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部觸身球:從《棒球大聯盟》認識腦出血的四種類型

頭部觸身球:從《棒球大聯盟》認識腦出血的四種類型
本田茂治。|Photo Credit: 《棒球大聯盟》,Takuya Mitsuda/Shogakukan, NHK, NEP, ShoPr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聯盟的打者根本不戴頭盔!1920年,Ray Chapman成為大聯盟史上唯一被頭部觸身球直擊而死亡的案例,傳奇教頭Don Zimmer在球員時期也曾遭遇球吻,但大聯盟在1956年才正式規定所有打者必須戴打擊頭盔。而這些案例是腦震盪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棒球視角Baseball Vision

在二十世紀初,腦傷的醫療科學尚未蓬勃發展,創傷性腦損傷(Traumatic brain injury, TBI)這個名詞也還不盛行,當時大聯盟的打者根本不戴頭盔,只要一頂帽子就可以上場!

1920年,印地安人隊的Ray Chapman成為大聯盟史上唯一被頭部觸身球直擊而死亡的案例,當時的投手正是洋基隊以近身球著名的潛水艇投手Carl Mays,根據報導,Chapman當下還可以自己走向休息室,但沒多久Chapman便陷入昏迷,幾個小時後遺憾的在醫院宣吿不治。

經過這樣的慘劇,大家開始正視球員的安全議題,大聯盟花了整整36年才正式規定所有打者上場前必須戴上打擊頭盔,而頭盔問世元年早已不可考。在Old school棒球中,觸身球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是一種被大家廣為接受且可以預測的投手策略,不像現代棒球有勒令退場的規定,這也讓當時的球員越來越願意去使用打擊頭盔這樣的保護裝置。

1953年,也就是打擊頭盔實行的前幾年,小聯盟選手Zimmer也遭遇和Chapman一樣的命運,事後失去意識將近兩個星期的時間,好在當時的醫療技術已經進步許多,Zimmer在經過數個移除血塊的腦部減壓程序後成功回到場上,而這個人,正是後人熟知的傳奇教頭──Don Zimmer。

你可能想問,所以這些人是腦震盪嗎?我們今天要講的,是比腦震盪還要更嚴重的狀況──腦出血(Intracranial hemorrhage, ICH)。

腦出血可以分為四種類型

1. 硬膜上血腫(Epidural hematoma, EDH):

在棒球選手中最為常見,通常是因頭骨骨折引起中腦膜動脈(middle meningeal artery)破裂所致。事故後會有一段清明期(lucid interval),清醒後接著意識喪失,然後神經功能迅速惡化且昏迷,甚至會有心智改變、嚴重頭痛、噁心想吐等情況,出血同側瞳孔擴大,對光反應遲鈍,另外還會出現半側輕癱。若血腫持續擴大使得腦壓增加或是壓迫到腦幹等結構,就可能造成死亡。

2. 硬膜下血腫(Subdural hematoma, SDH):

此種形式最為常見,出血多源自於大腦皮質靜脈、橋靜脈或靜脈竇,依滲血的快慢在臨床症狀上會有所不同。SDH最常好發於嗜酒者或是老人,因為這些人通常會有腦部萎縮的問題,進而造成靜脈牽張,只要頭部有快速移動時,靜脈就可能因此破裂。

3. 蜘蛛膜下腔出血(Subarachnoid hemorrhage, SAH):

由於顱內動脈瘤破裂或靜脈竇受傷破裂,導致血液流至蜘蛛膜下腔,大多沒有前兆,會突然感到頭部劇烈疼痛。

4. 腦內血腫(Intracerebral hematoma):

指的是腦組織深層的實質血腫塊,影像中會出現不規則白色區域。時常發生在高血壓患者、曾有頭部撞擊、使用毒品或血管病變的人身上。

我們拿漫畫《棒球大聯盟》裡吾郎的爸爸本田茂治來當做例子,當年大聯盟投手吉普森來到日本,覺得日本是次等人打不到他的球,但卻被吾郎的爸爸擊出全壘打,吉普森也因為日本球隊不按牌理出牌的打法,氣急敗壞地對本田投了一顆時速高達158公里的頭部觸身球!

本田倒下後隨即又站了起來,好像沒事一樣走上一壘,最後甚至奔回本壘得分,隊醫當場檢查也並無異樣,但隔天清晨起床走動時突然發現視線模糊,應聲倒下,不幸死於家中。有沒有覺得和前面提到的Ray Chapman狀況有些相似?

這就是前面硬膜上血腫所提到的清明期(lucid interval),因此吾郎的爸爸才能完成當時的比賽,像沒事一樣,但卻又突然惡化,視線模糊和頭痛也符合硬膜上血腫的臨床表徵,沒想到區區一個動漫,隱藏著這麼多小知識吧!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棒球視角Baseball Vision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運動視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