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黨產會決議:婦聯會385億是「不當取得財產」,應轉為國有

遭黨產會決議:婦聯會385億是「不當取得財產」,應轉為國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黨產會認為,國民黨當時藉由執政優勢推行「勞軍捐制度」,向人民強制收取金錢,卻未如實進入國庫,而是直接分配給婦聯會等單位使用,收支情況均無從考查。

(2019.03.19 更新:李秉芳,核稿:羊正鈺)

《中央社》報導,針對婦聯會案,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今(19)日決議認定婦聯會新台幣385億元財產為不當取得財產,依黨產條例第4條、第5條、第6條、第8條、第14條等規定,命其移轉為國有。取回不當取得財產後,中央將成立「特種基金」妥善規劃使用。

黨產會去年2月1日認定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為中國國民黨的附隨組織,期間也針對財產是否為不當取得財產召開聽證會。

婦聯會主委雷倩在去年10月4日的聽證會中曾表示,婦聯會並非國民黨附隨組織,黨產會沒有任何正當性處分婦聯會財產,且婦聯會現有385億元資產中,沒有一分一毛屬於不當取得財產,婦聯會委任律師當時也強調,國民黨從未實質控制婦聯會,且婦聯會的歷任常委,絕大多數不具有國民黨職身分,國民黨也沒有實質控制財務及業務經營。

黨產會在下午召開記者會說明,調查資料所示,國民黨透過其執政優勢地位,協助婦聯會取得進口附徵勞軍款(又稱「勞軍捐」)等作為營運經費,以「進口結匯1美元、附徵5角台幣」之方式,強制全國繳納長達30餘年,本質上與稅捐無異,卻無任何法令依據。

除此之外,國民黨更進一步召集省黨部、國防部總政治部、警備總部、進出口公會、相關行政部門及婦聯會等,組成「黨內協調性質會議,對外不公開」之「進出口外匯附勸勞軍捐獻協調小組」,該小組於民國50年至78年間,逐年將附徵「勞軍捐」分配給婦聯會。

黨產會認為,國民黨藉由執政優勢推行「勞軍捐制度」,向人民強制收取金錢,卻未如實進入國庫,而是直接分配給婦聯會等單位使用,收支情況均無從考查,除了不符合民主法治的運作方式,也違反當時的統一捐募運動辦法。

《經濟日報》報導,婦聯會主委雷倩對此表示不滿,之前婦聯會就被黨產會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向法院聲請撤銷處分及停止原處分執行,雷倩表示,黨產會若執意做違憲違法的決議,婦聯會一定「抗爭到底」,只要黨產會下行政命令,婦聯會就會馬上提出訴訟。

今年3月7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黨產條例》有牴觸憲法疑義,已有另案聲請大法官釋憲,於大法官釋憲公布前,停止訴訟程序,黨產會也提出抗告。目前婦聯會和黨產會已有5個訴訟案與2個釋憲案,都還在進行中。


(2018.12.14更新,標題:原審裁准有違誤,婦聯會「資產凍結案」黨產會逆轉勝確定)

(中央社)婦聯會不滿被黨產會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凍結名下資產,聲請停止凍結執行,原審法院裁准,黨產會不服提抗告。最高行政法院今天認原審有違誤,駁回婦聯會停止凍結聲請確定。

全案緣於,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以婦聯會受中國國民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及業務經營,且非以相當對價轉讓而脫離國民黨實質控制,依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相關規定,認定婦聯會為國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並凍結名下資產。

婦聯會除了提起行政訴訟,也聲請停止凍結名下資產執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2018年11月28日裁定,在撤銷黨產會處分的訴訟判決確定前,黨產會暫時不能凍結婦聯會資產。黨產會不服,提起抗告,由最高行政法院審理。

最高行政法院表示,婦聯會雖經原處分認定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但並非因此直接產生「確認相對人所有的現有財產即屬黨產條例所稱的不當取得財產」的法律效果,也不當然產生婦聯會所有的現有財產均禁止處分的法律效果,這為最高行政法院一貫的見解。

因此,婦聯會財產是否被認定為不當取得的財產,尚須由黨產會依法另行認定,黨產會主張原審裁定違法,請求廢棄,為有理由,因此廢棄原裁定,並自為裁定駁回婦聯會的(停止凍結執行)聲請,全案確定。

也就是說,黨產會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的裁定,被最高行政法院認為自非無據,但婦聯會385億元的資產一併被凍結,財產形同被禁止處分,如果婦聯會對此有意見應另行提起訴訟。

婦聯會將提司法救濟,黨產會「依法」申請凍結資產

婦聯會則對最高行政法院的裁定感到非常遺憾,將提出司法救濟。婦聯會表示,黨產會以解凍後婦聯會可能「將379億財產提領處分殆盡」等荒謬理由提出抗告,最高行政法院竟在將黨產會的抗告狀送達予婦聯會的第2天,即已火速廢棄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裁定,並駁回婦聯會停止黨產會處分執行的聲請,完全沒有給予婦聯會就審期間及提出答辯的機會,明顯違反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婦聯會將依法提起準再審及向大法官聲請釋憲等司法救濟。

