著你的另一半,卻又覺得他難以靠近。你最想要的是從對方身上獲得某種感受,不過你卻無法說明。在外人眼中,你的婚姻幸福美滿,從很多方面來看,的確也是這樣。不過你卻覺得自己非常茫然。

有很多方法可以讓你知道自己是不是該和伴侶談談「童年情感忽視」這個議題。比如說,你可能發現自己在情感上忽視了另一半;或是你懷疑另一半遭受「童年情感忽視」,想要和他談談這件事;也有可能你發現你們兩人都有「童年情感忽視」的症狀,所以想要和對方一起探索這個問題。

不管你的狀況如何,有件事是肯定的:因為你是讀這本書的人,所以採取行動的責任就落在你頭上。你是意識到問題的那個人,所以必須當那個先走向對方的人。這感覺起來似乎是一個不公平的負擔,我瞭解!不過實際上,與其說它是一個負擔,不如說它是一個轉機。你現在擁有知識所賦予你的力量,而我會幫助你運用這樣的力量來改變你的親密關係。

你現在可能覺得自己責任重大,而且要和伴侶討論一個就情感而言那麼富於挑戰性的問題,比如說「童年情感忽視」,一定覺得非常惶恐,所以我會盡可能為你指出方向並且提供支持。讓我們一步一腳印地處理這件事。

我們的第一步,就是要讓你變得更堅強、更有自信,幫助你做好準備以迎接挑戰。

困難卻必要的邀請

無論你有沒有和伴侶討論過關係中的問題,要開啟這樣一個話題還是相當令人害怕,彷彿以身犯險,因為你不知道伴侶會如何回應,或者自己會不會成功。

如果你在成長過程中忽視了自己的情感,或許你渾身上下的每根纖維都會阻止你採取行動。你的直覺可能會大叫:「不要惹麻煩!」或是「不要傷害對方!」如果你的伴侶有「童年情感忽視」議題,你大概已經接收過很多類似的訊息,不管是直接的或是間接的。「情感忽視」會讓人覺得去談論那些困難、痛苦、或是和情感有關的話題是錯誤的。「情感忽視」會讓你因為害怕傷害另一個人而不敢把真心話講出來。我已經看過太多、太多「童年情感忽視」的案例,他們不敢對伴侶談論自己在關係中所遭遇的挫折感,他們會說:「我不想當壞人。」

要知道,這種想法是大錯特錯的。對伴侶坦誠不只是一種義務,也是你能為對方做的事情當中最富於愛意的一件事。當你對伴侶提起「童年情感忽視」,這不是一種拒絕。相反地,這是一個邀請,邀請你們朝著彼此再靠近一點。重要的是,你必須確定自己可以狠下心來就事論事。要明白,你是以同理對方的角度出發,藉著說出真心話來表達你的愛,並且向對方提出一個困難的邀請。

當你接著閱讀第一部分接下來的章節、還有當你開始和伴侶對話時,以下是供你參考(如果能夠記住當然更好)的幾個一般性指導原則。

開始對話前的指導原則
  • 叩問伴侶的高牆是你的責任,但是要不要回應是她的決定。這件事的結果是你無法控制的。
  • 「童年情感忽視」聽不到也看不到,個案並非出於自願選擇了它,所以這個問題不能歸咎於任何人。
  • 你的伴侶沒有覺察到哪裡有問題,也不是故意要把你推開。
  • 「童年情感忽視」個案也能享有長久的愛情關係,只是隨著時間過去,這個問題會遮蔽雙方的愛意,不過愛依然存在。
  • 如果關係受到「童年情感忽視」影響,修復的成功率相當高,只是伴侶雙方都必須開始意識到這個問題。
  • 在親密關係中,對伴侶坦白地說明自己對關係有何意見,是一種充滿愛意而且貼心的行為。
開始對話前的心態調整
  • 要知道,帶著同理心說真話,是一種具有建設性且充滿愛意的行為。如果你的伴侶產生防衛反應,覺得自己受到批判、或是對你發脾氣,不要因為這樣就放棄這些必要的知識,因為它能夠繼續為你提供支持。
  • 調整自己的期待。這很重要:不要期待一次對話就能獲得立即的成效。把第一次的對話當成播種,我們希望這些種子能夠發芽,並且在日後長成各種不同的植物。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你可能要和對方繼續對話好幾次。在不同的階段,個案對於「童年情感忽視」會有不同的瞭解,一個階段、一個階段慢慢來。你的耐心是未來成功的關鍵。
  • 你可能會生氣或是責怪對方,請對此保持覺察,千萬不要把這些情緒帶到對話裡頭。如果你因為「童年情感忽視」而發脾氣或是責難對方,哪怕只有一點點,也會讓對方更難接受或吸收你的訊息、或是給你善意的回應。
  • 和伴侶談話之前,盡可能地吸收和「童年情感忽視」有關的知識,如此,你在對話時才能知無不言,或是回答對方可能產生的疑問。如果你自己也為「童年情感忽視」所苦,在你和伴侶談話之前,盡量多對自己的狀況下點工夫。

