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社區大學20年:在「妾身未明」和「制度匱乏」夾縫中艱困成長的社大運動

文山社區大學20年:在「妾身未明」和「制度匱乏」夾縫中艱困成長的社大運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的保守教育環境下,社區大學想躋身正規教育之林,甚至頒發學位文憑,始終停留在空想階段。而社區大學究竟是怎麼樣的學校呢?社區大學是立足於公民社會,代表著某種「社會良心」、「政經防腐劑」,「地方學」或「地方知識學」更是未來的教學重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顧忠華

社區大學獲得了新的法源依據

在長期「妾身未明」和「制度匱乏」夾縫中艱困成長的整體社大運動,很早便提出「法制化」的訴求,這是因為文山社大結束試辦階段後,台北市政府其實並沒有法源來正式「公辦民營」社區大學,接著當時的台北縣編了開辦五所社區大學預算,卻遭到縣議會強力杯葛,最後妥協結果只通過一所預算,但黃武雄教授決定五所都如期招生,導致經費十分拮据,如果不是社大工作團隊以無比的意志力克服了種種險阻,今天也看不到開枝散葉的榮景。

社區大學的法源依據,是遲至2002年在《終身學習法》才列了一兩條相關規定,亦即第三條第五款:「社區大學:指在正規教育體制外,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自行或委託辦理,提供社區居民終身學習活動之教育機構。」及第九條:「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為推展終身學習,提供國民生活知能及人文素養,培育現代社會公民,得依規定設置社區大學或委託辦理之;其設置、組織、師資、課程、招生及其他相關事項,由各級政府自定之。」

以上的規定並沒有賦予社區大學清楚的定位,也未明訂應有的配套措施,反而限制了社區大學是「在正規教育體制外」的「非正規」辦學模式。在這一規定下,文山社大開辦時宣稱未來可以發給大學文憑的夢想,也就宣告破滅,即使2018年制訂了《社區大學發展條例》,讓社區大學擁有了自己獨立的法源,可是這條「在正規教育體制外」的限制仍然沿用,可見得在台灣的保守教育環境下,社區大學想躋身正規教育之林,甚至頒發學位文憑,始終停留在空想階段。

平心而論,《社區大學發展條例》能夠立法通過,畢竟是許多「社大人」努力爭取的結果,其中對於社大的任務也有了較完整的陳述,如第一條開宗明義,表示「為促進社區大學穩健發展,提升人民現代公民素養及公共事務參與能力,並協助公民社會、地方與社區永續發展、落實在地文化治理與終身學習,每制定本條例。」接著第二條繼續列舉社區大學應盡的「社會責任」,包括「協助推動地方公共事務、強化在地認同及地方創生、培育地方人才、發展地方文化、地方知識學及促進社區永續發展」,多少釐清了社區大學不能僅只以營利或提供才藝課程作為辦學目的,必須實質地關心並促成在地公共治理,而此一條例也第一次將「地方創生」和「地方知識學」等用語列進法案,算是帶有某種開創性,只是若缺乏配套,恐怕又是華而不實。

論述至此,讀者們對於最早由教改人士推動的社區大學運動,以及文山社大成立的背景和歷史沿革多少有了一定的了解。我們看到,文山社大作為全國第一所社區大學,自然享受了不少光環與寵愛,但是在篳路藍縷的開創過程中,不免跌跌撞撞,也承受了許多挫折與懷疑。

像在剛開始不到一個學期的時間,經營團隊就面臨內部衝突,不得不更換整組行政人員,我也緊急成立「台北市社區大學民間促進會」,來承接試辦計畫結束後,第二年重新招標的業務。這時還發生一個意想不到的障礙,也就是當我們向台北市政府社會局遞出促進會的立案申請時,按規定必須會業務主管機關教育局,結果審查意見竟然列了一條「原申請名稱『台北市社區大學促進會』易令民眾誤認此為官方機構,因此必須加上『民間』以資區隔,始准設立」。

對於這樣的意見,我有點傻眼,因為任何依「人民團體法」成立的社團,本來就都屬於民間性質,沒有任何一個社團有必要在名稱上聲明自己是「民間組織」,所以有點多此一舉。不過,既然這是能否成立的條件,我們也只能「欣然接受」,希望儘早完成設立及法人登記,才能夠順利進行投標作業。於是,「台北市社區大學民間促進會」可能是全國唯一一個高掛「民間」身份的非營利組織,但我倒認為這也突顯了社區大學的倡議和推動乃是民間教育改革運動主導,不是什麼由上而下的「德政」,確保了社區大學與公民社會站在同一陣營,比較可以抗拒被「收編」或「行政化」的壓力。

時空變遷下的制度創新

總結上面林林總總的回憶和解釋,我在此時此刻倒是對於社區大學的未來充滿樂觀期待,一來是我整理了文山社大以及其他經營在地社大團隊的貢獻,覺得即使在學術課程的開成比例上,與最早的企劃藍圖有很大的落差,而這只能歸咎於形格勢禁,任何一所的社區大學在內在和外在條件上,根本無法達到政府部門、法律規章或社會各界對於「大學」的起碼要求,也許黃武雄教授日前重新提出「通材大學」的實驗教育構思,才能在文憑授予上真正踏出一步。