《自由時報》報導,黨產會發言人施錦芳表示,黨產會抗告成功,顯見最高行認為黨產會認定婦聯會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凍結其資產是有理由的。黨產會表示,對於婦聯會申請許可處分案件將視需要依法恢復審議。

黨產會指出,目前依黨產條例所作成之行政處分,皆於相對人訴訟救濟程序中,尚未有任何一件確定判決,僅有部分行政處分效力暫時被停止執行。歸納而言,若黨產會處分之效力與凍結被處分人財產有關者,最高行政法院目前均認為不應停止執行(即繼續維持凍結財產之效果),僅於本會處分之效力與「移轉國有或追徵價額(即移轉所有權或拍賣財產)」有關時,最高行政法院同意於訴訟終結前停止執行(即暫時不移轉所有權或拍賣財產)。

而黨產會另就國民黨不當取得其舊中央黨部土地及原地上建物物且已移轉他人之追徵案,追徵新台幣11.3億元,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1日表示裁定停止執行,黨產會將決定是否提出抗告。


(以下原文刊登於2018年11月29日,標題:法院裁定385億資產「解凍」,婦聯會欣慰、黨產會怒提抗告)

今年2月不當黨產委員會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凍結385億的現金,該財產若被推定為不當取得的財產,最後可能移轉為國有,婦聯會當時不服提出訴訟,也聲請停止執行,結果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在訴訟判決確定前,黨產會不能凍結婦聯會資產,等於暫時「解凍」這筆錢,對此婦聯會感到十分欣慰,而黨產會則痛批北高行,指「難怪人民對司法改革不滿」。

(中央社)婦聯會不服黨產會認定其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並凍結名下資產,除提行政訴訟,也聲請停止原處分的執行;北高行審理後裁定,撤銷黨產會處分的訴訟判決確定前,停止執行。

這代表在訴訟定讞前,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簡稱黨產會)暫時不能凍結婦聯會資產。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新聞稿指出,

倘若原處分有未盡周延之處,容任其效力的發生不停止執行,對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所稱結社自由、言論自由、名譽維護、財產保全等,將造成難以估算的損失,而且婦聯會預定要做的公益或福利事務均無法進行,龐大資產也無法作出有效率的應用等,可謂難於回復的損害。反之若原處分停止執行,當其他條件不變下,就黨產會而言,僅是轉型正義的實踐往後移。

北高行認定,權衡相關得失,停止原處分的執行是適切而有必要,婦聯會請求停止執行,應為准許。

另外婦聯會請求另為保全處分,北高行認為並無額外另行保全的必要,應予駁回。

裁定提到,黨產會於2月1日經第7次臨時委員會議,以婦聯會受中國國民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及業務經營,且非以相當對價轉讓而脫離國民黨實質控制,依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相關規定,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作出處分書(原處分)

《自由時報》報導,婦聯會主委雷倩對此感到欣慰,她說,尚有許多公益需要等待支出,也呼籲不要以轉型正義之名,違背民主法治。

婦聯會主委雷倩表示,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同意婦聯會提出之意見,是因黨產會凍結所有資產,使得婦聯會結社自由、名譽維護、財產保全均受影響,預定的公益、福利工作嚴重受阻或延宕等主張及佐證,而裁定黨產會停止執行凍結。她對北高行維護台灣民主法治精神的判決感到欣慰,希望一切回歸到民主法治。

《中央社》報導,雷倩說,婦聯會自2018年以來開始進行會務改造,目前已完成公開、透明、公益3方面的內部流程改造;縱使受黨產會不當監管,仍積極透過各種公益用途申請解凍,但除了今年2月花蓮大地震,黨產會以「事出緊急且為公益救助」,迅速核准動支款項7940萬元之外,連10月的普悠瑪列車事故的撫慰金計畫,都延宕1個多月才收到同意解凍公文。

目前積壓在黨產會的尚有年節探訪慰問全省榮家計畫、眷村文化「口述眷村的記憶和現實」補助計畫、印尼蘇拉威西島9月地震海嘯賑災重建捐助計畫、委任律師第3季服務費等多筆。無論黨產會是否抗告,希能尊重北高庭司法判決的精神,立即通過公益事項以及委請律師的費用,並通知銀行解凍。

黨產會「不能接受」提出抗告

對於北高行的判決,黨產會也發布新聞稿回應,對於北高行這項處分「完全不能接受」,將在收到裁定書後提出抗告。黨產會表示,北高行裁定停止執行後,婦聯會可任意處分名下龐大資產,對於政黨公平競爭及台灣的轉型正義工程將造成莫大傷害,更增加未來清理與回收不當黨產的複雜度,嚴重損害公益。

北高行的裁定理由,無視於轉型正義工程是必須與時間賽跑的歷史工程,對於造成的嚴重損害毫無認知,令人訝異,北高行似乎是想告訴國人,台灣不需要進行轉型正義。

黨產會認為,婦聯會經黨產會認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後,有違法動用財產新台幣240萬元的前例,也經黨產會裁處罰鍰;若婦聯會在停止執行期間大量處分資產,而損及公益,北高行應負最終的責任。

《風傳媒》報導,黨產會發言人施錦芳也表示,黨產會一定會提出抗告,北高行的裁定讓婦聯會可以繼續無限制地處分財產,等於隨便讓婦聯會動用,難怪民眾對司法改革不滿。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