在談論任何困難的議題之前,最好先做計畫。做計畫有很多好處,也能有效提高對話的成功率。就我們的狀況來說,做計畫意味著我們必須為這個令人緊張而又艱險的問題或話題,選擇一個適當的討論時間、討論地點與討論方法。

為了做出適當的決定,你必須對自己的伴侶有充分的瞭解。她的防衛性是不是很強?你只要有意見,她都覺得你在怪她?面對帶有情緒的議題,她是不是會立刻當機?他有沒有「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的傾向,或是面對你的提問時感到自責和羞愧,覺得自己不是完美的伴侶,因而讓你失望了?總的來說,你越能預測對方的反應和感受,你就越能為這次的交談做好準備,你們的談話也會更有成效。

為雙方的對話預做練習

研究指出,如果你能想像自己做某件事情,在現實生活中,當你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便能獲得更好的表現(Sanders and Sadosky, 2008)。這個技巧對於運動員、外科醫生、演說家都很有幫助。確實,在腦海裡描繪一個行動,能幫助你做好準備,讓你順利完成任務。所以,現在就讓我們運用大腦的力量:首先,想想你要和伴侶說些什麼,接著把它講一遍。

要這麼做,先找一個你可以獨處、不會受到打擾的房間。閉上眼睛,想像你和對方坐在一起,正在談論某些重要的事。盡可能地想像出這個場景的各種細節:你們人在哪裡?那時候是白天、下午、還是晚上?對方現在的情緒如何?

現在,想像你這麼說:「我覺得我想通一件對於我倆關係而言非常重要的事,我們能談一談嗎?」

現在,張開你的眼睛,問問自己:在你的想像中,當你對伴侶說這些話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你的伴侶如何回應?這是你所能達成的最佳狀況嗎?有沒有其他更好的時間與地點?如果你在剛剛的狀況裡有點緊張,那麼再多想像幾次會有很大的幫助。試著去想像對方可能會給你的各種回應,以及各種場景的細節,看看還有沒有需要調整、改進的地方。記得,不管你腦海裡的對話設計得有多好,你能掌握的只有你的那一半,剩下的就要看對方了。

馬歇爾和梅兒

現在是傍晚,梅兒和孩子們都不在家,馬歇爾獨坐在黑暗的客廳裡。他閉上眼睛,想像自己要在下週末梅兒第十五屆高中同學會之後開車接她回家。他想像自己在車子裡拉著梅兒的手,對她說:「梅兒,我愛你,你知道的。不過我最近學到一件事,我想和你聊聊,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老是覺得我們之間少了點什麼。」

雖然馬歇爾的眼睛看著路面,他還是可以感覺到梅兒的眼神有些閃爍。「馬歇爾,你不會又來了吧?這個週末我們玩得很開心,你為什麼要這麼掃興?」不過馬歇爾已經做好準備,所以他沒有因此而退縮:「對不起,親愛的,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想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讓我們變得更幸福。可以請你先聽我說完嗎?」

梅兒沒說話,他知道她正在聽。

馬歇爾選擇了這樣的場景——汽車內、他們獨處時,以及愉快的週末之後——對梅兒提起「童年情感忽視」這個議題。他以一種認真推敲過、不帶任何責備意味、而且充滿關愛的方式來破題。他沒有因為梅兒表現出反感而僵在那裡或是被擊潰。他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並且以帶著愛意的堅持來回應梅兒的挫折感。現在,讓我們回到剛剛的場景。

梅兒默默地聆聽,他繼續說:「之前我說過,雖然我們深愛著對方,但我覺得我們之間好像有些不對勁,似乎缺少了什麼。這個問題困擾我很久,不過我終於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往好的方面看,這不是你的錯或是我的錯,而且我們可以一起解決這個問題!只要我們有共識,我們就可以一起解決它。」