過去教育部依照《終身學習法》曾經委託台灣師範大學辦理「非正規學習成就認證」,但因課程認證完全沒有累積學分換取學位的制度性接軌(如韓國的「學分銀行」即有此一設計,可由學習者在任何被政府認可的終身學習機構取得學分後,獲得中央政府依不同學分數頒給副學士、學士學位),完全沒有誘因,就算空中大學加入了認證行列,規定一樣過於僵化,可說「此路不通」。我們必須認真思考,20年的時空環境差異十分巨大,目前再聚焦辦學目標是否追求授予學位,恐已時過境遷,能滿足的也侷限於少數學員的需求。

換言之,社區大學的「知識解放」不必然再和學術課程進入社區,供所有教育程度居民修習有直接關連,所謂的「學術」本來就應該不斷地被「解構」,並非在學院中傳授的才算是「學術」,就如黃武雄拈出的「經驗知識」概念般,有許多生活中的非系統性知識,同樣應該被重視,特別是前文提及的「地方學」或「地方知識學」,不正是社區大學最擅長蒐集、生產、傳播、應用及再生產的知識類型嗎?

從這個角度切入,大多數社區大學已經透過種種管道,激起在地民眾對於自己生長地方重新認識的「認知旨趣」,熱情地參與各式各樣關心生活週遭文史記憶和自然生態的論壇和活動,這些公共性議題的展開,與黃武雄另外推動的「千里步道運動」若合符節,也構成我認為「知識解放」的新內涵,若能更有計畫地將每一所社區大學打造成「地方學研究/推廣中心」,我在文山社大屆滿十年時開始倡議的「台灣學」,未必不能經由各社大群策群力的推動下,真正建構起內容紮實又充滿活力的「在地文化創新平台」,將台灣各個地方的「場所精神」熔鑄成整體的「台灣主體意識」。

前面提到,2018年6月熱騰騰由總統公布的《社區大學發展條例》中,明確界定了社區大學的公共任務,也就是要「協助推動地方公共事務、強化在地認同及地方創生、培育地方人才、發展地方文化⋯⋯及促進社區永續發展」,條文中列舉的任何一項和「地方」有關的事務,背後都必定需要發展「地方知識學」,方能提高公民參與公共治理的品質和效益。亦因此,我們不妨重新詮釋「知識解放」,將「解放」視作是將「地方知識」的生產力、學習力從舊有的框架中釋放出來,從而能夠大大增強社區民眾的自信心和參與度,進一步接續並整合過去社區總體營造政策所欲達成的草根民主、經濟自立及文化自主目的,說不定這也是邁向「地方創生」的唯一途徑。

那麼,社區大學究竟是怎麼樣的學校呢?不少社大承擔了中央和地方政府交付的政令宣導項目,也有部份自行去承接政府計畫,以便充裕經費,這使得社區大學有時像是政府的外圍機關,我還曾開玩笑說台北市的社大都成了「地下區公所」,就像全國促進會有一度像是所有中央部會的「通路」般,業務範圍幾乎無所不包。但是這種情形只觸及到社區大學經營的一面,也就是在「公辦民營」制度下,社區大學接受了中央及地方政府的補助,也受到各級政府監督及評鑑,其強度甚至超過了私立學校,所以不能不強調對於「公共」或「公益」有所貢獻。

文山社大作為一所「民主學校」

至於另外一面,我認為社區大學更是立足於公民社會,不時也會發揮「制衡」政治力和經濟力的作用,就如同在學理上的「第三部門」或「非營利組織」扮演的角色一般,代表著某種「社會良心」、「政經防腐劑」,自始至終堅持獨立自主,為所有公民守護其應有權益、創造公共福祉。雖說這在現實中不易百分之百做到,每個社大的遭遇也各有不同,很難一概而論。只是再以文山社大為例的話,的確如蔡傳暉擔任校長時曾經提出過的一句廣告詞:「社大在紛亂的世界中是一股澄清的力量」,讓所有學員學習如何成為理性公民,不被紛紛擾擾的爭端折損了每個人的獨立思考和判斷能力,應該屬於社區大學基本的辦學指南。

從這個論點衍伸出,社區大學如何促進公民社會,就在於將社區大學辦成一所「民主學校」,有如前文提到的德國「民主學習與民主生活」計畫,過去各種在社大場域辦理的公共論壇、公民週、公民審議會議、參與式預算⋯⋯以及如河川巡守、環境檢測、生態保育、文資保存⋯⋯等各類型公共議題的倡議,基本上都是「深化民主」的點滴工程,捲動了為數不少的社區民眾能夠接觸到過去較無機會參與的議題和行動。

相關書摘 ▶文山社區大學20年:公共議題的理性討論在社大是否可能?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學習新典範的誕生:文山社大20年記》,開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蔡傳暉、唐光華、鄭秀娟、顧忠華

1998年9月28日,台灣第一所社區大學──臺北市文山社區大學誕生了!許多懷抱改革理想的年輕人,熱情地投入社區大學,參與社會改造。相較於主流社會的汲汲營營,社大的教師與學員,普遍有著一種單純的理想性格,學習是他們生活中的一大重心。本書記載著這一群人的故事,以及這一群人所創造出來的一種值得珍惜的生命樣態,與新的學習風貌。

回顧20年前的〈社區大學開鑼宣言〉正式宣告:「我們認為知識必須從學院中解放出來,使成為全民的資產,不能對平民大眾學習的可能性預設成見,阻斷其學習機會。」本書正是從理念面和實務面述說了文山社大一路走來的堅持和調適,並朝向社大2.0邁進。

getImage
Photo Credit: 開學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