講到這裡,梅兒依然保持沉默,但是略顯不安。馬歇爾知道她在聽,也知道她此刻感到相當無助。

「梅兒,我知道你有在聽,我實在是太愛你了。我最近看到一個關於『童年情感忽視』的網站,以及這個症狀會怎樣影響婚姻關係,聽起來就像是我們的狀況。」


如果你有留意,你會知道馬歇爾的用字遣詞充滿了愛意。他知道在這種時候,梅兒可能會覺得害怕並感到脆弱,所以在必要的時候,他便說些情話讓她放心。在對梅兒談話的時候,馬歇爾說,「童年情感忽視」或許是他們倆「婚姻問題」的解答,而不是責備「梅兒」有問題。這點非常重要。千萬不要用「童年情感忽視」來指責伴侶。「童年情感忽視」不是標籤,而是途徑——通往深度親密和幸福的途徑—以這種方式把這個概念介紹給伴侶相當重要,就像馬歇爾在視覺化練習中所做的。

一般而言,和伴侶提出這個話題的最佳時機,最好是在你們兩人心情都很好、而且親密共處的時候。你可能會擔心,在你們幸福又親密的時刻提出這種令人痛苦的話題,可能相當煞風景。的確是有這個可能。不過為了增加對話的成功率,這是你們必須付出的小代價。

對某些伴侶來說,要討論這件事,最好事前先跟對方知會一聲。約訂時間來討論重要的事,或許能讓對方做好心理準備。此外,你也要考量伴侶的脾氣、個性、以及你們之間互動的特質,利用視覺化練習來想像各種可能性,然後做出最好的判斷。

相關書摘 ▶是否該和孩子談「童年情感忽視」?五個問題幫助你做決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童年情感忽視・實戰篇:長大後的我,如何和伴侶、孩子、父母,建立情感連結?》,橡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鍾妮斯.韋伯博士(Dr. Jonice Webb)
譯者:張佳棻

真正的療癒,是你不再逃避與人連結,能夠打開心房
讓真實的情緒出得去,親密感進得來!

  • 暢銷書《童年情感忽視》成年子女實踐版
  • 特別收錄「童年情感忽視自我評量表」
  • 詳列「感覺詞彙表」(841種形容詞),幫你指認自己的情緒

你開始談戀愛的時間,比一般人過早或過晚嗎?
當別人問你是不是穩定交往中,你常覺得一言難盡嗎?
即使穩定交往中,仍常常覺得空虛寂寞?
在另一半面前顯露真實的情緒,會感到彆扭、不自在?
你們之間的對話往往繞著事務話題打轉,不觸及情感層面?

「童年情感忽視」源於童年時期,父母沒有對你的情感需求做出充分回應。

全球有數千萬人的生活都深受其害,從童年開始,就習慣了壓抑自己的情緒,將所有感覺阻隔在外。然而,在成年以後,麻煩就大了。他們不明白自己為何無法與人建立親密連結,內心難以獲得真正的滿足,覺得既空虛又寂寞。

受到「童年情感忽視」損傷的人際關係,像是正常人際關係打了折扣的版本。更糟的是,那些受到「童年情感忽視」影響的伴侶,他們大多對此一無所知,他們從小就缺少跟自己情感的連結,遑論有能力與他人建構情感交流。

【「童年情感忽視」的人,最常遇到這些問題】

從「童年情感忽視」恢復需要時間,在療癒自己的過程中,韋伯博士發現擁有「童年情感忽視」的人,最常遇到這些問題:

  • 現在我終於知道我的父母在情感上忽視了我,我該怎麼跟他們相處?
  • 我對父母感到憤怒,但又為這樣的情緒充滿罪惡感。我該怎麼辦?
  • 父母要如何改變自己和孩子的互動,才能為孩子提供他們所需的情感認同?
  • 我覺得我的丈夫有「童年情感忽視」的症狀,我該怎麼和他談論這件事?
  • 我真的能夠療癒自己關係之中疏離的情感嗎?

在這本書中,韋伯博士讓「童年情感忽視」這個概念更上一層樓,超越前一本《童年情感忽視》自我療癒的向度,將修復工具運用在療癒「童年情感忽視」對於婚姻、親子教養、以及你與老後父母的互動關係上,更強化了日常生活中與他人應對的實際方法。

透過「童年情感忽視」這個強力的透鏡來檢視自己和人際關係,彷彿為人們打開一片新大陸。《童年情感忽視・實戰篇》就像一個溫柔的嚮導,陪伴那些面臨「童年情感忽視」議題的人們,度過生命中最重要的變化時期。

getImage-3
Photo Credit: 橡實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